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邪天下 >> 第五章 寒炎归一

第五章 寒炎归一

时间:2016/5/10 11:48:14  点击:1048 次
  牧野静风乍听寒掠的狂笑声,微愕之下,沉喝一声:“装神弄鬼,仍是无法挽救你自己!”

  他料定寒掠在失利的情况下如此狂笑,定是为了干扰自己的神智,当下毫不手软,“伊人刀”如狂风暴雨般誓要将寒掠彻底击败!

  倏闻蒙敏“啊”了一声,声音不大,却足以让牧野静风一惊!

  若非有很意外棘手的事情发生,蒙敏决不会在这时候惊慌失措,因为她不愿让面对强悍敌人的牧野静风分神!

  牧野静风明白这一点,所以他更为担心!

  狂攻一招,生生将寒掠逼得倒退二步之后,牧野静风正待转身,突然感觉到身后有强悍至极的劲气暴袭而至!

  背向敌人,而且被来敌占了先机,不宜硬拼!

  牧野静风“伊人刀”乍收,倏而斜指直击地面!

  身形借力反弹,以他那绝世轻身功夫飘然掠起,而他的“伊人刀”则已挑飞地上几块石子,在他骇人内力的作用下,几块石子如电射出,直取身后来历不明的敌人——其目的并非伤敌,而是为了自保!

  牧野静风已感觉到身后来敌的功力不在寒掠之下!

  如风一般飘出数丈远,强自拧身,牧野静风这才飘然落定!

  抬眼一看,终于看清了突袭自己的敌人!

  来者是与寒掠一样苍老得不知年纪的老者,一身金黄色的衣衫在阳光的照耀下泛起眩人之光!

  甚至连他蓬乱披散的一头长发也是金黄色的,便如同一团正在燃烧的火焰!

  在他的肩后,露出了一截兵器,兵器极可能是护手钩!

  最为诡异可怖的是他的脸容,他的脸部赫然是一片赤红,神色间带有一股骇人的煞气,仿若一个欲择人而噬的红魔!眼中闪着横霸凶残的光芒!

  牧野静风正自心惊间,倏闻四周响起一片欢呼声:“炎老无敌!炎老无敌!”

  牧野静风举目四望,心中一沉!

  但见芦苇荡内一地尸体,残肢断骸七零八落地散在地上,鲜血早已把芦苇荡的卵石、芦苇皆染成红色。更有死难者破碎的衣衫随风飘起,飘落在远处的芦苇上,随风而动,便如一个个不肯逝去的冤魂!除了白辰、白茹,白家近二百口人及接天楼的人竟悉数战死!

  白智秋亦已无声无息地倒在地上,他的全身一片赤血淋漓,已无法分清究竟哪一处伤是致命的伤。他的双目愤怒地张着,直视苍天,至死不肯暝目!

  伏龙堡的堡主贺烈还活着,但他的脸色比死人还难看,他的右臂已荡然无存!

  白智秋的武功本在他之下,但白智秋状如疯狂的狂杀之态,却让贺烈暗萌怯意!

  如果不是帮中弟子及时相救,那么被白智秋一剑斩下的将不是贺烈的右臂,而是贺烈的头颅!

  风宫的人果然是强悍至极!他们在击杀了所有对手之后,虽然伤亡惨重,却仍有三十多人活着!

  每一个尚且活着的风宫属众无一不是伤痕累累,状如血人!

  目睹这惨烈至极的一幕,牧野静风心中如有千斤重石!一种深深的懊悔与愧疚在吞噬着他的心灵!

  他自忖虽然自己是因为救儿心切,才答应血火老怪让他召集这些人,但与这数百条性命相比,这个理由却显得苍白无力了!

  如果可以重新选择,那么,牧野静风必定会选择放弃,放弃借助血火老怪寻找儿子牧野栖这条途径!

  可世间的一切都是如流水一般一去而不复返了!

  面对不可挽回的错误,牧野静风除了心痛之外,更有对风宫的仇视!

  他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会为了似乎根本无足轻重的理由而掠杀了这么多人的性命——而他们亦同样付出了代价!

  难道,他们是一群以杀人为人生之乐趣的人吗?

  倘若真的如此,那么他们便也是最无权利继续活下去的人!

  ※※※※※※※※※

  寒掠当然要笑,虽然他与牧野静风疾拼数十招之后已渐处下风,但此时,他已感觉到他的师兄到来了!

  他的师兄便是被风宫属众称为“炎老”的炎越!

