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过客,匆匆 >> 第十五章 审美疲劳

第十五章 审美疲劳

时间:2016/8/21 19:36:20  点击:1588 次
  大家都慨叹:为什么婚姻总是爱情的坟墓?

  要我说,婚姻至少收容了爱情,不至于让它无家可归,成为孤魂野鬼。其实,婚姻埋葬的,何止是“爱情”这一样东西呢?

  ——沈安若的Blog

  沈安若觉得最近有点关于生活的审美疲劳,每天准时醒来,吃早饭,乘车,上楼,开电脑,接电话,然后又是乘车,吃饭……日子过得有些疲疲软软,连听重金属音乐的时候都想打哈欠,大概春天到了,容易犯春困。

  她正在厨房里做鱼丸汤,很麻烦的工序。他们吃饭一向简单,想吃复杂一点就出去吃。只因程少臣早晨随口说了句突然想念鱼丸汤的味道,她就从下班一直忙到现在。沈安若一边做饭,一边在心里鄙视了自己十遍不止,简直就是讨好献媚,脑子犯抽。

  结果饭快要做好,程少臣的电话也打来:“晚上有事,不回家吃了。”

  “怎么不早说,饭都做好了。”

  “反正你自己也要吃饭啊。早跟你说,你又要胡乱应付。”

  “多谢你这么关心我。”沈安若没好气地啪一声挂了电话。明明是忘记了打招呼,竟然还这样振振有词,总之她的口才永远比不过他。

  程少臣说得对,他不在家吃饭的时候,她多半是随便应付,一碗泡面,或者一份面包沙拉,晚餐就这样胡乱打发掉。不过仍是很气恼,赌气吃掉了大半的鱼丸,又做了香蕉奶昔喝了两大杯,将胃塞到满满,才觉得大脑渐渐重新快乐起来,连程少臣是谁都要想半天才记起。

  第二天起床时,朝他的书房望一眼,仍在沉沉睡着,于是自己收拾妥当去上班。他们各自的书房平时一般不关门。她昨夜睡时是凌晨两点,那时他还没回家。

  花天酒地,真堕落。沈安若在心里不屑地默念,将住房门替他带上,结果人都已经进了电梯,觉得不安心,又出来替他把门反锁了,上了两道锁。

  审美疲劳的日子里,连做爱做的事都变得很敷衍,如同例行公事。不只她,还有他。

  老版电影《乞力马扎罗的雪》的结尾究竟如何呢?与海明威的原著一样不?明天记得去淘一张碟回来好了。沈安若躺在某人的身下分神地想,由着他自己去意兴阑珊地玩儿。啊,糟糕,明早有临时会议,竟然忘记通知赵副总,等眼下这件事情结束了千万记得在手机上设个提醒。

  突然胸口吃痛,原来被重重地咬了一口。莫非走神走得太离谱被发现……啊,不过真是疼,这个浑蛋。沈安若反手搂住他,使了劲地抓他的背。唉,能抓出几道痕最好,要疼,但不要有伤,这力道该怎么掌握呢,可惜她没留长指甲。只是接下来由不得她再去思考,被挑衅的人不再对她客气。

  “关灯,把灯关掉。”她只能这样请求。

  “你不是怕黑?”

  纠缠中男女的声音都听起来总是暧昧而破碎。

  “请关掉。”沈安若伸出胳膊挡住眼睛,那灯光何时变得这样亮,闭着眼睛都觉得刺眼。

  要求始终未被获准。程少臣拉开她的手臂,伸出自己的一只手盖住她眼睛,很用力,她怎样扭头也挣脱不开。他的唇亦用力压下来,同时还有他的身体。他的动作突然坚决而激烈,她完全挣脱不了,最后只能任他肆意掠夺,溃不成军。

  下回绝对不可以再明目张胆地挑战他的权威与尊严,真是惨痛的教训。沈安若在睡意来临前虚弱而愤恨地想。

  难得他也起得这么早。沈安若在衣物间里找衣服时,从镜中看见一向在本时间段睡得最香的人竟然也裸着上身光着脚进来了。卖骚!

  她不声不响地换好衣服,瞥见程少臣也已经穿戴整齐,一副衣冠楚楚的模样,正在找领带。见她转身要走,仿佛随口一说,语气却是肯定式:“晚上到姑姑家吃饭。”

  “晚上公司有事,你自己去吧。”

  “放心,你不会见到江浩洋。”这句话成功地留住了已经走出更衣间一半的沈安若。

  “嘉敏回法国了。至于你的那位江学长……首先他跟嘉敏的关系其实没那么近,其次,他又调职了,你在姑姑家见到他的可能性极小。”

  “他不是才调了职吗?怎么又要调?”

  “本市年轻干部重点培养对象,当然要熟悉各处的情况。××局副局长,不出意外的话,三两周内就会任命吧。”

  ××局,正是她的工作要接触频繁的上级部门,程少臣恰好很清楚。他今天早晨就是要存心让她不痛快,此刻想必在心里暗笑。

  她不说话,白了程少臣一眼准备再度退场。

  “沈安若,你干吗用这种眼神看我?”程少臣每次做出无辜表情的样子时,都是最欠扁的时候,“你的学长仕途一帆风顺,你应该与有荣焉。”

  “江浩洋就算当了市长又与我何关?总比不上可以一起踏雪寻梅的老同学来得更切实际,你说对不对呢,程先生?”

  她本打算看他脸色微变的样子,哪里料到程少臣竟然笑得天真又烂漫:“我的天,都过了一个月了你才想起这件事。请问你在吃醋吗程太太?”

