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邪天下 >> 第七章 前程渺芒

第七章 前程渺芒

时间:2016/5/14 8:13:39  点击:2127 次
  白辰虽知前途渺茫,武功被废后要报家门血仇更是困难重重,但见小草如此神情,心情亦不由得略略释然。

  小草提起床头的一个包裹,道:“我们先向贾大人告辞再启程,如何?”

  白辰道:“也好,毕竟承他照顾。”

  话音未落,便听得门外响起爽朗笑声:“二位为何急着离去?小兄弟的伤尚未痊愈,可不宜奔波劳累!”

  说话间,门被轻轻推开,一个身着便服的中年人立于门前,面孔白皙,颇具富贵之气,一望可知是为官为宦者。

  小草轻声对白辰道:“这位就是贾大人。”

  白辰忙深施一礼,道:“多谢贾大人收留之恩,在下伤势已无大碍,不敢再扰府上清静。”

  贾政哈哈一笑,道:“小兄弟谈吐文雅,实是难得,可惜小兄弟不肯多盘桓几日。”一顿,又道:“小兄弟欲往何处?贾某马房尚有几匹劣马。”

  小草看了白辰一眼,意思是说你伤势未愈,不宜骑马。

  不料白辰却道:“多谢贾大人。”

  小草略觉奇怪,但也没有再说什么。

  一路上,马蹄声“得得”,白辰似乎从未受过伤,还不断催促小草,两人很快已在歧州府的数里开外。

  小草已是香汗淋漓,喘息道:“白……公子,你有伤在身,不宜……不宜妄动!”

  “吁”地一声,白辰忽然猛地勒马而止,翻身下马,身子竟一个踉跄。

  稳住身形之后,白辰奋力抽了一鞭,重重抽打在马身上,马受痛后长嘶一声,如电疾驰而去。

  小草大吃一惊,亦勒住坐骑,翻身而下,正待相问,白辰竟如法炮制,在她的马身上猛抽一鞭,此马亦绝尘而去。

  小草愕然道:“你……这却为何?”

  白辰神色凝重地道:“无需多问,你即刻步行返回风宫,但切记不可由原路返回,明白了吗?”

  小草摇头道:“不明白,我只知道夫人吩咐我将你送至和尚镇,才能返回。”

  白辰一把将她拉至路边林中,小草大骇,几乎失声惊叫,白辰“嘘”了一声,低声道:

  “如果你跟着我,会让我身陷危险之境,所以我须得与你分道而行!”小草忽然笑了,她道

  :“你休想骗我,其实你是担心我有危险,对不对?”

  白辰一怔,随即扳着脸道:“就算是,又有什么可笑的?到时有人‘咔嚓’一声,砍了你的脑袋,你怕不怕?”

  小草眼中先是有了骇然之色,但很快又道:“怕归怕,总之,夫人的吩咐我永远不会不遵从,何况我看也未必有什么危险。”

  白辰冷笑一声,道:“你可知贾政为何送我们两匹马?”

  小草不解地道:“自是为了让我们以马代步,少些奔波之苦。”

  白辰哼了一声,道:“他若真的有如此好心,偌大一个贾府,怎会没有马车?难道他不知道我有伤在身,不宜骑马?”

  小草想了想,道:“若是他要对你我不利,在贾府中自可下手,又何必送我们匹马?”

  白辰道:“叶姑姑将我送入贾府,贾政怎会在自己府上对我们施下毒手?毕竟得罪了叶姑姑,对他并没有什么好处,你可曾留意到我们所乘的马匹有何特别之处?”

  小草思忖片刻,茫然地摇了摇头。

  白辰道:“两匹马的后臀皆有军马印记,寻常人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马,一旦我们乘此马赶赴和尚镇,在中途伏击者必定能一眼认出我们就是他们要攻击的目标,何况,盗用军马,

  也是一项不小的罪名!”

  小草瞪大了眼睛,吃惊地道:“怎会这样?贾大人与风宫素来交好,没有理由要杀由夫人送到他府上的人呀?”

  白辰缓声道:“现在,我已猜知牧野静风为什么会放过我?”

  小草失声道:“难道不是因为夫人的求情?”

  白辰不置可否地一笑,他没有对小草作更多解释,那是因为他觉得小草是一个纯真的女孩,他不想让她知道世间阴暗丑陋的一面。

  白辰道:“事已至此,我也不必去和尚镇了,便不如选择一条岔道会更为安全,其实从今往后,我将以天下为家,去往哪里都是一样,何必拘于一个和尚镇?”

  小草有些黯然地道:“你是说,从此你将流落江湖了吗?夫人让我送你去和尚镇,是因为她想让你去和尚镇见一个人,此人可以帮助你。”

  白辰心道:“想取我性命的人武功高得出奇,寻常人又如何帮得了我?”口中却道:

  “只怕我们还未到和尚镇,就已送命?!”

  小草道:“夫人临走时把这个包裹交给我,说是包裹中有她送给你的一件东西,还有一份书笺,是交给和尚镇中等侯你的人的,你不妨看看,也许对你会有所帮助。”

  白辰接过包裹,将之解开,一看之下,不由吃了一惊,但见包裹中除了银两外,赫然还有“离别钩”!

