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墨染红书坊 >> 第二十六章 五彩凤玉

第二十六章 五彩凤玉

时间:2016/9/11 15:36:39  点击:1096 次
  “哎哎哎,二位听说了么?”一大早,梅溪附近的人流便络绎不绝。有按捺不住心事的好事者,在附近的茶肆中悄声耳语。

  “听说什么?”

  “抱鹤轩和流沁坊的事呀!”起头的那个人向旁边问话的两人招了招手,探近了身子:“昨日在书会上的事情,二位竟没有耳闻?”

  “略有耳闻,却不知这其中可有隐情?”

  “隐情么,自古以来,这大到朝局更替,小到鸡毛蒜皮,哪件事情没有隐情?只是这隐情说起来,未免有些耸人听闻……”那人的声音逐渐低沉了下去,带着云谲波诡的意味特意将语调带出一个余音。让听的人抓耳挠腮,径直想知道这其中的蹊跷。

  “到底是何事?”其中一个听客颇不耐烦。

  旁边一桌坐了两位打扮得体的小姐,其中一个正在低头饮茶,另一个年龄稍小的,正睁圆了眼睛竖长了耳朵想探听对面一桌的消息。

  那人看了她一眼,这才将声音压得不能再低了,悄悄在二人身旁耳语了几句。那二人听完,其中一人面色剧变,站起身拂袖道:“荒谬!”另一人本想继续追问下去,见同伴动怒,只好随口责备了那人几句:“这种事情没有证据不好乱说的,否则平白毁人清誉。”说完,又赶忙追上先前那位掉头走的同伴,一路扬长而去。

  旁边那桌的人正是暗香与酿泉。酿泉奇怪地喃喃自语:“他们究竟说了什么呢?”真是奇怪,隐情不就是碧如是抱鹤轩主安插在流沁坊的埋伏么?还能惹那个人发那么大的怒?

  暗香也非常好奇,只见方才说话的那人结了茶,在门口一晃就不见了踪影。她看看时辰不早了,想必书市应该开了吧。

  昨夜席若虹与裴岚迟皆未回府,她也不便去打搅。今日一大早,她与酿泉赶来梅溪之畔,碧如则回去料理她母亲的身后事。却不想,书市迟迟未开,她们主仆二人只得寻了一处茶肆,稍作休息。

  没想到竟然听到有人在大肆宣扬昨日书会的隐情。

  “我们也走吧。”暗香吩咐酿泉结了账,一起赶去书会当中。

  穿过门廊,前厅便是抱鹤轩的展厅。暗香不想在那边逗留,只管拣了两旁的抄手游廊走。却不料容宿雾眼尖,一早便觑见了她,忙不迭上前来和她打招呼。

  “这不是暗香姑娘么!”他在极远处便高声唤道,害得暗香想躲也躲不及。

  抬头一看,只见容宿雾今日穿了一袭雪白云裘,称得他俊容飘逸,腰间垂着一块凤型玉饰,用五彩缫丝攒成的络打了绦子,并一双玄色狐毛滚边的靴子,实在颇为惹眼。

  “容轩主。”暗香硬着头皮打了个招呼。相对于容宿雾一袭华服而言,她穿得实在有些寒酸。

  容宿雾垂目看了看她的表情,仍旧是一脸小心翼翼的害怕模样,倒是她身旁的那个丫头,瞪了一双圆眼睛意图不明地看着自己。他眼珠一转,笑道:“姑娘上次见我,是四个多月以前的事情了……若是容某没有记错,你是不是还有话未说完?”

  “是轩主有话还未说完。”经他一提醒,暗香突然又想起出云的事情来,不由抬起头,对上了他的眸子。

  那一双眼角眉梢无处不透露着狡黠的眸子,似乎藏着散不完的笑意。只是这样低了头,半酥半媚地看着她。

  她忍不住想,要是这双眼睛,能长在裴岚迟的身上该有多么好?

  这样她就不会因为在他的注视下心头如小鹿一般乱撞得厉害。只是这样站在这个人的眼皮底下,倒是觉得他是无害的,那眸子里的笑,也如同春初的清泉那么透澈清明。只是,每每看他做事,却是老辣狠绝,教人不住害怕。

  “哦?”容宿雾扬了扬眉,用手指轻轻敲了敲自己的太阳穴,笑道:“你看你看,容某居然忘记了还有话要对姑娘讲……关于出云的死……”他特意拖长了语调,眼角觑见从侧厅里走出一个人来。

  “暗香,你怎么来了?”是一脸憔悴的裴岚迟。他总是在容宿雾提起出云的时候恰到好处地出现。

  酿泉却突然解释道:“我和姑娘呆在家里太过无聊,于是教唆着姑娘一起跑出来看看。”

  裴岚迟埋怨地看了酿泉一眼,倒并没有在意。只是拉了暗香的手道:“你来也不叫个认路的小厮带着,别走错了方向,流沁坊在这一边。”

  暗香转头瞧了容宿雾一眼,看他扬起一抹事不关己的笑容,调转视线去招呼其他客人了。若是今日能相安无事便好了。她拎起裙摆跟随着裴岚迟往花厅去了,酿泉跟在她的身后,道了一声:“姑娘,那位公子好生奇怪。”她说的是容宿雾。

  “如何奇怪了?”暗香不想提及,却见酿泉依然扭头在看容宿雾,一脸兴奋的样子。

  “啊,小姐没有发现他身上的玉佩有些古怪?”酿泉掰着手歪了头,似乎在回忆着:“我记得凤型的玉佩,只有女子佩戴呀!为什么那位公子明明是男子,却配了块这样的玉?”

  暗香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经酿泉提醒,这才回头去看容宿雾腰间的那块凤型之玉。远远观之,那五彩的丝络如同祥云一般,将那枚玉刻的凤凰衬得活灵活现,几乎展翅欲飞。裴岚迟并没有听见她们在后面嘀嘀咕咕什么,只是一个劲地向前走,强打着精神,看起来十分疲惫。

  暗香道:“我仿佛在什么地方见过那块玉。”她略有些朦胧的印象,但是怎么想都想不起来了。会是什么地方?许是自己记错了?
 

 
分享到:
古代妓院潜规则揭秘 如何对付女客人
揭秘古代女性如何使用卫生带
梦露档案揭秘:整过容,经常裸体出席活动
木兰辞3
无所畏惧的王子2
小青蛙1
赵宋兴 受周禅 十八传 南北混75
周总理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