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墨染红书坊 >> 第四十一章 前因后果

第四十一章 前因后果

时间:2016/9/16 10:18:09  点击:1124 次
  暗香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已然是晌午了。

  大概因为昨夜睡得并不安稳,即使早起出来写了几个字,仍旧是恹恹的。整个人毫无精神,又来了一帮抱鹤轩的其他姑娘前来拜贺,好容易将她们应付过去,却发现原本忙里忙外的酿泉不见了踪影。

  大概去送客了吧?

  她这样想着,便坐在书房中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此刻揉了揉眼睛,恍然觉得腹中饥饿,想唤酿泉去厨房中替她取点吃的,却寻来寻去不见踪迹。

  锦书却及时出现,见她像是要寻人的模样,道:“姑娘可是要寻酿泉?她方才与昨日的那个印厂小厮从后门出去了,此刻也未见回来。”

  “哦……如此……”暗香愣了愣。锦书似乎听见了她腹中的叫唤声,一言不发地掉头走了。不过多时她的手中取来一个托盘,是一小碗精致的芙蓉鸡丝面,并了食盒一个,里面各有荤素菜肴两份。

  暗香忙道了一声多谢,感激地看了锦书一眼,报以一个笑容。

  锦书便站在旁边看她吃。

  “一年前,姐姐曾经跟我说过一件事情,不知还记得吗?”暗香慢慢地吃完,突然想到锦书与自己唯一的也是最长的一次对话。她拉了暗香的手问长问短,不料却被裴岚迟打断的那一次。

  “你是说喜雨半夜写稿的事情吗?”锦书居然记得。

  “是……我总是下意识地觉得,姐姐说的那句话,与出云有关系。不知是也不是?”暗香说出心中的疑虑。

  锦书道:“轩主不曾对你言明吗?”

  暗香摇了摇头。

  “喜雨的稿子,并非她所写。”锦书的声音毫无波澜地说道:“她说出半夜要写稿子是为了安静的缘由,将丫头们都打发了,却是抄写着抱鹤轩内所有姑娘的文稿,做运送出门的打算。”

  “那她的稿子是……”暗香掩住了嘴,答案呼之欲出。

  “都是你姐姐出云代笔。”锦书肯定地点了点头道:“裴岚迟喂她吃了一种药,胁迫她为喜雨写稿。夜半时分,裴岚迟总会悄然出现在喜雨的书房内,打开书房的暗道,逼迫出云为喜雨捉刀。如若她放抗,便要被那古怪的药性折磨……”

  暗香惊异地叫了出声:“那喜雨为何会在临死的时候,做出一副与出云相熟的模样!”他们竟然如此折磨出云!

  锦书淡淡扫了暗香一眼,却不曾说话。

  “是我……性情太单纯,被他们所骗么?”她呆呆地领悟了锦书眼神中的意味,喃喃自语了起来。

  锦书垂下眼睑道:“轩主不止一次劝说你回来……”

  “我不明白……喜雨究竟是怎么死的?如果说,所有的稿子都是出云代笔,她完全没有必要在书房内闭关至吐血身亡的……”暗香再一次问了起来。

  “你还不明白?那只是做戏而已。他们兄妹二人演一场戏,目的是为了将所有的文稿带出抱鹤轩而已。”

  “那棺材里面的……”暗香瞪大眼睛。

  “是活着的喜雨。”锦书道。

  “但是轩主放火烧了那棺材……我看见一把火光冲天……”

  锦书仍旧是淡淡地道:“姑娘亲眼所见轩主烧了棺材么?”

  暗香惊地站了起来:“你是说……喜雨她……”

  “没有死。”锦书默默吐出这三个字。

  原来,她一直将容宿雾误会成一个极恶不赦的大坏人。她的所见所听,全部都是他的阴暗一面,他心知肚明她的态度,却从未替自己申辩过一句。暗香想起自己心中对他的误解,忍不住有些愧疚了起来。

  “喜雨现在何处?”暗香追问道。

  锦书并不回答,只用一双冰雪般的眼睛看向暗香,那眼神似乎在说:“你该不是还想见她吧?”

  暗香呆呆坐了回去。是了,即使去见喜雨,又用什么身份,什么语气,什么态度去对待她呢?

  锦书不动声色地将她吃毕的食物收拾妥当,默默退了下去。

  “今日逾男送了我几本书,可好看了!”酿泉总算是回来了,神色兴奋,仿佛有着莫大的喜事。她一蹦一跳地奔到暗香的面前,丝毫没有发觉暗香的不对劲。“咦,姑娘怎么不掌灯?用过晚膳了吗?”

  暗香轻轻摇了摇头,并没有心思追问她不辞而别的约会。

  酿泉的眼底是掩藏不住的欣喜,一面点着了蜡烛,一面走过来说道:“原来抱鹤轩中的姑娘们,一个一个都十分了得。我看了她们的书,坐在花园中都忘记走动啦!一直看到现在才记得回来……”

  “哦?是谁的书?”暗香看见灯光,略略打起了精神问道。

  “摄雪姑娘的呀。”酿泉低头想了想:“那日我在落葵大夫的园子里碰见她,她唤了我一声,手中似乎就拿着几本书。我被她吓了一跳才扎伤手的……那时候我还觉得她有些怪,谁知书写得竟如此……”

  “那,不妨换你去做她的丫头。”暗香打趣道。

  “姑娘不是舍不得我嘛!”酿泉笑嘻嘻的,转身道:“我去为姑娘寻吃的,一会便回来。”

  暗香点了点头,看着灯盏之外浮现出自己的影子,显得有些冗长而孤寂。酿泉的心分明已经不在这儿了……

  她从卖身做丫头的那一天起,就开始做梦都想有一个家——嫁一个喜欢的男人,买一个小院落,与他生儿育女……此刻,她离梦境只有咫尺之遥,满怀兴奋的心情谁都能够看得出来。

  暗香失去了一个姐姐,全心全意将酿泉当作妹妹,不过短短的几个月,这个妹妹也要离她而去了。天下无不散的宴席……这句话在如此清冷的月色中咀嚼,却倍感凄凉。

  暗香拉开座椅在书房内随意走了走,坐得太久了,腿脚有些麻木。她还记得在流沁坊的那一夜,仍旧是因为她的腿脚麻木,酿泉扶着她在园子里走动,却见着了清冷月色中的寒梅。她在那天大哭了一场,至此之后便告诫自己要坚强。可是每每到了与人分离的当儿,心中总是无端空旷,仿佛喊一声,都能在心底听到遥远的回音。

  杂乱无章的思绪让她心底无法平静,亦无法在这样的心态下写文稿。

  暗香叹了口气,将姐姐出云留给她的唯一笔记寻了出来,重新研读,希望能从中得到一些灵感。
 

 
分享到:
白雪公主
孟姜女的传说
印度人吃饭为什么要用手抓2
我就这样孤独地生活着5
小白兔5
中国最后一位为皇帝殡葬的妃子
周总理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