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邪天下 >> 第十九卷 第一章 剑王之王

第十九卷 第一章 剑王之王

时间:2016/5/10 11:00:16  点击:1088 次
  牧野静风在十年前与范书一战,已被视为武林神话,但他做梦也想不到他所发的那招霸气凌天的剑式竟会被幽求说得一文不值!

  而幽求也在说出“刚而易折’四字之时,他的右足点地,左脚微曲,身形斗然暴旋,他的身形赫然如同一柄白色之巨剑般破空而起!挟起漫天劲势,声势骇人!

  牧野静风刚猛无匹的一剑在与对方身躯接近时,突然如同撞上无形气墙,倏然弹回!

  牧野静风心中一震,暗忖:“好惊人的内力!”

  一声长啸,已将自己的内家真力提至九成,双足一点,破空而起!

  快捷辛辣至极的“道长魔消”,伊人刀与空气剧烈摩擦,竟有火星迸现!

  麻嫂此时见幽求与小木相距已颇远,立即不顾一切地向小木那边扑去!

  就在这时,一声巨响,幽求身如巨剑,长射而下,与牧野静风的“道长魔消”倏然相接,两股凌厉无匹的劲气暴然相击之下,顿时有气浪如惊涛骇浪般席卷而出!

  麻嫂猝不及防,本已受了伤的她脚步虚浮,经气浪一撞,顿时身不由己地倒跌出去!

  幽求飘然落地,营救小木的计划顿时成了泡影,麻嫂受气浪一撞,如今又是惊惶交加,胸口一痛,竟喷出一口热血!

  牧野静风见此情景,心中甚急,眼见“平天剑术”

  三招用过,却并不能占得上风,不由又惊又怒!

  幽求的脸上似乎有了一种失望之色,仿佛觉得牧野静风这样的对手仍有些不如他意!

  牧野静风暗一咬牙,决定弃“平天剑法”不用,改以“有情剑法”攻击幽求!

  “伊人刀”斜斜上扬!

  一股清朗的风顿时悄然而起!

  星光似乎也变得亮了不少!本已销匿的秋虫“嗽嗽”之声此时竟又清晰可闻!

  血火老怪惊愕欲绝地看着牧野静风,他发现牧野静风的武功修为已高至令人难以想象的境界!

  幽求神色一变,有些惊喜地道:“好剑法!剑法未出,剑意已在!”

  忽又道:“可我心中只有战意,没有情意,这样的剑法能奈我何?”

  “何”字甫出,牧野静风目光一闪,手中“伊人刀”已如漫天光芒般倾洒而出!

  他的动作似乎并不快,但光芒却已充斥了天地之间,那般的夺目、辉煌,乃至于——感人!

  牧野静风急于解救小木,所以一出手便是“有情剑法”中的“剑若有情天亦老”,这是“有情剑法”中最为玄绝惊人的一式!

  “有情剑法”乃数十年前中原大侠谷风所创。当年邪恶至极的“九魔圣教”横行江湖,其中“斩天魔”绝心武功已至惊神泣鬼之境,雄霸江湖数十年之久!最后,是谷风与之相战十数年后,终不惜以自己性命为代价,将绝心诱入青城山绝谷,以巧夺天工的“地锁”将其锁住!

  三十七年后牧野静风被数名高手逼入此谷,阴差阳错得到谷风遗留下来的“有情剑”,并最终悟出留于剑中之剑“伊人刀”上的有情剑诀!

  此“有情剑法”之玄绝处便在于它的“有情!”

  当“剑若有情天亦老”此招使出时,竟可让人觉得天高云淡,风和日丽,沉鱼落雁……

  对手的杀气顿时化为乌有!

  此刻,牧野静风甫用“有情剑法”,且使出其中最具威力的“剑若有情天亦老”,显然可见牧野静风急欲求胜!

  幽求脱口道了一声:“好!”

  断了十指的双掌倏然暴扬!

  如利刃划空般的声音扣人心弦!