  在炎越尚未出现时,寒掠便已感觉到了他的存在!他对其师兄太熟悉了,以至于彼此间就是相距在一里之外,也可以感觉到对方的存在!

  既然如此,寒掠便没有理由不笑!因为炎越一旦感觉到他的存在,便必定会来此地,那么,合他们师兄弟二人的修为,就无惧于牧野静风了!

  甚至可以说是稳操胜券!他不信足足比他小一甲子的牧野静风能够挡得住他们师兄弟二人的合击!

  炎越果然出现了,甫一现身,远远便看见寒掠形势不妙,立即突袭牧野静风!生生逼退牧野静风之后,寒掠与炎越相顾纵声大笑起来!

  笑声疯狂张扬,目空一切!

  他们已整整蛰伏了五十年!整整五十年间,他们从未在江湖中抛头露面,这对争勇好斗的他们来说,是一种多么难以忍受的煎熬啊!

  而今,他们终于可以再战江湖,可以搏杀,可以听见久违的金铁交鸣声,可以闻到可使他们兴奋不已的血腥之气,他们如何能抑止住自己心中的兴奋?

  他们二人正是血火老怪所说的“风宫四老”中的其中二老!

  无论是寒掠还是炎越,其修为都已可跻身绝世高手之列!

  那么,若是风宫四老齐出,那将是何等的惊世骇俗?

  寒掠高声道:“师兄,五十年过去了,你还活着,我们终于可以再战江湖啦!”

  他的话中有掩饰不住的激动!

  “不错,我们要将这五十年中所失去的血战机会找回!”炎越的神情语气比寒掠更狂,更霸!

  他那狂霸无比的目光扫向牧野静风,冷冷地道:“今天,你便是我们再战江湖的第一个对手!但愿你不要让我们失望!”

  寒掠接道:“师兄放心,此人的武功已不在当年所谓的武林七圣之下,绝对是一个很好的对手!”

  炎越火红的眉毛一挑,狂声大笑道:“好!知己难求,强敌更难求!便让我来会会连你也青眼有加的劲敌!”

  话音甫落,炎越双目暴睁!眼中精光倏闪,身形与此同时划空而出,直取牧野静风!

  双掌交叉疾翻,内家真力已由掌而出,无形掌势向牧野静风当头罩下!

  他的功力真元与寒掠恰好相反,竟是炙热无比,双方尚相距数尺时,牧野静风已感觉到了对方掌势中所带起的气劲有一股奇异的炙热感!

  牧野静风心知倘若寒掠、炎越二人联手对付自己,那么也许自己便再无胜算!所以,尽管对方未用兵器,他仍是以“伊人刀”相迎!

  他要在对手未联手之前,将他们各个击破!

  对付嗜杀凶残如寒掠这种人,根本不需顾忌江湖规矩!

  “伊人刀”光芒如虹,以贯日之劲势,向炎越疾迎而上!

  一出手便是全力一刀!牧野静风显然已是怒火填膺!

  “轰”地一声,炎越的炙热气劲与牧野静风的绝世刀气相接,迸出一声巨响,巨响声后,“伊人刀”已趁势寻隙长驱直进!

  炎越一招未得手,却并没惊慌,冷哼一声,身形倏然飘升如旋风,而双掌则以快不可言之速穿掠翻斩!

  他的功力果然惊世骇俗!竟然以肉掌面对牧野静风的千古神兵“伊人刀!”

  但千古神兵毕竟是千古神兵,其锋芒在牧野静风的内力摧运下,更是全力发挥!

  双方的身形在极短的瞬间相接之后,又以无可比拟的速度互拼了十数招,接着立即分开!

  身形落定!

  牧野静风气定神闲,神色肃然但却从容不迫!

  反观炎越,眼中光芒更为可怕,呈一种如兽如魔的赤色!

  而他的胸前衣襟赫然已有七条纵横交错的划痕!

  牧野静风的刀虽未及其身,但无形刀劲却已隔空将炎越的衣襟划开!

  显然,炎越虽未受伤,却已吃了亏!

  他的手缓缓后伸,向其后背的兵器摸去!

  一声吟响,仿佛一道惊人的火光闪过天空,他的兵器已握在了手中!

  炎越沉声道:“我的火心钩已有五十年来曾用过,今日你能在十几招之后,便逼得老夫搬出它来,实是后生可畏!老夫生平很少服人,你无疑是一个配做老夫对手的人!”

  语气一冷,继续道:“我以火心钩对付的人,从来没有一个人活得下来,你!也难得例外!”

