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龙腾记 >> 第三章 九龙水寨

第三章 九龙水寨

时间:2016/10/9 19:28:05  点击:1330 次
  柳天赐只见老者领着吴浩沿江边飞奔而去,怕吴浩功力太高发现自己,只得远远的跟在后面。走到湖流口边一拐,柳天赐看到一个大水寨,水寨大门敞开,一柱大旗上写着“九龙寨”灯火通明,青衣老者停下来说道:“吴堂主,请。”

  吴浩昂首阔步的走进去,从里面快步走出一个中年主人,穿着锦袍,显得富态十足,走到吴浩的面前双一拱说道:“想必这位就是吴堂主,刚才听到手下通报,我阮星霸好高兴,走,里面请!久闻吴堂主嗜酒如命,我给你引见几位朋友,其中一位可使你大吃一惊,我们不醉不休.”说完引着吴浩走进大厅.

  九龙堂大厅就像其它帮派的大厅,上书着一个大“义”字,墙壁上点满油灯,把大厅里照得如同日昼,大厅的左右摆开两条桌,上面摆满酒莱.柳天赐躲在寨外的一棵树上,大厅的两边坐着八个人,这八个人有三个倒使柳天赐大吃一惊,金玉双煞和绿鹗!其余的几位都不认识,更使三人大吃一惊的是,坐在大厅正中的一个青年,身穿着黑色的对襟大褂,左边一个白色的圆圈写个“日”字,右边的一个白色的圆圈写个“月”字,头发上束着一墨绿玉环,那青年风度翩翩,脸带冷色,坐在正中正襟危坐。

  柳天赐一拉上官红和白素娟的手从树上飞掠到江边的一艘空船上,三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我们的包袱被偷了.”

  白素娟紧锁双眉,说道:“这九龙帮不简单,应该说我们一到九江就被他们盯住了,或者说我们在杭城就已经被盯上,不露声色地把放在客房里的包袱提走了.”

  柳天赐补充说:“那浔阳楼青衣老者演的一曲戏真是太妙了,他们就知道吴堂主在浔阳楼喝酒,故意用语言激怒吴堂主自露身份,引吴堂主和假日月神教主相见.”

  上官红说:“那个假教主是谁?阮星霸为什么请那么多的武林高手?”

  白素娟说的八个人不仅是武林高手,除了“无影怪”的女儿绿鹗,其他七人都是江湖上臭名昭著的大魔头,一个是专食少男少女心的“金童玉煞”,其他五个人是被江湖人称“西天五杀”五个师兄弟,老大“追魂剑”王少杰,老二“夺命刀”李冲,老三“残杀”侯海平,他只废掉人的手足或其它部位,而不置人于死地,老四“一点喉”钱冷,他是用剑的,往往要剑刺人的咽喉而杀人,老五“绝杀”顾人灭,因其杀人手段毒辣,赶尽杀绝故叫绝杀。

  上官红不认识绿鹗,说道:“穿着绿衫的少女不是大魔头?”

  白素娟说:“穿绿衫的少女叫绿鹗,是江湖人称一尊三圣四怪六魇中的‘四怪’无影怪的女儿,听说这女孩任性刁钻,古怪,颇得其父宠爱,就在去年,‘无影怪’还到天香山庄找他女儿,说是女儿和他为一匹黑狗闹别扭跑出来的,现在不认他了,没想到在这里.”

  柳天赐和上官红不得不佩服白素娟对江湖中人如此了解,只要稍有成名的前辈或后辈,她都能说出该人的外号和姓名,擅长什么武功,使用什么兵器,甚至连脾气性格都了如指掌!

  上官红道:“这个叫九龙帮的聚集了这么多黑道魔头,想必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白素娟说:“九龙帮号称水上第一大帮,在江湖上也是赫赫有名,应该避讳,不与这些黑道魔头交往,可……”白素娟用手指敲了敲了脑袋,似乎恍然大悟说:“既然他们不同道的人能聚在一起,一定有某一个共同的利益捆住他们,哦,吴堂主会不会有危险?”

