您的位置:首页 >> 横刀万里行 >> 第三十三章 心灵的旅程

第三十三章 心灵的旅程

时间:2016/10/10 18:05:01  点击:1528 次
  用“日理万机”来形容南小仙忙碌的程度,一点都不过分。

  武林中某一派掌门人死了。她要选派合适的人选去吊丧;河南有两家有名的武学世家打起来了,她要想办法排解;江南有一股势力在暗中活动,她要遣得力干将去查明对方的底细……

  虽说她要做的事大多属于看密函、批“公文”一类很轻松的事情,可这种事情一多,也就不轻松了。

  这类事情用不着她消耗太多的体力,可心力的损耗却太大了,大得她有点吃不消了。

  操心的人老得快,操心的女人老得就更快。南小仙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从噩梦中醒来,心里总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恐惧感。

  她知道自己早已不年轻了,她已经快四十了,虽说有神功驻颜,可每天要操那么多心,驻颜术也会失效的。

  这种恐惧感刚开始的时候还很淡,渐渐就越来越浓,越来越切实。

  所以,近日来,她已决定将一部分权力下放给在她身边供职的心腹,若非十分紧急重大的事情,她都尽量不过问。

  比方说,瀚海那边的消息并不好,她派往天马堂的得力干将冯大娘已被赶出了狐狸窝,生死未卜。要是在以前,她会想尽一切办法挽回颓势,但现在她却决定不闻不问。

  一个人的能力终究是有限的,一个组织的手也不可能伸得太长。她决定放弃争夺瀚海控制权的企图。

  至于天马堂是兴是亡,安宁镇是福是祸,她全都不管了,她只集中精力管好中原的大事就行了。

  当然了,瀚海传来的有关两个人的消息,她是一定要听的,这两个人,一个当然是郑愿,另一个则是秦中来。

  作为她的左膀右臂,秦中来自启程去瀚海后,已经四个多月没音讯了,她实在感到很不习惯,总觉得像是缺了点什么。

  南小仙现在正在琢磨早上刚收到的一封密函。密函是榆林城里的武林领袖武家堡快马寄来的,说的是孔老夫子擒宋捉鬼、杀孟杨这回事。

  南小仙猜不透孔老夫子的真实意图是什么。孔老夫子已年逾古稀,忽然放弃经略一生的基业,大举进入中原武林,实在很反常。

  她对孔老夫子的实力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一批精擅东瀛忍术的人聚在一起,的确相当可怕,可这还吓不倒南小仙。

  让南小仙头疼的问题是不知道这群忍者想干什么。

  就在这时候,丫摆在门外禀报:“启禀主人,秦君子求见,现已候在二门。”

  南小他精神一振,抛下密函,推案而起,喜笑道;“叫他马上进来,到这儿来见我。”

  她的心情好多了。

  秦中来回来了,她的负担又能减轻许多了。

  秦中来的脚步声刚响到窗下,南小仙就忍不住笑嘻嘻地拉开房门,迈步迎出去。

  “秦先生,你可——”

  她忽然停口,面上笑容虽还在,但眸子里已闪出了锐利的寒光。

  她看见有一个女人跟在秦中来身边,而且还抱着秦中来的一支胳膊。

  那女人看起来岁数已不小,四十岁虽未必到,三十四五却一定有了,风韵虽不错,但毕竟只有用“犹存”来形容了。

  秦中来和那女人是什么关系?秦中来总不致于看中这么样的一个半老徐娘吧?

  不过,看那女人容光焕发的样子,南小仙猜测十有八九秦中来是被那女人缠上了。一个韶华已过的女人能勾引到秦中来这样的男人,当然会容光焕发的。

  南小仙心里委实不是滋味。

  秦中来一揖到地:“秦某来迟,还请夫人恕罪。”

  南小仙微笑道;“秦先生,不为我引见引见身边的丽人吗?”

  秦中来还没开口,慕容贞已淡淡道:“‘丽人’之称绝不敢当,贱妾自知韶华已谢,不如夫人驻颜有术。”

  南小仙微笑,上上下下打量者慕容贞,半晌才笑问道;“贵姓?”

  慕容贞也微笑:“免贵,双姓慕容。”

  南小仙“啊”了一声,笑得更甜了:“莫非是太谷崔家的寡媳慕容贞?”

  慕容贞眉毛一挑:“一点不错!”

  秦中来及时插语,打断了慕容贞的话头,不然的话,还不知慕容贞会骂出些什么话来。

  秦中来道:“夫人,秦某今日来,是向夫人辞行的。”

  南小仙吃了一惊:“你说什么?辞行?”

  秦中来侵吞吞地道:“秦某心力推怀,不堪辅佐夫人,请夫人谅解。”

  南小他在心里将秦中来的祖宗八代都骂遍了。

  辞行?!

  他怎么能说走就走?

  他怎么敢!

  然而,南小仙面上却渐渐绽出了优雅的微笑,她说出来的话,也非常动听。

  “秦先生别这么说。当年我和秦先生不是曾有过约法三章吗?秦先生在野王旗中完全是自由的,什么时候秦先生想走,我们决不留难;什么时候秦先生想回来,我们无比欢迎。”

  慕容贞绷紧的脸放松了一点,她好像很松了口气。

  秦中来悦声道:“这么说,夫人是准许我走了?”

