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门风云录 >> 第六章 禅门杀气

第六章 禅门杀气

时间:2016/10/8 10:24:35  点击:1260 次
  突然,祖惠枝停住了哭声,转过头来,那梨花带雨般的俏面显出坚定的神色,沉声问道:

  “你讨不讨厌我?”

  “我……我……我怎会讨厌你呢?你本是一个很可爱、很讨人喜欢的姑娘。”凌海有些结巴地道。

  “既然是这样,我不怪你,是命该如此,为什么不能早一点见到你,我一直都以为你死了,所以一心只想学好本领为凌家报仇,可是……可是……”说着竟又流下了泪来。

  凌海心中一阵难过。这时,宁远神尼下午的那番话又在他的耳边响起:“若想真的能达到三道合一,绝不能压抑自己,特别是儿女私情最易使人心头产生遗憾,那便是破绽……”

  不由得一下子又将右手搭在祖惠枝的肩上,整个身子靠近了一些,左手轻拂祖惠枝那飘洒的秀发,一声轻叹。两年的杀手生活实在是使他的心给变得很冷酷,所以才会需要温情的安抚。

  他心内不是没有想到祖惠枝,但却数年未见,当初只是顽童一般,也并不是很在意。便在这个时候闯进了一个孙平儿,刚好软化了他那冷酷的心灵,而美丽的孙平儿,那无与伦比的温柔的确让凌海不能自拔,充满着爱恋。可上天却偏偏要和他开玩笑,先是一个俏尼休远,再是一个辣表妹祖惠枝,真的让他心乱如麻。

  “表哥,你能带我一起去见见你的心上人吗?”祖惠枝擦去眼角的泪水,幽怨凄惋地望着凌海问道。

  凌海一下子头都大了,这精灵顽皮的表妹又不知打什么主意,居然提出这样的要求。于是凌海有些可怜兮兮地望着祖惠枝的双眼,结结巴巴地道:“这个……这个可以。”

  “你放心吧,我不会让你难堪的。我只是想见见这未来的表嫂而已。”祖惠枝含泪幽声道,就像露中的芙蓉一般,直让凌海的心都碎了。

  “你永远都是我的好妹妹。”凌海轻轻地掏出手帕为她擦去泪水,激动地道。

  “表哥,我去照看九梦掌门了。”祖惠枝推开凌海的双手,冷静地道。

  “好吧,找还想在外面坐一会儿,待会儿,我再进去看一看。”凌海苦涩地道。

  “沙沙……”祖惠枝的脚步很乱,很沉,把凌海的心也踩得很乱,很沉。

  “唉……”凌海一声长叹,抚了抚头发,两眼便望着那深邃的天幕,夜很深,天幕更是深沉,让人莫测高深。

  卧云庵逐渐由喧闹转为宁静,忙碌了一天的人们终于转入了梦乡。众尼、诸佛都置身于一种静谧安详的氛围之中,香火味依然很浓。

  西禅房的灯光依然透窗而出,不是很亮,但足以给这静谧的夜添上一丝沉重的气氛。禅房门口有峨嵋弟子把守,这些都是用剑的好手,峨嵋用剑的弟子剑术都不差,而这四名弟子却是剑术不差弟子中的好手,年龄大小不等,但每人的神情都一片肃穆,眼中射出如夜鹰才具备的锐利寒芒。

