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横刀万里行 >> 第八章 孔老夫子

第八章 孔老夫子

时间:2016/10/10 17:34:09  点击:1367 次
  孔老夫子无论如何也没想到,零卖行动竟会败得如此之惨。

  为了准备这次伏击,他从狼山调来了他最有实力的杀手“一号”和“二号”。而且配备了二十名新训练的忍者。

  他已下了血本。

  血本无收。

  “一号”和“二号”居然惨死在郑愿手中,二十名新训练的忍者,己只剩下三名还在忍受刀伤的折磨。

  这打击实在太大了,孔老夫子已实在受不了,他的怒气终于彻底爆发了。

  孔老夫子仍旧坐在他的破藤椅上,他的书案前,仍旧站着三个人。

  生药铺的红袍朝奉一直用眼角的余光瞥着灰衣杂役,似乎有点幸灾乐祸。倒也酒楼的大掌柜额上已满是冷汗。

  只有灰衣杂役神情木然。

  孔老夫子冷冷道:“筱原君,我叫你派人去打探郑愿他们的下落,有回信吗?”

  红袍朝奉道:“没有。”

  “没有?”孔老夫子从鼻孔里重重出了口气,“怎么会没有?”

  红袍朝奉道:“昨天刮了一场大风,把他们逃跑的踪迹全破坏了。”

  “昨天是刮了一场大风。我有耳朵,有眼睛,我听得见,也看得见。”孔老夫子厉声道:“可是前天呢?大前天呢?”

  红袍朝奉脸色已有点发白,但还是硬着头发道:“我们一直在查,我手下的人一直在查。”

  孔老夫人冷笑了一声:“我知道你手下的人很卖力,他们一直都在查。”

  他的声音一下提高了许多:“可是你呢?你做什么去了?”

  红袖朝奉一声不吭。

  孔老夫子我指道:“你做什么去了。你的追踪术一向很好,你为什么不亲自去?”

  红袖朝奉站得笔直,头垂得更低。

  “你要顾你的身分,你的地位,是不是?”

  红袖朝奉低声道:“夫子,非是属下办事不力,只是……”

  “只是什么?”

  红袍朝奉又瞥了灰衣杂役一眼,道:“只是海姬精擅忍术,虽然逃得很仓皇,但还是没留下什么痕迹。”

  孔老夫子一拍桌子,大声道:“你不耍推卸责任!”

  红袍朝奉道:“是。”

  孔老夫子又瞪着灰衣仆役,森然道:“雄藏,对海姬这件事,你总得有个交代吧?”

  灰衣仆役木然道:“请夫子处罚。”

  孔老夫子道:“我处罚你又有什么用?你自己犯下的过错,该由你自己来惩罚你自己。”

  灰衣仆役垂首道:“属下愿只身前往阴山,寻找郑愿和海姬,以赎前罪。”

  孔老夫子冷笑:“你找得到他们?”

  灰衣仆役道:“属下尽力而为。”

  孔老夫子道;“就算你找到他们了,也不会是他们的对手。”

  灰衣仆役道:“属下宁愿死在郑愿刀下。”

  孔老夫子嘲弄地大笑起来。

  灰衣仆役的脸,一下由苍白变得血红:“夫子是在嘲笑我?”

  孔夫子笑道:“我怎么能不嘲笑你?我不该嘲笑你?”

  他忽然止住笑,指着灰衣仆役的鼻尖厉声道:“你口口声声说海姬不会背叛我们,结果呢?结果怎么样?她不仅背叛了我们,还杀死了我们六名武士,还帮助郑愿逃进了阴山!”

  灰衣仆役牙齿咬得格格响,额上颈间青筋直跳。

  孔老夫子仍然不依不挠:“海姬是你的徒弟,是你一手把她提拔上来的!”

  灰衣仆役一字一顿地道:“夫子,请允许我切腹谢罪。”

  孔老夫子冷冷道:“这才是真正的武士I”

  灰农仆役盘膝而坐,解开衣襟,袒露出胸腹。

  倒也酒楼的大掌柜汗流得更急,红袍朝奉眼中的幸灾乐祸之色益盛。

  孔老夫子却在这时叹了口气:“罢了,罢了!雄藏,我准你戴罪立功。”

  他闭着眼睛躺回椅中,一脸疲惫:“如果你找不到他们,就不要再来见我了。”

  洞中的岁月,悠闲、舒适,而且美好。

  郑愿叹气,喃喃道:“要是真能在这里长住下去,倒也是件蛮不错的事情。”

  花深深冷笑:“难道我们不能?”

  郑愿道:“恐怕不能。”

  花深深道:“怎么?血又热了,烧得你浑身不自在?”

  郑愿苦笑。

  花深深追着问:“你准备去找那几只老狐狸?”

  郑愿点了一下头。

  花深深又问:“假如真像海姬说的那样,大漠七只狐和安宁镇狼狈为奸,你准备怎么办?”

  郑愿慢吞吞地道:“我想,那几只老狐狸可能还不知道安宁镇的秘密。”

  “你决定去试一试?”

  “嗯。”

  “如果不行呢?”

  郑愿叹气:“不行再说不行的话。”

  “狐狸窝远不远?”

  “也不算远,离这里也不过七八天的路。”

  “要穿过瀚海?”

  “狐狸窝就在渤海之中,那里是一片绿洲,风景不错。”

  花深深冷笑道:“再不错我也不去。让海姬陪你去好了。看你们这几天如胶似膝的样子,真是难舍难分呢!”

