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邪天下 >> 第九章 人道天成

第九章 人道天成

时间:2016/5/9 18:30:02  点击:1203 次
  叶飞飞又岂能知道她母亲心中有这么多顾虑?她听完秦楼的话后,声音微弱地道:“方才他们分明是与你相识的,否则如果他们真的有可能胜过你,又怎么会被你一声喝斥,便自离去了?”

  秦楼心中不由暗叹一声:“没想到女儿是如此精明聪慧!”

  只好闪烁其辞地道:“这其中盘深错节的关系一时难以解释清楚,在这儿危险重重,先离开此地,我再与你细说。”

  言罢,伸手欲抢过叶飞飞离开地下甬道。

  不料叶飞飞却勉力将身一闪。因为受伤颇重,这么一闪,几乎不支倒地。秦楼不解地望着她,只听叶飞飞淡淡地道:“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就不会在牧野静风他们之前离开之里。

  既然这儿危险,你还是先离去吧!”

  她强支着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话一说完,忍不住剧烈地咳嗽起来,苍白的脸上因呼吸困难反倒有了一种不正常的红晕!

  秦楼见状,知她对自己有些不满,轻叹一声,道:“你这又何苦来着?牧野静风与你并不无甚关系……”

  叶飞飞已是喘作一团,听秦楼如此说,仍强自道:“你……不会明……明白我……我的!”

  秦楼心道:不错,娘真的无法理解你为什么要为他这么做!

  只听得叶飞飞继续道:“我只……只知道倘若我与他易……易地而处,他也是会……会这么做……做的。”

  她的脑海中忆起在死谷一战中,牧野静风舍己救人,独闯死谷的情景,心中道:“这一生中,值得我永远尊敬与铭记的只有三个人,一个是大哥,一个是卓英雄卓老前辈,还有一个便是牧野静风。娘,你也许不知道,在女儿心中,你的分量还不如他们三人!”

  秦楼见女儿语气坚决,不可能能为自己说服,很是躇踌。十几年梦寐以求能够与儿女团圆,但几个月前,却惊闻英雄楼的叶孤星已遇难,于是叶飞飞成了她惟一的精神寄托。今日,叶飞飞终于肯认她,她决不肯再轻易放弃。于是她道:“好,只要你愿意,娘愿意陪你在这儿等牧野静风!”

  她心中盘算着:我答应你在这儿等候牧野静风,至于他能不能活着出来,那便不是我所能决定的。这样既不会破坏与范书的攻守同盟,借机为巫秋水报了仇,同时又可以安抚女儿叶飞飞。

  叶飞飞闻言脸上忽然有了一种漠然而略带讥讽的笑容,目光缓缓扫过秦楼,投向甬道的另一端。

  半晌,她方缓缓地道:“若是如此,我何不在地面等侯?那岂不是更安全?”

  秦楼终于明白女儿决不是她想象中的那样只会小鸟依人,全无主见,没有什么事能轻易瞒过冰雪聪明的她。

  在极短的一瞬间她转念无数。

  终于,她郑重其事地道:“娘答应你,一定尽力帮助牧野静风,但你必须答应娘,以后永远留在娘的身边,娘已失去太多,不能再没有你。”

  她的声音已略有些轻颤。

  叶飞飞惊喜地道:“娘,你真的……愿意如此做么?”

  秦楼抚着她的秀发,道:“为了你,娘可以做任何事。”

  叶飞飞苍白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她极少笑,所以当她展颜一笑的时候,竟是那般动人!

  一股暖流迅速流进秦楼的心里,先前她仅仅因为叶飞飞是她的女儿而爱她,现在已不仅仅如此,女儿叶飞飞身上的某种东西已深深地打动了她本已日益冷漠的心。

  她在心中对自己道:“为了女儿,我只有这么做了。”

  ※※※

  当牧野静风意识到夕苦可能已练至“人道天成”之境时,凌空飘起的夕苦的身子四周已是烟雾弥漫,并迅速地凝集成圆球状!

