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功邪佛 >> 第四章 水火双圣

第四章 水火双圣

时间:2016/9/30 13:23:04  点击:1381 次
  这下倒把神水真君为难住了。

  只见他抓耳挠腮,急得乱蹦,也不知将如何下手,便对圣火天尊吼道:“我本就说你乃假仁假义,又岂有假?如此迫在眉睫之事,你却站在一侧优哉游哉,可恨可恨!”

  圣火天尊一听,再也坐不住了,他最怕别人说他假仁假义。

  但多添了他几句,又于事何济?只是多了一个抓耳挠腮之人而已。

  丰红月突然开口了,只听得她进:“二位前辈,……我……自知如何……处理,请……

  二位……前辈……回避……片刻。”

  听她声音,已是气若游丝,但言语中却有一种如铁般坚韧,二个老怪听了,心中不由暗道:“这女人倒也颇为坚强,也当得女中豪杰了。”

  于是相互对视一眼,点点头道:“如此也好,我们这便出去。”

  二怪便走出洞外。

  但他们担心这女子的安危,于是也不走得太远,转过一个拐弯之处后,便停下身来,屏息凝神,静听动静,也好一闻有何变故,便可出手相援。

  但那边却静得很,没有一点声音。

  二个老怪的心又渐渐提了起来,心道:“怎会全无动静?莫非……”他们竟是想也不敢往下想了。

  二个老怪心中也暗暗奇怪,自己怎会变得如此心慈手软,牵肠挂肚了。

  蓦地,一声惨叫声响起,在这幽深的山洞中回旋飘荡,显得格外刺耳可怖。

  二个老怪脸色突变,暗叫一声:“不好!”便不约而同地向洞中急掠而去。

  站在丰红月的面前,眼前情景之惨烈直把他们两个惊呆了。

  只见丰红月的腹部已被划开一道尺长的口子,已可清楚地看见那些花花绿绿的器官,那伤口处的鲜血泛着泡沫,汩汩而出,已将她身下的土地浸透!

  再看她的脸,已是被这剧痛弄得双目尽赤,双唇早已被咬得洞穿了,整张脸也已扭曲变形,连五官似乎也挪了位。

  但她的右手,却仍握着那把据曲如蛇的“蛇剑”,剑身已全是血渍,她握着剑柄的手,更是成了一只血手。

  二个老怪到达她身侧之时,她正在用左手扒开自己下腹部的伤口,右手握着“蛇剑”似乎在自己的腹腔中寻找什么。

  左手每动一下,都会给丰红月带来一阵炼狱般的剧痛,似有万针扎心,她的右手竟有些抽搐了。

  二位老怪看得冷汗嗖嗖直冒,很快便湿透了全身,一股凉意从他们的脚底生起,然后走遍全身,冲上脑顶,他们的手也不知不觉地握得紧紧的,连气都不敢大声喘了。

  丰红月的左手在一下一下地搜索着……

  圣火天尊和神水真君的汗大滴大滴地从脸上额上鼻翼上直冒出来。

  他们真想让丰红月停止这可怕的、残酷的动作,但无论如何,他们也开不了口。

  也许,他们已被眼前这个女人可怕的坚毅所惊吓、震慑了。

  终于,丰红月似乎已摸到了她所寻找的东西,左手停止了动作。

  二位老怪不由吐了一口气,这口气憋得太久了,所以有些粗重,二位老怪吓得赶紧又凝神屏气,生怕惊动了丰红月。

  只见丰红月艰难地举起她的“蛇剑”,将剑尖伸入自己的腹腔内……

  二位老怪刚退下去的冷汗又汹涌而来了。

  丰红月的手有些颤抖,很难把持,所以一阵颤抖摇晃之后,锋利的剑刃又已刺伤她好几处,每刺中一处,都让她有将要疼晕过去的感觉。

  终于,她的“蛇剑”找对了地方,右手一用力,有一声轻微的裂帛之声响起,似乎已割断了什么。

  然后,丰红月便扔了右手的“蛇剑”双手伸入腹腔,用力一托一掏,便掏出了一个血肉模糊的东西。

  二个老怪强忍心中的不安,定神一看,却是一个婴儿!

  那婴儿身上还裹有胎衣,也不会哭泣,不知是死是活。

  丰红月的手颤微微地探向那婴儿的嘴,伸进二个手指掏了一阵后,那婴儿终于“哇”地一声大哭出声。

  丰红月一听此声后,人便立即晕死过去!

  这下可把二位老怪弄得手忙脚乱,圣火天尊急忙抱过那“哇哇”乱哭的娃娃,却抱得不得要领,几乎一不小心就让那娃娃滑落下来。圣火天尊吓了一跳,忙抓得紧紧的,一想又不对,如此稚嫩的小娃娃,如何经得起他那用力一抓?

