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横刀万里行 >> 第三十二章 瀚海的女

第三十二章 瀚海的女

时间:2016/10/10 18:03:53  点击:1306 次
  郑愿决定回中原了。

  瀚海毕竟不是他的家。瀚海毕竟有太多伤心的回忆。

  瀚海毕竟没有什么事需要他去做了。

  虎狼之地的安宁镇已是一片废墟,他立誓要铲除的孔老夫子也已经离开了瀚海回中原了;来自扶桑的忍者们决定定居在阴山放牧已不足为患;狐狸窝乱成一团,听说夏至上和铁至柔已带着刁昆仑的旨意回来整顿局面了。

  该是他回家的时候了。

  郑愿怀着满腔悲凉,离开了阴山,取道猫儿庄,准备回中原了。

  他之所以要去猫儿庄,只不过是想看看有没有山月儿的消息。他一直在找山月儿,他希望能问清楚,是谁杀了花深深和海姬。

  他听说山月儿最近经常在描儿庄一带出没;好像和盛世客栈的掌柜陈盛世走得很近。

  难道山月儿还想重振旗鼓,再战狐狸窝吗?

  张猫儿没有认出郑愿。郑愿的面目已毁,就算未毁,张猫儿也是不会认识——“木头”,毕竟是易过容的啊!

  郑愿自称姓花,住进了张猫儿客栈。刚订好房间,他就开始打听一些事情了。

  “掌柜的,冬天在你店里住过的那位秦九爷,后来去哪儿了。”

  张猫儿听见“秦九爷”这三个字,脸就有点发白了。

  他努力装出一副茫然不解的样子,反问道:“哪个秦九爷?”

  郑愿淡淡道:“掌柜的倒真是好记性!秦九爷在你店里住了有四五天,一身黑袍,满脸大胡子,还喜欢下棋,你怎么会不记得呢?”

  张猫儿硬着头皮道:“小店没住过什么秦九爷。”

  郑愿道:“那么贵店住没住过一位名叫慕容贞的女人?

  住没住过两个姓白的山东客?”

  张猫儿脸更白,但态度仍十分坚决:“绝对没有。”

  郑愿笑了笑,压低声音道:“那么,你还记不记得木头?”

  张猫儿哆盛起来。

  郑愿脸一沉,低喝道:“说,秦九去哪里了?”

  张猫儿吱吱唔唔,一副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

  大翠一阵风似地冲进来,大声道:“说就说!有本事,你找陈盛世要人去!”

  郑愿“嚯”地站了起来,失声道:“找陈盛世要人?”

  大翠恶狠狠地道:“不错,秦九和慕容贞,还有两个姓白的,都被陈盛世抓去了。”

  郑愿急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大翠没好气地一甩辫子,撇嘴道:“有话别问俺们,去问陈盛世好了!俺们做小生意的人,不懂你们这些江湖上的事,也不想被你们拉扯进去。”

  这倒是句大实话,大翠这丫头虽说泼了点,荡了点,倒不失是位女中豪杰。

  郑愿定了定神,毅然道:“好,我这就去找陈盛世。”

  话音未落,外面已有人大笑道:“不劳花爷移尊,陈盛世来也!”

  郑愿认识陈盛世,陈盛世却不认识郑愿。

  郑愿吃惊地发现,山月儿居然是和陈盛世一起来的,而且看起来,她和陈盛世的关系还非同一般。

  陈盛世一进门就抱拳,满面春风地笑道:“这位花爷府上是哪里?找我陈某人有何贵干?”

  郑愿将目光从山月儿脸上收回,定了定心神,拱手道:

  “原来阁下就是名闻瀚海的陈大掌柜,见谅。”

  陈盛世也就像是在自己家里似的,延手道:“花兄不必客气,有什么事情陈某可以代劳的,花兄只管开口就是,干万可别见外才好。花兄请坐,坐。”

  郑愿看了看山月儿。“这位是……”

  山月儿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满脸不屑地移开目光,只从鼻孔里轻轻哼了一声。

  陈盛世忙笑道:“哎呀!你瞧瞧,我都忘了给你引见了。花兄,这位是天马堂新上任堂主山至轻的掌珠山月儿小姐。”

  郑愿道:“愿来是大名鼎鼎的狐狸公主,久仰芳名。”

  山月儿脸上现出一丝怒色,淡淡应了一声“不敢”,就再也不吭声了。

  三人分宾主落座,张猫儿立即就赔着笑脸端上了三杯好茶,然后又赔着笑脸倒退着出房门,并且轻轻拉上了门。

  看样子这位陈盛世大掌柜在猫儿庄的努力越来越大了。

  陈盛世微笑道:“花兄府上是哪里?”

  郑愿道:“江南。”

  “江南是个好地方。”陈盛世马上就露出无限神往的表情,好像非常希望立刻就飞到江南似的,“兄弟一直在北边做生意,常听人说江南好,只恨俗务缠身,没空去玩玩,真是憾事啊!”

  郑愿道:“陈掌柜的以后要想去江南,千万跟花某打个招呼。花某虽不才,做陈掌柜的向导还是够格的。”

  “如此,陈某就先谢过了。”

  “不客气。”

  “花兄这次来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找我,有什么要紧事吗?”’

  郑愿盯着陈盛世的眼睛,沉声道:“花某是来找人的。”

  陈盛世一脸无辜的样子:“找人?找谁?”

