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最后一个道士(一) >> 第九章 下葬

第九章 下葬

时间:2016/6/9 12:43:50  点击:2760 次
上一篇:第八章 灵车
下一篇:第十章 青城
    深夜十二点,是一天之中阴气最重的时刻,也是活人最容易跟死人接触的时刻,但凡大法事都是在这个时间做。查文斌看了一眼墙上牢牢贴着的天师符,坚定一下自己的眼神,摆开自己的乾坤袋,拿出辟邪铃,背着七星剑,看了一眼放着的大印,还是没去拿。他把王家的亲戚按照男左女右分好,各站在堂屋的两边,本来这时间是要大殓入棺的,现在早都提前干了,眼下用不着了。

    站好之后,他示意女的排成一队,绕着四具棺材绕圈,男的在女的外面那一圈,女的顺时针,男的逆时针。每隔三圈掉头改变方向,他在最中间也跟着绕,一边绕一边摇着铃铛,嘴里念念有词,都是些超度的经文,六圈完毕,又示意众人可以退出去了。

    本来是要走仙桥的,看着那个八岁的娃娃,万一过桥的时候被他爹妈给带走了,那可就……查文斌打消了这个念头,不过桥得了。他接着拿了一把糯米、一把茶叶,放在碗里搅拌均匀,把屋子里的每个角落撒了一遍,准备收手了,如果接下来不出什么乱子,应该就没什么事了,准备出去喝口茶,休息一会儿。还没等到他走出门,忽然一阵风过,查文斌心知不好,顺手就拔出背上的宝剑,转身一看,已经来不及了,四盏长眠灯中间那盏王卫国的已经灭了,剩下的三盏处于微弱的状态,眼看着就要灭。

    查文斌手一抖,嗖地一下一张符扔进去,不等符纸落地,七星宝剑寒光一闪,直指中间的棺材,符落地起火,三盏灯就像加了油一般重新亮了起来,只是中间一根灯芯只剩下丝丝青烟尚在飘浮着。查文斌大喝一声:“呔!”又是一张镇魂符贴直飞王卫国的棺材之上!

    看来,这绝命的大门,离了他这尊门神,还是坏事了,王卫国已经成鬼而不是魂了,只不过目前尚在屋子里没出去,查文斌也不敢大意,这个主现在必定是煞气冲天。

    门外的人一看里面的道士突然这样,纷纷过去想看个究竟,查文斌做了个勿靠近的动作之后,关上了大门,他要收了王卫国!

    这新死之人所化厉鬼,多半是没那么凶的,只是今天除外,虽然王卫国是庄稼人,但长期居住在绝命之地,加上全家横祸,聚了怨念,竟然冲破了对大印的恐惧,今天倘若放了出去,必会酿成大祸,查文斌深知其中缘由。

    关上大门,那股血腥味渐渐又浓了起来,仿佛钻进了查文斌的每一个毛孔。

    那时候的农村家里还没有今天的地砖,有钱人家里会用上水泥,但大多数人家还是泥巴地,查文斌拿着七星剑,直接插在王卫国的棺材前,剑身颤抖着,仿佛告诉着棺材里的主,此刻它是多么的兴奋。

    他又取出一面背面刻着八卦的铜镜,放在原来搁大印的凳子上,镜子对着王卫国的棺材照着,慢慢地那股血腥味似乎有淡下去的迹象。顾不上这一丝变化,查文斌在最短的时间用黄纸扎了个小人,放在地上,在背面写上王卫国的生辰八字,放在他的棺材上。

    接来下就是要找厉鬼所在了。查文斌取出罗盘,看着上面的指针跳动着,很快在东北角,指针停住了,捏了个手诀,在自己的双眼皮上方各点了一下,这叫开天眼,开了天眼之后的查文斌果然发现了正蹲在东北墙角的王卫国,满身鲜血地正盯着自己看呢。

    天眼如何开?除了需要修习相应的道术,还需要一样媒介;自然界有不少动物是能够看见人所看不见的东西,比如某个深夜里,空无一人的村庄里响起狗的狂叫,任凭主人怎么劝都不听,狗还一边叫一边后退,但是吠的方向始终是某个我们看着没有东西的地方,这种情况下,多半是它见着了你们所看不见的东西。

    查文斌开天眼,用的是牛泪。过去的耕牛在要被宰杀之前都会流泪,屠牛者会使一把寸刀,比现在的水果刀还要小一点,抚摸着牛脖子后面最结实的那块肉,摸着摸着,牛便会四肢跪地,脖子上鼓起一个包包来,这时候牛便会流出眼泪,屠夫将刀插进这个包包,牛便一命呜呼了。

    据说这牛是通人性的,知道自己将死,所以才会跪地流泪,这个眼泪乃是世界纯净之物,能看见一切隐藏着的邪恶,所以会被道家收集起来用作开天眼的媒介,只是相应的时间有限,查文斌能开的天眼也就在一炷香的时间。

