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铸剑江湖 >> 第十章 智脱困境

第十章 智脱困境

时间:2016/9/16 18:42:42  点击:1553 次
  柯冬青点了点,道:“能,不过,这种点穴手法很怪。”怎么个怪法,他却没说。

  言罢,他已出手如电,迅速地点向秋千千。

  速度极快。但并不仅仅是速度快那么简单,他的手法变化极为复杂,或并指,或曲拳,或托掌。

  当他的手停下来时,秋千千的手脚已可活动自如了。

  众人见她的穴道已被解开,都松了一口气,唯有游雪却还是若有所思的样子。

  她已看出了柯冬青的脸色有些古怪,这其中一定有些玄奥,而他说过这种点穴之道有点奇特,但他却没有说出,怪在何处,便更是不简单了。

  但她知道柯冬青没有说,就一定有他的理由,所以,她也不会问的。

  众人便又沿着原路撤出。

  走出一段之后,行在最前边的人又撤了回来,不安地道:“前边的屋子已被烧得倒下,把出口也给堵上了,一时无法出去,恐怕得等到木料烧完才行!”木料烧完,该是何时?所谓夜长梦多,时间久了,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柯冬青不由有点着急。

  却听得游雪道:“不知你们可曾留意过这条通道的走向没有?”柯冬青心中一动,道:

  “莫非游姑娘已有所发现?”游雪没有正面回答,她道:“我们进入这条通道的入口处在墙角上,比地面只高出少许,而进了通道之后,根据通道起伏的坡度可以看出,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离地面并不远,对不对?”众人细细一想,都觉得有理。

  游雪继续道:“对处于地下的通道来说,它要能保证适宜住人的话,就必须要可以通风、亮光。亮光这一方面,自是问题不大。”她向四周扫视了一遍,方道:“诸位有没有看到这个通道除了我们的入口处外,并没有别的入出口?

  而要形成通风的条件,一定是要有两个风口。”顿了一顿,她方道:“所以,这个通道一定还有一个出风口,只是我们还没有发现而已,而这个风口自然是与外界连接的。”柯冬青以赞赏的目光看了游雪一眼,道:“游姑:娘说得很在理。如果没有通风的条件,这些松明灯也是无法长时间地烧着的。”钱大串大声道:“好,我们便分头去找!”游雪道:“慢,为了节省时间,我们不能如此盲目地寻找!”钱大串有些惊讶地望着她,心中暗道:“莫非找出风口也有简捷的方法不成?”却见游雪走到一支松明灯前,把它取了下来。

  所谓的松明灯,便是用含松脂特别丰富的松树树干制成的火把状的照明用具。

  游雪取下松明灯,用力把它吹灭。

  松明灯一灭,便冒出了一股股呛人的浓烟,黑乎乎的。

  众人不解地望着她,连柯冬青也一时无法明白她的用意。

  却见游雪举着这根已灭了的松明灯,开始走动。

  开始,众人尚未发现她走动的规律,到后来,才知道她是顺着黑烟飘动的方向走的。

  走着走着,众人发现又回到了关押秋千千的地方。

  然后,便见那股黑色的浓烟不再向前飘,而是开始向上冒了。

  当大伙儿看到浓烟飘升之后,便消失了,立即恍然大悟,不由暗暗佩服游雪。

  不用说这儿便是出风口7.孙不空道:“我来试试。”他用的是小巧功夫,但兵器却是一杆长枪。

  只听得暴喝一声,身子突然跃起,手中的长枪飞速向上击出。

  状若举火燎天。

  “哗啦啦”地一声响,从上面落下了不少的东西。

  有木板,有砖头,还有几根铁条。

  有希望!大家不由心中一喜。

  这次,孙不空的长枪出击的速度、力度更为凌厉了。

  而钱大串也不甘寂寞,长鞭一挥,“哗啦啦”地一声暴响,便同孙不空的长枪一道挥击而上!

  却听得”咣”的一声响!声音极为古怪。

  众人一愣。

  然后,便听得“轰”的一声,大块的杂物落下来了。

  一道亮光射了进来!

  然后,便是铺天盖地的水”哗”地流了下来。

  众人大惊失色。

  怎么会有水?会不会是中了对方的诡计?

  孙不空、钱大串一时避之不及,立即被淋了个透湿。

  此时已是深秋,水略有点寒意,这么一淋,真够他们二人受的。

  便听得上面有人见了鬼似地大叫起来。

  听了这种惊骇的叫声,他们心中反倒安定下来了。

  柯冬青道:“上去吧!”此时,水已很小了,淅淅沥沥地沿着二尺见方的洞口边流了下来。

  却听得上边有人在大叫:“谁在那儿装神弄鬼?

  再不说话,我要扔石块下去了!”一听此话,大伙儿都惊呆了,像见了鬼似的,唯有游雪、秋千千例外。

  钱大串结结巴巴地道:“麻子救,是……是……

  是……麻子救[”麻子救?麻子救是谁?

  游雪一胜的茫然,秋千千也是一脸茫然之色。

  而对于,“欢乐小楼”的人来说,”麻子救”这三个字是再熟悉不过了。”麻子救”是“欢乐小楼”的厨子中资格最老的,烧得一手可以让人把舌头也嚼下去的好菜。

  连段牧欢也叫他”麻子救”,因为段牧欢喝酒用的菜,全是由他烧的。

  怎么会在这儿听到麻子救的声音?

