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横刀万里行 >> 第十八章 凉风起天末

第十八章 凉风起天末

时间:2016/10/10 17:45:42  点击:1333 次
  “听说了吗?”

  “听说什么?”

  “郑愿死了!”

  “郑愿?他不是早就死了吗?”

  “你说天香园那一次啊?错啦!那次郑愿可没死,躲进瀚海大沙漠里去啦!”

  “那这回就一定是真死了吗?”

  “听说今年夏天,沙漠上起沙暴,郑愿被龙卷风卷上了天,连尸首都不知落到哪里去了。”

  “哎哟!那不真死定了吗?”

  “是啊!”

  “唉!这就是报应啊!他杀了那么多人,他绰号叫‘天杀’,本意是说绝杀,现在看起来,人虽杀不了他,老天却不会放过他呀!”

  “说的是啊!”

  凉风起天未,君子意如何?

  八方君子秦中来整个人在几天内就瘦了一圈。他不说话,也不理人,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

  最后还是南小仙叫开了门。

  南小仙神情也很悲伤.眼睛红红的,似乎刚哭过。

  她的左鬓间,甚至还插着朵素白绢花。

  她噙着泪,用沙哑低沉,富有感情的声音对他说:

  “我知道你很难过。”

  秦中来阴沉着脸,一声不吭。

  她带着哭音道:“我也很难过。…但最难过的或许还不是你和我,而是我父亲。”

  秦中来还是不出声,但头已垂下,头发被散下来,挡住他的眼睛。

  他是不是不愿让别人看见他眼中的泪水?

  南小仙痛哭失声。

  ‘’我知道,父亲一直……一直将他看成自己的……儿子,一直……”

  秦中来还是没出声,但头发已在簌簌抖动,肩头也在微微抽搐。

  “我知道……我对不起他,我知道。呜呜呜……我承认以前想过要他的性命;可……可现在我才知道,没有了他,我活着已没有一点意思,一点都没有。呜呜呜……”

  秦中来已泣不成声。

  南小仙哭道:“我要回……回一趟金陵,我想请你……请你代我走一趟瀚海。我不相信,绝不相信他会死于一场沙爆,这消息一定是凶手捏造的。”

  秦中来点头。

  “你去一趟,你一定要找到真凶····不为郑…··郑愿复仇,我死不瞑目!”

  秦中来又点了一下头。

  南小仙指去泪水,跪下了:“你是他最好的朋友,你一定要为他复仇!”

  秦中来跳了起来。

  并不是因为受不了她这一跪。

  秦中来嘶声道:“我不是他朋友!”

  他的确早已不再是郑愿的朋友,他们两年前在他的君子庐外就划地绝交、割袍断义了。

  可真挚浑厚的友情,又怎么割得断呢?

  那是根植于赤子内心深处的友情啊!

  朱争现在已真的老朽了,朽得不能再朽了。

  他错着身子,缩在一件厚厚的皮袍子里,坐在铺着狐皮褥子的躺椅上晒太阳。

  九月已是深秋了,有一点阳光,对老人来说,都是难得的享受。

  “怎么会呢?…··怎么会呢?

  朱争在絮叨,反复念叨着这句话,老泪不干。

  坐在另一张椅子上的老人看样子比他岁数还大,但身体显然要比他硬朗得多。

  那老人冷笑道:“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我不是跟你说了吗?他死不了!”

  朱争好像没听见,还在絮叨:“怎么会呢?……”

  那老人似乎发怒了,:“朱争!别看你小时候在沙漠里过了十几年,你不懂沙漠!我告诉你他死不了就一定死不了!”

  朱争这回听见了,叹了口气。

  那老人想道:“你叹什么气?你不相信我的话?”

  朱争无力地点了一下头,喃喃道:“我相信,我相信,我相信又有什么用?…·若若她不相信,她不相信……”

  那老人道:“若若是老糊涂了,你也老糊涂了?”

  朱争忽然就生气了:“你才老糊涂了!若若怎么老糊涂了?”

  那老人征了怔,也叹了口气,也不说话了。

  朱争越说越气:“这件事你也脱不了干系!你手下的那群狐狸崽子一定也做了许多见不得人的事!”

  那老人垂头坐在那里,被朱争训得跟三孙子似的。

  “山至轻死了,夏至上死了,你就不回去看看?就由着水至刚那么穷折腾?”

  那老人还是不吱声。

  朱争说着说着就站了起来:“你敢肯定郑愿横死这件事和狐狸窝没有关系?你的这个狗屁堂主是什么玩意?”

  那老人居然就是刁昆仑。

  朱争还在骂他:“我看你们天马堂也不用再叫‘天马堂’了,改叫‘癩狗堂’得了!”

  刁昆仑苦笑。

  “你还笑!”

  “我不笑又能怎么办?你让我怎么办?铁至柔失踪了,他一定是逃到中原找我来了,他肯定会到这里来找我。我只有在这里等他,先了解一下情况。”

  “你是天马堂堂主,你还要了解什么情况?你杀回去,哪个敢多说一个字?”

  刁昆仑浩叹:“你以为水至刚现在还把我放在眼里?”

  朱争不说话了。

  他知道刁昆仑的话有道理。

  有道理又能怎么样?