  牧野静风心中一震:“他竟然能化气为剑?!”

  四周的蒙敏、麻嫂、血火老怪更是心惊不已!

  正如幽求所言,他心中只有战意,没有情意!

  所以,他并不会因为“有情剑法”的“有情”而杀意消减!相反,因为遇上牧野静风这般难求的对手,他心中战意已被激发到颠峰之境!

  无形气剑狂扫而出!

  两大绝世剑客以惊人之速接近、绞杀!

  一声闷哼,牧野静风的身躯倒飘而出,身形过处,有血箭标射!

  蒙敏的呼吸顿时凝滞!

  幽求一声狂笑,身形暴进,右腿倏然划空而出!

  一道眩目之光芒直取已身受创伤的牧野静风!

  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麻嫂突然如同怒矢一般标射而出!

  不!更像一把惊世之剑!“剑”挟绝世剑势,直取幽求!

  这是麻嫂么?她怎会有如此惊世骇俗的功力?

  所以的人都惊呆了!

  小木的眼中闪过了一种绝望之色!

  因为,只有他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只有他明白,他的姨娘已必死无疑!

  麻嫂为了解救牧野静风,竟不可思议地激发了自己所有的潜能,在最后一剑,以自己的身躯为代价,使出了她一直没能发挥出一半威力的至高一剑!

  只有具备至高无上的心灵之人,才能使出这至高无上的一剑!在这一剑中,麻嫂已完全忽视了、淡漠了自己的生命,心中只知要救下牧野静风!

  所以,她能够突然悟出自己一直没能悟透的一招!

  她的身躯如同一支震古烁今的剑般直取幽求!

  ※※※※※※※※※面对麻嫂突如其来的可怕一击,幽求只略略一怔,立即奋然迎上!

  此时,麻嫂的攻击才是最能激发他战意的,所以,他舍牧野静风而直取麻嫂!

  “轰”地一声暴响!

  两个人的身躯同时倒飞而出!

  幽求在倒飞之时,突然右手疾伸,恰好挟着了一旁的小木!

  两人便一起倒飞出去!落于数丈之外后,幽求双足一点,身形再起,便如一道白色的惊电般飞速掠走!

  其疾其快,无与伦比,转瞬之间已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麻嫂如同折了翅的鸟儿一般重重地坠落于地上!落地之时,竟听不到她的痛哼之声!

  蒙敏先是因牧野静风危在旦夕而震愕,紧接着麻嫂的突然出击让她再一次呆若木鸡!直到麻嫂已坠落,幽求消失得无影无踪,她才反应过来!

  她与牧野静风几乎是不分先后地向麻嫂扑去!

  麻嫂的胸前已是一片赤血,殷红的鲜血不断地由伤口处汩汩流出,带走了她的生命……

  蒙敏伏下身来,听到麻嫂在以微弱的声音呼唤着:“小木……小木……”她的嘴唇因失血而变得干枯,眼中也没有多少神采了。

  蒙敏心中有些酸楚,以前对麻嫂的少许不满此时都烟消云散。她凭着一个女人的本性,一个母亲的直觉,知道这个奇丑的女人虽然经常喝斥小木,其实她是真心疼爱小木的!

  于是,蒙敏握住了她的手,道:“我们……会设法找到小木的。”

  其实,对于这一点,她自己心中并没有谱,但对于一个生命垂危的人来说,太真实,便太残忍了。

  牧野静风也弯下身来,欲将自己的真力输入麻嫂的体内。

  麻嫂极吃力地摇了摇头,轻轻地叫了一声:“穆…

  …大……哥……”

  牧野静风身子一震,心如被重锤一击!

  在见到麻嫂突然向幽求进袭时,牧野静风心中便升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因为麻嫂的招式在他看来是那般的熟悉,这是足以让他牢记一生一世的招式!

  因为,这很像十年前与范书决战时,范书所用的惊世一剑!当年范书就是凭着这一剑,使牧野静风一度危在旦夕!