  牧野静风与敏儿见状,心中惊愕已极!

  夕苦的暴喝声乍响,牧野静风堪堪来得及对身后的敏儿喝声“敏儿,小心!”便听得沉喝声中,夕苦双掌疾翻倏吐,圆球状的霞霭之气狂卷而出。

  呼啸汹涌如怒海狂涛,隐有席卷万物,并吞天下之势。

  牧野静风绝不能退闪,因为,在他的身后,有敏儿!

  纵是万死,他也决不愿让敏儿受一丝一毫的伤害。

  一声长啸,牧野静风已陡然迎上,强自将自己体内真力直逼至最高境界!

  手中之剑顿时如同注入活力一般,发出摄魄惊魂的龙吟之声,剑芒被罡烈无匹之内家真力一激,暴射万道电光,“真吾厅”内已亮如白昼!

  剑身合一,暴射而出,正是一招“生死由剑”!

  两股悍然无匹之力量飞速接近,不可逆转地碰撞。

  一阵紧如骤雨般的撞击声响起,牧野静风凭借自己惊世内力,一招“生死由剑”立即施出,如此循环往复,身在空中,已将一招“生死由剑”不可思议地连使了七次。

  所用的时间仅在不及眨眼的一瞬间!

  如此凌厉之剑未及对方身躯,便已如击坚石,七次狂击之下,牧野静风终于力竭而落!

  绝世神兵加上惊世剑法,竟无法突破对方的无形劲势。

  在身形下坠的时候,牧野静风心中已有不祥之感,因为在他力竭之时,正是夕苦的骇世功力爆发之时。

  果然,就在他剑势一缓之时,一股奇大无比的力量已如山般向牧野静风压来!

  无可逃遁,无可抵挡!

  在一瞬间,牧野静风所能够做的惟一的一件事便是凭借“混沌无元”的内功心法,尽可能在极其短暂的时间内提聚尽可能多的内力,然后疾吐一掌!

  并非攻击夕苦,而是击向敏儿!

  只听得“轰”地一声,在敏儿身形飞出的同时,牧野静风也同时疾飞出去。两个人的情形却完全不同。敏儿是被牧野静风的无形掌力击飞,其力道并不甚强,而且牧野静风出掌时又用了巧力,所以敏儿虽然落得颇远,但并不会受什么伤。牧野静风这么做的目的是让敏儿躲过夕苦的致命一击。

  而他自己几乎是全无抵抗地承受了夕苦的惊人掌势。

  他的身躯被一股奇大的力量狠狠地撞在了石壁上!

  “哇”地一声,牧野静风狂喷一口热血!热血如箭一般标射在石壁上,迸射出一朵触目惊心的血花。

  牧野静风几乎立即晕死过去,他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所有经脉内脏几乎全然被对方震裂震乱了,一种让人窒息的剧痛吞噬着他的身体,他的心。

  就在此时,他听到冥冥之中似有一个不屈的声音在对自己说:“我绝不能倒下,绝不能倒下,我若倒下,敏儿便必死无疑!”

  他的身躯本是顺着石壁无力地下滑,但就在下滑了一半的时候,凭借着惊人的毅力,他竟停止了下滑!

  他便这般以一种极为古怪的姿势背靠着石壁,似乎随时会倒下,却又始终未倒下。

  他的身上溅满了斑斑血痕,嘴角也挂着血丝,他握剑的手也被对方强悍无匹的内力反震得虎口迸裂,鲜血顺着剑身缓缓流下,然后由剑尖滴落。

  一滴,一滴……

  “真吾厅”奇静无比,只剩下了这鲜血滴落于地上的“滴答,滴答”的声音!

  倏地,一声撕心裂肺般的惊呼,道:“穆大哥……”被抛落于“真吾厅”门口处的敏儿醒过神,不顾一切地向牧野静风这边奔来!

  本是微垂着头的牧野静风闻声猛地抬起头来,向敏儿大声道:“不要管我,快走!”

  声如惊雷,让人难以想象他的力量来自何方!