  郑愿慢吞吞地道:“本来我只想找一个人的。”

  “现在呢?”

  “现在我要找的人又多了几个。”

  “哦?那么,花兄原来要找的那个人是谁呢?”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陈盛世似乎吃了一惊:“花兄是专为我陈某来的?”

  郑愿摇摇头,将目光移到山月儿脸上,一字一顿地道:

  “我找她。”

  山月儿打了一个寒噤。

  她瞪大了眼睛看着郑愿一,用一种变了调的声音问道:

  “你找我?”

  陈盛世这回是真的吃了一惊:“怎么?花见是来找山月儿小姐的?”

  郑愿冷冷道:“一点不错。”

  陈盛世不说话了。山月儿愣了半晌才开口道:“你是谁?”

  郑愿道:“在下姓花。”

  ‘俄不认识你。”

  “我也不认识你,但这并不妨碍我来找你。”

  “你找我有什么事?”

  郑愿缓缓道:“我想问问你,花深深和海姬是怎么死的。”

  山月儿如中雷击,脸儿一下变得惨白,目光也在刹那间变得呆滞了。

  陈盛世显然也吃惊不小,他看着郑愿,目光闪烁不定。

  他问了一句话,问得很谨慎:“请问花兄。花深深和海姬都是郑愿郑大侠的女人,你和郑愿之间…·是什么关系?”

  郑愿淡淡道:“当然有关系。”

  陈盛世间得更小心了:“花兄可以告诉我是什么关系吗?”

  郑愿道:“可以。郑愿出身金陵紫雪轩,花某现在就在紫雪轩中供职。”

  这回答的确可以算得上是滴水不漏。陈盛世“啊”了一声,仿佛松了一口气。

  陈盛世也的确松了一大口气——刚才他差点要以为面前这位狰狞恐怖的大汉“花兄”就是郑愿了。

  只要不是郑愿当面,他陈盛世就能很好地控制局面。

  陈盛世微笑道:“花兄一向在紫雪轩,瀚海远在数千里之外,花兄怎么能肯定花深深和海姬之死与山月儿小姐有关呢?”

  郑愿道:“陈掌柜的远处塞外可能对中原的武林大势不太熟悉。”

  “不错。”

  “中原近年来野王棋势力崛起很快,几乎有成为武林至尊的势头。”

  “这个陈某也有耳闻。”

  “陈掌柜的想必也知道,天下武林中任何一点变故,都在野王旗监视之下,就算远在瀚海,也不能例外。”

  “这个陈某也相信。”

  “花深深和海姬被杀这件事,真相究竟如何,野王旗是知道的,而野王旗知道的事情,紫雪轩大概也都知道。”

  “哦,,,

  “陈掌柜的不相信?”

  陈盛世眨眨眼睛,苦笑道;“我当然相信,天下谁不知道金陵紫雪轩是朱争朱大侠隐居养老的地方?谁不晓得朱大侠就是野王旗主人南小仙的亲生父亲?”

  他忽然压低声音问道:“花兄这回来,难道不是为了追查郑愿的下落吗?”

  郑愿道:“不是。”

  陈盛世道:“不是?”

  “当然不是。我们知道郑愿还活着,而且活得很自在。”

  “他还在瀚海?”

  “怎么,陈掌柜的想找他?”

  陈盛世叹道:“天下习武之人,谁不想亲眼见见郑愿郑大侠的绝世风采?”

  “只可惜,一时半会儿,你是很难见到他了。”

  “哦?’

  “据我们得到的消息,他现在已到了辽东。”

  这又是一句极高明的谎言——郑愿既然“劫持”了满窗花,就极有可能取道辽东遣送扶桑忍者们回归故国。

  陈盛世终于完全相信“花兄”了,他认为“花兄”没有骗他。

  陈盛世已完全放松了,他觉得自己完全可以控制局面了。

  他转头看看山月儿,笑道:“月儿,你也听见花兄的话了。花兄问你什么,你就直说吧!”

  山月儿闭上眼睛慢慢吸进一口气,慢慢呼出,再睁开眼睛时,目光已变得冷冰冰的。但她的脸色仍然惨白。

  她的声音有点沙哑,沙哑中又带着轻微的颤抖;“是……是水无声。’

  郑愿腾地站了起来——

  是水无声!

  果然就是水无声!

  难怪决斗时,水无声会用那种语气跟他说话,难怪水无声笑得那么诡秘,那么刺耳。

  水无声死有余辜。

  只可惜,事先他不知道水无声就是凶手,否则的话,他会杀死水无声一千次!

  郑愿吐出口浊气,慢慢坐了下来。他觉得自己很累,很想一个人静静地躺下来休息。

  但他不能。

  陈盛世就坐在他身边,而秦中来还在陈盛世手里。

  “我听说水无声已经死了。”陈盛世说。

  郑愿点了一下头:“我也听说了。”

  陈盛世道:“花兄的消息可真够快的。”

  郑愿冷冷道:“我不但知道水无声已经死了,而且知道杀死水无声的人是谁。”

  “谁?’,

  “满窗
 

 
分享到:
一脱成名 死得最冤的第一超级美女间谍
酸苦甘 及辛咸 此五味 口所含26
解密天庭第一夫人王母娘娘的风流情史
被武则天诬陷与亲姥姥乱伦的风流小生
唐代半娼女道士边做法事边供人玩弄
爱恶作剧的小乌龟1
聪明的农夫女儿2
猫和老鼠合伙5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