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摆渡人 >> 第十四章 迪伦不想哀叹自己命途多舛

第十四章 迪伦不想哀叹自己命途多舛

时间:2016/7/9 8:56:37  点击:1689 次
  迪伦咬着嘴唇,思考着。她不想哀叹自己命途多舛,他的坏运气更甚于自己。但是她头脑中有无数的疑问,乱糟糟,闹哄哄。至少崔斯坦能够解答其中一部分吧。崔斯坦对着她微笑,让她又鼓起了勇气。

  “我在想过了荒原又是什么?”她开了口。

  “啊!”崔斯坦脸上满是理解的表情。他愁眉不展地看着迪伦,“这个问题我真的帮不了你。”

  “我懂。”迪伦轻声说。

  她尽量不露出沮丧的表情,但这个问题让她越来越困扰。她要去向何方呢?之前她已经见识了在黑暗中徘徊的恶魔随时想把她拖下去,她认为自己要去的不是个很糟糕的地方,肯定是个好地方。否则它们为什么要阻止她去那儿呢?而且那一定是某个地方。如果最终的结局就是陷入无知无觉的昏迷状态,那穿越荒原又有何意义呢?

  “困扰你的就是这些吗?”

  不。迪伦笑了,笑里带着喘息声,旋即笑声又止住了。她低头看着满是裂缝的石板地,炉火的影子在上面摇曳。它们跳跃舞蹈的方式既诡异又熟悉。

  “那些恶魔。”

  “你不必担心它们,”崔斯坦语气坚定地说,“我不会让它们伤害你的。”

  他的声音听起来非常自信。迪伦抬眼看到他二目圆睁,眼中带着怒火,牙关紧咬的样子,觉得应该相信他说的话。

  “好吧。”她说。

  两人之间又无语了。但刚刚打破沉默的迪伦对这宁静感到极不自在,而且,她脑中还不断有想法冒出来。

  “你知道我最想不通的是什么吗?”

  “是什么?”

  “就是你看起来不是真实的自己。”意识到自己有点词不达意,她又接着说,“我是说,我能看见你,我能摸到你。”她伸出手,手指朝黑暗中他的方向摸索,但没有勇气去抚摸他,“但是我所看到的,我所感觉到的,并不是真正的你。”

  “我很抱歉。”迪伦听出了崔斯坦声音里的惆怅。

  迪伦咬着舌头,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太欠考虑了,“很奇怪。”她喃喃自语道。接着,她想弥补自己刚才这句话的冒失,“不过你看起来什么样子并没有什么关系,真的没关系。你脑中和心里的那个才是真的你,知道吗?就是你的灵魂。”

  崔斯坦看着她,脸上的表情难以捉摸,“你认为我有灵魂吗?”他沉静地问。

  “当然有啊。”迪伦马上实心实意地回答。崔斯坦看出了她的真诚,笑了。她也对着他笑,但笑容最后变成了一个大哈欠。她尴尬地用手捂住了嘴。

  “我觉得我的身体仍然觉得它需要睡觉。”她睡意蒙眬地说。

  崔斯坦点点头,“开始会有些不适。明天你可能会感觉很不舒服,非常疲惫。这都是心理作用,虽然……”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消失了。沉默的气氛更浓,简直触手可及。

  迪伦抱着膝盖,蜷缩在扶手椅上,目光越过崔斯坦盯着炉火。

  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些什么,但又想不出什么听起来不傻的话。

  而且,她心想,崔斯坦可能想要思考事情。不妨让他像以前那样一个人待一会儿。

  “我猜开始会容易些。”她默默地想。

  “你这是什么意思?”崔斯坦转过身,看着她问。

  她没有与他的目光对视,依然盯着炉火,火光让她平静下来,似乎进入了半梦半醒的状态,“一开始,”她说,“当灵魂休眠的时候,我敢肯定它们得到了片刻的平静和安宁。老是要和它们讲话,你一定累极了。”

