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邪天下 >> 第二章 两仪剑阵

第二章 两仪剑阵

时间:2016/5/17 13:15:49  点击:1991 次
    正盟中人有如潮水,忽进忽退,虽不时有人受伤,但毕竟人数占绝对优势,对幽求的包围丝毫不见松懈!

  范离憎暗中观看了一阵子,忽然惊讶地发现这一群正盟中人虽然人数众多,但自他们的武功看来,绝顶高手却几近于无!

  是否因为正盟屡受重挫,绝顶高手本已不多?

  幽求的目的显然是在于那三辆马车,故出招极快,一接即走,凭借其绝世身手,竟逐步向三辆马车靠近。

  范离憎心道:“正盟中没有绝顶高手,要想困住幽求绝不容易,相反,正盟中必添伤亡,而幽求此战的目的,不过是为了寻找自己,自己是否该挺身而出,以免累及正盟中人?”

  正自思忖间,忽听得那深沉的声音喝道:“武当弟子听令,速速布阵!”

  武当素以“两仪剑阵”名动江湖,“两仪剑阵”最独特之处就在于此剑阵灵活多变,可大可小,少则以两名武当弟子结阵,多则逾百弟子亦可结成两仪剑阵。

  只见数十名武当弟子开始飞速穿插,而其他门派的弟子则逐步退出,两仪剑阵很快形成。

  幽求蓦然暴喝:“你们自寻死路,可怨不得我!”

  身形倏起,犹如冲天鹰隼,一道惊人剑芒亦随之而起,划空而出,气势骇人,似可开天辟地!

  范离憎一望便知这是“破傲四式”之“纵横怒”的前兆,他虽亦得“破傲四式”真传,但其内家真力却无法与幽求相提并论,故此时幽求施展出“纵横怒”,连范离憎亦不知它的威力到底达到了何种境界。

  横如狂雷,纵如怒电!

  纵横交错,似已囊括天地万物。

  范离憎心中一沉,如坠冰窖。

  凌厉无匹的剑气过处,血光滔天,十数名正盟中人如风中败絮,仰身而倒。

  剑势未止,划空而出,其中一辆马车车顶已被削飞。

  里面空无一人!

  幽求身形未止,身如巨剑,长射而下,向第二辆马车疾射而去,身法之快,已至无形可辨,无迹可寻。

  他竟以身代剑,使出“破傲四式”中的“无情冷”!

  范离憎霍然起身。

  这时,幽求的“无情冷”已倾洒而出,身形未至,守在第二辆马车前的几名武当弟子已被无形剑气所伤,倒跌出去。

  一声长笑,幽求右腿自上而下向马车暴扫过去,“哗”地一声,马车犹如被巨剑纵劈,立即分断成两半。

  幽求快捷逾电的身形突然顿止!

  而正盟中人的攻击也出现了短暂的停滞,一时间,场上竟出现了不可思议的僵持局面!

  范离憎察知异变,迅速隐身于乱石之后,暗中窥视。

  第二辆马车已四分五裂,现出三个人来。

  当中一人赫然是牧野栖!范离憎与牧野栖在华埠镇共处了几年之久,虽然两人的身材、容貌各有变化,但他仍是一眼就认出了牧野栖。

  牧野栖身旁立着两人,观其衣饰,多半是华山派的弟子,两人兵刃出鞘,抵于牧野栖身后,牧野栖竟然被正盟中人挟制了。

  范离憎看到这种情形时,心中立时转念无数。

  自五年前“笛风客栈”一场惊变后,范离憎被幽求挟制而去,整整五年时间未出试剑林,对牧野栖能否在那场变故中幸免遇难,亦一无所知,待到范离憎出了试剑林,方知牧野静风已成了风宫白流之主,而牧野静风父子早已失散多年,牧野静风亦一直在寻找牧野栖的下落。

  那次小镇中因自己身份之因,而失去机会。今日,范离憎竟再遇见牧野栖,其惊喜之情可想而知。

  只是他不明白牧野栖怎么会与正盟结仇,莫非,因为他是牧野静风之子?

  想到这一点,他不由忆起自己身为范书之子,心中常常倍受煎熬之苦,对牧野栖的同情心大起。在华埠镇,他与牧野栖虽然极少共处,但他对其母蒙敏却有感激之情,仅凭这一点,他也绝不会对此事袖手旁观。

  幽求心中亦惊愕不已!

  怔神片刻,他诧异地道:“怎会是你?”他曾与牧野栖一战,牧野栖的剑法给他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牧野栖在马车中听到外面的嘈杂声时,初以为是黑白苑的人与正盟发生了冲突,后来方知是幽求与正盟之间产生误会,不免有些失望。

  他忽然开口道:“为何不看一看第三辆马车中有没有你要找的人?”

  幽求与范离憎同时一怔,皆忖道:“原来他能开口说话,那方才为何在马车中一直未曾开口?”

  幽求不假思索地道:“第三辆马车必定也是空的!”

  牧野栖颇为意外地道:“你如何知道?”

  “因为自你被迫出现后,所有的人全围聚在这边,第三辆马车却无人看护!”顿了顿,幽求接道:“你是否想让老夫与正盟再起冲突,使你有机会走脱?”

  “走脱?”牧野栖苦笑一声,道:“难道你未看出我已身受重伤,穴道被制吗?他们之所以未对我施更重的辣手,只是因为担心我受不了车马颠簸之苦!”

  幽求淡淡地道:“老夫虽对正盟中人无甚好感,但亦不会因为你与他们作殊死之战!”