  而麻嫂突然开口称呼他为“穆大哥”,更是让他震惊不已!

  难道……

  念头方起,他便暗忖:不,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他强压心中震惊,道:“麻嫂,你……究竟是谁?”

  麻嫂很吃力地笑了一下,笑得很苦,她喘息着道:“人……世间称你……称你为穆……

  穆大哥的……有几人?难道……你还不知我……我是谁么?”

  牧野静风大震,他极度吃惊地望着麻嫂,难以置信地道:“你是……水姑娘?这……怎么可能?”

  麻嫂的眼中顿时有泪水涌出!她轻轻地道:“穆大哥,我……现在是不是太……太丑了?

  以……以至于你……都不敢相信?”

  牧野静风心中之惊愕难以言喻!难道,麻嫂真的就是那爱说爱笑、敢恨敢爱、俊俏可人的水红袖么?可二者之间的容貌却又如此天差地别!

  但麻嫂所说的话却明白无误地告诉他:她的确便是水红袖!

  顿时,十年前的一幕幕又在牧野静风的脑海闪过,他仿佛又看到了在他一出江湖,便与他结下了不解之缘、精灵古怪的水红袖,记起了她曾在决战‘死亡大道’时,在众人面前大声地问他是否爱她……

  他记得当时说过他是喜欢她的,因为那时他以为当时局势危急万分,她与他都不可能再幸存下来!

  后来,蒙敏与他患难与共,他与她之间已无法再容下第三个人!在内心深处,他对水红袖有一种深深的内疚,但与范书决战之后,水红袖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任凭他找遍天涯海角,也无法找到。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内疚之感便慢慢地变成了一种遗憾……

  但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自己与水红袖会以这种方式相见!他从未想到过自己苦苦寻觅了十年之久的人,其实与他可谓相隔咫尺!他若在家中,几乎每一天都可以在街上见到她,但牧野静风每次与她擦肩而过时,至多只与她点头致意而已!因为麻嫂在华埠镇上本来就是一个性情古怪的人!

  当她面对他的淡漠时,她的心中会是怎样的一种感受?

  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十年隔街相对,她不可能不知道牧野静风一直在寻找二个人,她不可能不知道牧野静风所找的二个人中,有一个人便是她!

  面对水红袖的苦涩相问,牧野静风还能再说什么?

  他只能道:“水姑娘,你什么也别说,你伤得太重了。”

  言罢,他不顾男女之嫌,出手飞快地封住了水红袖的几处穴道,以免她失血太多!

  当蒙敏知道麻嫂便是水红袖的时候,心中之震愕不亚于牧野静风。忽然间,她明白了为什么“麻嫂”对自己似乎总有隐隐敌意,原来她便是水红袖!水红袖对牧野静风一直情真意切,她见自己与牧野静风生活在一起,而她只能默默地看着别人的幸福,这种痛苦,又有几人能够忍受?

  虽然被封了几处穴道后胸前的血流得慢了些,但水红袖的情景仍是不容乐观。不知什么时候,血火老怪走到了他们身边,递上来一只小瓷瓶,道:“少主,这药效果颇为不错。”

  牧野静风看着这个古古怪怪的老人,一时不知该不该接下他的药。

  蒙敏却已代他接下来了。她见血火老怪为了救护她与牧野静风,几乎是不惜性命,她没有理由再怀疑他。

  何况水红袖被伤的部位是心脏处,已不可能再活下来,既然如此,血火老怪又何须再去毒害她?

  此时救她,不过是为了尽一份心意而已!而水红袖在失了这么多血之后,思维仍是比较清醒,也许是因为有一种精神力量在支持着她,这份力量无疑来自于牧野静风。

  蒙敏小心地为水红袖敷上药物。

  这两个与牧野静风都可谓息息相关的女人,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接触!水红袖看了蒙敏一眼,她的目光极其复杂!

  谁能明白此时此刻她的心情?