  “鬼才吃你的醋。”沈安若真的有些想翻脸了。

  程少臣犹自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还朝她扬着手里的两条领带:“帮忙参考一下,哪一条比较适合去见我今天的重要客户?一个比我妈年轻许多又比你老许多的女人。”

  “程先生就算系一根麻绳也是英俊潇洒玉树临风,你一定要有这样的自信。”沈安若冷静地回答,冷静地退场,听到身后程少臣笑不可抑:“沈安若,我猜你现在正在想,最好能用一根麻绳快点勒死我。”

  沈安若几日后便见到了江浩洋。那时她正奔波于一个项目的审批,一向待她友善的科长直接带她去见新任主管上司:“你若有疑问可以直接问江副局长,他说可以就没问题了。”

  于是此刻沈安若与江浩洋又是面对面,她坐在他办公桌的对面,不过一米的距离。

  “师兄,先恭喜您。”也许是事先被程少臣激了一下的缘故,竟然没有再感到别扭,仿佛见一个有些敬畏但还算亲切的老友。只不过一个多月前,在程少臣的姑姑家,她还觉得坐如针毡。又或者,如今情势不同,少了看戏的观众,她又准备充分,于是便坦然。时间匆匆流逝,很多东西便随之改变。

  “安若,为何到了今天,我们竟这样有缘。”江浩洋的脸上几乎看不出微笑的弧度,但沈安若知道他在笑,仿佛在跟她讲一个笑话。

  “是啊,怎么会这么巧。”沈安若也淡淡地笑。

  他起身替她倒水,白开水,冷的与热的掺在一起,温度刚好。她没有对别人说过,她喝热水与冷水皆牙痛,喝浓茶则胃痛,没想到他知道。

  周末上午,沈安若穿了一身休闲装准备出门去。一向对她的行踪不怎么关注的程少臣突然问:“你要跟朋友去爬山吗?”

  “我找了驾校的老师陪我练车。”

  “你改变主意要买车了?”

  “公司车改,取消班车与公务用车。”

  “跟教练说今天的行程取消,我陪你练。”

  “程总您日理万机,我可用不起。”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今天觉得有点无聊。”

  沈安若就知道,他是特意来看她的笑话的。

  “真奇怪,你的驾照到底怎么拿到的?”

  “我色诱考官。”

  “就凭你这种姿色……哎,减速!”

  他们把车一直开到附近的乡村。草木已经返青,冒出幼嫩淡绿的芽,令人心情愉悦,沈安若竟然还顾得上分神欣赏。

  中午他们吃了农家饭,下午往回路走。他专门指挥她走那些窄窄又时时有行人冒出的小路,吓出她一身又一身的冷汗,后来几乎把车擦到墙上去。

  “你的车多少钱?练车成本太高了吧。”

  “没关系,撞坏了再换一辆好了。”

  “你怎么整天换车啊。”

  “总开一辆会审美疲劳呀。”

  “花心!”

  “这跟花心什么关系。你不也是有些衣服才穿一次就再也不穿,有些衣服买了后就从没穿过。”

  他说的倒是真的。只是,他什么时候竟然能够百忙中拨冗关注这样的小事,真诡异。

  后来他带她去车行,两人意见总是不一致。

  “程少臣,开车的人是我好不好,不要把你的高品位强加过来。你见过几个朝九晚五的打工族开着几十万的车到处招摇?”

  付账时也闹分歧。

  “我自己可以付,公司有补贴。”

  “公司给你支付百分之百吗?”

  “反正不用你。”

  “沈安若,我真是搞不明白,你总在这种无聊问题上跟我别扭,你觉得很有意思吗?”

  “我又没打算跟别人跑掉,你有必要像哄情妇一样地整天逗我玩吗?你觉得很过瘾呀?”

  结果程少臣冷笑:“拜托,情妇这行业也是需要内外兼修的业务素养好不好,你根本不具备资质。”

  结果仍是她被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温静雅生了个女儿,十分可爱。

  周末回去看她们,静雅抱怨:“天啊,竟然是愚人节的生日,闹闹长大后会多么埋怨我。”

  萧贤淑建议不如顺应出生日,小名叫做“阿愚”,可保孩子平安。

  两人僵持不下,于是各叫各的。静雅说:“闹闹该喂奶了。”贤淑婆婆说:“李嫂,请把阿愚的小被子拿出去晒晒。”场面十分搞笑,但没有人敢公然地笑。

  程少卿并没有表现出特别的欢喜,至少表面平静异常。反而是做爷爷的和做叔叔的十分开心。

  沈安若没想到程少臣那样喜欢小婴儿,抱在手里就不愿放手,笑得十分孩子气,他比月嫂更有办法让小孩子止住哭。沈安若坏心地想,这家伙莫非小时候很喜欢洋娃娃,结果因为身为男孩所以没有得逞?

  而沈安若对婴儿天生没好感,尽管是这样漂亮的小婴儿。保姆把孩子塞进她怀里,她觉得好似抱了一枚定时炸弹,心惊胆战,抱松了怕婴儿掉到地上,抱紧了怕勒得她难受,一会儿后背就冒汗。她笑得僵硬,别人却只当她些许的紧张与激动,
 

 
分享到:
一心想统治日本的孛儿只斤·忽必烈
勇敢的小鸭子1
池中水妖1
黄道婆1
揭秘大唐公主们的悲惨命运
改变世界的天才乔布斯3
史记中暗藏的惊人陷阱
Lady gaga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