  敏儿似乎全然没有听见他的话,仍是奋不顾身地向他跑来!

  牧野静风恨恨地道:“你……我会恨你的!”

  敏儿已跪在他的身边,哽咽道:“我宁可让你恨我,也不会离你而去!”

  她的眼神忧郁而坚毅,牧野静风心中一颤,顿时明白过来,自己让敏儿在这时候离开,其实是对她的一种不理解,自己早该想到她绝对不会弃他而去的。

  他本是凌厉的目光一下于变得柔情似水,轻声道:“不错,你不离开我……我也不离开你,无论是……”

  一声怪笑如鬼泣,顿时打断了牧野静风所说之言,声音来自于夕苦,他在离牧野静风他们一丈之外站着,发须蓬乱飞扬,眼神似狂似疯!

  敏儿忽然失声惊呼道:“他……他……”下边的话竟再也说不下去,只是惊骇已极地望着夕苦。

  牧野静风一看,顿时目瞪口呆!

  因为,他们发现夕苦突然已变得苍老了许多,至少要比方才苍老十岁,他的脸上的皱纹更深了,鬓角亦已有斑斑白发!

  而这种变化仅仅在极短的时间内发生,如何不让两人惊骇已极!

  牧野静风强逼着自己体内上涌的逆血,思忖之间,脑中突然闪过一道灵光。

  他反手支撑于石壁上,敏儿立即明白了他的心意,起身将他扶起。牧野静风背倚石壁站立着,强自冷笑一声,道:“逆贼,你……你心无道心,却欲强自达到‘人道天成’之境,所……所以……一招之下,你已减……减了十年……十年……阳寿……嘿嘿!”

  说到这儿,再也忍不住了,又喷出一大口热血!

  他的脸上已没有丝毫血色,但他的眼神依然是那么充满了不屈与傲然之意,甚至于他的嘴角上还挂着一抹讥讽的笑意!

  夕苦仿佛被重重地击了一拳,脸色倏变,他的眼中渐渐地射出了如同毒蛇般阴毒的光芒,嘶声道:“便是如此,又能如何?我虽老了十年,但你却会比我先死一步,现在我只需一抬手,你小命就会不保!”

  牧野静风心道:“果然如此……”

  敏儿忽然道:“错,如果真的如此,为什么你迟迟不动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对自己的生命十分珍惜,方才使出一招折了十年寿命已让你心惊胆战,说不定这一招使出,你已无后继之力,所以你才迟迟没有出手,甚至有可能你另有苦衷,根本就不能杀我们!”

  她这边说着,夕苦的脸色已越来越苍白!

  的确,方才强行使出一招之后,耗去了他大量的精元,竟使他在一招之下,损寿十年!

  其实在这之前,他已知道会有这种结果,在参悟“平天六术”的内功心法时,他已知道借助人类潜能可以达到“人道天成”之境,但他却始终未能达到,因为他缺少了一颗道心,一颗悲天悯人的道心!

  但这一点,却不是夕苦所知道的,这些年来,他屡次尝试着要把功力提升到“人道天成”

  的境地,每次都以失败而告终。他的天赋极佳,渐渐地明白除非他以自损阳寿的方法,否则永远也达不到“人道天成”那般惊世骇俗的境地!

  今日,他方知范书必定为他设下层层圈套,危机重重,要想生还,机会十分渺茫,所以,在面对牧野静风这样强悍的劲敌时,他毅然决定不惜一切代价诛杀牧野静风!

  只要杀了牧野静风,而且是以超乎范书想象的速度杀了牧野静风,那么自己便有可能出奇制胜,最终使范书的计划全盘落空。

  范书敢解去他体内的毒,然后设法将他弄晕,安置于地下山庄,在他醒过来的时候,又恰好面对牧野静风,这不但说明范书对全局有着全面的把握,而且有着十足的自信,否则他绝对不会做纵虎归山之事!