  为难之中,竟也让他想出一个办法,只见他突然躺在地上,然后将那乱哭的小娃娃放在胸前,双手平伸,便像一张小床了。

  这样一来,倒也解决了一个问题。

  “神水走君”却急忙上前,与丰红月双掌相对,将自己体内的真力缓缓贯入丰红月体内。

  好半天,丰红月才醒转过来。

  但看她的神色,已有一种不寻常的红晕,显然已是回光返照的现象。

  丰红月吃力地道:“前……前辈……小女……女……有……有一事相……求,不知……

  二……二位…

  …前辈……能否……答……应……“

  神水真君犹豫了一下,看看丰红月那充满企盼与哀求的眼神,不由点了点头。

  丰红月一见,神色一喜,又道:“小……小女子欲……欲让……二位……前辈……照……

  顾我的……孩子……几年……待他长大之……后,再将这……本书交给……给他。”说罢,她从身旁掏出一本书来。

  神水真君有点为难地看了看圣火天尊,圣火天尊略一思忖,猛一点头。

  丰红月努力提神,但瞳孔仍是渐渐散大,只听得她以微弱得几平无法听清的声音低声道:

  “是……男……是……女……”

  圣火天尊本是躺在地上,听此一问,忙仰身察看后,道:“是个小子。”

  丰红月艰难地道:“那……便叫……叫……欧……

  欧阳……欧阳……“一句话未说完,便全身一阵抽搐,一缕幽魂向西而去……

  ※※※

  “神水真君”与圣火天尊早在四十年前,便已是名动江湖之人。

  但当时,他们并无如此雅号,江湖中人一向是称他们“水火双邪”,因为他们言行举止,总是异于常人,极为刁钻古怪,再加上两人武功又是高得神秘莫测,所以江湖人对他们“水火双邪”是又恨又怕。

  “水火双邪”虽然行为怪异,但在他们自己看来,却一向自认为是在行侠仗义。

  但有一次,他们却栽了一个大跟斗,有人设计骗得他们出手,将“飞鹰堡”全堡上下二百多人全都打得非死即残。正当他们为自己替武林除了一个大害而高兴之时,可正道人士已有确切证据证明他们“水火二邪”是在助纣为虐,而他们自己并不知道铸下了滔天大错!

  可二人得知真相后,虽然嘴上仍是倔硬得很,死不认错,心中却已懊恼得不可开交,觉得实在窝囊得很,被人利用了一回,还在沾沾自喜。

  后来,他们二人花了二年时间,追杀了三万余里的路程,才将那诱骗他们的人碎尸万段。

  可至此以后,他们便突然从江湖中消失了,因为他们觉得无颜再在江湖中谈什么“行侠仗义,除霸安良”之类的话了。

  开始几年,尚有人提及他们“水火双邪”,但渐渐地提的人越来越少,到后来,他们二人的名字已是鲜有人知了。

  凡是性格古怪之人,一般都极为倔强,二位老怪也不能例外。

  自从四十年前发誓不再过问江湖中事之后,他们竟真的在四十年中从未过问江湖中事,只是偶尔地管管自己所隐居的山洞附近的事,他们自我解释这是为图个清闲,其实自是手上痒了,憋不住了,又不想破戒,以此为由而已。

  没想到今天却让他们“水火双邪”遇上如此人间惨剧,二人都有些回不过神来,有恍然如梦之感。

  还是那娃娃的啼哭之声提醒了他们。

  圣火天尊还是做他的“床”去,神水真君则在山洞外面为丰红月掘了一个坟墓,将丰红月草草葬了,又立了一块碑,却不知该刻上什么字,想了半天,便写上“欧阳某人之妻之墓”,又在下边刻上“欧阳之子泣立。”

  回到洞中,发觉那小娃娃已吮着圣火天尊的手指睡着了,身上裹着圣火天尊那件短褂子。

  神水真君不由气鼓鼓地思忖道:“岂有此理,那女子本是嘱咐我与他两人共同照顾这娃娃,他却似乎要一人独占了这个行侠仗义之机会,哼,我便要与他分个高低!”

  如此一想,他便气哼哼地一言不发,向外便走,圣火天尊暗暗奇怪,却又不敢追来,怕惊醒了怀中的小娃娃。

  神水真君出去没多久,那小孩又大哭起来,无论圣火天尊用哪根手指哄他,他都置之不理,眼看这小孩越哭越凶,到后来,已是声音嘶哑,呼吸急促了!

  圣火天尊给骇得冷汗直流,只好不停地颠着,口中喃喃道:“如何是好?如何是好?”

  他第一次发现自己原来是这么的笨手笨脚。

  正当他已六神无主之际,神水真君回来了。

  只见他肩上扛着一口锅,手上提着一些瓶瓶钵钵,还有一些小孩的衣物,甚至,脖子上还挂着一只小铃铛。

  神水真君身后,居然还跟着一位老妈妈,看她脸色,显然已被神水真君吓坏了,苍白得可怕,双腿也抖抖索索的,几乎站之不稳。

  神水真君却客气得很,只听得他轻声细语地道:“麻烦你替我照顾一下这小孩子,你看他哭得不成模样了,那老家伙是饭囊一个,除了把那脏兮兮的手指放入小孩口中外,他是再也不会做别的事了。”

  老太大这才回过神来,看清洞里还有一个老者,光着个背在哄着一个初生婴儿。

  那婴儿全身皮肤已变红,气息也已不匀了。

  一股母性的温柔涌上这位老太大心头,她竟忘了害怕,急愤地叫道:“还不快去烧一锅热水?把孩子交给我。”

  圣火天尊竟是听话得很。

  老太太便忙碌开了。

  洗身,喂米粥,清理口中污物,最后用一件小孩的棉袄将他裹上,那婴儿这才真正的安心睡着了。

  一闲下来,老太大看着眼前二个古怪之人
 

 
分享到:
5.小男人面前,你就是女皇
2.他走着走着,忽然听见后面有人在叫
李世民与长孙皇后
睡着的国王的故事2
白雪公主
蛟龙,又如:蛟虬(蛟与虬。虬:古代传说中一种有角的小龙。亦泛指水族);蛟螭(蛟龙。螭:传说为蛟龙之属的一种动物);蛟兕(蛟龙与兕牛)
西游记中唯一被贼人玷污的女人
羊4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