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重返狼群 >> 第十六章 草原领地狗

第十六章 草原领地狗

时间:2016/7/2 12:53:38  点击:2492 次
  这天,我还在窗边东张西望唤着格林,就听老肖扯着乌鸦似的嗓子在我门外吆喝《杜十娘》的调调:“……手扶着窗栏四处望,怎不见我的狼?……狼君啊,你是不是饿得慌,如果你饿得慌,对你老娘讲,老娘给你做肉汤……”

  我一拍手,笑得咯咯地迎出门去:“老肖啊,今儿怎么有空上我这儿串门?”

  老肖哈哈一笑,黝黑的脸上阳光灿烂:“哎呀,我闺女想我了,我想请你帮我拍几张照,给她发过去。回头我牵两匹好马,请你骑马去。”

  “好啊!不如你就骑马到河边去吧,我帮你照几张帅的。”

  老肖一乐:“那敢情好。”旋即又想起什么,赶紧说,“河边不行,我正要过来跟你说,你千万管好你的‘狼君’别出去,这几天白脸又杀回来了,好家伙,带的狗成群了,要让他们逮住了狼,那可是往死里咬啊!”

  “白脸?!”我打了个冷战,回忆起了一个月前的情景——

  我刚到獒场的时候,搭老阿姐的奥拓车进若尔盖县城买折叠小木桌和布衣柜。老肖、卓玛、尼玛也跟着凑热闹,在县城里买了一大堆牛肉、鸡蛋和方便面。想着晚上可以打牙祭了,一车人喜不自胜。

  回来的路上老阿姐开车,尼玛坐前排,我坐后排中间,卓玛和老肖坐在我的两侧靠窗的位子。下了公路往獒场方向开的时候,“哗啦哗啦”一阵声响,他们四个人不约而同地摇起了车窗,我纳闷得很:“老肖,这么热关窗子干啥?”

  “狗来了!”老肖话未落音我就听远处一阵狗叫,探头一看,迎着车子冲过来好几条大狗,狂吠着扑车。我心下一凛:“这儿的狗这么凶?!”

  “当然,你看见那条狗没有?白脸的那条,他是这群狗的头领,每次我们从这儿过,他都要咬,凶得很哦……”老肖使劲戳着玻璃给我指指点点。突然间,车窗玻璃“刷”的一声落了下来,也不知道是老肖指力惊人还是地上的大坑把车抖了一下,说穿了,阿姐的“老爷车”本来就年久失修。

  刹那间,老肖的脸也像窗玻璃一样刷地垮了下来,他瞪大了眼睛,冷汗直冒,脸都吓白了:“我的神啊,这玻璃咋这么不待见我哩!”

  车外的狗群一看没了玻璃屏障,飞身跳起,轮番扑咬老肖。老肖大叫大嚷,双手抠拉着半截窗玻璃往上提,哪里提得起来!

  “呼啦”扑上来一只狗,一爪子抓在老肖手上,老肖手背立刻出现三道白路子,眨眼间就变成了红线。

  “汪呜!汪!”狂吠中一个白脸狗头猛咬进窗子!老肖往后一躲,耳朵差点被咬中,他急忙松开玻璃,挥起拳头猛砸,把狗头砸出窗外。“嚓”的一声,老肖的袖子又不知道被哪张狗嘴撕下一片来。卓玛惊呼尖叫,尼玛大声吆喝,车里乱作了一团。老阿姐猛踩油门落荒而逃,她想迅速冲回獒场。奥拓车在坑坑包包的草场上像挨烫的老鼠一样乱跳乱窜,一车人被颠得七荤八素。卓玛和尼玛唯恐自己这边的窗玻璃也被颠下去,边叫边用两只手掌死死抵在玻璃上,像练降龙十八掌。

  “突突……”奥拓车关键时候熄火了!阿姐手忙脚乱地打火,卓玛恨不得提着高音喇叭尖叫。尼玛满头大汗,手顶着玻璃。外面的狗爪子“刺啦刺啦”扒抓着车身和玻璃,抓得人后背发紧。不知谁又喊了一声:“狗在咬轮胎!”一车人的毛发都竖了起来!轮胎一破,这车别想再动一步,奥拓车矮,狗随时可能从窗户扑进来,一车人就只能等着挨狗咬了。老阿姐一个劲儿地按喇叭吓狗。

