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门风云录 >> 第四章 举世无双

第四章 举世无双

时间:2016/10/6 18:57:54  点击:1299 次
  雷劈水的刀也很玄,那如慧星尾的刀芒划过两丈的空间,向萧万川那一队攻来的对手斜劈过去、同时他的人也如同将空间缩小一般很轻松地跨过两丈的空间,以非常温柔的刀势劈了过去、这似乎不是一把刀,而是天空飘突的一片云,一片飘若飞絮的云,不带起一丝风声,不带一点霸势,非常平缓的一刀,没有凡尘间那种凶暴的韵味,就像宇宙中从来都不存在这一把刀一般。刀芒和刀身都在移动,可是空间却似乎在这柄刀与刀芒移动之时完全停止了似的,没有一丝活的感觉,没有一丝有生命力的意味,又似完全没有杀气,但任何人都感觉到空间中的闷,就是这种闷,让人在心底不断地发慌。也只有这种闷才是风暴的母亲,风暴本就是在这种闷的怀抱里产生和爆发。

  雷劈水的动作不急不燥,不愠不火,没有一点让速度加快的意思,可是那些攻过来的兵器却变得也慢了很多,似每一件兵器都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所挡,而难以加快。

  萧万川的剑依然很锋利,但他的额角却出现了汗珠,这是雷劈水劈出一刀后才有的状态,也是萧万川有生以来第一次发生这样的情况,这是他也不明白的倩况,反正是和眼前这不是气势的气势有关吧。他也深深地明白,这看似平淡的一刀却包涵了火山般的威力,但他绝对躲不了因为这一刀不仅蕴涵了火山爆发的威力,而且飘突得可以任意变换攻击的方向和角度,所以他必须要接。

  接这把刀的是五把剑,其中有两把剑竟挡空了,有三把剑挡个正着,两把剑挡空了,刀芒当然就从他们的身体大摇大摆地过去了,很轻松不带半点切骨头的声音,但这三把剑却挡住了,而且同时挡住这柄刀的刀芒和刀柄。

  “轰……”这是很沉的一击,那风暴终于从这刀中喷发出来,以无匹的气势从三柄剑与刀的接口处涌了出去。竟在刀与剑之间产生了几道极强的电流。

  三柄剑被击得飞退,有两个人竟大口大口地吐血,另外一个没有吐血的是萧万川、他没有吐血,但却退了三大步,手臂有些酸麻、而雷劈水依然不疾不徐地向前逼去,依然是那沉闷的一刀,只是刚才如风暴的气势又全部敛于这一刀之中,不愠不火,向萧万川的身上攻去.萧万川的压力大增,这一次他真有一种想哭的感觉,他只觉得这个世界唯剩下他一个人和一把要斩他的刀一般、没有依靠,大孤单,太寂寞,虽然身旁的人很多,可是看不出有哪一个对他有所帮助,能为他挡上一刀,能和他并肩作战.千军万马之中似乎只有他一人在作战,万般无奈和无力.雷劈水的步法依然很奇,轻轻一跨便是两丈。无论萧万川如何逃避,始终走不出那刀网的范围.于是萧石川拼了.这是聚积了所有力量挥出的一剑,这是打定必死而进行拼命的一剑,所以其气势之惨烈是无与伦比的,大有“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气势,雷努水也毫不客气,他的刀从来都不会对敌人留情,更不会小看对手,所以他的刀也是全力的一刀,必杀的一刀!没有人能够阻挡他的杀意,因为他的心意中感觉到那边的兄弟在一个个地倒下,所以一切就必须由这一刀来决定。

  刀看似缓慢,动起来却快速至极,那似乎是一种空间的缩写。萧方川大惊失色,因为他那一剑有些失算,但当他回剑挡在朴刀之上时却来不及用力,就被朴刀将剑和刀身一起进入胸膛,然后刀气竟在胸膛里爆了开来,上半身飞出好远,鲜血如泉水般喷了出来,雷劈水的身上满是血液,不知是自己的血还是敌人的血,但他的的确确已成了一个血人。

