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敲响人头鼓 >> 第十八章 雅鲁藏布江的妙音

第十八章 雅鲁藏布江的妙音

时间:2016/6/26 13:54:19  点击:2122 次
    雅鲁藏布江的妙音

    从玛吉阿米餐厅出来,贺思旭把我们介绍到了西藏邮政酒店,然后到八廓街日喀则山东大厦拉萨办事处休息去了。

    我们都很累,开了房间,随便洗了洗就睡了。一觉睡到上午十点,大家起来,洗漱完了打算出去吃点东西,然后按照昨天晚上孙学明安排的,分七路行动,加紧寻找七颗无敌法王石真言人头鼓。

    这时周宁问道:学明哪里去了?

    张文华说:肯定在卫生间。

    卫生间里没有。周宁又问:是不是去潇潇屋里了?说着就去敲门。门开了,是周宁自己推开的,里面没有人。周宁说,怪了。

    张文华说:等等吧,大概和潇潇出去了。

    我们等了半个小时。周宁说:今天有重大行动,他们也该回来了,咱们出去找找吧。

    我们来到邮政酒店的门外,走动着,张望着,又在一家小饭馆里吃了早点,还是没看到他们。

    周宁说:他们是不是被扎西警察劫持到哪里喝酒去了?

    张文华说:是不是尕布藏又追上来了?

    刘国宁说:他去喝酒肯定得叫上我们。

    周宁说:不一定,他想牺牲自己,保护我们,就连招呼都没打,把潇潇叫上就走了。

    张文华说:对,这像是学明的做派。

    又等了一个小时。周宁说:他会不会又去找贺思旭了?你们谁知道日喀则山东大厦拉萨办事处在八廓街的什么地方?

    没有人知道。周宁说:那就去转悠着找吧。

    我们开车来到大昭寺广场,下了车,快步走进了八廓街。八廓街已是人流如潮了,我们顺时针走了一圈,没有找到;走了两圈,也没有看到;走了三圈,还是没有发现。后来又走进了夏萨苏路,没有;来到了冲赛康巷,没有;穿越了翁堆兴卡路,穿越了东孜苏路,穿越了许多条彩色的碉房立成山的无名小巷,还是没有看到日喀则山东大厦拉萨办事处的招牌。

    我们十分沮丧,也十分生气,发了一通牢骚,又沿着狭窄的古老街道往西走,在一个急转弯的地方,突然觉得眼前一片豁亮,几座两层楼的黄房子出现了。与此同时,我们看到了孙学明和王潇潇。

    孙学明和王潇潇正从黄房子的黄门里走出来,手挽着手,亲密无间。我们个个黑着脸走了过去。

    孙学明和王潇潇笑望着世界,也笑望着我们,吃惊地说:你们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

    周宁首先吼起来:我们哪里会知道?我们是瞎猫捉住了死老鼠。你们是怎么搞的?都把我们急死了。

    孙学明赖皮地朝我们作着揖说:对不起对不起,让大家着急了,但是情有可原嘛。

    张文华说:什么情有可原,我们是来寻找人头鼓的,悠悠万事,唯此唯大。你是头,你应该比谁都清楚这一点。

    孙学明说:我当然清楚,但我更清楚世界上还有更紧迫更重大的事情随时都会发生,比如说我和潇潇的爱情。现在我郑重宣布:我和潇潇要准备结婚了。

    我们呆愣着:什么?你说什么?我们没听错吧?

    孙学明说:你们没有听错,你们看看这里是什么?这里是仓央嘉措曾经到过的黄房子,是诗人会过情人写过情歌的老地方,我们在这里过了一夜,非常的幸福。为了这种幸福能够延续一辈子,我们要结婚了。

    王潇潇甜蜜地依偎在孙学明身上,笑着。

    周宁摇摇头说:完了,他们终于走到坟墓里去了。

    张文华着急地嗨了一声,冲着王潇潇说:他有权位么,你嫁给他?他是大款么,你嫁给他?

