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邪天下 >> 第十章 穷途末路

第十章 穷途末路

时间:2016/5/15 11:58:12  点击:1903 次
    一个不知名的村庄。

  村东有一棵老樟树,虬枝横生,高耸入云,树干足有四人环抱那么粗,树下搭了几张简易的石凳,供人乘凉、歇息之用。

  此时正值午时,农人多已回家,老樟树下只有一个卖凉茶的老妇人,一个坐着打吨的叫化子,四个围着一张小方桌喝茶的茶客。

  那叫化子头上盖了一张荷叶,身上的衣衫已脏得无法分清颜色。

  这村子虽小,但自村庄小径走过却是通街大道,所以卖凉茶的生意颇为不错。

  四名茶客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周遭很静,惟有偶尔响起的几声鸡鸣狗吠声,却也是懒洋洋的。

  忽听得那卖凉茶的老妇人道:“终于又有客人来了。”

  随即听得几声凳子搬动时与桌子发出的碰撞声,似乎几个茶客同时将凳子挪了挪。

  那叫化子转了个身,不知为何,他的右手手指忽然抽搐似的跳了跳,像是在梦中受到惊吓一般。

  一个身着白衣的人缓缓向这边走来。

  高大伟岸,白发无指。

  正是无指剑客幽求!

  他本是一尘不染的白色衣衫上,赫然有了极为醒目的斑斑血迹。

  但他的脚步仍是那么稳健,目光仍那么冷傲。

  难道,他与白衣年轻人的决战,竟是他败了吗?

  幽求径直向老樟树下走来,老妇人远远便招呼道:“大爷,这儿有上等的凉茶,若大爷喜欢,还可以再添点茉莉桂花。”

  幽求站定,道:“我没有银两,可以用东西先押着吗?”

  那妇人一愣,随即满脸堆笑道:“只要大爷留下的不是来历不明之物,当然可以。”

  幽求道:“自不会来历不明,你给我来碗凉茶。”

  妇人应了一声,将幽求引至另一张小方桌前,揩了揩桌椅,引他入坐,这才端上一碗凉茶。

  幽求头也不抬地道:“我用来抵押之物你收好了。”

  “了”字甫出,他右掌蓦然在桌面上一压,碗中凉茶立时如水柱般冲天而起。

  左掌凌空扫出,一股悍然无匹的劲风立时席卷了那道水柱,向四名茶客的一人迎面疾射而去。

  猝不及防之下,那人如何能闪过幽求快如惊电的出手?一声怪叫,水柱已悉数射在那人脸上。

  虽是水柱,但其力道却立时让那人脸面血肉模糊,向后倒跌出去。

  他堪堪跌翻于地,幽求已欺身而进,快如鬼魅,待众人回过神来之时,他的右足已点压在那人的喉间。

  如此突如其来的变故,仅在电光石火间。

  幽求声冷如冰:“这条人命应不会来历不明,就用他来充作茶资!”

  老妇人大惊失色,另外三名茶客亦一惊而起,脸色变得极为难看,惟有叫化子依旧背倚着老樟树,纹丝不动。

  老妇人强作镇定道:“大爷若是没有茶资,也不必……不必如此……”

  幽求哈哈一笑,道:“你若再拖延下去,你的这位同伴只怕就要毒发而亡了。”

  果不其然,那名倒在地上茶客的脸部已变成一片乌黑色,并生出了密密麻麻的水泡,水泡内全是毒水,不断胀大,终于破裂,不过片刻间,那张脸已被腐蚀了大半,样子极为可怖。

  显然,凉茶中有剧毒!

  老妇人神色变了又变,倏而一声怪笑,嘶声道:“幽求老儿,你毁了老娘精心泡制的‘孟婆茶’,老娘只好留下你的性命作为茶资了!”

  她的右手本是握着一只勺子,这时右腕一震,“啪”地爆裂声响起,她的手中已多出一把细窄的剑。

  与此同时,另外三名茶客齐齐挥掌向小方桌拍下,小方桌应声而碎,三人已各自从桌下抽出一件兵器!

  幽求气定神闲,冷冷一笑,望着老妇人道:“孟婆茶?你是否是修罗堡的汁七娘?”

  老妇人沉声道:“不错,当年我夫君前去洛阳,参与洛阳剑会,竟被你所杀,今日我便要为夫报仇!”

  汁七娘乃修罗堡堡主,修罗堡远在川西,与青城、唐门同为蜀境三大门派,青城势衰,而修罗堡的势力反而而日渐高涨。

  幽求淡淡地道:“那年洛阳剑会我杀的人太多,有什么人死在我的剑下,我已记不清了,你要为夫报仇,自然无可厚非,只是用毒来对付我,未免失去了武者的身份!”顿了一顿,又道:“不知老夫脚下的又是哪位高人,我若就让你这般为毒所杀,谅你也死不瞑目,若你也是向我寻仇的,我就成全你,给你一个出手的机会!”

  言罢,右足一勾一送,地上的人已被挑飞而出。

  那人着实强悍,虽身中奇毒,竟仍能强自拧身,在空中半旋身躯,落地踉跄退出好几步,方竭力站稳。

  但此时他已面目全非,双目尽瞎。

  汁七娘忙道:“蓝兄弟,解药……”伸手将一只瓷瓶向那人掷去,不料那人却反手一掌将那只瓷瓶击得粉碎,嘶声道:“幽求,你接招吧!”