  雷劈水的刀并没有停,他再划出一道刀芒,这次带着风雷之声,而且带着血光向围攻天狮寨兄弟的那几位毒手盟的手下切去,在刹那间,便如砍瓜切菜一般将几名毒手盟之人斩杀,然后以一种铺天盖地之势向雷劈金那边的阵地掠将过去。

  很快,那空间在雷劈水的脚下变得太儿戏了。只轻轻一跨,便是数大远,而这几大远只不过用了数十寸之一秒钟,那些正在屠杀江湖好汉的毒手盟弟子,只是在突然之间,才发现刀芒已经及体。

  这一刀不仅快而且绝,刀芒竟似是一道灵蛇将穿插在众好汉之间的毒手盟弟子全部新杀,而未触及一位己方之人。

  雷劈金的刀与展鹰的爪纠缠在一起了,展鹰的爪如同钢铁所铸,真可谓是举世无双的一双爪子,那五指之灵活犹如出洞的灵蛇、一扣、一喷、一拽,竟将雷劈金的刀势消解,而且他身形和步法的轨迹也是变幻莫测、但雷劈金每一刀都有断江截流之气势,都有开天辟地之威猛,岂是如此容易就能被破解的,那招式、那路线虽被封死,但每一刀都震得展鹰手指发麻,指骨欲断,只是有苦自己知而已。

  “你去死吧!鹰爪孙子!”雷劈水一声大喝,同时也挥刀向展鹰扑到,他的刀看起来是那样的缓和,那样飘空,不带半点噪音,不惊动一片风云,没有杀气,没有无匹的气势,一切都是在平静中酝酿出风寒。这是缓和的一刀。这是沉闷的一刀,空气、空间似乎都已凝固,那些敌人全都出了汗,不知为什么,天气不热,但却有一种不是压力的压抑,他们不能不出汗,不知是惊惧还是恐慌?“不错,你是应该去见见阎王了!”雷劈金也对展鹰道,他的刀开始划出,也是一种飘突的轨迹,但却似带着山崩海啸的气势,那是一种让人身处暴风之中的感觉,似乎四周全是狂飚,让衣衫嗖嗖地直响.这是疯狂的一刀,这是忘我的一刀,这是至刚至猛的一刀。完全和雷劈水的相反,这一刀不仅给人一种压抑感,还给人制造了压力,强大而无匹的压力.有人想吐,吐血,他们没有办法承受这无形有实的压力,所以他们要吐血.雷劈金的刀没让展鹰失色,雷劈水的刀没让展鹰失色,因为他知道大不了受一些伤还不至于死,他还有这么多兄弟可以档一阵子,而他便可以借机溜走。

  但这两柄刀并不是砍向他,是互相砍,那两道长长的刀芒在空中交击着。

  展鹰脸真的失去了本色,苍白无比,这是绝望的颜色,没有谁看不出他心中的绝望,因为这两刀组成了一刀!无懈可击的一刀!摧山撼地的一刀!传说中刀道的无敌传说——聚刀成芒!它将天空中的风云全都拉了过来,本来晴朗的天空突然变得无比的黑暗,因为这一刀,两刀会成的刀芒!雷与电在黑暗中不断地产生,就像世界末日将至一般。展鹰的脸色在那一刀中产生的电光下显得无比的凄厉,那头发也被这盖天的气势弄乱,他想逃,但却已置于无比黑暗之中,或许是一种幻觉,但却又异常真实,那一股可怕的能量不但注入了这两柄刀的组合之中,还包融了阴阳两极之最的一刀,刀似乎不动,而刀芒却如银蛇一般在黑暗中狂舞,且发出“滋滋”的响声.所有的毒手盟弟子也都惊呆了,这是什么刀?这是什么人?是天刀!