  牧野静风傲然一笑,却未说话!

  他要以自己的“傲”,逼得狂傲至极的炎越沉不住气,迫切要与他一战!炎越的功力比寒掠更为沉稳一些,必须让他心浮气躁,方有胜机!

  牧野静风的傲然一笑被炎越看在眼里,顿时怒焰猛升!

  更不多说,手腕倏翻,火心钩如一团跳跃的火焰般向牧野静风长泄而至!

  他的兵器在他至阳至烈的功力作用下,全身已呈暗红色,便如已被烧红了的炙铁一般!

  炎越的主动进攻说明了他的沉不住气,这正中牧野静风下怀!

  健腕一翻,“伊人刀”化作漫天芒影,如山洪破堤般向对方迎去!

  竟是全力拼杀的一招!其中没有丝毫回转余地,胜负得失也许便分出生死!

  两大绝世高手奋力一拼之下,金铁交鸣之声惊魂动魄,“伊人刀”银色刀芒与“火心钩”的赤焰光芒搅作一处,如同一个银赤交织的光球,煞是壮观!

  风宫属众虽有三四十人,但他们皆是年轻一辈的人,五十年前,几乎皆未出世,所以他们并未见过寒掠、炎越二人,对“风宫四老”的了解,只限于传闻而已!

  寒掠甫一出现所显示的武功顿时让他们心生顶礼膜拜之感!寒掠的那一身装束,以及他的肃杀之气,他的武功,使他们明白所见到的这个举手投足间便杀了二十多接天楼弟子的人,一定是他们先辈向他们提及的“风宫四老”中的寒掠!

  而今炎越亦在此处出现,而且武功亦是登峰造极,这使风宫属众兴奋不已!

  当然,同时他们也深深地为牧野静风的不世修为所惊慑!

  牧野静风与炎越的这场搏杀,已至他们所不能领悟的境界!风宫属众除了目瞪口呆地看着绞杀在一起的两个身影之外,脑子里几乎成了一片空白!

  倏地,“当”地一声脆响,两个身形倏然各自倒飞!

  炎越的“火心钩”一时竟未被牧野静风的“伊人刀”所断,自然亦不是凡器!

  牧野静风与对方再拼二十几招后,竟仍未分出胜负,心中不由又惊又怒!暗忖这老头竟比寒掠还要强悍!

  一咬牙,他心中已拿走了主意!

  身形甫一落地,立即再次弹身而起,身如惊虹,直泄炎越!

  口中大喝道:“敢接我这一招否?”

  大喝声中,已以泰山压顶之势,当头直贯而下,一股强大到匪夷所思的气劲向炎越压迫过去!

  好骇人的一招!隐然有浩瀚江海一去不复返之势!

  正是“平天剑术”中的一招“大智若愚”,这一招的精髓便在于其一往无前的气势!同时,在这种声先夺人的“一往无前”中,又隐有万般后着!

  炎越不退反进!他本是“风宫四老”中最为骁勇好战的一个,又岂有他不敢接的招?

  两团光芒以快不可言的速度迅速接近着!

  “当”地一声惊天动地之暴响,赤色光芒倏然消失!

  “火心钩”终不是由千古神兵“破日神剑”与“碎月刀”合二为一而成的“伊人刀”之敌,在牧野静风全力一拼之下,竟被生生击成粉碎!

  而炎越则闷哼一声,身躯如断线风筝般向后跌飞!

  身在空中,已喷出一大口热血!

  寒掠大惊失色!

  他担心牧野静风趁势再进,其师兄炎越性命堪忧,当下毫不思索,掠身而出,挡在了牧野静风与炎越之间!

  但牧野静风却并未趁势再进,他横刀而握,默立当场,神色凝重!

  直到寒掠已挡在炎越身前,风宫属众的惊呼声方响起!

  事情变化之快,已超过了他们的反应速度!他们见牧野静风并未趁势再进,不由齐齐松了一口气!

  其实牧野静风此时已是力不从心,虽然击伤了炎越,但他自己也已是气血翻涌,急需提气调元!

  寒掠挡在其师兄面前,目视牧野静风,口中却在关切地询问他的师兄:“师兄,你没事吧?”

  炎越长吸了一口气,方道:“并无……大碍!”

  言罢,沉默片刻,倏又喝道:“小子,绝心是你什么人?为何你竟会他的‘逆天大法’?”

  此言一出,众人皆大惊失色!

