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最后一个道士(二) >> 第十五章 梦伤

第十五章 梦伤

时间:2016/6/12 10:51:53  点击:2711 次
    挑了个不错的位子,就在寨子的正西面,查文斌倚着一棵老松树让他们给挖了个坑,把那可怜的娃娃就给埋在了这儿,也算是让这个未经历人世的孩子入了土。

    再往前去的目的地就是原来探好的那个位置,可查文斌这一路上总觉得心里不踏实,脑海里那个阴冷的冰窖总是挥之不去,但非要说有什么,他又说不上来,就是觉得跟他们此行的目的怎样都有那么半点儿联系。

    到了那个事先已经标好的坐标处,这儿从山顶到谷底起码也得有个五六百米的深度,不过在雪地里有一样事情方便,那便是下山。

    这山的坡度还算是比较大的,上面那层白雪很是松软,几人决定就这么滑下去。他们可没有专业的滑雪装备,怎么办呢?屁股着地,把背包全部挂在胸前,人躺在雪地上,用人形雪橇的方式。

    这下降的速度可远比他们当初上山要来得快,同样也玩得欢乐,一个个喊着叫着权当是来游乐了,在雪地里留下几片滑痕之后,不消半小时,这拨人便已经接近了谷底,积雪也越来越少,到最后地皮已经裸露出来。

    整个山谷呈一个漏斗形,出乎他们意料的是在这山谷的底部竟然有着郁郁葱葱的绿色植物,而温度也逐渐让他们感觉自己身上略显笨重的衣服穿得太多,这里完全是另外一个季节!

    老王还发现山脚的部分竟然有着不知名的花朵正在含苞待放,不远处几只五彩的蝴蝶还在翩翩起舞,他不可思议地说道:“文斌,我们是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吗?”

    几人此刻都已经是大汗淋漓,不得已脱掉那些厚重的御寒衣物才觉得浑身有说不出的舒坦,呼吸的每一口空气都带着花香。超子双手捧起脚下小溪里缓缓流淌的水,使劲地给自己拍了拍脸又猛喝了一口,喊道:“甜!”

    这河流的走向是流向山谷的另一端,隔着不远,能看得出在两座大山的底部山体裂开成了一道细缝,河流随之蜿蜒着流了进去。而这上游除了皑皑白雪的大山还是大山,往哪头走,就成了现在的关键。

    查文斌拿出罗盘定位,还是决定往下游去,因为那儿才是龙首的位置。小溪不宽,水也很浅,花花草草沿着两岸生长,让人一下子就忘却了所有的烦恼。顺着这小溪往前走了不到二里地,便到了那山谷开裂处,站在外边看活像是一张巨大的嘴。

    顺着溪流,他们便到了这个地方,两边悬崖峭壁好不陡峭,飞石峭崖和刚才那一派鸟语花香倒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周围的气温也随之发生了变化。

    冷!刺骨的冷,一下子把人再次拽入了严冬的季节,他们不得已立马穿上已经脱掉的衣服才勉强能够坚持,地上的冰坚硬得如同大理石一般,超子用冰锥也只勉强砸了一个白点。

    这地方反差也太大了,没有一丝的光,不得已,众人只好打开射灯,好在脚下穿的本来就是雪地里用的钉鞋,走路倒不成什么大问题,只是进度一下子又拉了下来。超子在前方搓着手鬼叫道:“这到底是个什么鬼地方,一下经历了两个季节的转变!”

    查文斌只懂风水,气象可就不是他所精通的了,只好说道:“别啰嗦了,小心脚下。”

    两边的峭壁上也都挂着长长的冰凌,有几个人合抱那么粗,要是有人不小心被这玩意儿砸到了,肯定当场就没命了。而他们的头顶上悬挂着无数这样的冰凌,地上同样竖立着无数的冰柱,这里是一个冰的世界!一下子就让查文斌想起了那个冰窖,只是这里的规模要大得多。

    看似没有任何人工雕琢的痕迹,一切都是浑然天成。他们小心翼翼地穿梭在这片冰的世界里,生怕碰到那些如长矛一般锋利的冰凌。

    走了约摸有三里地,他们周围的景象开始出现了一丝变化,原本铺满厚厚冰甲的石壁都是呈现白色的,但是走到这儿他们发现隐约多了几抹红色。

    红色是非常鲜艳的色彩,同时也非常扎眼,第一个发现的是卓雄,敏锐的侦察兵总是能够第一个发现随时可能出现的可疑情况。

    一开始他们以为石壁本身带有红色的条纹,附上厚厚的冰层看起来才会若隐若现。但是很快他们就发现自己错了,因为这些红色到后来越来越明显,直至出现动物的图案,他们再也坐立不住了。

    一条龙的图案,红色的龙,一对张开的翅膀如同恶魔一般伸展开来。

    “应龙。”查文斌失声叫道,“这儿竟然有应龙!”要说之前的红色是石头天然形成的,还可以勉强解释,但是这条龙无论从造型还是线条的勾勒都如同鲜活的一般,甚至连它的翅膀的纹路都被清晰地描绘出来,这还可能是天然的吗?

