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横刀万里行 >> 第二十二章 雪野

第二十二章 雪野

时间:2016/10/10 17:50:05  点击:1185 次
  木头根本就不知道盛世客栈里发生了什么事。他什么都不想知道,他希望这世界上没有人认识他。

  可惜的是,无论他躲在哪里,无论他怎么改变自己的相貌身分,总是有那么些人能找到他,逼着他面对冷酷的人世间,逼着他面对他的过去。

  木头心里充满了绝望的空虚。

  他在茫茫的雪野上茫然地走着,他不知道自己要到哪里去。

  他只知道他想离开过去的一切,可他又不知道他的未来在哪里。

  他只有继续走下去,绝望,空虚,而且无奈,无助。

  宋捉鬼已经从白羊口过了长城。

  这里离猫儿在并不太远,可宋捉鬼并不知道秦中来为寻找郑愿去了猫儿庄,他也没打算去猫儿庄。

  宋捉鬼要去的地方是狐狸窝。

  他虽然也听说狐狸窝最近出了点事,可并没怎么把这消息看得有多严重。他相倍那几条老狐狸一定还认得他来提鬼,当然也一定会买他宋捉鬼的面子。

  他宋捉鬼想问点事情,他们会不马上回答吗?

  他认为,无论郑愿是死是活,只要郑愿还在瀚海,狐狸窝的人就一定知道郑愿的下落。就算郑愿已真的死了,狐狸窝也会告诉他郑愿的尸体在哪里。

  那些狐狸们的消息可灵通呢!

  宋捉鬼缩着脖子坐在马背上,暗暗为错过宿头而着急。他本该在午后到达白羊口时就在那里歇一夜的,可他偏要赶路。现在可好,他一个人在茫茫无际的雪野晃悠,天晓得什么时候能碰到牧人的帐篷。

  天已经快黑了。

  宋捉鬼开始叹气,开始骂自己,就在这时候,他看见天边有一些黑点在蠕动。

  宋捉鬼伸直了脖子远眺。雪花飘进他衣领里,弄得脖子凉嗖嗖的。

  片刻过后,宋捉鬼已经能肯定,那些黑点是人。

  一群骑马的人。

  又过了片刻,宋捉鬼已看清了那些人的面庞,看清了那些人携带的武器。

  宋捉鬼忽然大声喊了起来:“喂——是你吗?——我是宋捉鬼——。”

  那些骑马的人都勒紧络绎捏住了奔马,其中一个人低声喝道:“别理这个人。大家分头走,越快越好!”

  宋捉鬼偏偏耳朵尖,偏偏听见了。

  宋捉鬼生气了,打马冲了上去:“不许走!你怎么见了我就跑?你什么意思?”

  那个人叱道:“拦住他!”

  于是就有四匹马迎着宋捉鬼冲了过来,马上的骑者都抽出了他们的武器——寒光闪闪的马刀。

  那个发号施令的人带转马头,向左侧疾驰而去,其余的骑者有的向东,有的向西,都逃得飞快。

  宋捉鬼只好打起精神。对付面前的四匹马、四个人。

  四把马刀。

  从这四个人的打扮和四把马刀的刀形上,宋捉鬼已看出来他们都是瀚海上著名的马贼组织之一“五龙帮”的人。

  五龙帮以前也曾归附天马堂,但几十年前天马堂内乱,五龙帮及其它四个组织脱离了天马堂,重新割据瀚海大漠。

  五龙帮的地盘,一向都在大青山和东江阳一带,怎么这些人跑到这里来了?

  最让宋捉鬼不理解的是,刚才那个发号施令的人,很像是狐狸窝的“老九”山月儿,她怎么会和狐狸窝的死对头五龙帮的人缠在一起呢?

  宋捉鬼决定抓住这四个人,他一定要问问明白。

  宋捉鬼大喝了一声,右手一捞,抽出了他新近削制的一把桃术宝剑。

  这时候,冲在最前面的两匹马已擦身而过,那两把细长的马刀已离他的脑袋不足一尺。

  宋捉鬼向后一仰,身子平躺在马背上,躲过了那两把刀,手中挑木剑已刺中了右面骑者的大腿。

  他还没有来得及起身,随后冲到的两匹马上的两名骑者已挥刀砍断了他的坐骑的脖子。

  宋捉鬼跳起身的时候,那四匹马已远远逃开了,他无论如何也追不上了。

  宋捉鬼破口大骂。

  骂了几句很难听的话,宋捉鬼就住了口。

  骂人虽然痛快,可并不能解决问题。

  宋捉鬼看着倒在地上的坐骑,看着染红了雪野的马血,心里很有点发毛。

  若论平地上比试,那四个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可要论马上比刀,他宋捉鬼实在还是欠点火候。

  这帮马贼的强悍,实在令他心惊。

  宋捉鬼重重叹了口气,从马背上解下自己的行囊背在身上,环顾着茫茫的雪野,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去。

  就在这时候,宋捉鬼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如幽灵般在雪野上游荡。

  宋捉鬼呆呆站在那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是地吗?

  是郑愿吗?

  他看见的“幽灵”,就是木头。

  木头也看见了宋捉鬼。木头也一下子站住不动了。

  木头摇摇晃晃往前走,走向宋捉鬼。

  刚刚走了三步,木头就向前栽倒了,栽倒在雪野上。

  宋捉鬼扔下行囊,嘶吼着冲了上去。

  “郑愿?是你吗?”

