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天香血染衣 >> 第十八章 秦淮河畔

第十八章 秦淮河畔

时间:2016/10/10 12:07:12  点击:1673 次
  郑愿堂而皇之地离开了济南,他雇了辆全城最华丽的大车,和老板娘亲亲热热地坐在车中招摇过市。

  大车出了城东门,大摇大摆地沿着大道缓缓行驶。看样子郑愿是要送老板娘回青州。

  老板娘特意梳妆打扮了整整两个时辰。她现在看起来又年轻又漂亮又丰润,活像个回娘家的小媳妇儿。

  她一直痴痴地看着郑愿微笑,那神情令城中的混混们妒嫉得发狂。

  但大车一路上平安无事。

  郑愿现在已是名声赫赫,没人敢明里惹他。

  济南城里许多人都暗地里松了口气。

  孟尝公子每天都能听到十几次有关郑愿行踪的报告,孟尝公子的心情越来越好。

  但第三天上;传来了不好的消息——郑愿和老板娘失踪了。

  郑愿和老板娘此时在南下途中,老板娘打扮得珠光宝气的,宛然像个省亲的贵妇,那副颐指气使的派头,真亏她怎么学得那么像。

  这名“贵妇”手下有二十余人的跟班,其中有一个年轻俊俏的后生最得她宠信,夜夜都召他陪宿,很令其他跟班小厮们生气。

  这个后生,自然就是郑愿。

  那二十余人的队伍是郑愿花钱雇来的流浪儿,贵妇的行头首饰,是郑愿从三家大户人家“借”来的。

  当然是晚上去借的。

  这支队伍一路上浩浩荡荡的很气派,很令路人测目,自然沿途也有几拨好汉拦劫,但郑愿掏出一面小旗晃了晃,那些好汉们都下马磕头,甚而至于要沿途护送。

  但郑愿只和他们低声说了些什么,这些人都乖乖地消失了。

  “贵妇”自然很得意,但晚上“临幸”时,却忍不住问郑愿那面小旗代表了什么。

  郑愿口是笑笑,用热吻堵住她的嘴。

  十余日长途跋涉后,这支队伍来到了金陵,然后就冰销瓦解了。

  当天夜里,郑愿领着老板娘进了紫雪轩。

  紫雪轩的老主人吴果果已去世快四十年了。昔年名满江南的一代歌妓若若小姐也已成了鸡皮鹤发的老妇。

  紫雪轩的生意却依然很红火。紫雪轩现在的主人就是昔年的若若小姐。

  她现在叫吴若,算是承继了吴果果的香火。

  老板娘当然早已听说过紫雪轩,听说过若若小姐,也听说过吴果果的轶事,所以她看见郑愿轻车熟路地领她走进紫雪轩时,忍不住好奇地问道:“咱来这里干什么?”

  郑愿微笑道:“过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话音刚落,紫雪轩里已是一片莺啼燕呼:

  “少爷回来了!”

  “少爷!”

  “快去禀报老主人,说少爷回来了!”

  转眼间,一群明眸皓齿的南国娇娃就团团围住了郑愿。有的扯手,有的扯衣袖,更有的将脸儿贴到郑愿唇边了。

  老板娘诧异得简直像在做梦——老天,这小子怎么会是这里的少爷?

  郑愿笑嘻嘻地应付着这些娇媚磨人的少女,显得从容不迫,显然这种场面他见得多了。

  老板娘正觉得心里泛酸,又爆起了一阵脆呼:

  “婆婆来了!”

  老板娘抬头看时,却见两个红衫少女扶着一个白发老婆婆走了进来。

  郑愿分开众女,抢上几步,跪下磕了一个头,笑道:

  “愿儿见过婆婆,婆婆万福金康。”

  老婆婆笑得嘴都合不拢了:“乖,起来,地下潮,别凉着了。”

  众女一片嘻笑。

  郑愿笑道:“谢谢婆婆。”这才站起身走到老婆婆面前,欢声道:“年余不见,婆婆又年轻了二十岁,快变成婶婶了。再过年余,只怕婆婆要变成姐姐了!”

  众女笑得更热闹了。

  老婆婆慈爱地在他脸上拍了一下,阵道:“贫嘴,该打!”

  郑愿嘻嘻一笑,将冷在一旁的老板娘扯了过来:“妞妞,拜见婆婆。”

  老板娘无奈,只好跪下,也磕了个头,道:“贱妾南小仙,拜见婆婆。”

  老婆婆忆道:“乖囡,起来,起来,让婆婆看看,小愿儿找的媳妇儿肯定不差。”

  老板娘一怔,看看郑愿,郑愿却含笑转过了眼睛,众女都掩口轻笑,调皮地膜着老板娘。

  老板娘只得说:“婆婆,我不是他媳妇儿。”

  老婆婆闻言一呆:“小愿儿,她不是你媳妇儿?”

  郑愿见老板娘臊得脸通红,讪笑道:“虽然不是我媳妇儿,也踉媳妇儿差不多了。没准过几天真变成了我媳妇儿了!”

  老婆婆拉着老板娘的手道:“那就好,那就好。

  渍渍,乖囡真俊,配得上小愿儿。”

  老婆婆老眼昏花,居然将老板娘当成了妙龄少女,郑愿居然又不直指其误,恨得老板娘牙痒痒。

  郑愿道:“婆婆,我师父在吗?”