  白辰知道离别钩对叶飞飞来说,有着另一种意义,它与叶飞飞的身世息息相关,这些年来,此奇门兵器从未离开叶飞飞身边。

  如今,她竟然将离别钩送与白辰,白辰但觉心中一热,深深感激叶飞飞对他的呵护与关爱。

  白辰在包裹中见到的不是一份书笺,而是两封,其中一封写着“白辰亲启”,另一封外面则未写一字。

  白辰将前者折开,展开信笺,但见信笺上以素雅隽秀的笔迹写道:“姑姑今日方知贤侄之坚强不屈,甚为欣慰,奈何天道无常,命运多悖,姑姑不能为贤侄免去大难,心中愧疚,

  惟愿贤侄今后不要沉沦委顿,以贤侄不屈不挠之心,日后必展宏图。若不是姑姑有孕在身,

  必送贤侄前去东海素女门,我母亲本为素女门前任门主,当不会拒绝贤侄于门外,何况素女

  门地处东海无名岛上,纵是势强如风宫,对素女门也是听之任之,你武功尽废,流落江湖太

  过危险,隐身素女门,可谓万全之策!”

  “姑姑已通知他人,让此人在十里之外的和尚镇与你相见,此人必会对你全力照顾,将你送入素女门!”

  “离别钩以精巧诡异见长,你功力尽失,将来纵能恢复,一时也不甚高明,用此兵器对你倒也颇为适宜,至于姑姑,身处风宫樊笼,只怕永远也没有动用兵器的机会了。”

  “阅罢此信,即刻将之毁击,另一份书笺交给在和尚镇等侯你的人,切记在此之前,万万不可折阅!其中原因,日后你自会明白!”

  “匆匆草就,言不达意,殷殷祝愿,贤侄知否?”

  白辰惆怅了好一阵子,方依叶飞飞所言,将折阅过的信笺毁去,再将“离别钩”套在自己的右腕上,以衣袖罩住,重新封起包裹,对小草道:“叶姑姑在信中说,若是前往和尚镇

  途中有变故,务必让你速速返回风宫,一则可向她禀报事由,二则也免得牵累我。”

  他说得极为郑重,小草不由将信将疑。

  正待开口,忽见白辰神色微微一变,随即道:“叶姑姑还告诉我,她已安排了高手暗中保护我,至于此人是谁,她倒未说,不过叶姑娘武功本就颇高,她眼中的高手,自然也绝不

  简单。唉,看来我是杞人忧天了,叶姑姑早已将诸般事宜安排得妥妥当当,既然如此,你与

  我同行,也无甚大碍。”

  小革见他突然改口,不由大惑不解。

  白辰领着小草回到大道,继续前行,一路上白辰神色自若,只是匆匆赶路。走了一程,小革见途中一直无事,悬着的心也渐渐放了下来。

  走出约摸三里路,二人行到了一岔道口,岔道直通一道山谷中,山谷谷口隐隐有庙宇掩藏林叶闸。

  白辰看了看天色,嘀咕一声:“天色不早了,只怕今天已无法赶到和尚镇,不如去那边庙宇中借宿一夜,明天再赶路也不迟。”

  小草见山谷幽深,心生寒意,道:“想必这儿离和尚镇也不太远了……”

  “你未曾受伤,自然愿意赶路。”白辰忽然有些粗暴地打断了她的话,长长吸了口冷气,又低声骂了一句:“他妈的,痛死我了!”

  小草吃惊地望着他,皱眉道:“你……怎能口出……粗言?”她曾见白辰温文尔雅地与贾政交谈,此刻难免有些意外,她却不知白辰自进入风宫后,一有机会,便混迹于酒馆、青

  楼之中,这等骂法,只属“牛刀小试”而已。

  白辰道:“若是你不肯与我同行,不妨就此折回,你是叶姑姑心腹侍女,与我则非亲非故,自然没有人会为难你的。叶姑姑毕竟是宫主夫人,虽然风宫四老位高权重,可毕竟是四

  个人,而宫主夫人却只有一个!

  若我是叶姑姑身边的人,而不是追随风宫四老,多半也不会落到今日这种地步,就此一点,你就比我幸运多了!“一边说着,白辰已拐入岔道,自顾前行。

  “喂,等一等!”小草叫道:“送佛送到西,我若就此折回,夫人多半会责备我……就算夫人心善,不会责备我,我也会于心不安……”

  白辰心知已决计支不开她了,行不多远,白辰留意到路间杂草丛生,心中一沉,猜知此庙宇必是久无香火的荒庙。

  但事已至此,再无回头可能,白辰只有继续前行,他总有意无意地走在林木最为茂密的一侧,对此小草丝毫没有留意。

  走近山谷,地上杂草已没至膝间,小草神色略显紧张,白辰虽然心中亦是忐忑,但神色间却仍是从容自若。

  由石板铺就的路面迂回林间,两人终于站在了庙宇门前。

  庙门紧闭,红膝脱落,藤蔓攀墙而上,已将屋顶遮去了小半——果然是一座早已废弃的庙宇。

  小草眼巴巴地望着白辰,一心只盼白辰能改变主意,立即离开这荒凉之地。

  不料白辰却叹道:“好一个清闲悠静之地,不知宿于庙中,会不会冲撞了菩萨?”

  小草失声道:“你真的要留宿于这荒庙中?”

  白辰反问道:“有何不妥?”随即向四周遥遥揖手,道:“不知哪位高人暗中助我,在下有伤在身,不能赶至镇上投宿,只好委屈尊驾了!”

  小草心道:“看他
 

 
分享到:
2小狐狸艾多
1小狐狸艾多
2云朵鸟巢
1云朵鸟巢
2小小猴拾金子
1小小猴拾金子
2我要当怪兽
1我要当怪兽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