  白羊口外,一家极小的酒店。

  酒店小到屋子里只能摆下两张桌子,如果一下子来了七八位客人,伙计就只能侧着身子进进出出了。

  幸运的是,最近雪下得太大,酒店的生意一直不太好,屋子里也很冷清,伙计很闲在。

  今天夜里快打烊的时候,偏偏有生意上门了,而且一来就是两位客人。

  这两位客人显得有点奇怪,他们既然是结伴来的,当然应该是朋友,可掌柜的和伙计左看右看,这两上怎么也不像是朋友。

  其中一个又黑又丑的大个子显得特别激动,一进门就大声喊着要酒,要烧酒,越厉害越来劲。

  大个子说话口音很重,掌柜的一听就晓得这位是南阳同乡,于是连忙赶着伙计去拿酒炒菜,一面赶着和大个子套近乎。

  那个大个子却不怎么搭理他这位同乡。掌柜的心里很生气,面上可什么也没露出来。

  做生意嘛!你吃饭,我收钱,管他奶奶的同乡不同乡呢!

  那个大个子一直不停地和另外那个人说话,可另外那个人根本不怎么理他。

  那个人的长相和那大个子比,似乎也高明不到哪里“去,脸上坑坑洼洼的看起来挺瘆人。

  这两个人,就是宋捉鬼和“木头”。

  宋捉鬼美美喝了一大碗烧酒,大笑道;“这酒够劲。

  你怎么不喝?”

  木头连看都不看他。

  木头呆呆坐在桌边,瞪着墙壁,连眼珠子都不转。

  宋捉鬼兴致却似很高,他终于找到他的好朋友了,他能不高兴吗?

  刚出长城第一天就遇见了郑愿,他的运气也的确够好的了。

  虽说木头根本就没开口承认自己就是郑愿,可宋捉鬼却坚信自己不会认错人。

  认错别人或许还有可能,可郑愿就算变成了灰,宋捉鬼还是一样能认得出来。

  谁叫他们是好朋友呢?

  宋捉鬼又欢尽一大碗酒,对郑愿笑道:“老朋友了,你好意思不陪着喝点?”

  木头还是不理他。

  宋捉鬼道:“你知不知道我最近在做什么?”

  木头不语。

  宋捉鬼道:“我现在做财主了。我在曹州城外有一家大庄园,有仆从一百多人。”

  木头仍然没反应,掌柜的却又动心了——这位同乡既然如此风光,若能套上点关系,说不定还能发点小财呢!

  宋捉鬼道:“可惜,我这个财主不是自己挣来的,而是别人送的。”

  掌柜的更吃惊了——谁这么有钱一送就送座大庄园?

  宋捉鬼又道:“我跟你讲,我可能快成亲了,你猜新娘子是谁?”

  掌柜的恍然——难怪!送他庄园的人,一定是他岳丈嘛!

  掌柜的正自叹息,痛感自己没碰上个有钱的老岳丈,宋捉鬼已叹道:“我想你无论如何也不会猜到的。不是夏小雨,我已经好多日子没看见她了。”

  木头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不是夏小雨是谁?”

  宋捉鬼微笑道:“是铁线娘、”

  木头面上终于有表情了:“铁线娘?她不是已经……’’

  宋捉鬼嘿嘿直笑,泪水却忍不住夺眶而出。

  老天,郑愿总算肯开口说话了,郑愿总算又有活力了。

  宋捉鬼恨不能马上就在屋里地上翻几个筋斗,恨不能扯开嗓子唱他娘的几句平调梆子。

  他故意板着脸不去看郑愿,故意冷笑道:“怎么,难道我就不能找个媳妇?”

  郑愿的泪水也已流了满面。

  宋捉鬼端起碗酒一饮而尽,大叫道:“杠头,咱们喝!”

  郑愿颤抖着手捧酒碗,流着泪一口喝干碗中烧酒,将酒碗往地上一扔,大笑道:“喝他娘的个不醉不休!”

  他们已许久没见面了,他们有许多话要说,有许多问题要问,有许多事情要告诉对方。

  他们一面饮酒,一面不停地交谈,一直谈到天亮,他们仍没有倦意。

  只不过酒意已浓,他们都醉了,醉得非常厉害。

  幸好,在他们呼呼大睡之前,宋捉鬼还记得扔了锭不小的银子给那位南阳老乡,否则的话,他们只怕会被人扔到门外雪地里去。

  他们清醒过来的时候,已是又一个黄昏。

  雪已经停了,风仍在肆虐。

  郑愿看着宋捉鬼,宋捉鬼也看着郑愿。他们面上都带着淡淡的微笑,他们都没有说话。

  并不是他们不想说话,只不过想说的话实在太多了,一时不知道从何处说起。

  恰巧,掌柜的推门进来了。“哟,二位都醒啦?”

  宋捉鬼笑道:“昨日怠慢了老乡,掌柜的不会生气吧?”

  掌柜的也笑,笑得很开心:“哪儿能呢?哪儿能呢?”

  宋捉鬼又摸出锭银子递了过去:“没生气就好。掌柜的,烦你再去弄点酒菜来。‘’

  掌柜的眼睛都快笑没了:“中、中!就来,就来!”

  郑愿总算也开口了:“掌柜的,先弄点洗脸水来,酒菜不忙。”

  
 

 
分享到:
戴盆姑娘1
掉到地上的太阳1
美国女画家回忆慈禧到底有多漂亮
白雪公主
爱恶作剧的小乌龟1
国王山努亚和他的一千零一夜
西门庆如何性贿赂蔡京之子
唐高祖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