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墨染红书坊 >> 第五十五章 轩中夜宴

第五十五章 轩中夜宴

时间:2016/9/17 10:57:09  点击:1110 次
  落幕的春更来得早,天气还隐约透着光。月色早已悄然升起,并非朦胧缱绻的月色分外明亮,仿佛能照到人的瞳孔里去,或者照进了谁的心里。春气渐暖,似乎有尾鸣虫在野外轻轻啼叫。那幽幽的声音透过碧绿的窗纱传了进来,倍觉春意十足。

  容宿雾自是准备了丰盛酒席为方遂墨接风洗尘。不论是主人与宾客,面孔都是言笑晏晏,心底却暗自有其他的算计。

  “这金线鲤捕之不易,乃是轩中的厨子用秘法烹制的。首先将鱼骨剔除,分出一半鱼肉捣成浆,做成如露珠大小的鱼丸,剩下的一半腌制过后炸成金黄色。最后将柔嫩如珠的鱼丸仍旧置于鱼背四周,唤做金风玉露。十二爷不妨尝上一尝。”每上一道菜,容宿雾都细细讲解一番。他对烹饪极为挑剔,因此轩中的厨子也是难得的烹饪能手。

  方遂墨尝了一口,细细品完,不由赞叹道:“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江南的珍馐果然美味无穷!”

  “来,宿雾敬十二爷一杯……”

  “这杯所谓何?”方遂墨为他突然转折过来的热情留了心眼,斜斜地看了看容宿雾,举杯不饮。

  “自然是为相逢……”容宿雾仰起头一饮而尽,不小心露出纤美雪白的脖颈,仿佛女子一般。

  方遂墨喉头一滚,也饮尽了杯中的琥珀玉酿。

  绮墨与暗香陪饮了一杯。

  方遂墨虽然不及容宿雾的才智,却好歹也是从皇宫那处深渊中长大的。自然知道,若是一个原本冷淡自己的人性子如天地云泥一般地调转了,必是有事相求。

  于是他依仗着这一点小小的推测。大着胆子去拉了容宿雾的手,放在自己掌间摩挲道:“不知宿雾可是有话要说?”他冲后者眨了眨眼睛,扮出一副天真地表情。让容宿雾在心中几乎恨到牙痒。

  “哎呀!”他推下自己手中的杯盏,跌落到方遂墨地衣襟之上。这才乘方遂墨站起身来的间隙将手不动声色的抽了回来。“宿雾鲁莽。还请十二爷降罪……”

  “嘻嘻。”方绮墨却在一旁乐不可支对着暗香悄然道:“你有没有发现,轩主与我皇兄只要在一块,必然流露出争强斗胜的气息……”

  暗香点了点头,似乎也觉察到了。

  “十二爷和轩主难道曾经相识?”她轻声问了一句。

  绮墨点了点头道:“据说是很多年前的旧识了……不过那时我还小,不曾与皇兄一同读过书。不瞒你说。容轩主曾经是十二皇兄地侍读呢!”

  “呀……”竟是这样的交情?暗香忍不住笑道:“你可听闻过他们幼时的趣事?”

  绮墨抿嘴一笑,“以前倒是不曾听说。后来到了放鹤州,我缠了皇兄许久,他才肯说。据说十二皇兄小的时候最黏人,容轩主进宫的时候他们一般大,被赐了殿前作诗。结果十二皇兄拔得头筹,被父皇赏了一个玲珑剔透的翡翠白玉碗。”

  暗香点了点头:“想必是非常贵重的了。”

  “是呀,据说是刚刚进贡的。只是呀,十二皇兄不小心将它打破了!”

  “哎呀……”暗香捂住了嘴:“这可怎生是好?”

  绮墨见她担心的模样。这才将后文说了一遍给她听。又道:“据说容轩主自从送还那只仿造地玉碗之后便被他父亲领回了放鹤州。不过后来还是没能瞒过父皇的眼睛,十二皇兄也少不了挨了父皇的责罚。”

  方遂墨听闻妹妹与外人道起儿时地困窘之事,忍不住咳嗽了一声。

  容宿雾却并不知晓后来的一段因由。想起他因此获罪,也从未责怪过自己。不免觉得自己并不如方遂墨有如此容人之量。“宿雾有一事恳请十二爷地朱批。”他终于在酒过三旬。气氛都无比微妙地时候提了出来。

  “哦?何事?”方遂墨暗道一声,来了。“不瞒十二爷说。此事宿雾已筹划良久,已经写好了一道奏对。”他自宽大的袖口中取出一本褶子,递到方遂墨地面前。

  方遂墨接过一看,里面竟是抱鹤轩要出版的一个新玩意。非书非画,而是仅在市井街巷中售卖的一份布告。其中的内容繁多,诸如抱鹤轩热门小说的精致图样与详细介绍,抱鹤轩近期来将要上市的各种志怪小说的提前预告,以及抱鹤轩中美女写手们的趣闻轶事,每一期布告的新人推荐,一一罗列得清楚明白。

  在售价方面,仅仅只需几枚铜板而已。

  方遂墨一面看,一面在心中赞叹容宿雾的本事。这一份布告,售价如此低廉,又能遍及市井与街巷,皆时抱鹤轩声明远播,轩中的书籍想卖得不好也难。

  可是,如此一来,想必此刻放鹤州四大书局的格局便要改上一改,会以抱鹤轩一家为尊,若是想得长远些,抱鹤轩吞并其他书局也不过是迟早之事。只是……朝廷上,大概不会允许一家为尊的局面,因此才派自己来此督察监管。方遂墨心中已然有了数,挂起一个纨绔子弟的微笑,合上了褶子道:“宿雾果然才气逼人,不过此时亦不是在督察院,不应讨论如此败兴的话题。不如我明日带去督察院请那帮子翰林合计合计也不迟。你,意下如何?”一面说,一面继续用手握住了他的。

  容宿雾不动声色的抽了回来,垂了眼睑道:“那就静等十二皇子的回音。”他将亲昵的“十二爷”改成了端庄的“十二皇子”,一下生分了许多。

  方遂墨抽搐着嘴角,盯着他的手看了老半天。小气,不过就是摸一下而已。他沉吟了半晌道:“不过此事还可以再商议。”
 

 
分享到:
秦桧老婆与金国太子的乱世恋情
咏鹅
跑来了一只狐狸1
小松鼠睡不着1
滁州西涧·独怜幽草涧边生 (唐)韦应物
想做稻草人的胖胖熊1
貂蝉之死揭密 是否被关羽斩杀
 打坐姿势图片2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