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兵破魔 >> 第七章 途中风云

第七章 途中风云

时间:2016/10/2 15:57:35  点击:1508 次
    古错当然满口答应,但他实在不是练琴的料,弹起琴来,便是嘈杂一片。

  无奈,石敏便说改教他如何能超脱琴声,做到“琴有心,人无心”。

  对于这个,古错倒颇感兴趣,便一心一意地学了起来,竟很快让他学会了,石敏又想让他学如何以声伤人,古错却又懒得学了。

  如此优哉游哉地向临安驶去,一路上倒也平安无事。本来,如此一辆不起眼的马车,马车后面又垂着门帘,谁会知道里边会有笑天钺与他的两个女人?

  将至临安府时,古错忽地记起醉君子来,他觉得九月初九之事,很有必要与醉君子通一口气,于是,他便将如此想法对石敏、珑珑二人一说。

  珑珑当然赞成,虽然她是偷偷地从师父那儿溜出来的,但溜出来之后,却又想念她的师父了。

  石敏也未反对。

  于是古错便探出头来,对着赶车的那个汉子叫道:“兄弟,先别去临安,去醉君子那边。”

  那人“嗯”了一声,马车便略略改了一个方向。

  古错觉得有点不踏实,因为那赶马车的人太漫不经心了,于是他又问道:“兄弟,你知道醉君子那边如何走吗?”

  那人又“嗯”了一声,表示肯定,这人也真奇怪,竟只说出一个字。

  古错还待再问,他却忽然转过身来,用一种嘶哑的声音道:“别人都叫我‘老马’,长这么大,我走过的路成千上万,而我每走过一次,便会永远记住它。”

  古错赶紧闭口,他发觉这车子不但车身神奇,而且连驾车的人也奇异得很。

  “老马”果然能“老马识途”,他轻车熟路地驾着这辆看似平凡,实是精巧异常的马车,向醉君子那儿驶去。

  珑珑探出车厢外,见马车所行之路果然无半分差错,也暗暗佩服。

  倏地,马车突然戛然而停,若非古错三人武学精湛,恐怕早已从车厢中摔落而下。

  饶是如此,他们三人仍是跌作了一团。

  也不知这“老马”用的是什么手法,居然能把一驾本是狂奔着的马车硬生生刹住,而且是疾然而止,没有任何缓冲。

  便在古错三人跌作一团之际,古错已听到有利矢破空之声,竟是同时从四个方向奔袭而来!

  古错一凛,喝道:“小心,有人袭击!”

  石敏、珑珑一惊。三人同时冲天而起,暴破车篷而出,掠上十余丈高空,方倒卷而下!

  便在古错三人腾身跃起之后,那马车的车厢已被扎了个千疮万孔!

  奇怪的是“老马”却不见了。古错正在惊惑之际,却见一个人影从那四匹高头骏马身下腾身而上,动作迅疾如电,又那么不声不响地坐在马车上,手中还是握着那根马鞭。

  路两侧的丛林中不知什么时候已涌出三十几条劲装大汉,为首的却是个文弱彬彬的中年人,其他的人全都蒙着脸,唯独他没有。

  有一个劲装大汉见那马车车夫气定神闭的样子,颇为不顺眼,便又弯弓褡箭,欲射系“老马”。

  那文弱之士阴阴地说道:“荀老三,若是伤了这马的一点皮,我便要了你的脑袋。”

  被称作荀老三之人似乎对他畏惧得很,赶紧住了手。

  古错、珑珑、石敏三人已玉立那儿,三人俱是俊美非凡,把三十几个蒙面人看得目瞪口呆。

  有一个蒙面大汉向前一步道:“朋友,我们姬爷要借你这马车一用,你们便自个儿上道吧。”

  古错不觉笑了,他没想到自己居然会遇上一群劫匪,便笑道:“这破车,你们鸡爷也稀罕么?坐这车子,岂不辱没了鸡爷的身份?”

  他故意说成“鸡爷”,那蒙面大汉却以为是慑于他们的威严了,便道:“你这小子倒识趣得很,在我们姬爷还没有不奈烦之前,赶快从眼前消失!”

  古错却又上前一步,道:“这位大哥倒爱说笑,我好端端一辆马车,凭啥要让给你?”

  那文弱之士阴阴地道:“我姬某要拿它作礼物,你便忍痛割爱吧。”话说得客气,语气却霸道之极。

  古错忍住笑,问道:“什么人的喜事,要惊动姬爷大驾?”

  见古错说得恭敬,那文弱之士听来倒颇受用,故作矜持地道:“乃云飞山庄的大公子。”

  古错一愣,接着忍不住大笑起来,笑得一发不可收拾,仿佛世间最好笑的事让他遇上了。

  那文弱之士被他笑得无名之火顿起,阴声怒道:“我姬某叫你永远笑不出来。”

  双手一扬,两道寒光激射而出,手法倒也娴熟得很。

  但在古错眼里,这便如三岁顽童戏耍一般。也未见他如何作势,就那信手一抓,两把短刀便在他手中了。

  文弱之士一惊,忽又一喜,暗道:“待这刀上的毒侵入你体内之时,看你再如何发笑!”

  古错果然不笑了,他擦了擦笑出来的泪,一脸庄重地道:“那我便代我大哥讲过姬爷的盛情了。”

  此言一出,立即惊倒一大片。

  文弱之士更是张口结舌,道:“你……你竟是……竟是云飞山庄中人?”