  说到最后一句,她的声音颤抖起来,因为她突然想到自己也是“它们”中的一员。

  崔斯坦一时无语。迪伦变得畏畏缩缩,心里解读着这沉默可能包含的最坏含义。当然了,对他来说,她也不过是又一个灵魂而已。迪伦感到无比懊恼,坐在椅子上变得局促不安起来。

  “我一定要闭嘴了。”她暗自发誓。

  崔斯坦嘴一抿,“你可以说话的。”他安慰她说。

  不过,她刚才说的倒是实情。他真的更喜欢旅途的前半截,那时候,灵魂们只是在昏昏沉沉地跟着走,他几乎跟独处差不多。睡眠像一道幕布一样,遮蔽了他们的自私与无知,他也乐得眼不见心不烦(哪怕只有几个小时的时间)。可这个……这个女孩竟然会有同情心,竟然无私地考虑他的感受、他的需要,这让他暗自吃惊。

  他看着蜷缩在椅子上的迪伦,她看起来简直像是要在那个古老的垫子上找个缝钻下去。他心里有些感动,想做些什么好让她脸上尴尬的红晕消散。

  “你想再听一个故事吗?”他问。

  “如果你愿意的话……”她羞涩地回答。

  他脑子里有了主意。

  “之前你问,我摆渡过的最糟糕的灵魂是谁,”他开始讲,“但是我撒了谎。那不是你。”他顿了一下,目光飞快地扫了迪伦一下。

  “不是我吗?”迪伦的头靠在膝盖上,顽皮地看着崔斯坦。

  “不是。”他发誓一般地说。接下来他的声音里没有了那股子滑稽腔调,“那是一个小男孩。”

  “一个男孩?”迪伦问。

  崔斯坦点点头。

  “他是怎么死的?”

  “癌症。”崔斯坦喃喃地说,他只愿意用耳语般的声音讲这个故事,“你真应该见见他。他躺在那里,那场面让人心碎。他又瘦小又孱弱,脸色煞白,由于做了化疗,头上已经没有头发了。”

  “你在他面前是什么样子?”迪伦柔声问道。

  “一个医生,我告诉他……”崔斯坦顿了一下,不敢确定自己是不是有勇气承认,“我告诉他我能让他的病痛消失,我可以让他重新感觉好起来。他的小脸一下子焕发出光彩,就像从我这得到了一件圣诞礼物一样。他跳下床,告诉我他现在已经感觉好多了。”

  崔斯坦打心底里不愿意引导孩子。尽管他们是最乐意跟着他走的,也是最信任他的,但他们也是最难带的。他们不抱怨,尽管他觉得他们最应该抱怨。在你还没有机会长大成人、体验人生之前就死去,多么的不公平啊!

  “崔斯坦,”迪伦的声音让刚才还垂着头的崔斯坦猛然抬起头来,“如果你不愿意,你不用非得给我讲这个故事。”

  但是他想要讲这个故事,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故事一点也不愉快,故事结局也并不圆满。但他就是想把自己的一些事讲给她听,那是些有意义的事。

  “我们一起走出了医院。他一看见太阳,就不肯把目光挪开,盯着看了很久。”

  “第一天过得很愉快。我们轻而易举就到了避难所,我给他表演魔术,凭空变出一堆火,还隔空搬东西,把他逗得很开心。我使出了浑身解数吸引他的注意力。第二天他很疲惫,仍然觉得自己在生病,但是他愿意走路。因为得了重病,他已经好几个月都不能走路了。我没有拒绝他,我原本应该拒绝的。”

  崔斯坦羞愧地低下了头。

  “我们走得太慢了。在太阳落下去的时候,我背着他走,但还是没能来得及。我跑起来,尽我所能地飞奔。可怜的孩子被颠簸得哭了起来,他能感觉到我的焦急,也听到了恶魔的咆哮声。他那么信任我,我却辜负了他的信任。”

  迪伦紧张得几乎不敢问,可是她撇不下这个故事,“出了什么事?”
 

 
分享到:
揭元朝第一嫖客笔下的西厢记性爱狂欢
化蛇,水兽。人面豺身,有翼,蛇行,声音如叱呼。招大水。《山海经(中次二经)》有载
中国第一“女宰相”私生活揭秘
北元魏 分东西 宇文周 与高齐70
红红的大苹果1
谁是红楼梦中最成功的一个女人
周总理
羊羔跪乳3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