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画上眉儿短篇作品集 >> 第六十四篇 我是这样的明月光

第六十四篇 我是这样的明月光

时间:2016/10/5 15:03:35  点击:1713 次
  1.

  我在一个阒然无声的夜里读着纪嫣然的《流年》,看到那段话的时候未免有些触目惊心:我的两份爱,天上的明月光,和地上的销魂香,当那明月光成了地上的雪清霜的时候,男人心里燃起了苏合和龙涎的火,当那销魂香成了让人窒息的桃花瘴,男人靠着天上的明月,走出迷林,行在月光下的男人,心里不知道是对是错,告别那一片灿烂烟花,虽然他的脚始终没有停下,但是心一直在回头张望。

  于是,我开始杜撰起了这个故事。

  电话线那头,是照例响起的三声。我不接。他的电话从来都只响三声,而后挂断,那么许久许久的记忆里,他告诉我,电话响三声,代表我爱你。

  我写故事的时候通常是因为梦。瑰丽五彩的梦幻迷雾中,出现离奇古怪的人物。他们对我述说生平,央我为他们编织完整属于自己的梦。这天晚上我梦见的是一个女子,没有面孔,只有清冷的声音和华美的袍。她的手指纤细得像丝,手指与手指**、轻扣、缠绵。诡异得像恐怖故事里哀怨凄美的鬼。她说小昙,小昙,我看不见,什么,也看不见。

  好么,那么你便是盲女,出生富贵,面容姣然,只是目色永远都是一眼深潭,无风无浪,无波无痕。含笑的时候,也只是空空洞洞的眼神,黑墨洒在白纸上一般地定住,转过脸开,凝住的笑还挂在眉梢上面。无论如何,也消融不进那眼深潭之中。

  2.

  芙蕖便是这样的一个女子。

  几笔,便勾勒出她的身世。当朝宰相独女,千金宠爱,附于一身。只是呵,宰相大人的眉头轻蹙,他最爱的夫人,诞下此女之后便难产而终。纵然她面如拜月,唇若润朱,也禁不住被母亲的血蒙住了眼睛,患了盲疾。长叹一声,除了娇纵,又当何如呢?好在她天性乖巧,不足岁便能唤“爹”,不识字,但却能听懂《四书》里的道儿。背诗诵词,更是不在话下。及膝的年岁,便能摸索着笔墨写字做画,那字体娟然秀雅,竟不在几个儿子之下。丹青更甚,虽是目不能视,却能在伴读丫鬟的指引下,绘出丹凤朝阳,五彩披挂,一笔一墨,比起耳聪目明者,实在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瞒下女儿这瞎眼的症结,他告诉世人说,自己有个多才多艺的女儿。传扬出去,希冀她及笄之后,能逢着一个好心的男儿,让她托付终生。

  他在女儿闺房之后另辟空地,植满花草,异香异气。还有一袭粗藤搭出来的架子,搁上厚实的木板,俨然一个秋千。

  那芙蕖写字作画若是累了,便领上几名丫头,唤她们推搡起来,老高。飘荡的时候,疾风拂面,掠前掠后,白衣白裙飘在空中,皓月一样的容颜轻轻地沉醉地笑。

  3.

  我是个怕寒怕热的人,从不极端,向往中庸。咖啡太刺激,只喝乌龙,修身养性。母亲从武夷山带回来的极品大红袍,只须取出几枚,圆圆的墨珠一般,放在紫砂壶里冲水,手脚笨拙,比不得专营茶道的姑娘纤指一抬,摆出凤凰三点头的架势,酽酽的便好。

