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布登勃洛克一家 >> 第六章 西威尔特·蒂布修斯长着一个大脑袋

第六章 西威尔特·蒂布修斯长着一个大脑袋

时间:2016/5/31 8:08:13  点击:2028 次
    身材瘦小的西威尔特·蒂布修斯长着一个大脑袋,蓄着稀疏的金黄色的长络腮胡子,从中一分两半,为了方便的缘故他常常把这长胡须稍向两边肩膀后一披。他的溜圆的头盖骨上盖着一层羊毛般的小卷发。他的耳朵很大,很触目,耳朵边向里卷着,上端非常尖,活像狐狸耳朵。他的鼻子像一枚硬币似地贴地脸上,颧骨凸出,灰色的眼睛平时总是眯缝着,浑浑沌沌地看人,在特定时刻却有着令人惊奇的向外扩展的能力,越睁越大,眼球仿佛眼看着就要掉出来似的……这就是生在利加的蒂布修斯牧师。他在德国中部地区布了几年的道,现在在回乡的路上经过这里,他准备在回家以后,继续自己的老本行。他带着一位曾在孟街尝过仿制的甲鱼汤和葱汁火腿的同僚给他开的介绍信,到这里拜谒参议夫人,按照惯例,参议夫人挽留他住上几天,结果他就在楼下走廊边的一间宽大的、专门接待客人的房间里住下了。

    规定的时间到了,他却还在这里逗留。已经过了八天了,他还有这一处那一处名胜要参观,什么圣玛利教堂的死的舞蹈和使徒钟啊,船员之家啊,市政大厦啊,或者是钟楼上带活动眼睛的太阳啊等等。过了十天了,他几次向大家道别,但是只要别人稍微一挽留,他便又住下来。

    比起姚纳坦先生和眼泪汪汪的特利什克来,他是一个更好的人。安冬妮太太丰满的肉体对他没有丝毫诱获力,也没有给她写过信。然而他对于克拉拉,冬妮的那位端庄的小妹妹,却非常注意。

    在克拉拉面前,在她讲话或者走近的时候,他的眼睛就出奇地扩展开,越睁越大,眼球似乎随时都会掉出来的样子……而且他差不多整天都厮守在她身边,跟她谈宗教的事啊,谈家常啊,还愿意为她讲故事……他的声音又尖又高,带着他家乡波罗的海边上的可笑的断断续续的口音。

    他来的第一天就说:“请允许我大胆向您说一句,参议太太,您的女儿克拉拉真是上帝赐给您的一件无价之宝啊。她实在是与众不同!”

    “您说得对,”参议夫人回答说。可是在他无数遍的重复之后,这就使得她不得不把自己的清澈的蓝眼睛扫过去,仔细地对他观察一番,而且也引逗他比较详细地介绍一下自己的身世、经济情况和前途的发展了。原来牧师先生的父亲也是位商人,母亲已经去世,他是个独生子,他的父亲因为年老已经告退,靠着一笔丰厚的资产过活,早晚有一天,这笔财产也要落到牧师的口袋里。此外他目前的职业也保证他有一笔为数不小的收入。

    讲到克拉拉·布登勃洛克,她现在已经是十九岁的大姑娘了。黑黑的头发梳得一丝不乱,棕色的眼睛严肃又带着一些梦幻的色彩,鼻梁微微勾着,嘴巴总是闭得紧紧的,高高的身材,生得很是窈窕。总起来说,她已经长成为一个神情严峻的、有着自己独特风韵的美丽的姑娘了。在家里,她跟那个可怜的、同她一样虔诚的克罗蒂尔德最要好,克罗蒂尔德的父亲刚刚去世,她一心想不久能“安顿下来”,就是说,带着父亲留给她的一点钱财和家具,在公寓里安一份家……自然,从为了有口饭吃而不得不卑躬屈膝和驯服忍耐这个角度来讲,克拉拉和她一点也没有共同之处。相反地,克拉拉在和仆役说话时,甚至在和她的哥哥姐姐以及她母亲的言谈间,天生语调异常严肃,她的声音低沉,似乎只会降低以表示决定,不会抬高表示征询,永远带着发号施令的性质。有时候她的声调听来那么斩截生硬、不耐烦、傲慢……这在生活中是常常出现的,譬如说,在她害头痛病的日子里。

    其实当老参议还在世的时候,她在交际场合中,不管是在家里或是在地位相同的朋友家里,就总摆出一副凛然难犯的傲慢派头……参议夫人望着她,心里也很清楚,尽管陪嫁费很多,克拉拉治家也很能干,但很难找到愿娶她做老婆的人。在她四周那些不信神、嗜酒如命、寻欢作乐的商人们中没有人愿意应命,只有传教师或许愿意站在这位性格严肃、笃信上帝的小姐身旁。由于参议夫人心里早就打了这样的主意,因此当蒂布修斯暗示他的想法时立刻受到她有节制的欢迎。

    而这件事果然像预期的那样毫厘不差地发展下去。在七月里一天温暖晴朗的下午,一家人到郊野游玩。参议夫人、安冬妮、克利斯蒂安、克罗蒂尔德、克拉拉、伊瑞卡·格仑利希和永格曼小姐,蒂布修斯牧师夹在她们中间,浩浩荡荡地出了城门,预备到远处乡间一家小旅馆,在露天里坐在木头桌子旁边吃草莓,喝牛奶或者杨梅冻,等到天擦黑以后再到一个大果园里去玩。这个果园种着各式各样的浓荫匝地的果树、刺莓矮林,醋栗、也有芦笋和马铃薯菜田,非常广阔的一个果园一直伸展到河畔。

    西威尔特·蒂布修斯和克拉拉·布登勃洛克有意落在众人后面。与克拉拉的身材相比,蒂布修斯矮了很多,他把阔沿草帽从他的大脑袋上摘下来,胡须分开甩在肩膀后面,眼睛睁得很大,不停地用一块手帕擦拭脑门上的汗,一面柔声细语地跟她作了一番很长的谈话。在谈话进行中两个人都站住了,克拉拉用威严而平静的声音答应了一声“好”。

    尽兴而归以后,参议夫人有一些疲倦,躁热,独自一个坐在风景厅里,蒂布修斯牧师这时走进来,在她身旁坐下。四处都笼罩在星期日午后的寂静里。夏天落日的光辉射进来,照在他的身上。

    他开始跟参议夫人又低声谈了很长的一阵话。当听明白他的意思之后,参议夫人说:“好了,我亲爱的牧师先生……您的求婚很中我作母亲的心意,而且我可以向您保证,对于您也是一次正确的选择。谁想得到,您这次进我家门作了几天客竟得到这样大的福分呢!……今天我还不能作最后决定,您知道,我的儿子在外国,我得先写信通知他。你明天就要回利加去,到您的工作岗位上,我默祝您一路平安,今后的几个星期,我们准备在海边度过……您很快地就会接到我的回信,愿上帝祝福我们,让我们平安地再会面。”
 

 
分享到:
2小狐狸艾多
1小狐狸艾多
2云朵鸟巢
1云朵鸟巢
2小小猴拾金子
1小小猴拾金子
2我要当怪兽
1我要当怪兽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