    在这条龙的下方,还有几处红色,不过一块普通窗户大小,红色确实是存在于冰层之下。查文斌让超子用冰锥敲开看看,若真是人工描绘的,一瞧便知。

    “当当当”几番敲击之后,除了留下几个白点之外,就连龟裂的痕迹都没出现,足见这冰冻得结实。超子摸着发麻的虎口苦笑道:“要不让大块头来试试?他的力气最大。”

    老王摸着那冰层说道:“我看这八成是千年寒冰,不用些特殊办法,只靠硬砸怕是不行的。”

    冰的克星是什么?火!他们这次出来是做足了准备的,无烟煤炉便是其中一项野外生存的好东西,天寒地冻的时候来上一锅热汤水足以让人捧着大呼过瘾。

    生起这炉子,靠在那块红色印记的边上,经过漫长的等待,终于,表面开始出现了一丝融化的迹象。超子奋力地用冰锥使劲地凿,终于开始剥落了,当第一抹红色完全呈现的时候,那种鲜艳超出了他们的预料,如同血一般的红色。当整个图案完全裸露的时候,查文斌和老王的嘴巴已经合不拢了,这是一个字!一个他们都不认识的字!一个他们苦苦追寻了万里的字!

    没错,这和蕲封山里的字、将军庙里的字完全是同一种!甚至连查文斌都会临摹这种文字,只是到现在都不明白是个什么意思。更让人叫绝的是这文字不是画在石壁上,而是直接写在冰层上的。换言之,这文字是被镶嵌在里面的!

    查文斌问老王:“这种厚度的冰层需要多久才能结成?”

    老王摇摇头道:“我也不清楚,但起码也得上千年吧,神迹,我们又遇到了神迹!”他激动地抓着查文斌的肩膀摇晃着,这意味着在万里之外的北国很有可能与巴蜀之地存在着同一种文明!

    看着这冰层里的杰作,他们可以想象出在很久以前,有人在布满了冰层的石壁上用一种红色的颜料描绘出了如此绚烂的图案,甚至有应龙这样传说中的存在。然后图案历经千年之后,再次被裹上了一层厚厚的冰,一直在这儿静静地等待他们的到来,这一等就是千年。

    当古人以不可思议的方式将他们的文明展现在现代人眼前时,给我们留下的只能是无限的遐想和深深的震撼。这些如同鬼篆一般的天书到底记载了什么,他们不得而知,但是查文斌知道自己来对了地方,老王也知道自己找对了人,这一切都犹如设定好的情节,只是在等待那个人的到来。

    “有个女人!”就在此时,横肉脸的一声怪叫惊醒了沉浸在神迹中的人们。他的声音尖而敏锐,似乎他很是害怕。

    众人扭过头一看,只见横肉脸正在离他们不足十米远的地方,用手指着前方一动不动……

    知道有情况发生,查文斌以极快的速度冲到横肉脸的身边。只见横肉脸目光呆滞地看着远方,右手笔直地指向前方,顺着他所指的方位,有一块硕大的冰柱矗立在地面之上,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并没有女人啊。

    “大块头?”查文斌小声地喊道。

    没有反应,卓雄当即就急了,想要去拍打,却被查文斌厉声制止:“千万别动他!”

    卓雄一时间就急了,这横肉脸要论身体,绝对是这拨人里最结实的,卓雄跺着脚喊道:“到底怎么回事?”

    这边的查文斌已经在地上迅速地打开了八卦袋,掏出一只七彩小碗来,然后抓了几把米铺在手上的一块黄布条子上,再把那只小碗放在米
 

 
分享到:
2该做的好事
1该做的好事
2鼹鼠弟弟不害怕
1鼹鼠弟弟不害怕
2香蕉滑梯
1香蕉滑梯
2月亮和星星
1月亮和星星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