  我手忙脚乱冲茶的时候,顾珍在兀自冲着他的速溶咖啡。两个人都默不作声。我很困倦,脑中除了那个叫芙蕖的女子之外,还有另外一个陌生的名字闯了进来。芰荷,苏芰荷。

  同是莲的别称,一个让**纵,一个却反过来操纵我。紫砂的外壁开始温热,然后烫手,我倒了一小杯,慢慢吞咽。

  “小昙。”他唤我,声音是怯怯的。

  我抬头,对上他的眸,一脸平和。我的表情反倒使他有如许的不安。难道女人对待男人的背叛,一定要摆出刀戈相向的样子才是正理?浅笑,浅啜,浅浅地蹙眉,还有浅浅的茶香飘进我的嗅觉范围。一切都是浅而且淡的,所以消散得也快。只一盏茶的工夫,天地倏变。

  他的速溶咖啡见底,喉头一哽,终于什么话也不曾说。他爱的咖啡是速溶的,原来爱的人也是一样的。迅速地来,然后迅速地散,而这如许的事情,也只不过是我喝一盏茶的时间。

  “什么都不用说了。”我终于开口,手指**、轻扣、缠绵。一如蚕丝纷乱纠结。“我懂得的。”

  4.

  苏轼的词写到及至: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

  我曾经的生活中闯进一个顾珍,我也在想,那么芙蕖的生活中,应该闯进谁呢?

  她的衣裙和笑声,依旧在古老而沉寂的院墙里飘荡。她的身形随着秋千扬起、落下;再扬起、再落下。于是墙外的人,只能窥见一个白色的影子,伴着轻轻浅浅的笑声,一点一点升上来,再一点一点地沉下去。升上来的时候,以为是天仙下凡,所以沉下去的时候,就会有无尽的希冀。一眼,再一眼,最后一眼,已然将那张绝美的颜映入眸中,瞳孔里重着两个影子,一个是自己,一个便是她。这天仙一般的妙人儿,连笑声都是如此地让人酥醉。

  这个上京赴考的书生,痴痴傻傻地站在墙根下,忘了什么是子曰郑考,心中只有那一个白影,绰约地占据了他的心房的一角,柔软温良。读圣贤书,为的是书中的颜如玉、黄金屋。如今颜如玉在面前了,他却两手空空,一袭儒衫之下,是掩映不尽的穷酸与落拓。

  傻小子,站在这儿做什么!这是宰相韩大人的府第后宅,岂是容你久呆的?快走快走!

  宰相大人?范书铭一怔,羞赧中却带些奋起之意。若是中了三甲,再来此不迟。一咬牙,决然而去,只是那墙里的佳人,还在他心头荡着秋千,起起伏伏,飘来漾去,像孤鸿的影子,一瞥之后,便再也抓不着了。

  5.

  顾珍的背影在我的眼中慢慢模糊了起来。我看着他将最爱的海报从墙上摘下来,他收拾衣物,带着一个那么大那么大的箱子,仓皇而逃。我立在门边,不言不语。如果可以,能否将我也装在箱子里,一齐打包带走?

  模糊的视线终究因为液体的滑落而逐渐清晰。我站在那里,看着他的忙碌,始终插不上手。他一脸的愧疚,视线和我的对上便匆匆闪过,见我落泪,忙过来抱我。拥抱是再熟悉不过的动作。我嗅着他身上依旧熟谙的气味,柠檬清香的洗发水,浆洗过的带着洗涤剂薰衣草气味的衬衣,还有淡淡的咖啡的味道。我狠命地吸,要鼻子记住这些混合的气味。据说嗅神经是与脑神经相通的,闻到了,便想到了。若是闻不到了,我该怎么办呢?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我缩在他的怀里,一如往昔。

  “顾珍,你说,你说”,我哭喊着,声音却是平淡的哀伤,没有歇斯底里,没有极度疯狂,“我究竟是你的明月光,还是销魂香?”

  在二者之间做一个抉择,就像宗保很难说得清楚自己是爱红玫瑰多一点,还是爱白玫瑰多一点。他选择苏芰荷,只是因为一次意外,她有了他的孩子,他爱我,却更爱自己的骨血,对于一个有着正常欲望的男人来说,一个不能生育的女人,是无论如何满足不了他传宗接代的信念的呵!