  是神灵!是活着的神,是地狱中的神!在凄厉的风中,在黑暗的天空下,那电芒映得两人面如血,发出银光.展鹰成了待宰之羔羊,他想还击,他最想的还是逃,但逃往何处?天地就是刀,都是雷氏兄弟的刀。无处不充满雷氏兄弟的杀意,无处不是刀势所罩之范围.所以他只有拼.他从怀中掏出了一样东西。

  那是一对爪子,钢铁制成的爪子,他从来都只是用一双手去对付别人的兵刃,而今天他不得不动用这对铁爪,否则他便再也没有机会动用这对铁爪,他心里很清楚地明白。

  艾地桩也是热血上涌,气吞河岳.因为他也和氏兄弟的精神感应连成了一片,所以他也进入一种常玄奇的境界,那是一个非常美妙的天地,此前他.来没有到过的,更不是眼前这个样子,他只感觉到己的心神在飞跃,他体内的力量不断凝聚,不断地提升,场中每一个人的表情,每一个人的心理似乎都看得很透、他心中有一种崇拜,有一种感激,那是对两位可敬老人的感激.天地突然之间又亮了,云开日出之时,电芒一耀,残红便飞满了天空,那是无敌的一刀劈开了天地,那是无敌的一刀驱散了阴云,这一刀不是驱散了阴云,而是吸尽了阴云中的能量,然后以刀芒放射出去,目标当然是展鹰.展鹰感到天地异常宽广,而自己也异常孤独,就如独自一入行走在茫茫的旷野之中,而暴风雨就在他行走的地方开始,他没有一点反抗的能力,在电芒没有及体之前,他已经吐了两口皿,那是一种难以抗拒的压力,就像是几座大山从四面八方向中间的展鹰挤压一般,所以他抗拒不了.五脏离位,血液暴射,但刀芒很快就赶到、于是他除了那喷出去的几口血外,整个人全变成了一块焦炭.刀芒并没有就此停止,而是着地后,使地面如有一条猛龙行走一般,一直有一股强烈的到气将地面爆裂出十来丈的深沟,而在沟边的毒手盟弟子全都被震得飞了出去,也有很多都被石块击伤。

  雷劈金和雷劈水收了刀,他们也喘了几口气,深深地喘气,使血红之脸慢慢变得正常,刚才引用强烈的电流也使他的功力耗损甚巨。就此一刀已足以劈破所有敌人的胆,惊断所有敌人的魂.不用片刻,毒手盟的手下已经如潮水般退尽,众好汉一路追杀,顿时横尸遍地,血染长江。

  艾地桩从屋顶上跃了下来,一把握住雷氏兄弟的手激动地道:“两位真乃神人,叫艾某佩服得五体投地.”

  “哪里,哪里,今日仰仗艾老哥之处甚多,我们还得要感谢你救了我天狮寨众仁兄弟的命呢,否则我两人如何能撑得住大局,早就被毒手盟的贼子们将我天狮寨的儿郎们宰光,那可不好玩。”雷劈金也真诚地道。

  “原来两位就是天狮案的雷家兄弟,怪不得能有如此好的刀法,简直是惊天动地,真不敢想象刚才那一刀……”艾地桩无限神往地道。

  “我便是雷家老大雷劈金”雷劈金道。

  “我便是雷家老三,雷劈水。”雷劈水接着道。

  “久闻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今日我艾某此行不虚也,此行不虚也、”艾地桩高兴而又有些激动地道。

  “能结识三大奇门中艾家的家主,也是我雷某的荣幸啊。”雷劈金诚恳地道。

  “既然大家都这么高兴,那咱们就来大醉一场,喝他娘个痛快,省得河阳楼中这些好酒都浪费了岂不可惜?”雷劈水豪爽地道。

  “好,好,这些好酒错过了的确可惜,只不过
 

 
分享到:
小马过河2
农夫和蛇的故事6
海的女儿
十跪父母恩6
16 闻雷泣墓    王裒,  魏晋时期营陵(今山东昌乐东南)人,博学多能。父亲王仪被司马昭杀害,他隐居以教书为业,终身不面向西坐,表示永不作晋臣。其母在世时怕雷,死后埋葬在山林中。每当风雨天气,听到雷声,他就跑到母亲坟前,跪拜安慰母亲说:“裒儿在这里,母亲不要害怕。”他教书时,每当读到《蓼莪》篇,就常常泪流满面,思念父母。
揭秘慈禧痛恨珍妃的五大隐情
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5
以不穿衣服为规则的欧洲裸泳锦标赛4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