  绝心即数十年前横行江湖的“九魔圣教”中的“斩天魔”,其武功之高,更是举世无匹!他的“逆天大法”可纳天地之浊气为己用,诡异玄奥至极!

  “斩天魔”绝心为一代狂魔,当时在武林白道的群起而攻之下,仍是能横行江湖三十多年!

  直到四十七年前,当时天下名侠“有情剑”谷风在与绝心苦斗十数年后,为了除去此狂魔,不惜以自己的性命为代价,将绝心困于他设在青城山下的“地锁”中。

  因为“地锁”在绝谷中,从无人迹,所以在其后三十七年间,世人都以为绝心已亡!

  直到十年前,牧野静风被逼至此谷后,各大高手追杀至此,方知道一代狂魔竟还活着!

  也就在那时候,在武林七圣中的五圣:苦心大师、风尘双子、日剑、月刀的合击之下,方真正地毙杀了绝心!

  此事后来在江湖中传开,世人方知绝心一直未死!

  但绝心一向未曾将他的武功传授弟子,炎越发觉牧野静风是以“逆天大法”将自己击伤时,如何不惊愕至极?

  寒掠乍闻“逆天大法”时,亦是吃惊不小!他心念飞速一转,忽然失声道:“啊,莫非……莫非他便是十年前一度名动天下的……牧野静风?我在归隐之时,仍能听到他的名字,原来他的武功这般不俗,无怪乎当年可以名动天下!”

  炎越心道:“牧野静风这名字我亦在十年前听说过,但之后却又如昙花一现,再无他的消息。难道此人真的就是牧野静风?以他当年的声势,有这般武功倒是正常的,可师弟为何能如此肯定他的身份?”

  当下他道:“师弟,你为何说他是牧野静风?”

  寒掠道:“据说当年在青城山绝谷中见到绝心的只有十四人,这十四人中,漠西双残、清风楼楼主庞予、青城派掌门戴可、悬壶老人的弟子司如水等人皆已死,再除去二个女子,剩下的人只有所谓的武林七圣以及牧野静风!”

  “绝心一生从未收过弟子,如果这小子真的会‘逆天大法’,那么他能得到这种武功的惟一机会便是在十年前绝心短暂地再现江湖时,见到绝心的人本就有限,而年龄与这小子相符的只有牧野静风一人!”

  炎越道:“没想到师弟你……咳……在隐匿的日子中,仍对江湖之事知道得这样详尽!”

  寒掠道:“那是因为我无时无刻不在盼望着再战江湖的一天!我必须知道江湖中又有了哪些值得一战的对手!”

  忽听得牧野静风缓缓地道:“你们不用再多加猜测了,我正是牧——野——静——风!”

  方才牧野静风的确是以“逆天大法”击伤了炎越。

  在双方的真力乍一接实的瞬间,牧野静风凭借自己惊世骇俗的功力,以“逆天大法”中诡异至极的手法,将“平天剑术”中的四招剑法之剑意在电光石火间生生迫入了对方的心灵之中!

  这样做当然很冒险!

  因为一旦对方的功力比牧野静风更高,那么受伤的将不会是炎越,而将会是牧野静风!

  所幸,他成功了!

  只是他没有想到对方虽然吃了亏,却伤得并不太重!而炎越能够识出他所用的手法是“逆天大法”,同样让他感到有些意外。

  毕竟,“绝心”与“逆天大法”几个字,都已是过眼云烟,成了一种武林传说!

  不过,以炎越这般年岁以及他的修为,在五六十年前与绝心有过接触也并不足为怪!

  寒掠怪笑一声:“十年前老夫听说有了你这号人物,能够击败祖诰及死谷谷主阴苍,便已希望有朝一日能与你一较高下,如今老夫重入江湖的第一个对手便是你,倒也了却了十年前的一个心愿!”

  牧野静风冷冷地道:“你师兄尚且不是我的对手,何况是你?”

  “不错,你的确是一个武学奇才,如此年轻便有这般修为!但纵使你有再高的本事,也无法与我们‘寒炎归一’相抗衡!”炎越寒声道。

  寒掠一怔,低声道:“师兄,真的要用‘寒炎归一’对付他吗?”——




 

 
分享到:
2点点公主
乌鸦1
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3
所谓的皇宫佳丽。在现代人看来,皇帝有点委屈了!
宋太宗赵匡义杀兄夺位的历史真相
揭秘武则天最满意的接班人是谁
历史上屠杀功臣最多的开国皇帝是谁
让汉武帝付出惨重代价的一段爱情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