  他摇摇头,抱歉地对我说:“不是每个男人如此幸运,能遇到他的床前明月光。”他提着箱子大踏步走出门去,身上分明有苏合与龙涎的火。他选择了销魂香,而剩下的一抹月光,便冷然照在我的脸上,煞白无色。

  6.

  我无情地操纵着整个故事的发展,人物在我笔下如同玩偶,可是对于梦境中那个面孔模糊,声音清冷的女子,我却心存怜悯。我该拿你怎么办?是制造一次邂逅,让范书铭与你相识,还是干脆把前尘往事全部抹去,没有你,没有范书铭,没有以上的文字,没有我,没有顾珍,没有苏芰荷,世界虚无混沌,人事蒙昧无知。可是亚当和夏娃,他们**裸站在上帝面前,他们偷吃禁果,繁衍后代。所以有男人就应该有女人,有了女人,才能够有故事。

  我打起精神,继续写下去。

  那年春天,铜锣在街道上喧闹地敲响,戴官帽的令官在前面开道,后面跟着华服绚丽的殿试三甲,骑着高头大马,胸前挂那么大一朵红花,喜气洋洋。范书铭双手捧在胸前,和行人作揖。状元和榜眼走在他的前面,他只是个探花。

  冥冥之中,似有一只手在操纵,一切都成为定数。状元的才气非凡,皇上必定委以重用;榜眼家世显赫,自然高官厚禄不消说。惟独他这个探花,苦尽甘来,终于博得个功名,却仍是得屈居人下。心中闪将过去一个白色的影子,那是宰相的千金,闻名京城的才女——韩芙蕖。

  听说状元亦向宰相求亲,二人闭门谈了一个时辰,状元公拂袖而去。榜眼却不曾登门,只另觅了户部尚书的千金娶过门。只剩他,站在昔日的墙根之下,花露影重,月明星稀,偶有蛐蛐在墙角低吟浅唱,他叹了口气,正要离开,却听闻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背后问:探花郎么?

  转头,原来是宰相韩大人。他慌忙作揖,瞥见韩大人的嘴角,抿过一丝苦笑。

  在下一年前路过此地,在路旁觑见了韩小姐的芳容,惊为天人,虽知有所冒犯,但在下着实爱慕小姐才貌双全,故冒昧来此,望大人见谅!他如是说着,看看韩大人的眉间,松动了许多。

  探花郎请随老夫进屋小叙。让过身,反倒是韩大人客气起来。

  落座,奉上茶盘果蔬,摒开下人,韩大人直言道,不瞒探花郎,上次状元公也曾进府向老夫求亲。

  他心下一惊,一盏茶却在手上端平,不曾泼洒半分。晚生知晓。

  因为老夫告诉了状元公一件事。韩大人看着他,面色凝重,那张上书起柬如数家珍的双唇哆嗦了两下,终于开启:小女芙蕖,生来便是盲人。

  7.

  我何尝愿意把自己推向必然的深渊?女人不能生育,整个人生便形同虚设,仿佛一朵不会结籽的花儿,谢了也就谢了,世间留下过的只是短暂的芬芳与美丽,可惜无法将其延续下去。

  我抚摩着自己的小腹,那是一片死寂的腹地,不会有生命在此生长繁息。我和韩芙蕖,终究都是不完整的女人,她看不见这个世界,看不见她的丈夫与父亲,可是她仍然那么努力地活着,蜚声四溢。而我,在无法企及的爱情中,因为不完整,兵败垂成。

  我在手机里养一只猫,每天喂它食物,至少三次。给它洗澡,打针,
 

 
分享到:
2小狐狸艾多
1小狐狸艾多
2云朵鸟巢
1云朵鸟巢
2小小猴拾金子
1小小猴拾金子
2我要当怪兽
1我要当怪兽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