  禅房内来回踱着一个人,由步子可以听出,她的心神很闲定,功力很深厚,绝对是个高手,她就是恒善师太,恒静师太已经退出禅房,这是第二班。

  榻上端坐着恒慧掌门,静静地没有一丝声息,就像是一截枯木,一截快要腐朽的枯木。

  眼睛深深地闭着,闭成对所有世事的藐视。

  夜很深,很静,秋虫的叫声很凄凉,月亮斜斜挂着,透过纸窗,给室内添上一层朦胧之色。

  恒善师太的神色很不自在,但心中似乎有个决定,显得很平静,不时地侧耳倾听,不时地向端坐于榻上的恒慧师太看上一眼。恒慧师太依然那么死寂,没有丝毫生机。

  夜很深,灰蓝的天幕缀满了无数双眼睛,使夜显得更诡秘,但最诡的还是人心,恒善师太的心,她已经有了决定,她轻轻地唤了一声:“师姐……师姐…

  没有反应,恒慧掌门依然那样端坐于榻上没有丝毫声息,对外界的一切都漠然视之。

  恒善知道,恒静师太与恒远师太都是隔这间禅房有三间房的距离,二十丈之内,除两人之外,便是四名峨嵋弟子及自己和掌门恒慧。

  恒善的眼中掠过一抹凶芒,望着面色发青的恒慧掌门,心中升起一种残忍的快意,她的脚步逐渐向恒慧师太靠去。

  夜很静,静得骇人。脚步很轻,轻得似一阵寒风掠过心头。一股杀意从恒善身上升起,一阵风雨在恒善身上酝酿。她要杀恒慧师太,这是一场预谋了三十多年的阴谋,已经被凌海破坏了一次,这一次她不能放过这样的机会。她有把握可以逃下峨嵋山。三十多年的委屈,只待这一次。她想到三十几年前,金主派出二十大死士来到中原,有十五人分别打入各大门派,有三人各自组织门派,还有两人合创双龙会,这全是有预谋的。双龙会便是二十大死士的头领所创。后来“塞外双龙”之战,便是二十大死士所策划,并进行暗杀,内外结合,将中原武林闹得元气大伤。但中原气数未尽,金国的军事力量还不充足,于是又等了三十年,好漫长好漫长的三十年。“双龙会”再也不复存在了,中原武林也被“双龙会”重创,二十大死士也死去数位,最后还是逃不过龙降天的追杀,所剩无几了。但“毒手盟”的诞生,又是死士们的希望。所以他们又有了新的任务,使各派的主要人物都死去,使各派内部先乱成一团糟。恒善师太给恒慧掌门下了毒,绝毒,毒中之毒。本以为定能让恒慧死去,却在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把恒善的如意算盘给打碎,但她却还有今晚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恒善在暗笑这些傻瓜,居然如此笨,毫不怀疑地给她提供这么好的机会,她有些想笑,想放声大笑,想得意地笑。想到杀死恒慧师太后的快意,她憋了三十年的情怀不由一松。这有一种做贼的刺激感,让她的每个神经细胞都异常活跃,异常灵动。

  她离恒慧师太越来越近,她的手也愈抬愈高,她要拔剑,是短剑!若是一剑便把恒慧师太的咽喉割破,把声带切断,那岂不是不会发出一点声音,那样当她大摇大摆地走出去,别人也不敢说什么。

  短剑是黑色的,用剧毒铸成,是凌家的毒,上面刻有一个“凌”字。她想把这把短剑留在恒慧师太的咽喉中,她不想让凌海活得很痛快,至少也让他蒙上一点冤屈,那才有意思。

  她不禁对自己那圆满的算盘有些得意,谁能想到这样的办法呢?谁能有这么好的机会呢?

  但是她算错了一点点,比她聪明的人大有人在,那也并非什么好办法,因为那根本就行不通。这个恒慧师太对她的杀意早就有了感应,而且对她的短剑和方位都了解得很清楚,很清楚,甚至想好了十种躲开的方法,五种还击的方法。

  恒善的短剑平举,眼中射出两道比刀子还锋利的厉芒。当她与恒慧师太有五尺距离,她像蓄足了力量的豹子准备扑噬。

  蓦地,恒慧师太的眼睛睁开了,两道比恒善的目光还要锋利的厉芒,而且嘴角还显出一丝莫测高深的笑意,死死地看着恒善师太的眼睛。

  恒善太熟悉了,这是宁远神尼那独特的眼神,空漠而凌厉,能洞穿人的肺腑。她大惊失色,这才知道真正的傻瓜原来是自己,心神一震,便想到逃。

  但宁远岂会让她走脱,手指化成无数的兰花,在突然间一齐绽放,无数的劲风交织成一道密密的罗网,一声怒叱,无数“哧哧……”之声一下子传出屋外。

  恒善大惊,手中的短剑化成一道魔龙,向宁远咽喉飞去,这一道魔龙的速度大出宁远的意料之外。很快,宁远神尼便明白了,这个恒善的武功绝不在她之下,只是一直在隐藏着自己的实力,不让别人知道自己的真功力和掩饰自己的身份而已。

