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目破心经 >> 第一卷 第一章 奇劫逢生

第一卷 第一章 奇劫逢生

时间:2016/10/8 15:22:32  点击:1403 次
这是第一篇
  “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涌蓝关马不前、”

  秦岭横卧神州,延绵八百余里,沟壑纵横,群山巍巍。仿佛一道天然屏障在神州中部隆起。

  时值阳春三月,细雨绵绵,万物滋润,百废待兴。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到处呈现一派枯木争春的景象。

  在秦岭的南坡才有这样春的生机;而在北坡却又是另一番景致,寒风狂吹;一片萧条。

  因为秦岭是中原的南北分水岭。

  秦岭的中部有座山叫“乳峰山”,山基与秦岭的主峰连在一起,然后成拱形向上收缩,远看像一个少女坚挺的双乳。

  在山腰的乳沟中有汪汪流泉,清泉不大。一丈见方,但很深。因为泉水清澈如镜,而水潭的底部成幽黑色;偶尔见一尺来长的鱼儿在水中追逐好戏。

  它们也感到了春天的脚步.

  是绿草盈盈,岸边有颗歪脖子的柳树,柳枝毛茸茸的,布满柳芽儿,绽开绿蕊,有的还长出两片绿叶。

  歪脖子柳树下靠坐着一个六十来岁的老者,四方肽红中带紫,海口短暑;眼睛似闹非闭;嘴里哼哼呀呀,模样甚是悠闲自得。

  什么事这么逍遥快乐。

  青山绿水;人间仙境;临潭垂钓,岂不快哉。

  这位老者此刻正坐在一块青石板上垂钓。

  他不像其他的钓客那样正襟危坐,如大敌当前,极在乎钓鱼的结果;钓到大鱼,就满意而归,如果两手空空;就扫兴而回。

  这位老者恰恰相反;他在乎钓鱼过程中的乐趣。

  他摇头晃脑,歪歪斜斜地手捧一根紫色发亮的竹竿,一根丝线下垂;银钩在水里左右摆动,这样怎么钓鱼?

  不要急,确实有一条该死的鱼上钩了,那鱼儿一被钩痛,带着银钩往深潭底跑,被老者轻轻提起;嘴里喷喷不已,还小心翼翼地取下,用手指敲着鱼的脑袋训斥道:“天下就数你最蠢,已经被我钓起一千零八次了。怎么老是不吸取教训,唉!”说完把鱼儿又放到水潭里。

  那鱼儿见怪不怪,尾巴一摆,吹着两个泡泡又去玩它的了。

  老者正要再次垂钓下钓忽然两耳一竖,他听到山坡传来一阵骤急的马蹄声。

  这不是一般的马蹄声,这是他所熟悉的,江湖人推马急奔时的马蹄声。

  老者站起身,向山坡下极目远眺.

