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铸剑江湖 >> 第七章 神秘之人

第七章 神秘之人

时间:2016/9/15 8:13:59  点击:1259 次
  “欢乐小楼”秋千千去过,而这马车所走的线路也正是去“欢乐小楼”的路。

  这也是她没有从马车上跳下来的原因之一。

  此时,已是正午了,因为是秋天,而且是深秋,所以并不热,相反却是一个标准的江南好天气。

  车窗开着,道路两边的树木飞一般地向后倒去。

  马车很快。

  很快的马车却一点震荡之感也没有,行进得极为平稳。

  秋千千坐在马车上,感觉怪怪的,她甚至有一种想笑的感觉。一切,都太怪异,甚至,有些滑稽。

  莫非这就是江湖?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千奇百怪的事?

  秋千千忽然想到:“这个怪人既然一心想要段牧欢死,那么他又怎么敢踏进‘欢乐小楼’的地盘?”“欢乐小楼”只是一个名字,而事实上它不但不小,而且是大得惊人,它的势力几乎覆盖了半个江南。

  而这个“稻草人”居然敢在“欢乐小楼”的眼皮底下与“欢乐小楼”作对。

  他的武功高,已是超一流的高手。但他不可能比段牧欢更高,更何况段牧欢手下还有如云的高手。

  而且段牧欢是“四情剑侠”中交友最广的人,三教九流中无所不有!

  只要你是段牧欢的敌人,那你的日子一定不会好过!甚至你在饭摊上吃饭,那儿的伙计都有可能突然把一只碗扣在你的头上。

  段牧欢是一个凝聚力极强的人,与他交往过的人,只要段牧欢愿意,都会不可避免地成为他的朋友。

  但现在这个“稻草人”却在有恃无恐地一步步挨近“欢乐小楼”。这与一步一步地走进地狱有什么区别?

  马车突然停了,这一次,秋千千反应很快,马车一停,她便已如一支箭般射了出来。

  她己越来越像一个江湖中人了。

  她快,但“稻草人”却比她更快!

  当她落地时,“稻草人”早巳如一杆标枪般笔直地站在那儿了。

  马车前面有十几个人,每一个人身上都佩有兵器。

  来者不善!却不知他们是冲谁来的,是“稻草人”还是秋千千?

  十来个人中有一个年轻人向前跨了一步,冷冷地道:“二位有没有见到一个身穿青衣,头戴白巾的人?”他这哪是在问话?那口气简直像是在审讯犯人!

  秋千千的心中不由升起一股无名之火。

  她未开口,“稻草人”却开口了,只听得他嘶哑着声音道:“你们是不是要找吴清白?”

  身穿青衣,头戴白巾的吴清白,已死了的吴清白!

  那年轻人点了点头。

  “稻草人”说了一句话,又把秋千千吓了一跳!

  “稻草人”道:“我就是吴清白!”他怎么可能是吴清白?他既不是身着青衣,也不是头戴白巾,他怎么可能是吴清白?

  何况,“稻草人”不是已经说过吴清白已死在他手下了吗?

  如果他真的是吴清白,那岂不是他杀了他自己后,然后又复活过来了?

  秋千千几乎要失声笑起来了。

  对面的年轻人也笑了,他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但却让人感到很遥远,有点像冬天里的太阳。

  或者说,有点像醉红月。

  那年轻人的衣着也很华贵,连他腰上的剑也缀满了上等的宝石。

  年轻人笑道:“你不是吴清白,吴清白是身着青衣,头戴白巾的,你不应该骗我,骗我的人一般都要后悔的。”“稻草人”淡淡地道:“我就是吴清白,不信,你看!”话音刚落,他的剑突然一闪而出!

  然后又突然一闪而没,重新回到剑鞘之中。

  如果不是剑刃在正午的阳光之下,有些耀眼,那谁都会说他的剑根本就未出鞘。

  剑是够快,但这又能说明什么?

  不但秋千千不解,就连对面的那个年轻人也不解,一脸茫然甚至于不屑的神色。

  显然,他已认定“稻草人”是在故弄玄虚了。

  他的嘴角开始浮现一种淡淡的带着讥讽意味的笑意。

  而“稻草人”却平静地站着,如一尊雕塑一般,全然不为年轻人的讥讽所动。

  然后,便听得有“沙沙”之声。

  是“稻草人”头顶上的树叶在落。

  显然,树叶是被剑气所划落的。

  但对面年轻人的讥讽笑容却更明显了,显然他并没有把这一手放在眼里。

  “沙沙”之声过后,却又响起了“滴答”之声!

  是那种水滴下落,坠于树叶上的声音!

  然后,众人便已发现有血从树上,从茂密的树叶中滴下!

  怎么会有血?

  血怎么会从树上滴下来?

  年轻人的神色这才真正地变了,他的右手手指微微一勾。

  立即有一个壮汉跑了过来,一纵身跃上了树叶丛中。少顷,他从树上掠下,手中竟抓着一只杜鹃鸟。

  杜鹃已死了,血正是从它身上滴下来的!

  年轻人神色大变,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他朗声道:“好剑法!我相信你是吴清白!”

  以剑刺杀一只杜鹃鸟,当然不难,但以剑气刺杀一只杜鹃鸟,那就不容易了。

  何况,杜鹃鸟是隐藏在树叶之中?何况杜鹃鸟在致命之前,未能发出一声啼叫?

