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过客,匆匆 >> 第二十五章 怀旧季节

第二十五章 怀旧季节

时间:2016/8/22 12:39:47  点击:1721 次
  怀旧是一种病毒,传染性很强。

  ——沈安若的Blog

  沈安若从机关大楼出来时,江浩洋正从停车场的方向走来,那时已经过了下班时间。当他约她一起晚餐时,沈安若爽快地答应了。

  他们去新开的越南菜馆,在海边的美食城。餐厅很大,布置得极具亚热带风情,没有包间,只用草帘、矮的木质屏风与阔叶植物隔出相对独立的空间,但私密性很好,望不见其他人。他们选了最靠里的一张桌子。

  她今天的事情办得顺利,所以胃口不错,蔗虾、软蟹,各种小点心,塞了一肚子。江浩洋只喝茶,每样东西动一点,安静地看着她吃。他们没喝酒。

  “你为什么不吃?”

  “我不饿。中午有饭局,很晚才散场。”

  “你的爱好多奇怪,专程请人吃饭,只为看别人吃。”

  “请你出来一次多难啊,难得正好碰上。最近有点烦乱,看见故人,心情就好多了。”

  “真稀奇,莫非最近正流行怀旧病毒。”

  “这句话有典故?”江浩洋状似漫不经心地问,无视她刚才从鼻子里发出来的笑声。

  “没什么,网络冷笑话。”沈安若见到江浩洋的眼睛里有几分揣度又几分了然的神色,有点意兴阑珊,“你这种吃饭时装深沉装风度的人最无趣了,害别人都没了好胃口。”

  江浩洋神色平静地看她一眼,往自己面前的盘子里夹了一大筷子菜,又看她一眼,笑了出来。

  “安若,过了这么多年,你对我的态度总算恢复成正常的样子,不再阴阳怪气。”

  沈安若正在反思刚才的言行,听他这样讲,不免更加懊恼:“江局长,我哪有阴阳怪气,我每次见你都敬畏有加。”

  “是的,真敬畏,你可以不必培训直接去参加城市礼仪比赛。”

  沈安若也笑了。

  江浩洋去结账的时候,沈安若在前厅等他。店里生意兴隆,很多客人没座位,只能等。前厅有高大的阔叶常绿植物与人造瀑布,景致优美,她看得很投入,直到江浩洋喊她名字才回过神。

  “这么久?”

  “碰巧见到熟人,打了个招呼。”

  “你今天尽碰巧遇见熟人。”

  “大概是怀旧的季节到了,你刚才不是还这样说。”江浩洋又淡淡看她一眼,“时间还早,你接下来有安排吗?”

  因为车子不允许直接开到海边,所以停车场离饭店有点远。沿途有意式冰淇淋店,沈安若买了两大盒,递给江浩洋一盒。

  “现在天气还很凉,哪是吃这个的时候。你胃又不好,稍后胃痛别后悔。”

  “怎么会后悔?凡事都要有代价。你想想,如果你突然兴起一个愿望,然后马上便能实现,即使日后需要付出一点代价,那也是值得的。”

  “你从哪儿找来这么多谬论。”江浩洋不认同地看着她,但并没阻止。

  他说得对,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处得这样好,就像回到以前一样。之前偶尔的约会,也都冷淡疏离,客气到虚伪。那时江浩洋不以为意,她也无所谓。

  不远处传来欢呼声,原来是新落成的激光音乐喷泉今天终于启动。无数白色的水练喷涌飞溅,乱花碎玉,激光在夜幕里投射出变幻莫测的诡异图形。广场上人很多,他们坐在离得很远的石椅上,也仍然能看得清楚。

  她吃完一盒冰淇淋,见江浩洋手里那一盒完全没有动,都已经化了一半,于是顺手又拿过来。

  “你的确跟以前不一样,我记得以前你无论如何也不会在外面吃东西。”

  “那时候年轻,要装淑女,免得嫁不出去。”

  江浩洋笑:“安若,我们认识超过十年了吧。”

  “十年多。竟然过了这么久。”

  一时竟也无言,喷泉还在继续喷涌,《命运交响曲》,水柱一飞冲天,腾起一阵云雾,慢慢飘散下来。沈安若突然飞来一句:“你跟敏之何时分的手?”

  “我们什么时候分手过?”江浩洋被她毫无预兆的问话问住。

  见沈安若一脸怀疑,江浩洋耐心解释:“一直是普通朋友而已。那时她要回国住半年,需要找个男人帮她挡住源源不断的相亲对象,而我也恰好缺个做伴的异性朋友,各取所需,就这样。现在我们关系也不错。”

  这么现实的结论。沈安若静默了片刻,想起一些往事,微微抿起唇:“当时我一直以为我们要做亲戚了,世事可真难料……”

  “的确是难料,我也从没想到你们会这样。”

  “相处久了难免就会感到疲劳。”

  “就跟长跑一样,总会有一段疲惫期,忍一忍,调整一下,就撑过去了。你还记不记得,你大一那年体育测试,竟然中途退场,最后免不了还要重新跑一次,多受一次罪。何苦?”