  老婆婆笑道:“在,在!阿娇啊,领乖愿儿去。”

  一个少女应道:“是,”又朝郑愿做鬼脸道:“乖愿儿,跟我来。”

  满厅笑声,连老板娘都忍不住笑了。

  她发现这里的气氛很融洽,就像是回到家里似的——

  当然,这是郑愿的家,而她不敢奢望成为这一家中的一员。

  郑愿携着老板娘的手,随着阿娇向里走,老婆婆突然又叫道;“乖,回来。”

  于是“乖”只好又回来:“婆婆,什么事?”

  老婆婆低声道i“你师父今天吃晚饭又掉了一颗牙,正在发脾气,你要小心些。”

  郑愿笑道:“知道了。”

  老板娘又吃惊又好笑。

  她不知道郑愿的师父是谁,但想必那是个很有趣的老人。

  老板娘跟在阿娇和郑愿后面走了许多回廊,远远听到有人在骂人:“狗日的,总跟老子过不去!你他娘的还想不想活了。”

  老板娘正自吃惊,阿娇已低笑道。“老爷子脾气大了。”

  于是老板娘知道了,正在骂人的这个人就是郑愿的师父。

  阿娇刚说完.那人已大声吼道:“谁说老子脾气大?”

  郑愿大声笑道:“是阿娇。”

  阿娇气得回手狠狠在他手上戳了一下。

  那人怒道:“我知道是阿娇!你是谁?”

  郑愿道:“我姓郑,我叫郑愿,我是你的徒弟。”

  那人哈哈一声大笑,吼道:“那你还不快滚进来?”

  阿娇吐吐舌头,扭身一溜烟跑了。

  老板娘有点忐忑,“但被郑愿扯住了胳膊,想不进去都不行了。

  走了十几步,转到一座小院前,院门开着,房门也开着,屋里亮着灯。

  郑愿大声道:“师父,弟子今天是领赏钱来了。’”

  那人叫得山响:“进来!老子好久没打你屁股了,手痒!”

  郑愿一拉老板娘,走进院门,那人怒道:“站住!你身边的那个妇人是谁?”

  他居然仅凭听觉就判定老板娘是个“妇人”,这份功力确实令老板娘骇然。

  郑愿笑道:“一个你最想见到的人。”

  那人道:“谁!”

  郑愿道:“你自己认。”

  那人哼一声,喝道:“进来!”

  郑愿进门后,扯老板娘,两人一齐跪了下去:“拜见师父!”

  那人冷笑道:“丫头,你抬头,让我看看你是谁!”

  老板娘依言抬头,看见了一个须发皆白的高大老人。

  老人看见老板娘,原本怒气冲冲地脸一下变了,他的眼睛也一下瞪得溜圆。

  “天仙?”

  老板娘浑身一震:“你……你是谁?”

  老人一伸手将她提了起来,颤声道:“南天仙是你……是你什么人?”

  老板娘的眼中涌出了泪水,她的牙齿也已开始打架:

  “你…·你是谁?”

  老人哆嗦起来:“我……我是朱争,争吵的争,我……我是……我是你……”

  老板娘“哇”地一声嚎陶大哭起来:

  “爹!”

  郑愿低头转身,飘然而出。

  他并没有走远,他就立在院外的太湖石边,默默地看着夜色中的池水。

  泪水流了下来,又被擦去了。

  他为师父庆幸,为老板娘高兴。

  阿娇捧着食盒悄然而来,低声道:“少爷,老爷子怎么了?”

  郑愿微笑道:“老爷子找到了女儿。”

  阿娇又惊又喜:“就是你媳妇儿?”

  郑愿摇摇头:“不是。”

  阿娇笑微微地道:“是了,我想起来了,前些天金陵盛传洛阳花家……”

  郑愿叹了口气,苦笑道:“没这么回事。”

  阿娇吁了口气,娇声道:“没有才好。你不知道,听到这个消息,众姐妹都伤心死了,我气得几天没睡好。”

  郑愿伸手在她头上拍了一下:“小丫头不知道臊!”

  阿娇嘟着小嘴道:“人家还小啊?都十五了,你还当人家是小丫头。”

  郑愿瞪眼道:“你不是小丫头,难道我是小丫头?”

  阿娇吃吃笑道:“你要是小丫头就好了,咱们姐妹们天天和你一起……一起……”

  郑愿叹道:“我发现你们越来越皮厚了,当心婆婆罚你们。”

  阿娇膘着他,扭怩道:“少爷,你上次亲我是什么时候的事?”

  郑愿笑骂道:“胡闹!”

  远处一阵嘻嘻的低笑,一群少女掩着嘴儿,跳起来跑开了。

  朱争的大嗓门又炸开了:“郑愿,滚过来!”

  郑愿朝阿娇一笑,飞快地冲进了小院。

  朱争眼睛红红的,显然已流了不少老泪,老板娘偎在他身边,娇弱无那,肩头还不时一耸一耸的。

  郑愿抢上就是一揖:“恭喜师父,恭喜师姐……师父,你看我是不是越来越会拍马屈了?”

  朱争冷笑道:“少嘻皮笑脸的!跪下!”

  郑愿发现有点不妙,只好跪下。

  朱争道:“你跟小仙三年前就认识,怎么今天才告诉我?”

  郑愿正色道:“启禀师父,弟子三年前的确认识师姐,但不知师姐就是师姐。只是前几日听师姐说起姐夫钱玉
 

 
分享到:
2面条人的故事
1面条人的故事
1怕冷的小女巫
1好沙发不怕坐
2机智的小猴
1机智的小猴
2池塘蛙声
1池塘蛙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