  最惨的还是老肖,挡无可挡,只能一夫当关,徒手打狗。老肖的手背早已见红,拳头随时可能砸进狗嘴里。他拼命躲闪着不断扑来的狗牙,脸上领子上全是狗飞溅起的唾沫,一个狗鼻子竟然撞到了老肖的脖子上,只是没来得及张嘴!老肖吓得脸都变形了:“救命啊!阿姐快开车啊!要死人的!”

  “老肖闪开!”我大吼着把老肖往后一扯,抽出新买的小桌板往窗户上一挡!

  “梆”的一声闷响,“嗷!嗷!”不知哪条倒霉的狗刚好扑上来,一头撞在了桌板上!老肖急忙接过救命的桌板,死死抵住窗户,猛拍胸口安抚狂跳的心脏。还有不死心的狗从桌板和窗户的缝隙把狗嘴塞进车里乱咬一气,不过够不着人了。

  车前方“腾腾腾”一阵响动,一只大狗跳上了引擎盖,隔着前玻璃恶狠狠地盯着一车人,仿佛见了生冤家死对头一般,那目光阴沉得像索命阎罗!

  “白脸!”老肖哑着嗓子喊。我这才看清了这只头狗,一身金黄,唯独狗脸像京剧曹操的脸谱一样白得特别醒目。我最怕的是疯狗,眼看白脸并没有口吐白沫,我稍微放下心来。我从没见过这么发狠拼命的狗。

  “突突突突……”老阿姐终于打着火了,车一开,几个颠簸就把白脸甩下车去,其余几只狗纷纷向白脸聚拢,还不忘向远去的车吠叫几声。等白脸爬起来,我们的车已经开远了。大家松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开回獒场,老肖锁好铁门,一车人才脚绵手软地下了车。

  “太恐怖了,有这帮狗在外面,谁还敢出去啊?”老肖理着被撕烂的袖子,抹了一把手背上的血。

  卓玛一如既往发挥她痛哭的特长,只是尼玛自己都没回过神,也没工夫去安慰她了。老阿姐吓得直筛糠,说前些日子就是这帮狗把她给咬了,住院一个多月。阿姐说着把伤口翻给我看,腰上、腿上被撕掉的皮肉虽然已经结痂,但仍旧触目惊心,背上歪斜蜿蜒的缝线像古栈道,不难想象当时被咬的惨状。阿姐谈狗色变:“那帮狗简直跟我们獒场的人有仇似的,成天守在门口,出去一个咬一个。”我听得毛骨悚然。

  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跟每天送酸奶过来的老牧民攀谈,老牧民骑的是摩托车,我就奇怪了,那些狗怎么从来不咬他?老牧民笑着说:“他们大概看你们像外地人吧。也或许有他们的原因。”老牧民看我不明白,又跟我详细解释了很多:草原上的狗分为三种——看家狗、牧羊狗和领地狗。看家狗是牧民养来看护毡房的,只对牧民一家的安全和财产负责,有陌生人靠近毡房,看家狗会吠叫报警并且毫不含糊地扑上来咬,但主要是以驱逐和报信为目的,并不会穷追不舍,只要别太接近牧民家就不会招惹到看家狗。

  牧羊狗是看管畜群的,以獒犬居多,凶猛忠诚。他们认得自家牛羊的味道,如果有生人或者野兽胆敢打牛羊的主意,他们会扑倒来袭者一口封喉。但如果人兽只是走在草原上,和畜群保持距离,他们也只会远远看着,不会攻击。

  唯独领地狗最特殊,他们是没有主人的,一天到晚四处游走浪迹草原,每群狗都有自己的领地。领地狗是有杀性的,对闯入自己领地的陌生狗一定要咬死或者驱赶出领地,他们过着半狼半狗的生活。很多人习惯称这些领地狗为野狗或者流浪狗,其实他们虽然流浪却并不同于野狗:野狗是没人喂的,领地狗则是处于半野生状态,除了会像狼一样在草原上浪迹捕捉活食、啃食腐肉之外,也会接受人类的施舍,特别是一些有宗教信仰的藏族人往往会在固定的时间和地点投喂他们食物,这也从一定程度上强化了领地狗对人类的生存依赖。因此,领地狗一般不会攻击人,也不会袭击畜群,领地狗都能与穿藏袍的本地人和谐共处。

