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无双七绝 >> 第八章 踏足江湖

第八章 踏足江湖

时间:2016/10/4 9:06:36  点击:1470 次
    被舍弃的“卒”可不知道在他一走之后,会发生这么多出于他意料之外的事!

  宁勿缺的想象中是自己走了之后,宁家与曹家的亲事被迫推迟,最好是取消婚约,而家中人则焦急万分,四处找寻他,老爷子会后悔不堪……之后,待到合适的时候,他便可以踏踏实实地重回家中了!

  如此结局,也算是颇为不错的!

  老钱所看到的黑影的确是他。

  在去年,他便已决心要设法离家出走了,一则不愿成亲,二则他也曾从古书中看到古代游侠仗剑执义之事,心中对那些逍遥无羁的独侠客颇为羡慕,也可借此机会体验一下江湖中闲云野鹤般的生活。

  因为看了太多的书,从书中接触之人的人格都是放大了的人格,显得鲜明而有个性。他将书中的人物与龙堆庄的人一比,就发现龙堆庄的人太庸俗不堪了,生活又太平淡了,根本没有让人心惊肉跳的事发生。

  失望之余,在潜意识中,他便想跳出这个狭隘的圈子,去接触更为广阔丰富的东西。

  这种心思,其实在书生文人中颇有代表性,他们的表面显得文文静静,沉默寡言,而内心却往往比常人更为火热。所以,书生做了之事,有时常会让人大吃一惊!

  宁勿缺知道如果就那么直接出来,是根本无法在江湖中立足的。所以,他开始按“无双书生”的武功心法练习上乘的武技。

  “无双书生”所记载的武功涉猎颇广,有剑术、内功、暗器、拳脚等,其中以剑法最为玄奥精妙。

  宁勿缺本就偏爱剑术,因为他从古书中知道剑乃兵器之圣,而且他觉得用剑比用刀用枪等兵器要飘逸洒脱得多!何况宁勿缺有一种极强的好胜心,越是玄奥难懂的东西,他就越是想去弄个明白,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能不可思议地两胜“无双书生”!

  这一方面得益于那些极为罕见的古书,另一方面也得益于他的禀异的天赋及强烈的好胜心!

  白天,他照样在书斋中看书,其实心思已不在书中,而是在默记武功心法,尤其是练内家真气的武功心法,一边静坐一边让真气在体内沿着经络运行。

  他在吞食了千年血蝉尾部渗出的那一滴精液时,便知道自己体质已脱胎换骨异于常人,四肢百骸更是一片空灵,体内浊气也已排除得干干净净,只剩一身精纯之气。

  后来的事实果然证明了这一点,他内功以惊人的速度递增,一年多的时间所习成的内家真力,已与常人十多年苦练的内力不相上下。

  至于剑法,虽然无法直接从千年血蝉身上受益,但他的广闻博知与超越常人的天赋,却同样致使他的剑法突飞猛进。

  事实上任何一种武功,都不仅仅只有“武”这一方面,而是包含着复杂的诸多因素,所以同样的一招一式,有人使将起来便显得如同行云流水般畅快,有人却是生涩滞纳。不懂佛学的人,无法将佛门武功学得炉火纯青,心术不正者,无法练成至刚至纯的武功,也都是这个道理。

  而宁勿缺虽然尚处于年少时期,却是通晓天文地理百史,这便是一种极为难得的习武基础,更巧的是宁勿缺与“无双书生”性格颇有相似之处,都是隐隐有一种枉傲之气,同时又有些迂腐,这也使得他能对“无双书生”的武功尽快地融会贯通。

  不过,宁勿缺对自己此时的武功究竟达到何种境界却是不甚明了,因为他从未出过手,他想:“现在恐怕曹武师已不是我的对手了吧?”

  这实在是过于谦虚了,其实曹武师现在在他手下几乎已敌不过二招。

  宁匆缺从书斋中出来时,弄响了窗户,心中一惊,便听到有脚步声过来,不由更是大急,一急,双脚便不由自主地贯入了内家真力,一曲一弹,他的人便已飞了起来!

  这着实让他自己也大吃一惊,他从未想到自己的武功已高到可以像鸟一般飞起来,然后掠过一丈多高的院墙。由于心慌,他的脚背在院墙顶上重重地撞了一下,使他几乎痛呼出声!

  然后他便一个跟斗从院墙处落了下去。

  幸好,外边是松软的泥地,才没有出什么差错,摸摸眉头,十几本书及玉锁、玉佩、木剑全在,心中便踏实了不少。

  至于千年血蝉,他是不用去牵挂的,自从他服下了千年血蝉体内的精液之后,现在就是要赶它走也不行了,它自会对他紧随不舍。

  宁勿缺蹲在地上,听听院内,暂时还没有什么动静,便放下心来。但很快便有了新问题,他只一心想着要离开家中去外面闯一闯,却从未想过该去什么地方。

  宁勿缺轻声道:“蝉兄呀蝉兄,我们该何去何从?”他把这只千年血蝉称为蝉兄,倒颇有意思。论年纪,千年血蝉可是他的近百倍!