  天下有道理的事多了,有几件的结果是有道理的?

  刁昆仑喃喃道:“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对付孟扬吧!

  …··我估摸着他也快来了。”

  朱争没好气地道:“来就来,你当我怕他?”

  刁昆仑道:“话不是这个说法。孟扬虽说被我关了近三十年,功夫却没搁下。他后来学的可是《太清秘笈》上的武功,你要小瞧他,那就错了。”

  朱争气呼呼地道:“你当我这三十年是白吃饭吗?”

  刁昆仑只好叹气。

  朱争的牛脾气虽老不减,犯起来,谁都没办法。

  也许只有一个人有办法。

  一阵咳嗽声从院里直响到院外,一群素装少女扶着若若慢吞吞地走了过来。

  朱争马上就跟换了个人似的,温柔地微笑着,走过去搀若若,口中还半是数落半是心疼地埋怨她:

  “你看你你看你,又出来做什么。天气这么惊,吹着了风可怎么好?”

  若若冷冷道:“我没那么娇,我生来也就不是个娇贵的命。”

  她朝刁昆仑点点头,说了声“刁大哥也在?”就在朱争的躺椅上坐了下来。

  刁昆仑道:“你今天气色不错。”

  若若叹道:“气色是不错。我刚才又用文王八卦给小愿儿卜了一卦,还和昨儿的卦像一样,小愿儿一准没事儿。”

  刁昆仑看看朱争,朱争看看刁昆仑,两个人会心,都点头道:“当然没事。”

  若老又叹气道:“只可惜了深深那孩子,咳!……看她面相也蛮有福的,怎么一起卦,就都不对了呢?…··情儿真苦啊,这么一点点大,就没妈了,唉……”

  她忽然又朝朱争发起脾气来:“我不管!我只和你宝贝女儿算账!要不是她下毒手,深深一定不会死的!”

  朱争垂下了头。

  雪白的头。

  他无言以对,无话可说。

  芦中人坐在窗前,远眺着红旗门的总舵。

  他是九天年前来到汴梁的。他的身分是开封新任知府赖大人的幕僚。他的名字是“李开府”。

  他的任务是刺杀铁红旗。

  开封知府赖素忠原先曾做过一任知县,任满离职后,“候缺”候了两年多,奔走于京城的达官贵人,师长同年之间,出入于各部各堂之中,积蓄的一点家私已花得差不多了,正在一筹莫展之称,忽然有些际遇,实在是喜出望外。中官宣读圣旨之时,赖素忠已是涕泅交流,谢恩之后,更是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赖素忠实在是感激“李开府”。

  若非李开府帮他拉上了和九王爷的关系,若非李开府替他打点了上千两银子的礼物,他赖素忠还不知要“候”

  多少年才能候完“缺”。

  说起来这也是缘分。赖素忠那天实在气闷,去逛锦香园。酒醉之际,突觉种种愤速填满胸臆,不吐不快,就提笔在素壁上用狂草题了一首诗,叙其怀才不遇之苦,欲求伯乐之难,当然也少不了说几句很“雄才大略”的话。

  这时候走过来一个锦衣佳公子,站在他背后静观,其时赖素忠正在题款:

  “不遇未必不才,误身非关儒冠。醉后涂鸦,一吐肮脏,不亦快哉?河间赖十三。”

  然后这位“赖十三”就听见背后有人喝采。然后就看见了李开府。

  他们一起喝酒,聊得天空海阔,互许为知己。

  赖素忠酒醒之后,也没把李开府之事放在心上。这种酒肉林、花月窟里结识的花花公子、轻肥少年,帮不了他什么忙。

  不料第二天,李开府来访,说是九王爷因新纳如夫人,要唱几天戏。李开府是为赖素忠送请柬来的。

  赖素忠马上就感觉到这个李开府非同寻常。

  九王爷是炙手可热、权倾一时的大人物,深得今上宠爱。

  李开府居然能和九王爷说上话,实在是天助赖素忠。

  但赖素忠已无钱送礼。

  又是李开府慷慨相助,解了他的燃眉之急。

  赖素忠感激涕零。

  李开府的回答是:“大人是国家的栋梁之材,只不过暂时未被主上发现而已。李某得助大人一臂之力,只是为国家着想。像李某这种鸡鸣狗盗之徒,能报效天地君亲的事情很难轮得上,有一次机会,能不抓住吗?”

  赖素忠荣任开封知府后,还在启程赴任前去谒见九王爷,叩谢九王爷的知遇之恩。

  九王爷懒洋洋地道:“若非小李说你能干,我也懒得见你。你倒是真该谢谢他才对。”

  于是赖素忠就想办法报答李开府,偏偏李开府什么也不要。争执到后来,赖素忠都快哭了,李开府才苦笑道:

  “这样吧,我听说开封府古迹如林,名花无数,我就忝颜求赖大人带我走一趟开封,长长见识。当然了,访胜探花的费用就由大人代付,以半年为期,如何?”

  赖素忠
 

 
分享到:
三字经
望庐山瀑布·日照香炉生紫烟 (唐)李白
拿破仑为何禁止法国女人穿裤子
苹果
傻瓜汉斯5
诸葛亮与司马懿的三次巅峰对决
唐朝女性精神出轨成时尚
苹果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