  如果不是以极快、极准的手法出击,那么只要一触动树叶,杜鹃鸟就会被惊得振翅而飞!

  就算没有飞,只要剑气未能立即将鸟首斩下,那它总是能发出一声惨叫的。

  但它未发出任何声音。

  秋千千这才知道自己的剑法与对方相比,相差的不是很多,而是很多很多!

  她开始后悔以前为什么不用心地学爹爹的剑法了——如果她知道现在她是想学而无从学的话,那么便更是要后悔不迭了。

  为什么对面的年轻人看了“稻草人”出剑后,便认定他是吴清白?

  莫非只有吴清白才有这样的武功?

  看来,“稻草人”真的就是吴清白了,可为什么要骗别人说他将吴清白杀了?

  既然要骗,为何又不一骗到底?

  只要他不承认自己是吴清白,那是没有人会相信他是吴清白的,甚至当他自己说出来时,对方仍在怀疑。

  “稻草人”吴清白淡淡地道:“你在找我,是不是要杀我?”秋千千看着那个年轻人。

  年轻人点了点头。

  吴清白道:“现在改变主意还来得及。”年轻人道:“为什么要改变主意?”吴清白道:“很好!你一定就是宋玄雁了。”年轻人奇怪地道:“你怎么知道?”吴清白道:

  “除了宋玄雁,我想不出还有另外的年轻人能够在见了我的剑法之后,还有勇气说要杀我。”

  宋玄雁道:“你错了,至少还有三个人!”秋千千心中道:“他一定是想说任白霜、醉红月、铁银枪。”果然,宋玄雁接着道:“至少还有任白霜、醉红月,铁银枪三个人!”吴清白淡淡地道:“你说的不错,可惜他们三人全死了。”宋玄雁脸上的表情就像被人狠狠地砍了一刀。

  他吃惊地道:“他们怎么会死?”的确,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秋千千也绝对不会相信“武林四公子”中的三个人会在同一天同时死去。

  吴清白道:“每一个人都会死的,他们的武功虽然高了点,但也逃不出这个规律!”年轻人宋玄雁的眼睛突然眯了起来:“你杀了他们?”“我杀了醉红月、铁银枪,而任白霜应该是死于醉红月之手。”秋千千又大吃一惊,她不明白吴清白根本未见到任白霜是怎么死的,却能知道是醉红月杀了他。她越来越觉得吴清白这个人神秘莫测了。宋玄雁的眼睛眯得更厉害了,几乎已眯成一条缝,一条细如刀锋的缝!

  他身边的人也立刻涌现出一片杀机。

  吴清白却仍是那么平静,他缓缓地道:“但我知道若干日子之后,江湖上传言的‘武林四公于’之死,却是与事实大相径庭的。在那个传说中,根本没有吴清白这个人。”秋千千的脊背上突然有了一种凉凉的感觉,然后,这种感觉从后背漫延开来,渗透到全身!

  明明是他杀的人,怎么会与他完全没有关系?

  秋千千是这件事件从头到尾的目击者,她能不将真相告诉人们吗?

  莫非,他会杀了秋千千灭口?

  那还有宋玄雁及宋玄雁手下之人,也已听到吴清白亲口所说的话了,莫非他要将宋玄雁那十几个人全杀了吗?

  秋千千相信他能做到,因为她已亲眼看到他杀了两个人,又亲耳听他自己说那茶水沟中的六具尸体是他杀的。

  杀了这么多人,再多杀几个人,又有什么不可能呢?

  但宋玄雁却不是省油的灯!他也是“武林四公子”之一。

  即使他的武功不是吴清白的对手,但他还有十几个下属。

  即使他的下属加上他一起,还胜不了吴清白,那至少他的下属可以保证他们的主人有充足的时间逃脱!

  便在秋千千百思不得其解时,一件惊人的事发生了。

  四周突然如幽灵般出现了四十多个人。

  每一个人都是一身黑色劲装,每一个人手中都是一把弯弯的刀,每一个人的脸部都已被蒙住,只有一双双精光四射的眼睛露在外面。

  所有的人几乎是一模一样。

  他们出现之后,便那么静静地站着,一言不发。

  每一个人的右手都握着左腰上挂着刀的刀把,右肘略略下沉。

  这个姿势,是最适合拔刀出击的姿势!他们不愿意浪费任何时间。

  是谁,能把他们训练得如此整齐划一?

  秋千千不知道他们是谁的人,是吴清白的,还是宋玄雁的?

  或者两者都不是?

  答案很快便有了,只听得末玄雁嘶哑着声音道:“想不到你的计划如此周密!”吴清白淡淡地道:“我办事不喜欢出现任何漏洞。”显然,这些人是吴清白的人!

  可吴清白不是一向行踪缥缈,居无定所的吗?从未听说过吴清白是归属于哪个门派的。

  这四十多个人,他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秋千千的江湖经验太少,所以她只听说过“武林四公子”,却
 

 
分享到:
狐狸和灰熊的比赛1
关于跑鞋和跑者的不屈不挠的耐克创业故事3
杨贵妃嫁给唐玄宗时早已不是处女
汉贾董 及许郑 皆经师 能述圣84
8.父母代为相亲的,没感觉
7身上有点痒,还是挠挠吧
娶了超级丑女当老婆的中国古代帝王们
中国最伟大的一个独裁太后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