  他的声音嘶哑难听至极,竟赤手空拳向幽求疾冲过去,如疯如狂,他的脸上五官此时根本分辨不清,有几处己露出了森森白骨。

  幽求的胜上出现了少有的凝重之色,他静静地站着,丝毫没有出手应敌的意思。

  那人迅速向幽求接近,如兽般的低吼声中,他向幽求所立的方向全力挥出一掌,但掌至半途,他的喉底突然发出低低的声音,双膝一软,颓然向前扑去。

  他终没能向幽求发出一招,就已毒发身亡。

  不知为何,幽求竟轻轻叹息了一声。

  汁七娘与其他三人互视一眼,身影闪动,转眼间,已将幽求围住。那三名茶客中有一精悍老者,两腮内陷,下巴尖削,额头却异常突兀,乍一看,让人不由想起一只倒置的梨子,他的目光却精亮如电,手中之剑短而窄,握手处却比寻常剑柄长了不少。

  此人正是黑道前辈高手“剑劫”钟离邪神!

  另外两人则分别是奇玄谷谷主查夫子,残阳楼楼主刘残阳。幽求被四大高手团团围住,但他的神情却远比对方更从容不迫,自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无形气势已将对方四人笼罩其中。

  汁七娘干笑一声,道:“幽求老儿,你在数十年前的洛阳剑会杀人无数,也该对武林同道有个交代了,我们四人自知单打独斗不是你的对手,只好并肩子上。”

  幽求道:“老夫重现江湖已非一日,为何你们偏偏在今日才敢向老夫寻仇?如果老夫没有猜错的话,一定是个叫任玄的年轻人将我的行踪告之于你们,并透露出我已受伤的消息,是也不是?”

  计七娘毫不避讳地道:“是又如何?天下间欲杀你而后快的又何止我们几人?”

  幽求自语般地道:“好小子,不但剑法奇高,而且饱富心智,其天赋与范离憎相比,亦不会逊色……”

  他自顾喃喃自语,似乎丝毫没有将面前四人放在眼中。

  钟离邪神剑身一颤,发出龙吟之声。

  幽求倏然收神,目光缓缓扫过场上四人,嘴角处浮现出一抹轻视的笑意。

  他道:“出招吧!”言罢竟傲然负手而立,他的无指双掌交叠于身后,形状丑怪,但在众人的感觉中,却充满着压抑可怖,丝毫没有滑稽可笑之感。

  一股无形的凌然万物之杀机顿时弥漫开来,紧紧锁住了在场每一个人的心。

  那叫化子仿佛也为这无形杀气深深震慑,他猛地坐起身来,茫然四顾,随即一声惊呼,跌跌撞撞地向远处跑去。

  汁七娘神色一寒,左手一扬,一道乌光如惊电般划空而出,向叫化子的后背疾射过去。

  幽求冷笑一声,右足一扫,地上的那只破碗立时疾飞出去,正好将乌光撞飞,“当”地一声,竟没入了一块岩石之中。

  那叫化子一声惊呼,滚跃出数尺开外。

  幽求望着脸色难看至极的汁七娘,道:“你是担心他会将你们四人围攻老夫之事说出去,有损你们声誉么?事实上你们大可不必有此顾虑,因为你们根本不可能活着离开这儿,而死人是不需要顾及自己面子的!”

  阴沉的残阳楼楼主刘残阳再也忍耐不住,身形倏闪,率先向幽求发动攻击!

  剑影闪掣辉映,隐隐有肃杀之气,正是“残阳剑法”中第三式:残阳沥血!

  与此同时,奇玄谷谷主查夫子与钟离邪神已从左右两侧分进合击,剑势逼人。

  汁七娘蓦然掠空,无数寒芒闪耀于上空。

  一时间,幽求周遭已有一张交错纵横的剑网,寒刃如雪。

  四大剑中高手合力一击,其威力绝不能小觑!

  尤其是汁七娘,她能以女流之身,统治弟子数百的修罗堡达三十余年,其修为实是惊人。

  她的剑芒弯曲如蛇,故破空之声与寻常剑法大不相同,显得格外诡异多变,不可捉摸。

  幽求一声清啸,冲天而起。

  幽求宁折不屈的本色此时显露无遗,他所担心的只是没有对手,而从不畏惧对手的强大!

  四人之中,以汁七娘的剑法最具威力,而幽求则一反争战中攻敌薄弱的原则,率先向敌方最强的汁七娘迎去!

  汁七娘身在空中,剑势一幻,剑芒大炽,赫然如七条银色毒蛇凌空飞噬幽求。

  幽求双足互踏,身躯借力侧旋,飞舞的衣袂竟如刀剑,由对方惊人的剑势中穿掠而过,反削她的右腕。

  汁七娘沉腕撤肘,疾贯内力于剑身,暴然侧封。

  幽求已在间不容发之际,凌空斗折,借着侧旋之力,右足横扫,挟如剑锐风,径取汁七娘的咽喉!

  同一时间,钟离邪神已接踵而至,封住了幽求下落的线路。

  汁七娘堪堪闪过幽求致命一腿,倏觉又有冷风自脑后侧扫过来。

  双眼突然奇痛彻骨,汁七娘惨叫一声,双目已被幽求的白发扫过,顿时眼前一片黑暗,双目失明,血流满面。

  惨叫声甫起,她的右腕一痛,鲜血狂射,竟被幽求的衣袂生生削断。

  钟离邪神听得上方传来汁七娘的惨呼声后,心神一震,随即闻到了一股血腥味,并有湿湿热气喷洒在他的脸上!钟离邪神大惊之下,倏然发觉幽求单脚踏在
 

 
分享到:
唯一让曹操伤感落泪的女人
金缕衣 杜秋娘4
1孩子们在一起开心的玩吹泡泡
盘古开天辟地
幼儿园的故事
黄山寿《吴刚伐桂》(立轴、纸本)
昔仲尼 师项橐 古圣贤 尚勤学89
喜羊羊与灰太狼之狼披羊皮5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