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横刀万里行 >> 第十五章 夜里发生的故事

第十五章 夜里发生的故事

时间:2016/10/10 17:42:11  点击:1415 次
  铁至柔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睡觉。

  他的确是个懒惰的人。

  只要能躺着,他就绝不坐着;只要能坐着,他就绝不站着;只要能站着不动,他就绝不跑。

  同样,只要能闭着眼睛,他就绝不睁着。只要能不说话,他就绝不开口。

  若非今晚山至轻逼他表态,若非今晚夏至上实在太倔,他也不会在会场上说话的。

  铁至柔倒在铺上,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呼出,眼睛也安然闭上。

  铁至柔睡觉的时候,一向不喜欢有人打扰,不喜欢有人在屋外说话走动,甚至不喜欢有人站在屋外。

  就算你一声不吭,铁至柔也会不舒服。

  所以,铁至柔一到家,所有的人都放假了。他们只要不呆在家里就行。至于他们愿意去哪里,铁至柔根本不管。

  “家里的人”实际上也没几个,只有一个烧饭的老仆,两个手脚麻利的仆人。

  铁至柔一生中从未娶过妻子,而且好像也没人听说他有亲戚。

  他虽然不缺女人,但还是喜欢一个人呆着,活像个甘为“孤老”的老光棍。

  吴至悄看见江老板走进了水家,又看见他从水家走出来。她也看见冯大娘尾随着水无声往镇外走。

  吴至俏之所以知道许多别人不知道的事情,就在于她有一身诡异的轻功,有一双善于观察的眼睛,也有一颗聪慧敏感的心。

  她立即就察觉到气氛不对。

  联想到今天会场上的争执和交接指环时的情景,吴至俏很快就得出了一个结论——水至刚和野王旗已相互勾结,准备夺取天马堂的领导权。

  吴至俏一向相信自己根据直觉得出的推断。她现在面临着的问题是,她该怎么办。

  她是去报告山至轻,还是装作什么也不知道似的回去睡觉?

  吴至俏只稍稍想了一会儿,就决定老老实实回去睡觉,同时考虑一下自保的问题。

  她现在已只能考虑自己的性命。她知道野王旗的力量,也知道水至刚父子的野心。

  山至轻必死无疑。她吴至俏没必要陪他去死。

  她也看见了山月儿的出走。她同样也没有阻拦。

  她没有这个义务,也没这份闲心。

  各人的路只有各人走,自己的性命也只有自己珍惜。

  任至愚其实一点也不愚,实际上他绝顶聪明。

  他那双忠厚诚实的眼睛,绝对不比吴至俏的眼睛差。

  他也看见了吴至俏看见的一切。

  他的举动也和吴至俏一样——他悄悄溜回家,搂着那个丰盈善淫的波斯女郎胡天胡帝。

  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做卧底的,并不是所有做卧底的人都会成功的,并不是所有成功的卧底都能活下来的。

  可任至愚做了七次成功的卧底,居然直到现在还活得好好的。他的身体一点也没有受到损伤,他的心智却越来越出色了。

  他有一双卧底天才的眼睛,有一颗卧底天才的心,也有无与伦比的智慧和才能。

  他在为公门卖命的时候,将他心中残存的一点点对光明、善良、仁侠的幻想打碎了,于是他投奔了黑道。

  他在为黑道组织卖命的时候,渐渐发现了一条真理与其自己为别人卖命,不如让别人替自己卖命。统治别人,远比让别人统治自己要愉快得多。

  他已为天马堂做了两次卧底,天马堂才给了他现在的地位。

  和他做出的贡献比起来,这点“赏赐”实在算不了什么。

  他没有生气。

  因为他正在从事一项伟大的事业,他自己的事业——

  他一生为别人当卧底,这回他要为自己当一回“卧底”。

  他要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颠覆天马堂。

  用不了多久,他任至愚将会统领天马堂的人马,以一种新的面目出现在中原武林。

  现在他的机会来了。

  他勿须自己动手,他只要静观就行了。到他该行动的时候,他一定会“动如脱兔”。

  任至愚热血沸腾。他猛一翻身,将那个湿乎乎喘吁吁的波斯女郎压在身下,一阵狂攻。

  他听着她的尖叫,感到了一种极度的兴奋——这就是力量造成的结果!

  他有的是力量!

  墨至白必须弄清楚一件事,那就是水至刚夺权的替罪羊会不会是他墨至白。

  墨至白曾是个著名的讼师。他在各种各样的奇案中打过无数个滚,他深知在做某一件事之前先找好替罪羊的重要性。

  山至轻会死,水至刚会掌权,对墨至白来说,早已有定论。他没必要花时间考虑这些必将发生的事情。

  他深知自己在狐狸窝乃至整个天马堂的重要性,因为他掌握着钱粮运输大权。

  没有他,天马堂简直就玩不转。

  越是重要的人物,在风浪中遭受的风险也就越大。

  墨至白苦着脸,来来回回地踱着步子,不时轻轻叹一口气,摇一摇头。

  如果水至刚拿他当替罪羊,他该怎么办呢?