  听到这里,我心里暗想,以后我在草原上走动,如果穿着藏袍或许会方便很多,也更能融入这个草原。

  这些领地狗又是怎么产生的呢?据老牧民说,这些狗多数是被人遗弃的,遗弃的原因就太多了:或者是没有那么多野兽了,牧民也就不再需要饲养那么多狗;或者是这些狗本领太差,既不能牧羊又不能看家;或者是一窝生的小狗太多,干脆丢一些出去自生自灭;还有些小型狗显然不是高原品种,那是外来的人“放生”到这里的狗……草原从有牧民以来,这些狗就产生了,并且一代代适应自然的汰劣留良,有的甚至还繁衍了后代,加上越来越多的弃狗加入,领地狗渐渐成群结队起来。当狼被消灭得差不多的时候,领地狗往往就开始干狼事了。只有结成群的领地狗才能寻找到更多腐肉,抢夺到更多食物,当然,也更能招来善人投喂。藏族人不杀狗,所以领地狗的境况比狼好。相比之下,同样是流浪狗,城市流浪狗被遗弃后生存能力就差,夹着尾巴脏兮兮的很委靡,草原流浪狗却能够顽强地结成团体开始自身返祖野化的征程,因此比其他狗都自由、都强大。

  老牧民还嘱咐我,无论哪种狗,晚上都比白天更具攻击性!所以晚上最好别乱走。更别天黑靠近牧民家,尊重各种狗的习性就能与他们和平共处。

  照老牧民的话说,白脸领导的这一帮就属于领地狗,但我们没招惹他们,这些领地狗为啥要攻击我们獒场的人,甚至冒着被车碾压的风险?我又记起第一次带格林出外见识草原的时候,格林也引来三只狗追逐驱赶,其中一只正是这个白脸。当时我扔了一只鞋子吆喝一阵也就把狗赶跑了,没见他们对人苦大仇深的呀。为啥把老阿姐咬成那样,这问题我一直都没想通。

  听了老牧民的分析,我建议投食安抚这些领地狗试试。然而,老阿姐始终不放心,老肖的手上也被狗抓咬得肿了好几天,他恨得牙痒痒,才不信这个邪呢。老肖想办法搞来了几十串大炮仗,和尼玛一起拿竹竿子挑着,在獒场周围噼里啪啦地放炮,把这些领地狗吓得远远逃离开去。又把剩下的炮仗连放了几天,从那以后,獒场周围清静了下来。

  这会儿,老肖对我说白脸又回来了,还带了更多的狗,我心下瘆得慌,这帮家伙咋又回来了呢?还一下子聚了这么多?我可不敢带格林出去了。

  下午时分,藏獒们都关回犬舍的笼子里了,我正在屋子里写东西,隔着窗户能看见格林独自在院子里溜达。不能出场玩,他无聊得磨皮擦痒,转了几圈就开始爬我的窗户。我伸个脑袋出窗户一看,太阳烫得像出炉的钢水,别说陪他出去玩了,就是在屋外站一会儿都会晒脱皮,更何况场外还有那么多凶神恶煞的领地狗。我抓了一把狗粮,递出窗外安抚格林。格林醉翁之意不在酒,一口叼住我的袖子,硬要拖我出去。

  我挣脱袖子关上了窗。格林冒火了,照着窗玻璃一阵猛抓,我没理他。于是格
 

 
分享到:
少女和狮子1
照片电视剧新水浒中的宋江和阎婆惜
 打坐姿势图片5
古代历史上的跨国恋情:明成祖朱棣与“权妃”
娶了超级丑女当老婆的中国古代帝王们
永遇乐 李清照 落日熔金2
1老鼠和万花筒
古代皇帝性体验的第一次给了谁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