  海姬垂下头,脸上红扑扑的,咬着嘴唇偷笑。

  郑愿只好闭上眼睛装睡觉。

  花深深偏不让他睡,偏要和他过不去:“我跟你说话呢!听见没有?”

  郑愿闭着眼睛苦笑:“没有。”

  花深深拧他:“还没有?”

  郑愿吃病,只好告饶:“听见了,这回听见了。”

  花深深赌气道:“海姬姐姐,你陪他去狐狸窝,我一个人住这儿。”

  海姬轻轻道:“我陪夫人留在这儿,爷一个人去吧!”

  花深深冷笑:“是吗?这是你的真心话?”

  海姬微笑道:“我是夫人身边的人,当然凡事顺着夫人。”

  花深深道:“我让你陪他去狐狸窝,你同意不同意?”

  海姬笑嘻嘻道:“夫人既然有命,我敢不从吗?”

  她忽然抱住了花深深的肩头,柔声道:“夫人,别再吃醋了,否则我就真的只好一头碰死了”

  花深深怒道:“我吃什么醋?”

  但她没坚持到底,说完这两句话自己先忍不住笑了:

  “你这个鬼!”

  郑愿这时睁开了眼睛,好像已睡醒了。“商量好了没有?谁跟我去狐狸窝?”

  花深深道:“没有谁。”

  郑愿道:“哦?那我只好一个人去了。”

  “你也不准去!”

  郑愿愕然。

  花深深吸道:“就算要去,也要再过几天。这里这么美,我简直不想走了,多住几天也是好的。海姬姐姐你说是不是?”

  海姬当然要说是。

  郑愿苦笑道:“我何尝不想多住几天?怕就怕孔老夫子先行一步啊!”

  花深深道:“先行一步?”

  郑愿点头:“如果狐狸窝的人先接到孔老夫子的信,只怕我们到狐狸窝之后,那些狐狸们就不相信我们的话了。”

  海姬眨了半天眼睛,嫣然道:“这一点爷可以放心。

  爷和大漠七只狐有交情这件事,孔老夫子一定还不知道。”

  郑愿道:“但愿如此。不过,如果你是孔老夫子,你会不会先通知一下你的盟友,让他们不要收容你的敌人?”

  海姬只好点头:“当然会。”

  孔老夫子的确也这么做了。

  郑愿他们逃走后的第二天,孔老夫子就想起了大漠瀚海中还有个狐狸窝,如果想捉郑愿没狐狸窝的协助恐怕不行。

  孔老夫子当然不会想到郑愿和狐狸们有交情。他只是觉得,凭借狐狸窝在瀚海大漠上无所不至的实力,应当可以很快侦知郑愿他们的去向。

  所以,孔老夫子就把他手中的得力助手、他的宝贝干女儿满窗花谴了出去,由她率领四名好手去照会狐狸窝。

  现在,满窗花回来了,正用小鸟般欢快的声音叽叽喳喳地向孔老夫于汇报情况。

  孔老夫子终于松了口气。

  只要狐狸窝的人答应帮忙,何愁抓不到郑愿?

  看来他当年折节结交这帮狐狸们这件事的确是做对了。

  郑愿不可能单枪匹马挑战安宁镇。孔老夫子认为,像郑愿这么聪明的人,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但郑愿也绝对不会放弃对抗安宁镇的想法。孔老夫子认为,像郑愿这种“正义感”极强的人,绝不会轻饶安宁镇。

  所以,郑愿一定会找援军。

  郑愿在中原或有许多朋友,但他在中原的仇人只怕比朋友要多一百倍一千倍。

  郑愿不可能回中原搬兵。

  那么,在附近惟一有可能找到的援军,就是狐狸窝。

  现在,据满窗花的禀报,狐狸窝的七位当家已答应一旦郑愿出现在狐狸窝,他们就把郑愿送回来。

  孔老夫子不太相信这一点。

  狐狸窝的人说的话,他怎么可以相信呢?

  谁肯相倍一个惯说谎话的人说出来的话呢?

  孔老夫子闭目仰靠在他的藤椅上,沉思起来,眉头皱得紧紧的。

  满窗花虽说是经长途跋涉才赶回来的,她已非常疲劳,但看孔老夫子操劳的样子,她这做干女儿的还是忍不住要心疼,忍不住要替他按摩按摩,推拿推拿,捶一捶,揉一揉,捏一捏。

  孔老夫子止住她,怜惜地道:“你也累了,回去歇着吧!”

  满窗花温柔地站起身:“是。”

  “顺路去把筱原和宫本给我叫来。”

  “是”

  被原就是生药铺的那位红饱朝奉,宫本就是倒也酒楼的大掌柜。他们很快就赶到了孔老夫子的书房里。

  孔老夫于淡淡道:“雄藏出去了?”

  彼原道:‘’是。”

  “他说什么了没有?”

  “他说若找不到郑愿的下落,他就不回来了。”

  “嗯。”

  “他还说,不是他杀死郑愿,就是郑愿杀死他。”

  “嗯”

  筱原没话说了,只好等孔老夫子开口。

  孔老夫子道:“宫本
 

 
分享到:
绝句
古中国腐败记录 清朝官员黑色收入是工资的19倍
揭秘中国最早的太监是怎么来的
荷叶伞8
黄道婆2
玉真公主画像
中国历史上“色”服两代君王的最强势女人
昔孟母 择邻处 子不学 断机杼3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