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功邪佛 >> 第二章 同门相残

第二章 同门相残

时间:2016/9/30 13:20:00  点击:1499 次
  便在此时,那人竟突然出手,左掌箕张,闪电般向后疾抓而去,居然同时幻出无数掌影,向丰红月当头罩去。

  此变太过突然,丰红月大吃一惊,来不及思索,便倒踩九宫步,身形如幽灵般穿棱挪移,这便是她的绝学“幽云步”,那人的掌势虽然凌厉霸道,却全被她闪过。

  但她毕竟已是身怀六甲之人,终是被那掌风“哧”地一声,划破胸前衣衫。

  那蒙面人眼光倏地一亮!

  原来是丰红月衣衫划破之处,露出赛雪肌肤和一袭红肚兜!

  见那蒙面人如此丑态,丰红月又怒又气,双目已尽赤。此时,脱去斗笠的她已被缠绵如织的雨丝淋透了,脸也渐渐地褪下伪装,露出那惊世骇俗之美貌。

  只是这张俏脸,现在已是苍白如纸了。

  另外五人见这个蒙面人竟然不声不响就动上手,不由齐声怒吼,齐齐扑了上来。

  但只有三个人是攻向这个蒙面人的,另外二人却是直取丰红月!

  此时,丰红月二个婢女仍是与丰飞星属下十余人苦战。

  丰红月的两个婢女一个名为夏荷,一个名为冬青,是丰红月最为亲信之人。而且丰红月平时待她们如同姐妹,从不以主子身份对她们气指梭使,并不时教授她们习武练剑,所以二人对丰红月感情极深,早已把丰飞星这班人面禽兽恨之入骨。

  眼下丰红月已是极为危险,所以夏荷、冬青更是怒焰大炽,出手便是丰红月所授剑法中最有杀气的招式,附以那惊绝鬼神的奇异步伐“幽云步”,虽然步伐未得精要,却是已让丰飞星属下顿觉扑朔迷离了。

  如此一来,二人竟也挡住了十余个劲衣骑士的进攻。

  但二人终是女流之辈,加上“幽云步”并未熟络,久战之下,已渐觉吃力,剑势略显涩滞。

  十余个劲衣大汉见状,心头暗喜,攻得更紧,眼见夏荷、冬青已是攻少守多,险象环生了。

  丰红月的局势则更为危急!

  她与其他师兄弟本为同门中人,所以武学相差无几,但现在她是以身怀六甲之躯,与二个,甚至有时是三个、四个师兄相搏,岂不险象环生?

  若不是几个蒙面师兄在进攻她时,又不时相互出招袭击对方,甚至出手相挡另一个师兄的进攻,恐怕丰红月早已倒下了。

  如此战局,颇为诡异。

  每一位师兄都欲置丰红月于死地,但每一位师兄都不愿让丰红月死于别人手中,因为她身上有惊世绝学“易佛心经”!

  于是,尽力替丰红月挡下别人一击的师兄,可能下招便是攻向丰红月,而刚刚对丰红月痛下杀着的人,又可能立刻竭力为丰红月抵挡一阵。

  饶是如此,受攻击最多的仍是丰红月。

  很快,丰红月已被击伤数处,但都不在腹部,因为她一直竭力护着自己未出生的婴儿。

  但如此相护,是否真有意义?眼见她自己已是笈笈可危。倾巢之下,焉有完卵?

  也许,那个在腹中呆了九个月的婴儿,便永远没有机会看见阳光,以及深爱他的母亲了。

  丰红月又奋力接下丰飞星一招,忽觉下腹一阵奇痛,不由真气虚浮,脚步一个踉跄,几乎为一个蒙面师兄一掌劈中!

  丰红月心中一沉,她知道定是已动了胎气。

  如此一想,不由又惊又怕,出手时已不敢再以全力相搏了。

  丰飞星及其他蒙面师兄见丰红月痛哼一声后,步伐已不如先前轻灵,而且出招也是功力大减,不由心头暗喜。

  倏地,有两个蒙面师兄一左一右同时向丰红月挥出两股激若山崩海啸之掌风,若狂飚雷电般击向丰红月。

  此时,其他几位师兄已来不及拦阻这威力惊人的合击了。

  丰红月大惊,左右双掌同时向左右挥出。

  旁人一见,心道:“这次她是必死无疑了,以她现在的功力,怎可硬接二人合击之力?”

  丰红月的真力与左右两个师兄的掌劲一接实,立觉两股罡烈四溢的内家真力向自己左右两侧同时涌来!

  立刻,丰红月的真气倒泻而回。

  因为左右两人都是一师所授武学,所以出招方式及真气运行情况毫无二至,丰红月的真力被击回后,从左右各大经脉汹涌而回,同时,那两位蒙面师兄的真力已紧随其后,沿丰红月的全身经脉直侵而入,眼看已逼近五脏六腑!丰红月已隐隐觉得内脏已如烈焰炙烤了。

  但丰红月在下意识中已使出“幽云步”中最为神奇的一招“偷梁换柱”,身子竟在电擦火闪之瞬间,疾然换了个方向!

  这一招本是极为有效的一招,但如今她是左右同时受敌,转了一个方向,却并不能躲开两侧夹击。

  于是两侧劲力仍是犹如巨浪般的奇快袭来,沿各大经脉汹涌直入。

  但先前已侵入的真气在刚刚运行到各经脉未梢,尚未来得及涌向内脏时,被丰红月一招“偷梁换柱”,后劲突断,那两侧的真气便停滞于原地。

  比如左右臂的“手太阳肺经”末梢的“在府穴‘’;左右双肋的”带脉“末梢的”维道穴“;左右”少手阴心径“末梢的”天池穴“……

  两股真力停滞于各经脉末梢,便如为各大经脉炙烤通络了一番,在此处的真气可以鼓荡范围大大加宽。

  这种停滞,只有那么极短的一瞬间,因为紧接着又有两股真力后续而至,只是左右两个人对换了而已。

  停滞之真气与后续而来的真力已不是同一人所发,所以一时难以融合一体,便在各大经脉末梢撞击鼓荡!