  虽然暂时不知道范书的十足把握来自何方,但此时夕苦已深切地体会到了范书的手段,要想从范书手中留下性命,只有不惜代价除去牧野静风。

  他以十年生命为代价,一举重伤了牧野静风,但这与他的期望仍有一些距离。他所希望的是一招之下,便取了牧野静风的性命。一个意外的收获是他醒来时,本无法说话,如今竟又能开口。

  一招使出,他的体内出现一种极为诡异的精元暂时虚空之状,短时间内竟无法再出一招!

  可惜,牧野静风与敏儿不知道这一点,否则也许仅凭敏儿的武功,在那一间隙中出手,便可击杀夕苦!

  这一良机错过之后,夕苦的人迅速变老,但他的真元功力却已渐渐回复!

  敏儿的话一语点破了他曾经的尴尬危险之境,但此时他却已再无顾虑!

  只是敏儿的话突然又提醒了他,范书没有在霸天城杀他,其目的就是为了让他对付牧野静风,一旦牧野静风被除,便是范书取他性命的时候。

  那么,究竟该不该杀了牧野静风?

  夕苦顿时陷入了矛盾之中,也许杀了牧野静风,他再如法炮制,以相同的手法也能杀了范书,但二次使用这种极损精元的招式,也许他就垂垂老矣,即便他能无敌于天下,又有什么意义?

  何况范书用来对付他的也许根本不是凭借他的武功!

  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因为有牧野静风的存在,才保住了他的性命!

  但如果不杀牧野静风,而对方与他又有不共戴天之仇,恐怕永远也不会放过他的!

  敏儿见夕苦神色变幻不定,似乎在权衡着什么,心头暗喜,又道:“你在青城山闯下弥天大祸后,按理应该躲至无人之处才是,如今却又在这里出现,难道你真的不顾惜自己的性命么?绝对不是,一定是不得已的,所以你并非自愿,因为还有别的力量控制着你,大约这股力量控制你的目的就是要对付穆大哥,那么,你听说过兔死狗烹么?”

  敏儿尽可能地与对方多说话,一方面想拖延时间,让牧野静风可以稍稍恢复一些,同时也许在这段时间内,十大门派的人可能会出现;另一方面她也希望能动摇有些犹豫的夕苦誓杀牧野静风的决心!

  不料听了这一番话后,本是有些茫然的夕苦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这小丫头机敏过人,她与牧野静风在一起,对我终是一个莫大的威胁,我杀了牧野静风可能会为自己带来不利,但我若杀了这个丫头,则一定无甚关系。失去了她,牧野静风便等于折损了不少力量,那么即便我不杀他,他要想反击,也困难多了!

  如此一想,他的眼中顿时有了邪恶之光,怪笑一声,以一种极为古怪的声音道:“丫头,你说得不错,暂时我不会杀这小子,但现在我要先取了你的性命!”

  牧野静风神色立变,不知从何处来的力量竟使他向前跨了一步,血淋淋地站在敏儿与夕苦之间,沉声道:“此事与她……本无关系!”

  顿了顿,又道:“何况我仍有能力与你一战,在我没有倒下之前,绝不会让你碰她一下!”

  他说得很慢很慢,却把每一个字都说得极为清晰。他的伤势使他只能以这种方式说话,但这种话语竟有着一种独特的力量,让人无法怀疑他的话中每一句都可以成为现实!

  夕苦以一种极为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他实在想不明白已是伤至如此的人不但能站着,而且还能说出这样斩钉截铁的话,这种力量究竟来自何方?难道他真的还可以与自己一战?

  但很快他便发现牧野静风的双手在不可抑止地颤抖,甚至连他脸部的肌肉也在不停地抽搐!

  显然,他在忍受着极端的痛苦。牧野静风的确已伤得极重,他根本不可能与自己一战!

  敏儿岂能不明白牧野静风的心意?她已不再去劝阻牧野静风,因为她知道她劝阻不了牧野静风,此时,她惟一的感觉便是幸福与自豪,为拥有一份真正的情感而感到幸福,自豪!