  柳天赐一直在旁边没吱声,听上官红和白素娟的谈话,突然在小船里踱着步说:“我们不妨作出这样的设想,就是当我们离开天香山庄时就被人跟踪上了,一到九江,那个秘密跟踪者就通知阮星霸,阮星霸就上演浔阳酒楼的一曲好戏,偷得我的包袱,然后……我们不认得那个假扮日月神教教主的人是?”柳天赐的思维一下中断了.白素娟说:“我们先撇开这个人不谈,我们先得想个办法进去……”

  突然,柳天赐“嘘”了一声,白素娟和上官红果然听到江边走来两个人。

  柳天赐看到走来的是两个干瘦如柴的老者,其中一个老者戴看一顶吊外帽,穿着乡村士财主的绣花锦袍,油光满面,满脸和善,像一个员外,另一个满脸呈猪肝色鼻头红红的,双手抄在袖笼里,背上背着一把大刀.

  “十大哥,阮星霸帮主下帖邀请我们到九龙寨说是共谋大事,不知是什么大事?”背刀的老者看起来要比员外老者老得多.

  “哼哼,听说他还邀请了‘西天五杀’和‘金童玉煞’等许多武林同道,连日月神教的新教主柳天赐也到了,今晚自是个大场面.”员外老者说话时眼晴眯成一条缝,一副荚眯眯的样子。

  “那阮星霸怎么攀上日月神教的?听说日月神教想统一武林,实力已遍及中原,前两天还把武当派给抄了,气得武林正派人士火冒三丈,联合中原武林各门各派围攻日月神教,此教可真长了我们黑道志气”背刀的老者激动得使原本猪肝色的脸变成紫色。

  “日月神教原来可是江湖最大的名门正教,为我们黑道所不容,为了取得武林盟主,看来还是要依靠我们黑道势力,我们黑道中人能群策群力,也要扬眉吐气,据说,这日月神教的第二代教主柳天赐,武功盖世,比向教土更心狠手辣,哈哈,日月神教怎么先把武当派给抄了,不知玉霞真人那死老头死没死,哈哈,真痛快.”这员外老者讲话,似乎与“玉霞真人”有极深的过结。

  不一会儿,两个老者已走到柳天赐三人藏身的船边,“扑通”两个老者双双扑倒。

  柳天赐点了两个老者的睡穴,把两个人提到船里,为难地说:“这只有两个老头,我们有三个人怎么办’”

  白素娟嫣然道:“亏你也想得出来,这两个瘦老头只有我和红妹扮才像,你身材魁梧,只好留在船上。

  好半天,上官红才明白怎么回事,恍然大悟道:

  “姐姐,我知道你易容术高妙,可这猪肝色的……”

  这倒真有点使白素娟为难,此刻人在江边的船上,一时半刻又找不到什么颜色相同的调料,柳天赐一笑,纵身从岸边抓起一把黑泥,用力在员外模样的人的手上割了一道口子,把黑泥拌了拌,倒真有点像猪肝色说道:“姐姐,可委曲你了.“上官红虽然老大的不情愿,但想到有点滑稽诡秘,就和白素娟到后舱易容去了。‘柳天赐等了一会儿,从船舱走出两个老者和地上躺着两个老者一模一样,不由感到愕然,笑道:“两位老丈,柳天赐这厢有礼了,请受我一拜!”说着长揖。

  “两个老者”不觉莞尔,可惜看不到脸上的表情,柳天赐一想到肯定是花枝乱颤,“员外模样的老者”说道:“我现在就是江湖人称‘善面阎王’的朴易知,为人表面和善,但杀人如阎王,不知多少江湖好汉死在我的判官笔下。”白素娟拿着一对判官笔,亮了几招.上官红叫道:“我是谁?姐姐.”白素娟走过去拍了拍她肩膀说:“这位老兄就是江湖人称‘断魂刀’葛友奎,一柄鬼头刀纵横武林,没想到我俩今天全栽在这姓柳的后辈手上,真是气人,叫我俩的老脸往哪里搁。”一下子把柳天赐逗乐了。

  “唉,我有办法,让柳弟也进去喝几杯.”白素娟看了看柳天赐的脸型说道:“唉,可惜黑道人物没有谁长出这样的俊面孔,只有经我朴易知给你整形成-个刚出道的黑道后辈,反正阮星霸邀请的都是清一色的黑道大枭,想必也不会将你这个黑道后辈赶出来,何不进去喝几杯美酒.”

