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从拂晓而至的你 >> 第二十夜 祝静起了个大早

第二十夜 祝静起了个大早

时间:2016/7/19 7:51:33  点击:2329 次
    第二天早上,祝静起了个大早。

    家里已经没有人了,桌上规规整整地放着黑色的车钥匙,她经过时看了一眼,去浴室洗漱。

    随便吃了点早饭,她拿起车钥匙,开车去医院。

    在医院的这几天里,虽然她并没有表露出来,但是她对其中一个病人会格外地关注。

    那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性,他得了脑癌,病情已经到了中后期,其中一只眼睛已经失明了,他有一个美丽的女儿,每天下班后都会来医院探望他,父女两人感情很好,只要她看见时,他们总是说笑着,像是从未考虑过接下去的病情发展和可能的情况。

    david告诉她,这位病人会在今天进行微创的开颅手术,她将和david一起进手术室,参与这场手术。

    手术成功的几率只有百分之五十,有一半的可能,这个男人在这场手术之后将再也无法看到他的女儿,而在手术前,这个男人非常明白这个事实,他的女儿也同样是如此。

    在手术开始之前,她去了一次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恰好看到那位病人的女儿正在和手术车上的父亲说话。

    “爸爸,”金发的小姑娘微微弯下腰,握住父亲的手,“我和艾瑞斯已经选好了我结婚时穿的礼服,纯白色的,有很长的尾摆,还有许多花纹,等你出手术室的时候,我就给你看照片,好不好?”

    “好。”躺在病床上的中年男人笑着回应她,“艾瑞斯这小子,马上要把这世界上最漂亮的女孩娶走了,让他小心些,女孩的爸爸的房间里可是有猎|枪的。”

    “他知道的。”小姑娘也笑着说,“他可害怕你了。”

    他们依然如同往常一样,像是几个小时后,他们还能继续这样笑着看着彼此说话。

    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她闭了闭眼,转身离开了。

    #

    而此时,边郊的一片空地上,已经易容过后的孟方言和moon一同并肩走向那座溶液制造厂。

    门口有ghost手下的守卫,看到他们时,两个面露凶狠的高壮男人立刻挡在了他们的面前。

    “我们来自中东的阿布·尼达尔组织。”

    孟方言将背后的背包交给他们,并出示了能代表组织的信物。

    “那个巴勒斯坦70、80年代特别活跃的组织?”一个守卫嗤笑了一声,拿过他们的证件去验证,而另一个守卫看了他们一眼,动作粗暴地将他背包里的东西全倒在地上。

    结果,只看到了两支笔,一本本子和一把雨伞。

    把东西一股脑地塞回背包,守卫将背包粗鲁地扔还给他,“拿走。”

    “谢谢。”他朝对方道了个谢,并拿回自己的证件,“请问ghost先生今天会亲自来进行交易吗?”

    “问那么多干什么?!”守卫凶狠地啐了一口,将他和moon朝厂门里推去,“ghost先生的行踪哪是你们可以过问的?”

    厂门在他们身后被紧紧关上,孟方言和moon对视一眼,走进了空旷的厂里。

    整个巨大而空旷的空间,都是用来制造溶液的生产线,许多戴着口罩的工人,正在面无表情地操作着手里的工作,他们来自不同的年龄层,却都一样的动作机械,鸦雀无声。

    “我猜这些人,八成都是被ghost抓过来的普通人,”kermid的声音这时从他们戴着的眼镜里传出来,“太可怜了,等会必须得把他们救出去。”

    情报上列举的其他组织的人也都来到了现场,每一个组织的代表都坐在了一张桌子之后,静静等待着交易的开始。

    落座后,他观察了一圈厂内的四周,忽然感觉到有一束锐利的目光直直朝自己射来。

    朝那个方向看去,他看到一个面容丑陋的白人男子正一动不动地看着自己。

    “mars,你见过他?”moon这时压低声音问。

    “没有。”他一边说着,毫无畏惧地和那个男人对视,“他也不可能见过我这张脸。”

    很快,那个男人就转开了视线,而与此同时,厂内的一扇门突然被人打开,一个戴着面具的男人一步一步朝摆成圆形的桌子这边走来。

    “欢迎各位朋友今天远道而来。”

    只见他走到桌子的中央,朝他们做了一个欢迎的手势,“我是ghost先生委派来进行今天交易的代表w。”

    “废话不用多说了,”来自西班牙巴斯克一个组织的头目不耐烦地拍了拍桌子,“ghost把这些溶液说得那么好,开价也高得离谱,我只想知道要我出那么多钱买的鬼东西到底破坏性有多大,今天如果不说清楚,我他妈可是一分钱都不会留下的!”

    “是啊,告诉ghost,他要是胆敢欺骗我们,我们可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其他组织的人纷纷附和。

    “各位,各位,”w这时轻轻抬起手,“请稍安勿躁。”

    说完这句,他打了个响指,很快,他的几个手下就从四面八方出现,在他的身后搭建了一个屏幕。

    “各位,请你们现在仔细看大屏幕,”只见他优雅地侧过身指着屏幕,同时从衣服内衬里摸出一个小小的遥控器,“这里,是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一家城中的商店。”

    “如你们所见,这家店里现在人群络绎不绝,除了本地人,还有外地的游客,多么热闹而祥和啊,是不是?”w这么说着,突然轻轻按了一下手上遥控器的一个按钮。

    在所有人的视线里,下一秒,那家商店忽然整个爆炸开来,烟雾和火光冲破了平和的天空,恐怖的爆炸声和碎裂声刺穿了人的耳膜。

    即使没有身在现场,都能想象到那个地方此刻是怎么样的人间地狱,数以万计的人被炸得血肉模糊,悲鸣和哀嚎响彻整个伊斯坦布尔的上空。

    厂内一片死寂,所有组织的头目都目瞪口呆地看着w,和他手中的那个小小的遥控器。

    孟方言和moon脸上毫无血色地坐在座位上放在椅子下的手不断地在颤抖、几乎想要立刻拍案而起,而孟方言的神色冰冷到毫无温度,他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在桌子下轻轻拍了拍moon的手背。

    “如你们所见,一瓶小小的溶液,就能促成刚才那样一场绚烂的烟花。”

    w自顾自地拍了拍自己的手掌,甚至还快乐地笑了几声,“来,让我们来看看下一场的烟花主办点在哪里。”

    拉丁美洲的手工集市市场。

    北非的小村庄。

    白俄罗斯布列斯特的学校。

    ……

    w用手上这个小小的遥控器,导演了一场又一场盛大的死亡。

    所有组织的头目在最初的惊愕后,兴奋无比地开始为溶液的巨大破坏力而喝彩,整个厂内,只有孟方言和moon浑身发寒地坐在座位上,目眦尽裂地看着这些千万条无辜的生命在一瞬间逝去。

    孟方言终于明白为什么ghost会被称为这个世界上最危险的军火商人和恐怖头目,各国安全机构不惜牺牲无数条探员的生命都必须要逮捕他。

    因为他根本是将人命视作蝼蚁,他将自己当做
 

 
分享到:
由泰森之败而想到的1
十跪父母恩7
陆游最经典的一首情诗为何送给表妹
中国史上最具统帅能力的一个妓女
十跪父母恩2
小乌龟和达找工作的故事1
永遇乐 李清照 落日熔金3
光吃不做的小松鼠1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