  千年血蝉当然无法回答他。

  想了想,宁勿缺自言自语道:“去走马川吧。”

  走马川,是离南陵只有二十里左右的一个大集镇,宁勿缺年幼时曾去过,记忆中的走马川似乎三教九流俱全,比南陵还要繁华些。

  主意拿定,心中便踏实了一些,赶紧离开龙堆庄,免得被人发现。

  走至庄外,回过头看看已被置于身后的庄子,但见庄内灯火幢幢,一切都是那么熟悉,一切却又显得有些陌生。

  大概,是因为看它的心情不同了,感觉也就不一样了吧。

  开始的几里路,宁勿缺走得颇快,因为他怕家里的人赶上来,那么这一年多的努力便会全然白费了。

  待龙堆庄完全从眼前消失时,他便逐渐慢下了脚步。

  脚步慢下来,心却乱了。他本以为自己能准确回忆起去走马川的路线,没想到夜里看到的景物与白天看到的完全不是一回事,于是转了几个弯,走了几条岔道之后,宁勿缺已对自己所选择的路径越来越没有信心了。

  这条路真的能通向走马川的吗?

  又一想,既便不能通向走马川也无关紧要,因为他并不是非得要去走马川不可。

  只是想到也许便要一直这样走下去直到天亮,他倒有些担心了。

  当他从一片空阔的田野中穿过,再转过一个山谷时,他突然听到了一种声音。

  细细一听,是拉二胡的声音!

  莫非,自己已接近了一个村落了?

  宁勿缺不由有些振奋,只要有人家,他便可以设法借宿一夜,实在不行,在哪个牛棚里歇息一夜,也比在这野外游荡强多了。

  他便遁着二胡声走去,眼看二胡声已越来越清晰了,却始终不见灯光出现。

  宁勿缺心中不由直嘀咕,一股寒意也在他心底不知不觉中升了起来,心里毛毛的,只想把身子缩小缩小再缩小!

  他想:“该不会是遇上了鬼打墙吧?”

  正胡思乱想着,猛一抬头,突然发现前面出现了一片空阔之地,在这片空阔之地上,赫然有一人盘腿而坐。

  那人背对着宁勿缺,一头乱发披于肩上,身上宽大的白袍迎风飞舞着,而二胡之声,便是来自他的手上。

  如此黑夜中,突然有人坐在野外拉着凄凉的二胡,这情形着实让宁勿缺吓了一大跳!

  他想打个招呼,却感到喉咙发紧,怎么也说不出话来,不知不觉中,他的身子已缩进一堆乱石中了。

  倏地,从后面伸出来一只手,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

  宁勿缺猝不及防,几乎被吓得魂飞魄散!好不容易才没有惊呼出声,一回头,与一双雪亮的眼睛相对。

  那人把一只手指竖在嘴唇前,摇了摇头,这意思宁勿缺明白,是叫他不要出声!

  宁勿缺点了点头,心中却是七上八下的。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潜进的这个地万,居然早已有人啦!

  江湖诡异!宁勿缺算是深切地体会到了这一点。宁勿缺身不由已地被身后的那个人按下身子,蹲在—块巨石后面。这时,他才从极度惊骇中清醒过来,终于意识到拉他的是—个女人。

  确切地说,应该是一位女孩,大概十七八岁光景,因为是在夜里,就无法看清更多的东西了。

  宁勿缺实在想不明白,—个女孩怎么也会如此神出鬼没地在这荒野中出现呢?莫非她是路过此处时被这拉二胡的人吓着了才躲到这儿来的?

  但他很快便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因为如果是一般女子,既不可能独自一人定夜路,更不会如此从容地拍拍他的肩膀,然后把他按下身来。

  看来拉二胡的人与这女孩都有些古怪!

  宁勿缺伏在那儿的姿势颇为别扭,一块尖锐的石块正好卡在他的腰上,他动了动,想换个方向,但那女孩却又一把将他按住。然后,宁勿缺便觉得自己的背上有一只手指在划来划去,

  宁勿缺先是觉得奇怪,背脊又麻又痒,待他明白对方是在写字时,已经迟了,对方把”

  字”写完了他也没有弄明白是什么意思!

  幸好过了一会儿,那女孩又在他背上划拉开了。

  这一次,宁勿缺留心了,他辨出女孩写的是:“你是谁?”

  宁勿缺一想:“自己又不能回答,你问了不是等于白问吗?”

  却见一只小手己伸到了宁勿缺的面前,手掌推开,掌心向上,那意思很明显:把你的名字写在这里!

  宁勿缺犹豫了一下,伸出自己的右手手指,在那只柔若无骨的手上写下了“宁勿缺”三个字。

  写完这三个字之后,他己出了一声细汗。

  女孩又在他背上写道:“宁勿缺是谁?”

  待她写完,宁勿缺不由一楞:宁勿缺是谁?宁勿缺就是我嘛!

  心中忽地一亮,他明白过来了,这女孩一定是从未听说江湖中还有“宁勿缺”这号人物,所以才会有此一问。

  想了想,宁勿缺在她手上写下了:就是我,书生。

  写上“书生”二个字,他不由有些惭愧,觉得自己是骗了她,可不写“书生”,也没有其他更合适的东西写了。

  宁勿缺感到身后的女孩在摸着自己的包裹,心道:“她一定是在看自己有没有说谎了,幸好我的包裹里带了些书!”

  摸索了一阵,女孩大概是信了宁勿缺的话,她又在宁勿缺的背上写道:别乱动,他
 

 
分享到:
金缕衣 杜秋娘3
2神奇的魔法剪刀
2冰冰的折纸城
红楼梦中受性丑闻困扰抑郁而亡的美女
屈原赋 本风人 逮邹枚 暨卿云86
王母娘娘与周穆王的风流韵事
月下独酌
高祖兴 汉业建 至孝平 王莽篡66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