  不一会,经白素娟一糊弄,柳天赐变成了一个满脸横肉、长着两颗獠牙的丑汉。

  上官红笑道:“来,让我给你起个名字,就叫……嗯,就叫暴牙鬼阮二霸.”

  柳天赐从朴易知和葛友奎身上摸出请柬,三人向水寨走去……

  阮星霸迎出来满面喜风地说道:“十兄和葛兄怎么这么凑巧,一起到来,这位是……”

  阮星霸不认识满脸横肉、长着两颗撩牙的柳天赐.但柳天赐分明看到阮星霸脸上一闪而逝的阴笑,柳天赐心中的一惊,暗想:难道他已看出什么破绽?

  白素娟满脸露出和善的笑容说道:“这位是江湖上人称‘暴牙鬼’阮二霸。”

  阮星霸一愕笑道:“英雄出少年,请,三位请.”

  吴浩正站在大厅的中间,似乎对坐在上方的日月教主惊疑不定,他只接到教里传来的消息,说向教主已任命一个新教主--柳天赐,当时教里各位兄弟也感到大惑不解,向教主正当壮年,日月神教又好生兴旺,没理由一下于退出日月神教,即使选定教主也不可能选到一个喽罗身上,吴浩对眼前这个青年教主表示怀疑,他们不相信这个新教主真有人们传说的那惊世骇俗的武功,可教主日月服和生死环都在他身上.坐在大厅的虎皮交椅上的新教主似乎看到吴浩不信任的眼神,从怀里掏出一只栩栩如生的黑蝴蝶,说道:“吴堂主,你认得这块‘蝴蝶令’?!”

  “扑通”一声,吴浩直挺挺的跪在地上说道:“日月神教的白象堂堂主吴浩参见教主,愿

  教主福体安康.”“蝴蝶令”,日月神教主的象征,见今如见教主,所以吴浩不假思索的跪下来.坐在大厅中央的教主,肤色如同少女似的面白颊红,长得挺儒雅的,在座的都是刀口上舔血的大魔头,哪个脸上不带一些风霜之色,眼睛不合一丝世故之色,打心眼里都有点怀疑,他就是在江湖上搅得昏天黑地的日月神教的新教主.新教主落落大方的站起来,神色颇为傲然地说道:“在下柳天赐,身为日月神教的第二代教主,各位前辈都是日月神教的老朋友,今天请各位前辈到九龙寨是想与在座的各位武林同道共图大业,消灭那些道貌岸然、自翊为武林正派的人,今天我还要告诉大家一件喜事.”

  柳天赐环视了一下全场,接着说:“九龙帮阮帮主有意归属我日月神教,我相信日月神教更是羽翼大振,统一武林,更是指日可待,现在,我柳天赐任阮星霸为九龙堂堂主,这等入教的仪式本应在我日月神教的总坛举行,但我们不应拘于江湖虚礼,就在我日月神教的分堂九龙堂举行接纳仪式.”

  “向大……教主,我们接纳新的教派,任命堂主也要和教里各堂主和弟兄商量再作定夺,何况我日月神教在武林惩恶扬善,威誉齐天,怎可能与这些…”日月神教不论地位高低,一
 

 
分享到:
刘邦夫妇是如何整死异姓诸侯的
22 尝粪忧心    庾黔娄,  南齐高士,任孱陵县令。赴任不满十天,忽觉心惊流汗,预感家中有事,当即辞官返乡。回到家中,知父亲已病重两日。医生嘱咐说:“要知道病情吉凶,只要尝一尝病人粪便的味道,味苦就好。” 黔娄于是就去尝父亲的粪便,发现味甜,内心十分忧虑,夜里跪拜北斗星,乞求以身代父去死。几天后父亲死去,黔娄安葬了父亲,并守制三年
17世纪欧洲妇女流行暴乳1
吕太后的丑行
态度决定一切,乐观面对人生1
小米的成功源于80%的运气1
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12
后羿老婆与手下通奸生子始末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