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门风云录 >> 第八章 恩怨分明

第八章 恩怨分明

时间:2016/10/8 9:25:35  点击:1434 次
  “主人,你真的没事就好了。走,咱们来为今天痛快的一战喝酒去。”殷无悔豪爽地道。

  “尹家四位兄台,你不恨我失手错杀了你的兄弟吗?”凌海有些伤感地问道。

  “过去的事情已过去了,没有你,我们四兄弟今天只有死路一条,若不是为了我们,你也不可能受这么重的伤,说起来,我们只有感激,哪里有恨的道理?”出山虎感激地道。

  “是啊,大丈夫恩怨分明,从前我们是站在敌对的立场,你不杀我,我便要杀你,而后你又救了我们,才让我知道什么叫正义,什么叫仁慈,什么叫佛心,要怪只能怪我们以前投错了门。”驻山虎也豪声道。

  “不错,我们今后誓死追随大侠,为武林弘扬正义,若是再三心二意,苍天在上,叫我归林虎就如此剑!”

  “哐啷”一声,归林虎一脸肃杀地将手中钢剑一折道。

  “好,欢迎你们改邪归正……”殷无悔高兴地叫:道。“哐啷哐啷……”出山虎、驻山虎、跃涧虎手中的剑也一折为二,大声道:“我们兄弟誓死追随正义大侠,弘扬正义,杀尽奸邪,愿为正义上刀山、下火海,若是三心二意,就如此剑!,”

  “哈哈……我们武林正义又多了四条好汉,真是;痛快,真是痛快。”赵乘风大笑道。

  “谢谢几位兄台的爱戴,我一定会为武林正义,为天下苍生,杀尽天下奸邪,哪怕流尽最后一滴血!”凌海激动得热血沸腾道。

  “好,好,真是痛快,真是痛快。”贾风骚也故做豪气干云地道。

  “好个屁,你好在哪里,你有什么值得痛快的?”白百痴怒问道。

  “我,我,哼,我肯定好了,你想一想,今天有这么好的事情,咱们待会儿不是可以捡到几坛不要钱的酒喝吗?那不是痛快之极是什么?”贾风骚急忙道。

  “哼,你这酒鬼,咱们来是找人家比武,你他XX的却想酒喝,你说你是哪门子的好汉?

  正事不办,歪事一箩,真是有损我们盘山双怪的名头。”白百痴怒道。

  “嘿,嘿,既然我们是盘山双怪,那其中的一个‘怪’字就是指无论什么事都很奇怪,叫别人猜不透,捉摸不了,这才叫怪嘛,哪个说了不做,我想了不说,不正是怪的表现吗?

  若像你,做事讲原则,讲规矩,哪里还是怪,那不就成了盘山双侠,盘山双圣了吗?那多不自在,多没趣,你说对吗?”贾风骚辨解道。

  “嗯,也算你说得有理,今日就依你。”白百痴缓和地道。

  “正义大侠,我们也想追随大侠一起闯荡江湖,请大侠也一并收下我们。”排云鹤抱拳诚恳地道。

  “是呀,我们都誓与毒手盟抗争到底,把这一群汉奸彻底根除,请大侠带领我们与他们周旋到底。”一位老者道。

  凌海立身看了看那一双双诚挚的眼睛,心中无限地感慨,激动万分地道:“只要大家看得起在下,在下定会全力以赴,将毒手盟彻底铲除。”

  “好,好,我赵某也愿意为此献上我绵薄的力量,正义兄若有什么要求,我赵某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赵乘风豪气干云地道。

  “好,好,有赵兄这句话,我正义今天便心领了。走,咱们一起去痛喝他三百坛。”凌海兴奋地道。

  “走,大家一起去喝个痛快。”赵乘风将剑向肩上一扛,向酒篷里走去道。

  “喂,小子,今天喝酒谁付帐?”贾风骚急问道。

  “我付,今天所有的菜,所有的酒,你们选好的吃,选好的喝,所有的都记在我的头上。”一个粗犷苍老的声音从树林里传了出来。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相貌清奇白发如银的老者龙行虎步地走了过来。

  凌海的眼里一亮,急忙飞掠而上,迎向那老人。

  老人先是一惊,但后来又迅速镇定了,因为对方身形之快,他根本就无还手之力,而对方只是立于人的身前不言不动,又没有丝毫敌意,所以他他很镇定。

  “大侠,老夫祖金威,今天……”

  “祖爷爷,我是海儿呀!”凌海虎目中含着泪的话截断了老人的言词。

  “你,你,你便是海儿?你没有死?”祖金威惊异地打量着凌海的脸道。

  “不错,不错,这的确是我教给海儿的易容手法。”祖金威自言自语地道。

  “我真是海儿呀,一切事情待会儿等这里的事完后我再向您解释,目前我还不想把身份公开,请爷爷为我隐瞒。”凌海激动地道。这三年来看着亲人一个个离去,而后又成了一名冷血的杀手,从来未见到真正的亲人,虽然司马屠待他如子,但凌海却总觉得,那似乎只是一捅便破的泡沫,因为司马屠从来不骂他,更不责怪他,他需要什么,便给他什么,使凌海总觉得那只是一个梦,一个不真实的梦。而这祖金威、祖金山及艾家的艾地桩、艾天意,当初与他爷爷乃结拜的生死之交,幼时虽都很宠他,但不对的事总会严加管教,就像是他的父亲那样,所以凌海对这些人的感情特别真切,一见面竟忍不住要掉眼泪。

  祖金威收敛一下自己的活动,擦了擦眼角兴奋的泪花道:“孩子,真的是你,真的是你。

  三年来,我一直想到司马屠那儿去找你,但又怕泄露了你的身份,再加上雷氏四位老哥之劝,我才打消了去见你的念头,后来听说你被冯不矮打下山崖,便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没想到……没想到,唉,真是大哥在天有灵,能让凌家犹有一脉能存……”