  可这洪钟一样的声音,不是麻子救的声音又是谁的声音?

  上边响起了嘈杂的议论声,似乎有人在建议用热油往下浇。

  这么一浇下来,三十几号人往什么地逃避?

  钱大串急忙大叫道:“麻子救,我是钱大串,千万别浇油!”上面立刻响起一片惊惶的叫声,又听到”扑通”一声,大概是什么人摔倒了。

  上边有一个颤抖的声音抖抖索索地道:“钱大…

  …大……大哥,你……你是人还……还是鬼?”众人不由暗暗好笑。

  钱大串大声骂道:“放你娘的臭屁!你钱大哥当然是人了。”上边的人惊悸甫定地:

  “看来是人,要不怎么会骂人?”这话有点奇怪,为什么鬼就不能骂人?

  钱大串这才一跃而上!

  他发现自己正是站在自己“欢乐小楼”的伙房里。

  伙房里有四十几人正瞪着眼睛傻乎乎地看着他!

  钱大串有点哭笑不得。

  他知道也难怪这些人如此惊讶,无论是谁,如果突然看到一个人从地底下冒出来,那都是很吃惊的。

  然后下边的三十余人相继跃上。

  最后上来的是柯冬青。

  麻子救张着一张嘴,像一个木鱼一样,合不拢当柯冬青问道:“怎么会在这儿?”时,麻子救才回过神来。

  他大声地道:“大柯,我还要问你呢?怎么会像一只老鼠似的从这下边冒出来,我还以为……”边上有一个极瘦的小伙子接口道:“我们还以为下边有鬼呢!先是水缸突然裂了,然后地面又塌了下去。”听他的语气,似乎还沉浸在震惊之中,说话一惊一乍的。

  钱大串这才明白倒在自己身上的水的来历,整个人便像是从水中捞出来的一样,极为狼狈。

  当下,他便与孙不空两人先去换衣衫了。

  柯冬青也是极为惊讶,他没有想到世上竟有这么巧的事。

  不对!这事也许不是”巧”那么简单的。

  不过,柯冬青一时也发现不了什么,但他坚信从这儿可以顺势摸出点什么来。;这一帮厨子的大叫声,早已吸引了一些”欢乐小:楼”中的人过来围观,当他们发现是柯冬青这些人时,都是大为惊讶。

  柯冬青知道现在最要紧的事是把秋千千带去见段牧欢,当下,他对身边的人交代了几句之后,便对秋千千道:“秋姑娘,你随我一道去见段大侠吧。”

  段牧欢正在喝酒。

  这一次,他喝的酒是十年酿的女儿红。

  但他的神情却未见得有何愉快之处,连眉头也未舒展。

  他有点担心。

  他当然是为柯冬青、游雪担心。其实,他也明白自己根本不必要为他们二人担心,这两个人都年轻,但他们的经验却已是极为丰富了.当今江湖中,能够在他们二人联手之下讨去便宜的,恐怕已是很少了。

  这是两个极为优秀的年轻人。

  也正因为优秀,他才更不愿失去他们。

  伙房中的喧闹声已有人向他禀报,但他没有说什么。

  这有什么好说的?下面的人不会连这一点小事都处理不好的。

  然后,便是柯冬青与秋千千进来了。

  看见他们二人,段牧欢立即喝了一大口酒。到现在为止,他才真正品尝出了一点酒的味道来。

  柯冬青道:“楼主,我已将秋姑娘带来了。”他说是带来,而不是说教出来,这便是柯冬青的性格。

  他从不踞功自傲,甚至喜欢尽可能地把自己的功劳忘掉。

  像他这样的年轻人,的确是不多的,而且似乎越来越少。

  秋千千轻轻地叫了一声:“段叔叔。”这声称呼,仍是尊敬的语气,却没有了几年前那种无拘束的感觉。

  那时她还只是一个小孩子,而现在,已是一位姑娘了。

  段牧欢站了起来,走到秋千千的身边,本是想拍一拍秋于千的头,不知为何,最后又拍到自己的头上?

  他歉然道:“千千,让你受惊了。在我这儿,竟;还没有能够保护好你。”秋千千忙道:“其实也怪我任性不懂事。又给段叔叔添麻烦了,多谢段叔叔出手相救。”段牧欢道:

  “其实,你应该感谢你身边的大柯才对!对了,我给你引见一下,这便是大柯,柯冬青。”

  秋千千与同辈中人之间便没有了拘束之感了,她向柯冬青道了谢。

  段牧欢道:“千千,你好几年未到段叔叔这儿来了,这次便多住些日子,恰好我们‘欢乐小楼’来了一位女客,与你年纪相仿,你可以与她同住一起,彼此也就有了个伴。”秋千千道:“我已见过那位姐姐了,她真漂亮。”像她这样骄傲而又自信的女孩能说这句话,也是不容易了。

  段牧欢点了点头,道:“千千,已是深夜了,你先去歇着,
 

 
分享到:
让纪晓岚一生不忘的一个女孩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五幅
极乐世界里的故事1
2令人叫绝的乐师
2淘气的小鼹鼠
十跪父母恩6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八幅
项羽不敌刘邦输掉楚汉战争的启示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