  恒善不仅射出手中的短剑,同时也甩出两只长袖,比铁还硬,带着两道疯狂的劲气向那漫天的掌影递到。

  灯火全都被这两道飓风吹灭,那罩子灯也被吹到地上摔碎,灯油淌了一地,却没有火苗冒出,因为这一下的压力太大,太大,两道飓风似乎把整个禅房都注满了水银,很沉重,很沉重。

  “蓬,蓬,轰……”一时桌椅横飞,瓦片、断木、断梁全都如雨般地洒落。

  恒善惜力撞穿了屋顶,从屋顶横飞而出。

  宁远的身子被逼得后退三步。大骇之下,也穿过破房之顶,举目一望,只见黑影一闪已没入庵后的树林。知道追之不及,心中不由得暗骇刚才那疯狂一击。其功力,其角度神奇得令人难以致信,这恒善的武功绝对不在她之下,尽管她已静修了三十年。不过她似乎想起了什么,这些力道攻击的方式绝不是峨嵋派的武功,而且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师姐,你的伤好了,恒善呢?”恒静师太等几人也飞落瓦面惊喜地问道。

  “恒善是叛徒,她想杀你师姐,幸亏凌少侠早有先见之明,由我化妆成恒慧师侄。”宁远一开口,几人便听出了声音。

  “师叔,原来是你,那师姐呢?”恒静师太大惊道。

  “你师姐,已经在我修行的石屋内,你迅速通知各寺住持和各位武林朋友,同时也要小心恒善这叛徒,你们绝不是她的对手,发现她的行踪,一定要通知大家,休要独自与她决斗!”宁远急忙吩咐道。

  “是,师叔,弟子这就去!”恒远恭身飞退道。

  宁远又对着那四名守护弟子道:“你们通知所有峨嵋弟子,封锁所有下山的通道,一有动静便以响箭向各寺求援,同时要防止恒善的同党。”

  “是,师叔祖。”四名峨嵋弟子迅速飞退而出。

  “恒静师侄,你和我一起去金顶。”宁远沉声道,说完便如一股风般直飘而出。

  此时凌海的心绪渐宁,那遥遥的星空给了他宁静。他完全沉醉于那片星空中去了,没有人了解星空的奥秘,没有人能够读懂星星代表着什么?

  人生究竟是什么?生命究竟是什么?是流星,一颗璀璨的流星以一道难以言喻的美丽弧线飞射而下,划破了夜空的宁静。

  又一颗生命的坠落,很短暂,却很凄艳,又似乎在暗示着什么,没有谁会明白。

  凌海手中有一根松枝,在地上划着一道道轨迹,那似乎是流星走过的弧线,但好像又不是。凌海很投入,很沉醉。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捕捉那道轨迹,那道玄奥难测的轨迹。

 
 

 
分享到:
西门庆如何性贿赂蔡京之子
老公公种萝卜的故事3
老干妈辣椒酱的成功创业故事1
在后宫,从皇太后到贵人,每日供应的粮肉、菜蔬数量都不同,更别说日常用度了。比如在清朝的后宫,皇贵妃每日可分到12斤猪肉,而贵妃就只能分到9.8近,妃9斤,而嫔则只有6.8斤。如果是茄子的话,皇贵妃每日可分得10个,贵妃和妃则分8个,嫔6分个。自然,像上图中这样与外国人合影,也只有有较高名位的后宫女子才有机会。
历史上最胆大包天的皇帝诏书
历史上屠杀功臣最多的开国皇帝是谁
《鹿鼎记》中“韦小宝和七个老婆共浴”照片
中国史上死得最冤的五大功臣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