  “喂,老头,你说出酒钱,我可就不客气了,到时候可别耍赖。”白百痴唬声喊道。

  “你放心吧,白老大,人家是何等身份,岂会说话不算数,你可知道对方是谁?”排云鹤笑道。

  “是什么人,有这么大的派头?”白百痴疑惑地问道。

  “他就是江湖中鼎鼎大名的三大奇门中祖家老二祖金威老前辈。”排云鹤深深地敬仰道。

  “祖金威?就是那个变脸变得特别厉害的祖金威?”贾风骚低声问道。

  “那不叫变脸术,是叫易容术。”排云鹤解释道。

  “哎,什么变脸术,什么易容术,什么祖金威、祖银威的,我都不管,只要有人替我付酒钱便够了,谁要是再来耍两招变脸术助助兴,我当然不会拒绝,对吗?风骚。”白百痴挥挥手不客气地道。

  “不错,走,咱们先进去喝酒。”贾风骚应和道。

  “各位,我来为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三大奇门中祖家二当家的祖金威前辈。”凌海欣喜地拉着祖金威道。

  “啊……”一片惊叫从群豪中传7出来。

  “晚辈赵乘风拜见祖前辈。”赵乘风恭敬地抱拳道。

  “不用客气,不用客气,我久闻赵贤侄豪爽过人,侠义盖天,今日一见真是传闻不虚呀,可惜却遭奸人所陷,但我想赵贤侄定能重返昆仑,再振声威。”祖金威温和地道。

  “谢谢前辈的支持。”赵乘风感激地道。

  “晚辈排云鹤见过祖大侠。”排云鹤也恭敬地道。

  “见过祖大侠……”众人都恭敬地道。

  “别再哆哩哆嗦了。有酒就喝,有肉就吃,客气什么呢?”白百痴毫不客气地大嚷道。

  “两位这样大吃、大喝,不怕伏虎禅师和福居禅师见怪吗?若是他们知道你们吃肉,肯定要打你们的屁股。”祖金威突然对贾风骚和白百痴大声道。

  “哐啷……”贾风骚和白百痴一听到这话,手中的鸡腿竟一下子打翻了桌上的盘子,站起来尴尬的互相望了几眼,又望了望祖金威,同时疑惑地问道:“你,你怎么会认识他两位老人家?”

  “当然认识,三十年前,老夫便认识这两位前辈,而且还知道他们最恨弟子喝酒吃肉,哼哼,你们两个居然在这儿明目张胆地偷吃偷喝,这回你们可惨了。”祖金威微笑地道。

  “这可怎么办?白痴,大家都看见了,这次真的惨了。”贾风骚急道。

  “这,这,这不要紧,反正他们两位老人家已经仙逝了,也就谁也不会管我们,对吗?”

  白百痴安慰道。

  “哎,也对呀,再说这吃肉和喝酒,只是对佛法大彻大悟的表现,哪有错?”贾风骚自慰道。

  “不错,不错,有相乃低俗的修为,无相才是最高的境界。那些人把什么酒哇,肉哇分得十分清楚,那就叫着相了,着相就是修为不到家,而我们眼中根本就没有什么酒哇肉的分别,这叫无相,万物皆一样,没有什么分别,唯有一个佛祖在心头永远不去,这就叫做大成,佛性的大成。”白百痴分析道。

  “很对,很对,我相信师父他两位老人家在这里也不会怪我们两个的,因为他们两人已经达到佛性的最高境界,已经不当这是肉,也不当这是酒了。对吗?”贾风骚举起右手的鸡腿,又提起左手的酒坛大声道。

  “对,对,这不是肉,这是食物。”白百痴指着鸡腿道,然后又指着酒坛道:“这里面不是酒,这是一种独特的水。”

  “哈哈哈……两位果然是高人,果然达到了大彻大悟的境界,叫祖某佩服。不知二位神僧身体可安否?”祖金威欢快地笑问道。

  两人对望了一眼,然后伤感地道:“两位老人家已死了。”

  “屁,屁,师父两位老人家怎会死呢?我们刚才说错了,他两位老人家是成佛了。”贾风骚忙更改道。

  “不错,不错,师父两位老人是被西天如来佛祖请去喝酒吃肉去了。”白百痴也忙更改道。

  “错,错,错,你又着相了,应该是被西天如来佛祖请去吃食物,喝特殊的水去了。”

  贾风骚急忙更正道。

  “对,对,对,刚才我着相了,真不好意思。”白百痴忙道。

  祖金威神色一片黯然。

  “祖前辈,他们便是当年长白山一役中两位不见了尸体的神僧之弟子?”赵乘风惊问道。

  “不错,刚才他们的身法和武功都是两位神僧亲传,那金刚凿法便是伏虎禅师的绝技,而那护手钺法也正是福居禅师的绝学。我想他们应该是两位禅师在失踪后传给他们武功的。”

  祖金威感伤地道。

  “原来如此,怪不得他们的功力如此纯正,原来竟是少林
 

 
分享到:
蛟龙,又如:蛟虬(蛟与虬。虬:古代传说中一种有角的小龙。亦泛指水族);蛟螭(蛟龙。螭:传说为蛟龙之属的一种动物);蛟兕(蛟龙与兕牛)
四、柳如是
唐宣宗为何要毒死最心爱的美妃
揭秘古人为何把妓院叫“青楼”
揭密风流乾隆与香妃的情感生活
尼泊尔“活女神”的私密生活4
行动成功学:跳蚤与爬蚤1
揭秘康熙跟苏茉儿到底是不是情人关系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