  “江学长,你没必要把我的糗事记得这么清楚。”那年的确很糗,她身体生病状态极差,跑到一半不得不退场,最后补考,遭他嘲笑。

  又沉默了一阵子,沈安若自言自语般轻声说:“敏之是极好的女子,你错过她真可惜。而且,只怕她跟你想的不一样。”

  “她当然是好女子,可惜现在已是别人的女友。”江浩洋表情淡然。

  沈安若沉静地看着他。江浩洋对望过来,温和地说:“安若,人生就是这样,你错过的东西,等再想去寻找时,通常已经来不及。既然已失去,那就不如设法忘记。当然,极偶尔的时候,当你回头,它竟然还在原处,这种机会通常可遇不可求,没握住,便稍纵即逝。”

  “好像要变天了,我们走吧。”她打断他的话。喷泉现在的配乐是《春之圆舞曲》,细细的水柱轻轻跳跃,仿佛在舞蹈,但气温却降了下来,风很冷,与那轻快的节奏甚是不搭。这样的天气,吃冰淇淋果真不明智,全身凉透。

  “你以前不是很喜欢这支曲子?不要听完再走吗?”

  “不听了,我觉得冷。”

  江浩洋脱了风衣递给她,她不客气地披上,两人并行向停车场走去。沈安若低着头,但能察觉江浩洋在看她,有时她便抬眼回望过去,但他并不闪避,直直地视过来,那眼神里有探寻,但带着更多的了然,令她觉得不自在。

  “你为什么一直提齐敏之?”

  “上周我们通过电话,看见你突然想起她。”

  “你是因为想提醒我这件事,所以才肯与我出来?”江浩洋一副了然的样子,然后缓缓地说,“那我们交换一下。也是上周,安凯上层跟我们局里几个人吃饭,每个人都喝得有点高,后来你那位永远处乱不惊的前夫竟然问了我一句话……”

  “以前你说过我又愚蠢又任性,你是认真说的对不对?”沈安若突然打断他的话,“我还一直以为自己聪明又善解人意。”

  “视角问题,要站在非常近并且非常特别的角度,才能发现你那不为人知的特性。可惜大多数人都没那机会,所以只看到你聪明又善解人意的一面。”江浩洋淡然地笑,“你自己没发觉?”

  她在他面前一直像小孩子,无从反驳,于是又低头不说话。

  “你不想知道他问我什么话吗?”

  “江局长,今晚的月亮好圆啊。”

  江浩洋弯起嘴角:“安若,你现在这副样子真的很令我怀念以前,可惜我错过了太久,对吗?”

  “今晚你究竟想说什么?”

  “本来是真的有话想说,不过看起来似乎是没必要了。”江浩洋神色平淡,“安若,我记得很久以前的一天,你问我,我们为何分手。”

  “他问了你一句什么话?”

  江浩洋笑:“你终于想知道了?”

  沈安若抑制住呼吸盯着他的唇。

  “程少臣那天与我单独敬酒时,突然问我,你当年是怎么把我老婆弄丢的。”他看着她,“跟你很有默契吧,与你问我的话内容都一样。”

  沈安若恍惚了几秒,抬眼看他:“你们什么时候这么友好?”

  “一直都还好吧。我记得参加工作后的第一个饭局就与他一起喝过酒,那时他刚从国外回来,正从TZ的基层做起。是不是比你认识他更早许多?”

  这生活有时候就是比戏剧更戏剧,荒谬至极。已经到了停车场,沈安若无言以对,低头看自己的影子。

  江浩洋每一句话都话里有话,仿佛含了无数层意思,有时试探,有时观望,有时看戏,她觉得累,只想快快散场,却听他不紧不慢地又说了一句:“你刚才真的没看见他?”

  沈安若赫然抬头望向他,江浩洋露出很意味深长又略微讶然的笑容:“竟然是真的,我还以为你在装样子。”

  “你说的熟人就是他?”

  “对,他可是看见了你。估计这顿饭,程先生不会吃得太舒服吧。”

  这人真是阴险,沈安若在心底长叹:“江浩洋,为什么我觉得你一晚上都在等着看好戏?”

  “嗯,也许吧。”

  沈安若顺着江浩洋的眼光看过去,真是太离谱,她看到一群熟人也在朝停车场走过来,每一个人她都认识。除了她那位前夫,还有大律师周安巧,程少臣的助理谈芬,以及秦紫嫣。

  这果然是适合怀旧的好季节,尤其适合老同学聚会。

  沈安若觉得内心有隐隐的焦灼感,明明刚才还觉得冷,如今后背却似乎泛起一层细细的汗。

  那几个人离他们还有一段距离,并没看向他们,而停车场这样大,她很想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直接走掉。但她才移了一步,江浩洋就拉住她的胳膊,低声说:“你不觉得太失礼?”

  沈安若微微地叹气,她当然明白,就算她再怎么不想面对那些人,但总该在程少臣的友人面前,给大家都留些面子。横竖都是要让人看戏,倒不如演得漂亮些。但江浩洋想必并不知道那些人与她的渊源,不然他会体谅她想拔脚而逃的动机。

  那一行人起初是真没看见他们,一路还说着话,隐约听得周安巧笑骂:“靠,你今晚喝了五成的酒量都不到,还好意思装醉。”程少臣说:“早跟你说了,我中午喝的酒还没醒呢。”“得了得了,今天原谅你,改日再……”他的话在看见他们俩后戛然而止。多精彩的场面,每个人
 

 
分享到:
十跪父母恩3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八幅
吕布死得窝囊只为一个女人
牡丹花仙8
爱因斯坦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
2冰冰的折纸城
古代江湖术士的秘药是怎么制成的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