  一共有六匹马,而有八个人

  冲在前面的一匹马上伏着看似夫妇的二人,白衣少妇怀里还抱着一个婴儿。紧迫其后的是“夺魂神魔”和“天山四毒”。

  这“夺魂神魔”和“天山四毒”即是十年前危害武林的“一魔双煞三怪四毒”十邪中的一魔和四毒。

  十年前;武林正道联手将这十邪赶到天山以北的大漠中;从此江湖风平浪静。

  老者也参加了那次歼魔大战;而后觉得江湖太平静,一点也不好玩;才隐居到秦岭,终日垂钓。

  没想到时隔十年,他们又卷土重来,虽然相距太远,看不倩前面俩夫妇的面容;但可以肯定是两位武功极高的侠义之士。

  不是正义之士也不会招惹十邪中人追来一般的武林高手根本用不着十邪之首“夺魂神魔”和“天山四毒”联手。

  马蹄声如急雨四溅,远看如急乌投林,转过一道山拗,绝尘而去,消失在老者的视线里。

  老者一收鱼竿。竿尖在青石上一点,身子一弹,人如“鹤啸九天”;身子如风驰电掣向山下暴射而去。

  “鹤啸九天”可是江湖怪侠“烟波钓到’的独门轻功。

  不错;这老者就是归隐秦岭的“烟波钓斐”袁一鹤,可他虽以身法驰名武林,但等他赶到时不竟拿着鱼竿怔在那里,因为在他的面前,一对夫妇和他们的坐骑已倒卧在鲜血之中。

  中年汉子的尸体离马和少妇有三文地,可以想像,中年汉子为救母子俩,一人力挡五邪,让母子俩骑马快逃,谁知寡不敌众,五邪竟将中年汉子厂首异处。

  袁一鹤在草丛中捧起中年汉子的头颅,一脸血迹,满含愤怒而焦急的眼神往外凸出,死不瞑目,钢须挂着血珠。

  袁一鹤惊叫一声,他已认出中年汉子。

  中年汉子就是威震武林的“黄龙堡”堡主黄朝栋;当年带着武林豪杰追歼十邪的带头人,而他的

  “七十二路伏虎拳”加上至刚至纯的内家功力算是无坚不摧,更何况黄堡主豪气冲天;尽管只有三十来岁,却被江湖中人一致尊为武林正道领袖。

  当年,武林正道本可以将十邪尽数歼灭,但黄堡主却不忍心;只将他们逐出中原。让他们自思悔改。

  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三丈之外倒在血泊中的少妇,无疑是黄堡主的夫人,“无极剑女”马茹英。

  马茹英是江湖上出了名的大美人,总是穿一袭白裙与天君黄朝栋并同驰骋江湖;郎才女貌,英雄丽人,不知羡煞多少武林人士。

  没想到红颜薄命,竟会命丧奏岭!

  袁一鹤不竟潜然泪下.

  显然马茹英见丈夫被旯不想身遭侮辱,挥剑自尽而死。

  剑是从怀里婴儿的胸脯穿过再将自己刺死的。

  这是多么绝望的一剑1

  人说,虎毒不食子。何况天下最慈爱的母子,亲刃自己的骨肉,这是一种深深的无奈和绝望,当时的情景之下她只能这样做,她别无选择,苍天啊!袁一鹤目睹此情,心在滴血.他小心地拔出宝剑。

  这是一柄天下仅有的“无极宝剑”,剑身泛出幽绿的寒光。

  突然,袁一鹤眼前一亮,心一惊,他发觉婴儿的身体稍动了一下,他赶紧一摸婴儿的胸口,手掌感到若有若无的跳动,尽管很微弱,可袁一鹤仿佛感到雷击一般。

  这小生命没死1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无极宝剑偏离婴儿的心脏·一寸左右,就是这稍稍的一寸保住了这条小生命.

  袁一鹤赶紧从怀里拿出一个瓷瓶,倒出一些粉末,敷在婴儿胸前和后背的剑口上,止住了血;一摸胯下;是个男孩。

  袁一鹤掘了一个深坑,将黄朝栋夫妇葬在一起。鞠了一躬道:

  “黄堡主你们安息吧,我会让小堡主替你们报仇的!”

  说时抱着气若游丝的小堡主,拿着“无极宝剑”向阿峰山”飞掠而上。

  回到隐居处,他发现小孩只有八个月大;粉头粉脸,满头的茸毛,身体泛着凉意,脸上没有一点血色。

  袁一鹤看着,又是一阵难过,赶紧用手抵住婴儿的后背,一股真元之气渡入小孩体内;袁一鹤凝声敛气;十万分小心,怕真气太猛,小孩子一下子受不了。

  真元之气缓缓地浸入小孩体内,护住心脏,一盏茶功夫,小孩睁开漆黑的星目,看到陌生的面孔;突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小孩哭声虽不怎么响亮,袁一鹤却喜上眉梢;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小孩哭声不止,肯定是饿了.