  言罢正待转身,却听得牧野栖大声道:“你的第五式剑法我已有了破解之法!”

  幽求蓦然回首,沉声道:“此言当真?”

  牧野栖却喟然叹道:“只是如今我受制于人,无法与你过招,实是有些遗憾!”

  幽求哈哈一笑,道:“你很聪明,想以这种方式引老夫出手,只是若你真的有破解老夫第五式剑法的能耐,又怎会被这群乌合之众所擒?”

  言罢,他果断转身。

  正盟中人齐齐将目光射向一高髻长须的道长,此道人年逾五旬,神容沉郁,乃武当无想道长的大弟子平阳子,这一行人中,以他辈份最高,想必正盟中刚才那个说话时显得十分深沉的人就是他了。

  平阳子一脸悲愤之色,幽求残杀的正盟中人,以武当弟子最多。

  他仰天悲啸一声,声震云霄。

  幽求卓然而立,面带自负而幽冷的笑意。

  却听得平阳子对正盟中人沉声道:“由他去吧!”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愕莫名,连幽求也甚感意外。

  正盟中人默默地为幽求闪开一条道来,人人皆有忿然不平之色。

  幽求扫视众人一眼,径自离去,此次虽然在数百高手中从容进退,但幽求心中却丝毫没有快意,他隐隐觉得平阳子刻意忍让,必有不得已的苦衷。

  眼见幽求向自己这边走来,范离憎立即隐匿好身形,直到幽求消失于远处,他才起身,抬眼望去,却见正盟中人已重新启程,地上的死伤者亦已带走,只留下两辆破损的马车。

  范离憎不假思索,立即追踪而去,牧野栖乃童年之友,他不能视若无睹。

  ※※※

  黑白苑。

  若愚轩。

  黑道总领敖中正垂手而立、

  虽然他的容貌永远隐于一块蒙巾之后,但任何人见过他的目光之后,就永远也不会忘记这双眼睛。

  那是一双阴沉得让人不寒而栗的眼睛!

  天儒慢慢地卷起一幅画轴,沉声道:“我交待的事,你是否已经办妥?”

  敖中正道:“属下来见主人,正是欲禀报此事,属下设法让幽求相信范离憎在正盟手中,幽求果然上当,并与正盟拔刀相向,最终,幽求迫使少主人暴露。”

  天儒道:“也就是说,如今已有外人知道栖儿是在正盟手中?”

  敖中正道:“幽求并不知少主人乃牧野静风之子,何况他一向自负自傲,独来独往,想要由他传讯江湖,只怕会落空。不过,属下在追踪幽求时,发现另有一年轻人亦在暗中跟踪他,即使在幽求离去之后,此人仍继续尾随正盟中人而去。”

  天儒“哦”了一声,道:“这年轻人是谁?他会不会坏了我的计划?”

  敖中正道:“此子的武功身法虽然不弱,但却绝对无法对数百正盟中人构成威胁,而且我已告知卜贡子,让他设法引开此子。”

  天儒微微颔首,道:“卜贡子行事缜密,应不会出太大差错,风宫动静如何?”

  “风宫白流弟子频频出动,有围袭清风楼、少林寺的迹象。”敖中正禀报道。

  “看来牧野静风为了救出栖儿,是不惜血本了。”天懦平静地道。

  敖中正沉吟片刻,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般道:“属下有一事不明,为何主人见少主人有难,却不立刻施救?”

  天儒高深莫测地一笑,道:“他绝不会有事,如今鼎立武林的风宫、正盟及我们黑白苑都不愿意栖儿被杀,那么,普天之下,又有谁能危及他的性命?我自有救出他的方法,你大可放心。”

  敖中正恭声道:“是!”

  “这一次,牧野静风必定会亲自出动,如果不是顾及大局,我倒真想会一会他!”天儒忽然说了一句让敖中正捉摸不透的话。

  也许,他从来就没能真正了解天儒。

  ※※※

  十大名门之留义庄。

  山庄地势高峻,群峦起伏,依山临水,草木葱茂,湖沼洲岛星罗棋布,宫殿亭榭掩映其中,风光旖旎,巧夺天工,四周环以二丈高墙,依山势蜿蜒起伏。

  俗语有云:一山不容二虎。但留义庄却是由两位庄主主持庄中大局,彼此间从无隔阂,此亦“留义庄”之来历,两位庄主卫高流、喻颂义结金兰,生死与共,为江湖人人称颂,不少高手仰慕其高风而至,留义庄亦因此不断壮大,其建庄时间不过二十余年,却很快跻身十大名门之列。

  卫高流有一子,名为卫倚石,喻颂则有一女一子,长女喻七弦,次子喻幕。在卫倚石与喻七弦未曾出世时,便已被两方父母指腹为婚,结为秦晋之好,情投而意合。

  罗家庄一役,喻颂、卫高流双双遭害,留义庄悲恸之余,便推卫倚石为新任庄主。新旧庄主更替可谓波澜不惊,更无内部权势纷争,复成武林佳话。

  饶是如此,悲抑之气在留义庄仍是久久不散。

  今夜,正盟近四百人齐聚留义庄,留义庄总算一扫半个多月的沉寂,庄
 

 
分享到:
揭秘古代妓女如何过春节
三国猛将排行榜:关羽为何仅排第九位
多伊和他的女儿们的事
月下独酌
周武王 始诛纣 八百载 最长久61
古代中国太监不为人知的血泪史2
露珠姑娘与绿叶1
狼和狐狸4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