  古错颔首道:“云飞山庄的三公子。”

  文弱之士便大为尴尬了,若是一个人,要用抢来之物送人,而被抢的人又是他将要送礼的人的兄弟,无论是谁,都难免尴尬。

  看那文弱之士的脸,已是红如猪肝了。

  古错坏坏地笑道:“如此重礼,我们云飞山庄是不敢接的。何况,我们云飞山庄与姬爷你素昧平生,姬爷为何如此多礼?”

  文弱之士讪讪地道:“云飞山庄的喜事,已是天下皆知了。因为那新娘是……是……”

  突然,他恍然大悟地叫道:“你这杂毛,竟然骗我姬爷!谁不知云飞山庄的三公子早已落浑身亡!你如此刁滑,便怨不得我不留你狗命了。”

  语音刚落,他已拔剑出手,向古错袭来,其他蒙面大汉见状,也大喝一声,向石敏、珑珑攻来。

  文弱之士方才见古错空手接飞刀之手法,自知自己的武功与他有天壤之别,但他料定古错已为剧毒所侵,所以才敢出手。

  但结果却让他失望了,他还没有挨近古错,身子便不由自主地向后飞去。文弱之士在空中猛提真力,在落地时,立即双足一顿,贯力足下,企图稳住身子,挽回点面子。

  却听得“咔嚓”一声,他的腿骨竟生生折断了。

  原来,古错推出之劲道,看似平常,却力劲十足,那文弱之士若顺势地在地上打几个滚,倒也无事,但他却要逞强定身,被那一股奇大之力一撞,双足立断!

  这文弱之士倒也凶悍得很,如此断腿巨痛,他竟哼也不哼一声,但那脸的冷汗,直涌而出,显然,是痛出来的。

  更惨的是三十几个蒙面人,一转眼之间,他们已倒下十几个!

  古错道:“珑珑、敏儿,看在他们是为我大哥备礼的份上,且饶了他们一回。”

  珑珑、石敏这才住手。

  文弱之士看着古错,如同见鬼魅,因为到现在,他仍是看不出古错有任何中毒之症状,不由又惊又怕。忽想到:“莫非是焦七那小子浸毒时竟未浸好?”他便下定决心,回去后,要好好收拾一番焦七那小子。

  古错懒得理会这种鼠辈人物,携着珑珑、石敏,重上马车。

  “老马”一言不发,似乎什么事也未发生过一样,又驾起马车启程。

  珑珑边与石敏一起收拾车上的利箭等各类暗器,一边道:“想不到古天大哥的人缘这么好,连这打家劫寨之人也要为他备礼。”

  仔细一想,觉得如此说法很不妥当,又道:“定是这些人自作多情,古天大哥又怎么会结识这样的人物?”

  她们说到这儿,不由“卟哧”地笑了,因为她们忽然发觉自己这“自作多情”四字,用得实在不是地方。

  古错道:“听那什么狗屁姬爷之言,送礼之人似乎是冲着新娘子而去的,却不知我未过门的大嫂是什么样的人物?居然有如此大的面子。”

  三人都百思不得其解。

  忽地,马车停了,古错以为又有什么变故,正俗跃起,“老马”那平淡得像温水一般的声音响起了:“醉君子居所已到。”

  古错自嘲地一笑,与石敏、珑珑相继下了车。

  珑珑跑得最快,比古错、石敏抢先一步进得院中,显然,她很是想念她的师父。

  等古错、石敏跨入院内,见珑珑一脸沮丧地站在里屋门前,嘟着好看的樱桃小嘴。

  古错见状,不由暗自好笑,心道:“定是醉君子前辈教训她了。”

  见古错、石敏二人进来,珑珑道:“我师父竟已不在,只留下一张纸条,上有数言。”

  古错心中一动,道:“是否为你师父笔迹?”

  珑珑道:“不错。只是笔迹有点生硬,大约是未饮酒之前写的。”

  古错“哦”了一声,拾起放在桌上的那张纸条,轻声念道:“珑珑,为师有事外出,九月初九于云飞山庄当可遇见为师。”

  珑珑忽道:“这纸上真是写着‘珑珑’二字?”

  古错道:“不错?”

  珑珑道:“这就奇了,我师父一向称我为珑儿的。也许,是我私自外出,让他老人家生气了、无妨,只要以后多替他煮点好酒,他便不再怪我了。”

  古错若有所思,似乎未听清珑珑所言。

  石敏道:“既然醉君子不在,我们不妨立即折向云飞山庄,也好在那边做些准备。今日已是九月初七,离九月初九只剩两天了。”

  古错忽道:“走,立即便走!”

  他如火烧眉毛般拉起石敏、珑珑往外便走。

  就在古错三人离开小屋之时,从屋子的阴暗处闪出一个人,得意地冷笑着。

  马车还在外边,“老马”坐在那儿打着盹。

  古错拉着石敏、珑珑一跃而上,对“老马”道:“快,随便拣个方向出发。”

  “老马”那永远平静的脸终于有了吃惊之色,但仍是未问原因,一抖马鞭,车子便疾驰而出。

  古错将身子探出车厢外,望着四周,口中不时让“老马”改变行驶方向,大约奔出十来里
 

 
分享到:
紫禁城后宫生活揭秘 妃嫔养生靠吃药
寒燠均 霜露改 右高原 左大海15
2玉米娃娃的角色
1一只蝴蝶停在我的耳朵上
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8
慈禧美容秘方:每天喝半碗人奶
2小野兔的好心
青蛙写给小鱼儿的信1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