    王潇潇红着脸说:他是人。

    周宁说:从此君王不早朝,精力外泄,意志消沉,哪里还有心思跟我们一起赴汤蹈火。

    孙学明说:没那回事,我们已经商量好了,一定要找到七颗无敌法王石真言人头鼓,然后在敲响人头鼓的欢乐中,在大原野上,在千山万壑、冰天雪地的祝福里,举行我们的婚礼。

    张文华遗憾地叹口气,冲着王潇潇说:完了,你除了幸福什么也得不到了。

    我说:你们是不是仓促了点?慎重考虑,回去再说吧,回去你们大概就要改变主意了。你们的爱情应该发生在北京这样的大都市里,冰天雪地里能有什么爱情?

    孙学明说:别给我提大都市了,我在北京呆了那么久,我谁也不爱,这次一出来,一进入荒野,我就爱上潇潇了。说着就唱起来:西宁的古塔藏里的经,布达拉宫的宝瓶;想烂了肝花花疼烂了心,望麻了一对大眼睛。大都市的爱情,你有么?

    我们愣着,都有点傻了。半晌,张文华说:没有,我在北京土生土长,从来没见过能把心肝想烂疼烂的爱情。

    孙学明说:那你们还不赶快鼓掌。

    我们从傻愣中清醒过来,热烈鼓掌,都觉得自己也应该赶快找一个王潇潇一样漂亮温柔的姑娘搞出点天翻地覆的爱情来。

    孙学明说:我们要记住今天,在拉萨玛吉阿米的黄房子前,我们以亲身的体验知道了爱情是什么,那就是想烂了肝花花疼烂了心,望麻了一对大眼睛。

    张文华说:我们对人头鼓不也是这样的么——想烂了肝花花疼烂了心,望麻了一对大眼睛。

    周宁说:对对对,这是一种宗教感情,爱情和宗教是一样的。

    孙学明说:你们还有什么要说的?

    我们说:没有了。

    孙学明说:那就听我的,出发。

    我们愉快地应和着。好啊,出发,仿佛我们永远都在出发。

    我们分成了七路:孙学明前往甘丹寺,周宁前往色拉寺,张文华前往哲蚌寺,王潇潇前往布达拉宫,刘国宁前往大昭寺,张长寿前往小昭寺,我前往桑浦寺。我们从玛吉阿米的黄房子开始,又一次出发了。出发前我们说好,两天后再见。

    我们没想到,两天以后,当我们重新聚拢到一起时,个个都是灰头土脑的样子。有的只找到了十二丹玛殿,根本就没有见着人头鼓,真的假的都没有见着;有的甚至连十二丹玛殿都没有找到,好像那隐藏着无数机密的神殿怕人揭密似的躲起来了。怎么办?日喀则的民工再也没有出现,扎西警察也没有出现,我们的线索全断了。

    孙学明皱着眉头说:是不是我们的思路不对头?既然是日喀则的民工,他最终还是要回到日喀则去的,拉萨对他来说只不过是一个路过的地方。

    周宁说:对,拉萨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路过的地方。

    孙学明说:更重要的是,拉萨的十二丹玛寺到了日喀则就变成了威尔玛寺,虽然我们并不知道威尔玛寺在日喀则的什么地方,但很有可能就像拉萨的各大寺院里都隐蔽地存在着十二丹玛殿一样,日喀则的札什伦布寺里也有十二丹玛殿也就是威尔玛殿。

    周宁说:有道理,我觉得不是可能有,而是一定有。

    张文华说:照你们的说法,我们根本就不应该失望,因为我们的目的地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周宁说:我们都忘了在吐蕃大墓许新国告诉我们的,他说巫圣大黑天成了吐蕃大法师和佛教护法神后,按照信徒们的意愿,把自己的安居地
 

 
分享到:
大石头和蚂蚁的故事1
六个仆人3
山楂
古代日本没有太监是因为女人很大度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二十幅
宋朝最牛人妻与皇帝偷情15年后成国母
秦始皇如何在无数暗杀中保住老命
中国历史上最妖艳的一个女人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