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敲响人头鼓 >> 第四章 醉酒之夜

第四章 醉酒之夜

时间:2016/6/23 8:58:05  点击:2668 次
    醉酒之夜

    孙学明恨死了自己的手机,因为这个小巧玲珑的东西此刻成了传播恶音的工具。

    他听到周宁十万火急地说:你在哪里?快来啊,我们让人扣下了,离香日德农场不远的一座山上,你们会看到一堆火……

    他听到张文华大义凛然地说:别叫孙学明来送死,我跟他们拼了。

    他听到刘国宁恐慌万状地说:我服气,绝对服气,行了吧?

    孙学明大吃一惊,心想看样子土匪正在给他们上刑呢。他说扎西警察,你是藏獒支队最勇敢的藏獒,你身上有枪没有?有?那好,你跟我走一趟,我的朋友遇到坏人了,我得赶快去解救。

    扎西警察说: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什么时候去解救?

    孙学明说:现在,马上,就走。

    扎西警察说:再喝一壶茶,再吃一点肉,吃好喝好咱们再走。

    孙学明说:人命关天,你怎么一点也不着急?说着拽起扎西警察来到了门外。

    天已经黑了,繁星满天。风在高高地吹,车在快快地跑。孙学明心说这里是班禅额尔德尼光耀过的地方,大师你可要保佑周宁他们几个平安无事啊。我们是来寻找七颗无敌法王石真言人头鼓的,这是大师祖上的法宝,千万不能出师未捷身先死啊。

    快开。孙学明爆炸了似的喊。

    一出香日德镇,就有汽车跟上了我们。我们从反光镜里看到,那是一辆白色巡洋舰。紧接着我们就发现,白色巡洋舰不是跟踪而是追撵。我们的速度加快了,快到性能极好的日本巡洋舰追了将近一个小时才追上我们。

    巡洋舰横在了我们前面,我们不得不停车。张文华首先下去,朝着巡洋舰挥挥手:干么呀,挡住我们?没想到从巡洋舰里一下子出来了八个人,真不知他们是怎么坐进去的。

    为首一个大胖子喊道:下来,下来,都下来。

    张文华下去了。周宁下去了。刘国宁下去了。我也下去了。我们都很紧张,不知道遇到了哪路人马,是不是半路剪径的强盗?是不是图谋报复的盗墓贼?天色已经黑暗成墨了,四周没有人踪兽迹,除了我们四个手无束鸡之力的旅人和八个力大如牛的歹人。

    八个歹人虎视眈眈地围过来。其中一个攥着酒瓶,声音响亮地吞了几口,砰的一声把酒瓶摔碎了:我今天跟他们拼了。

    怎么办?大家都知道跑是来不及了。

    张文华幻想道:要是在北京我找一帮哥儿们灭了他们。

    周宁心说:在古代可不是这样,旅人走在唐蕃古道上,遇到强盗,强盗问你是干什么的?旅人说我们是找魂儿的,谁给我一个魂儿,我给他一千两银子。强盗说我给你一个魂儿。旅人问你的是什么魂儿?我原是强盗,我要的可是强盗的魂儿。强盗一听,转身就走了。

    歹人已经到了跟前,八个人撕住了我们四个人。

    张文华说:朋友,朋友,有话好好说,山不转水转,不走的路也要走三回呢。

    有个歹人说:话要好好说,也要慢慢说,走,山上说去。

    我们被撕扯着,绑架到山上去了。

    孙学明没想到,火烧眉毛要去援救朋友的时候,他们乘坐的北京吉普突然抛锚了。司机张长寿爬上爬下地检查了半天也不知道哪儿出了毛病。孙学明心说该死的喝茶,我们干么要来喝茶?我们跑了三个小时就为了喝几碗茶。而扎西警察还一个劲地说不远不远就到了就到了呢。他们是什么时间观念?更糟糕的是我们明明知道是浪费时间还居然听话地跟他来了。来了就出事,朋友遇难了,他却陷在这里寸步难行。真要是出了人命怎么办?连报仇也不知道找谁去了。

    孙学明推搡着汽车,推不动就大声说:扎西警察你听着,班禅大师来过这里没有?

    扎西警察说:来过来过,就在这个地方,扎起了三十里帐篷。

    孙学明说:那他怎么不保佑我们?