  牧野静风道:“水姑娘,你……为何不肯与我们相见?你的脸是被谁毁坏的?”

  他想很可能是因为水红袖容貌被毁,她才不愿与自己相认的。

  水红袖微弱地道:“是……是我自己……自己毁去的……”

  牧野静风呆住了!

  他吃力地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

  这时蒙敏已在暗中向他递眼色,示意他不要再问对水红袖来说也许是个残酷的问题,但牧野静风并没有留意到,他也并非是有意要勾起水红袖痛苦的回忆,只是因为他无法理解水红袖的这种举止——根本无法理解!

  水红袖缓缓地别过脸去,她的眼睛轻轻地闭上,但晶莹的泪水仍是不可抑止地奔涌而出!

  她的眼睛仍是极其美丽!

  看着水红袖伤心欲绝的神情,牧野静风心中一震,倏地,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颤声道:

  “小木他……他是否便是范书之子范离憎?”

  此言一出,蒙敏亦是大震!同时,她立即意识到牧野静风所说的极可能是一个事实!

  水红袖的唇在轻轻地翕动着。

  牧野静风忙凑上前去,他听到了水红袖若断若续地道:“他……他是一个……一个好……

  好孩子……”

  牧野静风用力地点了点头,有些沙哑地道:“我知道。其实父辈的恩怨我们又怎会将它转移到孩子身上?你是否因为顾忌这一点,才不愿与我们相见?”

  水红袖几乎不易察觉地摇了摇头,她一字一字地道:“我……是……担……心……小木……他……会…

  …恨你……”

  牧野静风心中一痛,再也说不出话来,他只能握着水红袖的手。

  水红袖的手在慢慢地变冷、变冷,任凭牧野静风如何紧握着,也无法挽回……

  水红袖拼尽了自己所有的力气,说出了她最后的一句话:“为……什……么……”

  最后一个字微弱到终不可闻,她那仍是美丽的眸子终于永远地闭上了,却仍噙着泪水!

  牧野静风怔怔地望着她,心中似乎有千万思绪,却又像是什么也没有想,一片空洞!

  为什么?

  她是在问为什么她会爱上牧野静风么?她是在问为什么相爱却无法成真么?

  她是在问为什么她是如霜的师妹,而如霜又是霸天城城主夫人么?

  为什么世间常有那么多痴情的人儿为了一份真情痴痴苦苦地守望?守望的时候,她或者他也许已是肝肠寸断……

  为什么美丽的总是难以永恒,而伤心与悲痛为什么总是挥之不去?

  为什么……为什么……

  眼中有一种热热的东西溢出——那,是泪么?是男儿的泪么?牧野静风没有去擦,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若是人在伤心之时,人在伤心之地呢?

  蒙敏的心情也是极其复杂。此时,她才真正地明白水红袖对牧野静风的爱不在自己之下!

  一个自毁了容颜的女子,在无数个日日夜夜,与自己心仪的男人隔街相望,却始终无法相认——这情景,仅是想一想,也是那般的酸楚!

  水红袖不愿与牧野静风相见,是因为不愿有一天上辈的恩怨在小木身上得到延续,范书自然是罪有应得,但小木——亦即范离憎长大后却未必会如此想,武林中怨怨相报之事太多太多……

  一边是师姐临终托付的孩子,一边是自己心中的男人,夹于其间的水红袖之困扰可想而知!她不愿让牧野静风找到她及小木,却又希望能够常常看到牧野静风的身影。

  于是,她便选择了如今她所走的路,整整十年之久!在这十年之中,她所承受的压力该是何其沉重!在牧野静风一家有难时,她毅然挺身相助……——



 

 
分享到:
3花心里的小象
鹿柴·空山不见人 (唐)王维
不爱江山爱美女:盘点中国著名的花痴皇帝
古代皇帝如何管理自己的三宫六院
狼和狐狸5
揭秘李世民杀亲哥的历史真相
小宝宝坐在悠车里1
唐朝最无耻的一个女人是谁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