  这倒真使这位“烟波钓史”大为其难,他一生不知经历了多少江湖风险,过了几次鬼门关,碰到多少棘手的魔头,可从没像这样束手无策.面对这软软的婴儿;他一点经验都没有,不知该怎么办,急的团因乱转,而不得要领,抱在怀里又哼又哦丁孩还是放声大哭。

  在这“乳峰山”上;他孤身一人,种了一些稻子和蔬菜,过着一种风雨逍遥的日子。

  一个大老爷子,那里去找奶来喂这婴儿呢?

  正当袁一鹤愁肠百结时,远方突然传来一声虎啸人说虎吼百威生可这虎啸带着一种母性的慈爱,似在召呼自己的子女。

  袁一鹤一喜,跃出草屋,果见山岗的密林里中有一只斑额母虎嘴里叨着一只野猪呜呜有声的叫唤着。

  袁一鹤打定主意,身形暴起,向斑额母虎扑去。

  母虎突然见眼前人影一晃;一人已站在它面前,不竟一愣,但天生的兽性顿使它放下日中的野猪目露凶光地瞪着袁一鹤。

  袁一鹤摆摆手;然后作揖道:

  “你别见外,你别见外,我可不是来跟你打架的,我是来请你当奶妈的。

  老虎怎听得懂他的话,不耐烦,脖子一歪,虎爪一扬向袁一鹤扑去.袁一鹤身子一晃,叫道:

  “你他妈的,真是虎坐轿于不被人抬,三句好话抵不上一耳光,老子先打你再说、”话一说完,人已骑在虎背上。

  人说,老虎的屁股摸不得,何况袁一鹤还骑在它的背上。

  母虎勃然大怒;就地十八滚,并且钢尾僻哩啪啦向袁一鹤乱扫。

  可这母虎也不知它的对像是谁,袁一鹤可是武林大名鼎鼎的“烟波钓斐”以三十六路伏虎拳和“七十二式鱼竿”名动江湖,虽不能和“宇内五圣”比,但绝对是江湖一等一的顶尖高手。何况“三十六路伏虎拳”是他师祖从搏虎中悟出来,降龙伏虎正是拿手好戏。

  若在以往,袁一鹤早就将这只斑额母虎三拳两掌打趴在地,一命呜呼。

  可今天有求母虎,倒不能由着他性子来,展开身法;上窜下跳,而母虎也跟着左扑右扑,不一会儿就大喘粗气,低哼慢跃。

  袁一鹤瞅出个空档,一抓虎尾,提了老虎呼呼地转了起来,老虎怎禁得起他这几下折腾,一下子就筋疲力尽,瘫在地上。

  动物的本性是弱肉强食;你比它强,它反而对你俯首贴耳,这只百兽之王的老虎经袁一鹤一弄。一点脾气都没有,竟低声下气,摇头摆尾地用头磨拿着袁一鹤的身子。

  袁一鹤拽着老虎的耳朵,笑道:

  “真是畜牧,非要受皮肉之苦不可、”

  斑额母虎十分温驯地跟着袁一鹤走进草屋.

  也不知是小东西太饿,还是母虎奶水太多,妇泊的奶水呛得他眼睛直翻,直到吃不下去时才放下xx头,趴在母虎的肚子上睡着了,母虎也懒洋洋地躺在草地上。

  表一鹤得意地笑了。自言自语地说:

  “唉;小家伙;老夫也该给你取个名字,对2你与虎有缘;就叫你黄天虎吧【”

  从此斑额母虎对袁一鹤敬若神灵,服服贴贴,每天准时来为黄天虎喂两次奶,然后再去欺负其它弱丁的动物。

  黄天虎长得虎头虎脑,长年吃点奶
 

 
分享到:
这是第一篇
逼良为盗 林冲是如何被逼上梁山的
孔雀和乌鸦争吵的故事1
揭秘千年前日本女人到中国“借种”真相
岳飞吴国楚平王《大唐西域记》通缉令文化
吴三桂令儿媳守寡三十年隐情
后羿与嫦娥
海的女儿4
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2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