  本来受停滞真力的鼓荡之后,此几处已是颇为通泰,如今又是一番撞击汹涌后,加上两侧又有浩瀚绵绵的内力涌入,那左右两侧的真力竟不可思议地顺势而发,左右贯通。

  原来,人体的经脉是左右对称分布,常人的左右经脉是相隔绝的,无法贯通,除非是“任、督”二脉已通之体,真力方可借“任、督”二脉左右连环绵绵。

  而丰红月“任、督”二脉并未贯通,两股真力却能直接贯通,端的是奇迹了。

  若非丰红月“幽云步”的一招“偷粱换柱”神奇异常,若非左右两人的功力相当且是同门武学,自是不会有如此奇迹了。

  若要打通“任、督”二脉,非得有惊世内家真力不可,但若是左右经脉已相通,则另当别论,要稍稍容易些了。

  左右两股真力在丰红月体内贯通左右后,便凝为一股,向“任、督”二脉冲破而去。

  丰红月的两位师兄的功力虽然极高,却不足以打通丰红月的“任、督”二脉,但母体怀胎,母子之经脉是相连的,左右两股真力冲击丰红月“任、督”二脉同时,也在冲击丰红月体内婴儿的“任、督”二脉。

  九月腹婴,虽末出生,但全身各器官,骨骼、经脉均已俱全,丰红月体内婴儿也不例外。

  若是寻常婴儿,受那两股真力全力冲击“任、督”二脉,定会立即死于胎腹中。

  但丰红月的左右经脉一通,便等于婴儿左右经脉已通,如此一来,真力涌入婴儿体内,便不会伤及婴儿了。

  婴儿的“任、督”二脉,自是比成人的“任、督”二脉易贯通,那股真力不能冲开丰红月之“任、督”二脉,却将婴儿的“任、督”二脉冲开了。

  如此烦琐叙述,在丰红月感觉中,却是电擦火闪的瞬息间之事。

  丰红月只觉得两股真力左右贯入后,心中大惊,心道:“此次性命定难幸免了。”

  哪知真力涌入后,竟只是腹部一热,不但未受伤,本因动了胎气而剧痛的下腹,也奇迹般地不再疼痛了。

  丰红月不由大惑不解。

  吃惊的不只是她,两侧的两个蒙面师兄也是目瞪口呆,如见鬼魅。

  丰红月的功力他们是再清楚不过了,怎可能在他们全力一击,毫无损伤?

  便在此时,丰红月的身后又有一柄弯曲如月的刀疾划而出,同时有三枚暗器也破空呼啸而来。

  原来丰飞星一见有二人已将丰红月重创,恐那“易佛心经”为他们所得,便立刻挥刀而上,企图谋渔翁之利。

  他本以为丰红月在二人夹击之下,即使不死,也得重伤,所以他的刀本是欲向左右两侧之蒙面人挥去,但刀至半途,他却惊讶地发现丰红月在两人合击之下,竟然丝毫未损。

  一惊之下,他以为是丰红月真的习成了师父的什么神功,却深藏不露,才会在二位师兄合力一击之下,安危无恙。

  于是丰飞星便欲撤招。

  但紧接着他便发觉丰红月也是一脸惊讶。

  丰飞星心中一动,知道其中定有蹊跷,虽然他一时未明白这蹊跷何在。

  于是,他的身势再起,手中“弦月狂刀”电闪而出,同时也为可靠起见,他的左手又扬出三枚暗器。

  此时,丰红月与那两侧蒙面人全都怔立那儿,正是他有机可乘之时。

  待丰红月反应过来时,丰飞星的“弦月狂刀”已威猛激厉而来,三枚暗器更是已近在咫尺。

  丰红月一惊之下,身形进退起落,其快如电,竟将三枚暗器悉数闪开。

  但如此一来,丰飞星的“弦月狂刀”已近于身侧了。

  “弦月狂刀”其特征便是奇、险,因为它为背手而握,刀身又弯曲如月,所以只要狂刀一近敌身,便会威力大增,如恶蛆附体,死死缠绕着对手身前背后翻飞!

  刀身为弧状,其刀所走线路便也多为弧线,而弧线最易改变方向,丰红月为闪躲暗器,被丰飞星攻进身后,再想全身而退,便已太迟了。

  丰飞星的“弦月狂刀”便如不散的幽灵一般在丰红月四周飘飞!

  丰红月奋力挡开。

  一招,二招……

  丰飞星的刀法的确当得一个“狂字”,一旦占了先机,便“得理不饶人”般绵绵而出,转眼间他已攻出二十几招。

  刀影中只听得丰飞星倏然大喝:“着!”

  便见丰红月身形一滞,踉跄而退,左手捂住前胸,鲜红的血从她的手掌缝中汩汩而出。

  夏荷、冬青本已是苦苦支撑,忽见丰红月已受了伤,不由惊骇已极,失声道:“小姐!”

  丰红月见自己已是重伤,今日定是
 

 
分享到:
2开拖拉机的贝可
1开拖拉机的贝可
3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2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1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3蔷薇别墅的老鼠
2蔷薇别墅的老鼠
1蔷薇别墅的老鼠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