  她的脸上甚至有一层美丽的红晕,仿佛此时她要面对的并不是随时可能降临于她身上的死亡,而是天荒地老,海枯石烂……

  她在心中对自己道:“既然穆大哥一定会为自己而死,那么我便不再拦他了,也许这也是一种理解与信任——以彼此的生命来理解、信任,我必定会在穆大哥死后随他而去!”

  的确,她已知道她与牧野静风已不可能同时活下来。无论是谁遇难了,对另一个人来说,都将是一种莫大的痛苦,永远也无法能摆脱。既然如此,何不痛痛快快地杀上一场,然后死去?

  其实,幸福是形形色色的,死亡有时便是一种类似于涅磐的幸福!

  敏儿静静地站在牧野静风身后,默默地注视着牧野静风高大的背影,那目光,就像一个温柔的妻……

  夕苦已看出牧野静风再无能力与他一战了,但同时他也看出他要杀敏儿,必须先杀牧野静风!

  牧野静风那冷静得不可思议的目光说明了一切!

  但夕苦不信,他不相信世间会有人对什么东西的珍惜超过生命,他认定当牧野静风意识到死亡切切实地降临到他身上时,牧野静风一定会退避的!

  所以,他将再一次出手!

  他的最终目标是敏儿,但他先攻击的是牧野静风,他要以死亡来逼使牧野静风退却!

  牧野静风眼中的那种凛然之气让他感觉很不舒服,他的心中不由想道:当黑夜来临时,你岂不是又将成为邪恶之人?

  如此想时,他更确定了暂时不杀牧野静风的决心,因为邪恶的牧野静风可能对范书有一定的威胁!

  为了对牧野静风有足够的威慑力,夕苦出手时仍是全力以赴——倘若仅仅是对敏儿,他根本无需将他自己的武功全力发挥!

  目光一定,夕苦身形暴起,以惊人之速向牧野静风这边疾掠而来。

  身未至,已有骇人之掌风扑将过来。这一次,他用的只是平时的最高功力,而未曾将内家真力提运至“人道天成”之境!

  但对重伤的牧野静风来说,这样的武功也是无法抵挡的!

  无法抵挡仍是要强行出手!

  牧野静风强吸一口气,提聚自己体内残存的真力,以一种近乎飞蛾扑火一般的悲壮向夕苦迎去!

  敏儿虽然已预想到了一切可怕的后果,但此时此刻,她的心仍是不由自主地猛地一下子提起,仿佛被悬于半空之中,而她的呼吸也在一瞬间陷于停顿!

  功力已相差悬殊的牧野静风与夕苦以惊人之速接近着!

  夕苦大惊,他没有想到自己这必杀之招倏出时,根本无力反抗的牧野静风仍要不顾一切地与自己一战,但他现在并不想取了牧野静风的性命!

  在双方即将接实的一刹那,夕苦突然凭空拧身斜斜闪开,如扑食鹰隼般向敏儿这边攻来。

  对牧野静风来说,他已是从地府门口走了一遭,让夕苦惊骇欲绝的是奇迹般地留得性命的牧野静风似乎并没有意识死神刚刚与他擦肩而过,竟不顾一切地从身后向自己攻来。

  对夕苦来说,这样的攻击已不再有什么威胁!

  但他的精力却无疑分散了,双掌一错,两股内力同时由掌心涌出,然后牧野静风与敏儿再一次飞了出去,而这次,伤得更重的是敏儿。

  身未落地,她已在空中抛洒出一道血线,而落地之后,她站也没能站起来!

  虽然夕苦手中留了分寸,但对本已受了极重的伤的牧野静风来说,这一掌仍是难以承受!

  重重地撞在另一面石壁上后,牧野静风砰然落于地上,终于晕死过去!——



 

 
分享到:
2小公鸡挖蚯蚓
1小公鸡挖蚯蚓
2兔子阿月
1兔子阿月
2老奶奶和阿里答
1老奶奶和阿里答
2小老鼠玩电脑
1小老鼠玩电脑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