    王卫国这会儿其实已经超越了魂的概念,纯粹是由怨念而生的厉鬼,此刻也正盯着查文斌,但是他似乎对那大印和宝剑有所忌惮,不敢有所动作。

    查文斌一手持罗盘,拔起宝剑,脚踏七星步,眨眼间便到了东北角。蹲着的王卫国,忽然就站了起来,还没等查文斌有所动作,直奔大门而去,看样子是想逃窜出去,还未穿过棺材的一半,凳子上放的阴阳镜金光忽然一摇晃,厉鬼像被反弹了一般,应声倒地,待查文斌走过去的时刻,这厮已经挣扎着准备起身。机不可失,查文斌左手迅速掏符,往剑身上一抹而过,一束火光燃起,剑头一挑,带着燃烧的天师符,直至王卫国的面门。

    就要刺到的片刻,那已经是血肉模糊的王卫国,把头一低,恰好躲过这一击。查文斌挥手做斩,王卫国却抬头,眼神之中已没了刚才的戾气,倒是有几分恐惧,接着又是头一低,查文斌高举的右手没有落下,原来,那王卫国所化的厉鬼,是在跟他磕头求饶了。

    见状,查文斌叹了一口气道:“你本乃冤死之魂魄,不想戾气太重,所以才化为厉鬼,不出三年五载,要么作恶化为凶灵,要么遭天谴魂飞魄散,实际是断了自己轮回的路啊,因你今日破了往生路,我只能送你一程,受三世轮回牲畜之苦,方能再投胎成人,你可愿意?”

    那恶鬼仿佛能听得明白,抬头看了一眼查文斌,又扭动脖子扫了另外三口棺材一眼,把头一低,不再有动作。

    查文斌放下宝剑,拿起放在棺材上的小纸人,口念往生咒,绕着跪在地上的王卫国绕了一圈,将纸人朝天一扔,喝了一声:“立!”只见那纸人晃晃悠悠地飘下,恰好落在王卫国的正前方,并且这纸人是站着的,要知道它只是一张普通黄纸所剪!

    地上的王卫国似乎知道了自己的命运,把头低得更低,查文斌又在旁边拿了一根香点燃,一手持辟邪铃,一手持香,最终念念有词,那香燃烧的速度随着他嘴中的咒语越来越快,不一会儿只见那香所出之烟竟然不往上飘,反而朝着地上的纸人而去,而此刻王卫国的身形却越来越模糊,一直到最后消失在堂屋之中,当查文斌手上最后一丝香火熄灭,那纸人“啪嗒”一下倒地,倒的方向恰好是查文斌站着的方位,并且是向前倒地,仿佛在给查文斌献上最后一次礼!

    查文斌小心地把纸人拿起,叹了口气,轻轻地丢在烧纸的火盆之中,不一会儿纸人便化成缕缕青烟,就在查文斌准备收手的时候,突然大门那儿传来了猛烈的敲打之声,还未等到他走过去,门已经被撞开,外面站着一干爷们,个个瞪大了眼睛对里面看着。赵所长一个箭步跨过去,围着查文斌看了一圈,查文斌问:“怎么了?”赵所长还是不答话,又仔细地看了一眼各个角落,然后才说:“刚才我们在外面听见里面有男人的哭声,那娃娃说是他爸爸的,吵着要进来,我们就一直在外面敲门,怎么敲都没反应,大伙儿怕你遇到不测,就开始撞门,撞了半天这门怎么都撞不开,那哭声越来越大,最后屋子里传出来一声大叫,我们一使劲儿,门开了,文斌你没事吧?”

    查文斌看了一眼外面喘着粗气的众人,又看了一眼何老,何老跟他点点头,查文斌说:“没事,今晚你们所听到的不过是幻觉,不要当真!”说罢,大步走出门去,找了个大号茶缸,一饮而尽,抹了一把嘴巴之后,发现蹲在墙根下有个人,走近一看,原来正是金馆长。

    查文斌蹲下身去,刚想问话,忽然闻到一股尿骚味传来,金馆长把头一抬,看见是查文斌出来了,马上就要上去抱住他的大腿,被查文斌一个后撤给让开,喊了一声村长,快带金馆长出去换洗一下,又差吃不消熬夜的人可以先行回家休息。在众人的哄笑中,金馆长哭丧着脸被村长领到他家里,给找了套旧衣服换上,等他再来的时候,天快要亮了。

    当然在此期间,为防止不测,查文斌没有离开过王卫国家半步,熬到第一声鸡叫,已是双眼通红,可是他还没工夫休息,接下来就是去火化了,这个金馆长事先就打好了招呼,灵车已经在村口等候,只等他们这边出发了。

    每个棺材两个男人抬,这些男人都是查文斌算过五行看过命的,都是些命硬之人,才能抬这个横死之棺,每个棺材边上,还都绑着一只芦花大公鸡,前面开道的人一敲扁锣,文斌大喊一声:“起!”

    八个人抬着四具棺材跟在摇着辟
 

 
分享到:
上一篇:第八章 灵车
下一篇:第十章 青城
2开拖拉机的贝可
1开拖拉机的贝可
3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2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1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3蔷薇别墅的老鼠
2蔷薇别墅的老鼠
1蔷薇别墅的老鼠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