  好在他也留了几手。

  天马堂有几宗大财,都已落进了他自己的口袋。

  这些财宝,是他的几条救命索之一。

  无论谁上了台,都不太可能杀他。

  那些财宝的去向,只有墨至白一个人知道。

  可墨至白害怕的是,水至刚根本不杀他,而是将他囚禁起来,拷问财宝的下落。

  如果真的到了那个地步,墨至白也不会死的。

  他有逃命的办法。

  问题是,就算他逃得了性命,他的基业也就完蛋了。

  他该怎么办呢?

  “现在该怎么办呢?”

  花深深蜷伏在郑愿身边,懒洋洋地道:“你也有没办法的时候呀!”

  海姬枕着他另一支胳膊,吃吃笑道:“刚才还说那些狐狸不可恶呢,现在知道后悔了?要是我哪,我就坚决不交出指环,而是用指环逼他们出兵。”

  花深深道:“这种被逼着去打仗的‘兵’能有什么战斗力?弄不好他们再来一个战场倒戈,那才叫要命呢!

  ……不找他们也好,这些死狐狸一个一个鬼精鬼精的,和他们呆在一起总让人不放心。”

  海姬马上附会:“也是。别的不说,我看见那个蓝眼睛女人心里就有气。”

  花深深马上就报以冷笑:“是吗?你看见我是不是也很生气?”

  海姬低笑道:“我才不会生夫人的气。只怕是夫人一看见我就气不打一处来吧?”

  花深深伸手就去拧她,海姬连忙抵挡告饶。

  郑愿苦笑道:“你们要闹,也别把我堵在中间行不行?”

  两个女人立即联手向他进攻。

  ……

  花深深柔声道:“哥,别不开心么。”

  郑愿叹道:“你们这个样子,我敢不开心吗?”

  花深深娇嗔道:“可你总是愁眉苦脸,唉声叹气的。”

  海姬也柔声道:“就算狐狸窝的人混账,不愿帮忙,总还有其他人肯出力。等我们回到阴山后,好好歇几天,安安静静地想办法不好吗?”

  郑愿喃喃道:“其他人?上哪里去找可以和安宁镇抗衡的‘其他人’?——看来我只好回一趟中原。”

  花深深吃了一惊:“回中原?”

  郑愿叹气:“我只有回中原找帮手。”

  海姬急道:“可爷你现在回去,风险太大了。许多许多人都想要你的命呢!”

  郑愿苦笑:‘我知道。否则我们就不会来大漠避难了。”

  他的声音变得十分坚定:“但风险再大,我也必须回去一趟。安宁镇和旭日谷一日不除,我一日不得心安。”

  海姬不说话了。

  她很乖觉地移开身子,睡到一边去了。

  黑暗中传来了花深深的啜泣:

  “哥,我想回家……我、我想回中原,回家。

  郑愿拥紧了她,他的声音也沙哑了。

  “深深,深深莫哭。我们回家。我们回中原。我们回家去。”

  花深深呜咽道:“我想情儿。我想奶奶。我想……呜呜呜。….,,

  海姬的泪已流了满面。

  她已没有家了。

  除了这位”爷”和这位“夫人”,这世上已没有值得她去想的人了。

  一种浓烈的孤独感刹那间湮没了她。

  她是如此的孤苦无依,如此的悲惨凄凉,如此的渺小……

  海姬忍不住痛哭失声。

  月如霜。沙似雪。

  山月儿打马狂奔。她要去找郑愿。

  她要去找郑愿,助他一臂之力。至于以后会怎么样,她不去想。

  她并非仅仅是为了找他而离开狐狸窝的。她出走是为了追求光明,追求热情奔放的生活。

  如果他不愿给她光明,她也不后悔。她还会再追求另一片光明。

  当然,现在山月儿要去找郑愿。

  至于花深深和海姬会以什么样的态度对她,郑愿会以什么样的眼光看她,她也不去想。

  她就是要去找他。

  水无声带着对冯大娘的痛恨,走进了镇中。

  冯大娘没有尾随他回来,水无声也根本不去想她去了哪里。

  他只希望自己永远不要再看见她。

  他家的一个卫士从一个角落里转出来,低声道;“公子,老爷让公子立即回去,有大事协商。”

  水无声吃了一惊。

  他很快就察觉镇中的气氛不对,阴森森的,充满了血腥和阴谋的气味。

  这种气味让他忐忑不安,也让他激动。

  他猜想行动就在今夜。他没料到,父亲竟然会这么快就发动出击了。

  他因为赵唐的死而不得不立即行动,父亲这边莫非也出现了异常情况?

  山至轻突然觉得心血不宁,呼吸不畅。

  他掀被坐起,发觉自己满身冷汗,心跳也快得出奇。

  出至轻的头皮顿时一炸——他的预感告诉他,今夜将有剧变惨祸发生。

  他以前也有过这种心血不宁的情况,每一次都预示着某一种灾难正悄悄降临。

  可他每次都因为事先有了准备,才化解了
 

 
分享到:
揭秘中国男女关系最混乱的一个朝代
木兰辞5
论语者 二十篇 群弟子 记善言 孟子者 七篇止 讲道德 说仁义37
狐狸和灰熊的比赛1
我在红尘,而君在天涯,何时共眠
八国联军士兵当街强奸中国妇女
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5
李嘉诚的富人思维:你不改变这几点,永远都是穷人,穷人变富的10种思维!做到第六条的人都富了1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