    扎西警察说:就保佑,就保佑。他意识到自己是个藏民,同样也是藏民的班禅大师不保佑他的朋友,实在是有点不好意思。他使劲拍着北京吉普,着急地说:老马老马,上路上路。

    孙学明后来一本正经地说,这时候他仿佛听到班禅大师在天上轻轻笑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让他们受点苦吧,找到人头鼓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过了一会又说:当然我也不能让扎西警察一直羞愧着,他请朋友来家里喝茶,毕竟是好人做好事嘛,走吧。

    北京吉普突然就发动起来了。

    扎西警察看看驾驶座上脚踩油门的司机张长寿,又看看自己的手,吃惊地说:我这是给班禅上过香的手,拍了一下,马达就轰隆隆响起来,真神了。

    又一次上路了,风驰电掣。

    半个小时后,我们来到了班禅山的山顶。周宁不抱什么希望地拨打孙学明的手机,一摁键钮,居然通了。

    孙学明他们赶到时已是午夜。

    一看山顶上喝酒的场面,孙学明长舒一口气,接着就气吞山河地吼了一声:我也来奉陪,喝。

    信仰之野佛梦滩

    一进入香日德农场的地界,苍黄大地便浓绿起来。一排排防风林带一任蔓延,厚实的庄稼毫无遮拦地走向视域之外,让人吃惊,它长得怎么这么好?风里饱和着麦田的清香,渠水酒一样清冽,麻雀如走浪之草——哗啦啦,哗啦啦。这就是佛梦滩,九世班禅睡过觉的地方。

    佛梦滩在没有班禅佛的足迹之前,不过是一片生长着骆驼刺的戈壁,方圆十一万多亩的土地上,只有一棵红柳树。后来,树多起来,也有了庄稼,人们都说,这都是靠了佛荫的缘故,而形成巨大佛荫的不光是班禅佛,也有班禅佛的追随者。

    张文华就给我讲过一个故事——一个活佛是如何在香日德农场获得圆满而升入天界的。

    此佛原来是青海湖北岸金银滩白佛寺的喇嘛,叫嘉央恩保,意思是蓝色的文殊。蓝色的文殊说自己是吐蕃王公唐古特部落的后裔,言外之意便是他认为他是最正宗的吐蕃人而很多他周围的藏民都不是。这些藏民要么是吐谷浑人,要么是古羌人,要么是西夏人,要么是蒙古人,或者是吐蕃人和上述民族的混血。这个问题在藏土腹地并不重要,但在青海湖环湖地区这个古代汉藏交界、蒙藏交叉、羌藏交汇的地方,却显得有点重要了。它说明蓝色的文殊具有十分古典而且现在已经不多见了的民族意识,这种意识又因为他是喇嘛而转化成了坚强的宗教精神。因此在所有那些对宗教带来伤害的年份里,他都是一个最有韧性的义务护法神。

    1958年民主改革时,有人三番五次动员他参加县政府的领导工作。他觉得喇嘛就是念经,政府的事情管不了也不能管,参加了两次会议就再也不去了。到了文化大革命破四旧时,不让他念经他偏念,不让他拜佛他偏拜,拼了命要保护白佛寺不遭砸抢。造了反的藏民学生把他押赴刑场,假装要枪毙他,他视死如归,大声地念着六字真言。几个青年当权者(蓝色的文殊从来不承认他们是正统的藏民),喝着酒,随便商量了一下,就判了他无期徒刑,押送到香日德农场劳改去了。

    到了农场,蓝色的文殊才知道自己来受苦的这个地方就是佛梦滩。好啊,他高兴哪,内心生出大欢喜。从此以后,他热爱劳动,热爱吃喝,天天笑着念经,夜夜梦里念经,走到哪里就在哪里的墙上或者地上画个无量光佛(他是个运用线条的天才,作为艺术同行,张文华对此由衷地佩服),高声唱着念经。这样过了十五年,有一天农场的管教说:你是因为什么进来的?他说:念经。管教又说:世道变了,你现在自由了,可以出去念经了。他说:世道变了经不变,反正是念经,我哪里也不去了。

 &nb
 

 
分享到:
鲜为人知 一度让唐玄宗神魂颠倒的“洋贵妃”
只有处女才能参加的斯威士兰裸舞节4
卖火柴的小女孩
老干妈辣椒酱的成功创业故事1
孟姜女的传说
史上最严重的一次太监造反事件:皇帝含恨而死
吃人肉取乐的齐恒公最终被活活饿死
诸葛亮为何对丑妻黄硕忠贞不二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