  南小仙苦笑了一声,轻叹道:“秦先生,其实你要走,什么时候定不都一样?怎么走不也都一样?就算你不告而别,我还能把你大名鼎鼎的秦君子怎么样?不过,这次你能回来,当面跟我辞行,更足见你为人之光明磊落,我若再跟你过不去,岂非要被天下武林英雄们耻笑?”

  慕容贞心里的一块大石头已完全落地,她甚至已有点喜欢南小仙了。她觉得南小仙很通情达理,做事有决断,风度也不错。

  秦中来面色却依然很沉重,声音也还是冷冰冰的:

  “如此,秦某就告辞了。”

  南小仙微笑道:“我也就不远送了。不过,我倒有个小小的请求,不知二位可否答应。”

  秦中来道:“请讲。”

  南小仙道;“二位大喜的时候,可否送份请柬给我?”

  慕容贞脸已有点红,冲口道;“当然可以。”

  秦中来征了怔,淡淡点了点头,携了慕容贞的手,轻轻道:“我们走吧!”

  南小仙在他们背后大声道:“放心!我不会白吃白喝的。”

  秦中来连头都没回一下。

  “你那个样子待她,是不是太过分了?”

  “过分?”

  “是啊!你想,她并没有为难我们嘛!你说要走,她一口就答应了,多干脆。”

  秦中来在心里重重叹了口气——南小仙的为人心性,别人不晓得,他还不清楚?

  慕容贞舒了口气,懒洋洋地道:“这下好了,我们总算可以放心了。南小仙这边只要不惹麻烦,我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崔家那边就不用再说去了,反正我这几年不回去,他们也从没有找过我。”

  秦中来皱着眉头,冷冷道:“只怕未必。”

  慕容贞道:“为什么?”

  “麻烦还多得很。”

  “哪边的麻烦?”

  “哪边的麻烦也少不了。”奏中来道:“你以为南小仙会这么轻易地放我们走?你以为太谷崔家会那么痛快地答应你再嫁?”

  慕容贞冷笑道:“南小仙会怎么样对付我们,我不敢说,我毕竟不像你那么了解她。太谷崔家会是什么态度,你怎么晓得?我在太谷崔家做了好多年媳妇,崔家人的脾气没人比我更了解。”

  “你认为他们会放了你?”

  “他们求之不得。他们早就认为我不守妇道,败坏了崔家的门风,但他们碍于我慕容家的势力,不敢把我怎么样。这回我自己要走,他们当然会表示赞同的。”

  秦中来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谁找了慕容贞这样的女人,只怕也少不了会有秦中来现在这种感觉。

  若非情况特殊,他绝不会答应娶她这种女人为妻,打死他他也不肯。

  可情况偏偏很特殊。偏偏派他去瀚海找郑愿,偏偏他和她都被陈盛世捉住了,偏偏他和她被关在一间很香艳很舒服的地牢里,而且一关就是好几个月。

  这都是命中注定的事情啊!

  说心里话,他并不喜欢慕容贞这个女人。若非她肚子已怀了他的孩子,他绝不会答应娶她。

  他不相信南小仙会饶过他。他深知南小仙的为人,她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容忍他“背叛”她的。

  那么,南小仙会怎么对付他呢?

  他闭上了眼睛,不想再听幕容贞的呼叨。

  他心乱如麻。

  送走了秦中来,南小仙的心情坏透了,她看什么都不顺眼,对所有她看见的人发脾气,甚至还动手杀了三个来禀报事情的人。

  如果说,这几个月秦中来不在的时候,南小仙只是觉得“力不从心”的话,那么,现在秦中来的辞行对她来说,不啻于当胸吃了一刀,几乎扎到了心脏。

  “不能放他走!不能就这么样放他走!不能便宜了他!”

  狂怒中的南小仙心里,翻翻滚滚的只有这三句话,这三句话说的都是一个意思——

  杀掉秦中来。

  并非是因为秦中来知道太多野王旗的内情。她深知秦中来的为人,他绝不可能把野王旗的秘密泄露出去。

  她要杀案中来的原因只有一个——他不该“背叛”

  她。

  她是那么倚重他,委他以重任,待他如兄弟,可他竟如此绝情,竟然会为了一个半老寡妇而离开她。;她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南小仙看也没看被她杀死的那三个人,她气冲冲地进了她的卧室,洗净了沾着鲜血的双手,换了身干净的衣裳

  等她走出卧室的时候,她的怒气已平息了,至少从表面上看是这样。

  她重又走回她办公的地方,开始批阅密函和各种书柬。

  她看见了武家堡送来的第二封信。

  “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值得连发两封信?”

  看来,这了孔老夫子实在是不同寻常啊!

  她慢慢剥掉封错,抽出了信笺,抖开。

  只扫了一眼,她的脸色就变了。

  “方少雄?他就是早年的方少雄?”

  武家堡的第二封信,透露了孔老夫子就是方少雄这一秘密。

  南
 

 
分享到:
清朝的地方官员
春晓
懒媳妇1
了不起的兔子2
拒绝自卑与颓废,拥抱自信与激情1
唐朝太监高力士竟娶国花为妻
奶牛2
揭秘历史上六大最好色的皇后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