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邪天下 >> 第三章 叔侄之决

第三章 叔侄之决

时间:2016/5/9 18:20:32  点击:1253 次
  牧野静风这才松了一口气,原来方才他身在空中时,突然心生一计,将“有情剑”飞速向腰间插去,其实却故意略略偏上了少许,剑与剑鞘虽然发出了磨擦声,但与剑身相磨擦的却是剑鞘的外侧,这样一来,虽然有长剑入鞘之声,而事实上剑却并未入鞘。

  这便是牧野静风的诱敌之计!

  夕苦果然上当了,当牧野静风的“有情剑”再一次无声无息地电闪而出时,夕苦又惊又怒,一时无法明白方才明明已入了鞘的剑,为何没有听到出鞘之声已奇迹般地攻出。

  他的心中震怒之极,虽然所受的伤并不重,但说明牧野静风与他相比,已不再如以前那样次次落于下风,相反,已略略占了便宜!

  他的目光一寒,心中已下了一个决定,他要不惜一切代价挽回攻势!

  ※※※

  地下山庄后面的山岭上。

  大雨倾洒,雨中的一切都显得飘渺不定。

  包括雨中的两个人,也是亦真如幻。

  他们都是身披雨具,立于一棵高大的古木下面,站在这儿,地下山庄的地面部分可以尽收眼底,连残破屋子里站着十大门派的弟子也可以看见。

  因为身穿雨具,所以一时很难认清这两个人的真面目,他们都是面向破落的山庄。

  忽然其中个子高大的人开口道:“十大门派的气势不小,不过却是一些乌合之从,加上所有人当中没有一个人可以绝对地威震众人,所以他们注定不可能发现他们即将面临的危险!”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另一个人却未说话,静站了一会儿,方开口道:“我对你这么做的目的仍是不甚明了。”

  竟是一个女子的声音!

  男人笑了笑,道:“秦夫人绝顶聪明,什么事瞒得过你?”

  这女人被他称为“秦夫人”,却会是谁?

  秦夫人道:“你不用给我灌迷魂汤,现在我已明白霸天城经过那一场变故之后,力量非但没有削弱,反而更为增强了,因为霸天城的新城主的智谋心计高得可以让一些人不寒而栗!”

  霸天城新任城主除了范书还会有谁?

  范书打了个哈哈,道:“秦夫人谬笑了,这些雕虫小技如何能入秦夫人法眼?倒是秦夫人这‘不寒而栗’四个字用得有意思!”

  秦夫人淡淡一笑。

  范书伸手拂去了眉毛上溅上的几滴雨水,不动声色地看了一阵子在他脚下的山庄,他的眼中涌动着一种难以描述的神采。

  那是狼看着羊一步一步向自己过来时常会有的光芒!

  被称为“秦夫人”的女人只有半张脸露在雨具外,由这半张脸便可以看出她风姿不凡,乍一看很难确定她的年龄,而她那秋水般的眸子却只有少女眼中才会出现!

  但她被称作夫人,又显然不会是少女了。

  这时,范书已探手入怀,取出一物来,外面用油纸包好,双手奉上,颇为恭敬地道:

  “秦夫人,多谢你相助之恩,此‘惊心诀’现原璧奉还!”

  “秦夫人”转过身来,目光一闪,已有笑意溅出,竟颇为动人,她道:“你该不会借此机会暗做手脚,算计我吧?”

  范书惶然而诚恳地道:“我范书虽然不是什么大侠,但还不至于恩将仇报,何况我又有何能耐,能算计秦夫人?”

  “秦夫人”似笑非笑地道:“谅你也不敢!”伸手来接“惊心诀”,当她的右手伸出时,只见纤纤手指柔嫩之极,让人仅仅目睹此手,已可神魂收摄。

  想她年轻时必是绝代丽人!

  范书道:“秦夫人的‘惊心诀’果然厉害之极,连被世人誉为武学天下无双的武帝祖诰也要栽在你这‘惊心诀’上,看来武帝祖诰也有些名过其实了,无法与秦夫人相提并论!”

  秦夫人忽然咯咯地笑出声来,当闻这声音,绝对会让人疑其是二八少女,笑罢,她方道:

  “当一个很聪明的人突然说出一句很傻的话来时,这个人说的这句话一定是假话,武帝祖诰的武功被誉为尊世无双,自定有道理的,若仅以武功相论,我只怕还不及他一半,只是这世上总是物物相克,不可能有人能够永立于不败之地,他祖诰老儿也不能例外!”

  她虽然并不否认武帝祖诰的绝世武学,但言语间对祖诰显然并不尊重,甚至出言相辱,若是其他的人听见有人如此称呼如武林皓日般的武帝祖诰,只怕会惊骇欲绝。

  但范书却是神色如常,既未因为“秦夫人”揭穿他的假话而心颤,也没有因为她藐称武帝祖诰而不安。

  “秦夫人”将手中所谓的“惊心诀”掂了掂,忽又道:“不知范公子有没有看过我的‘惊心诀’?”

  范书略略沉默片刻,然后道:“不瞒秦夫人,我很想借机看一看这惊心诀,可最终我仍是没有胆量看,连武帝祖诰也不能看的东西,我这些许道行,又如何经受得起?”

  秦夫人道:“你很会说话。”顿了顿,又道:“没有看此心法是你的造化,在这上面倾入我毕生心血,当初我创此心诀的目的就是为了对付祖诰,如今总算成功了,说起来,我也该感激你。”

  范书思忖片刻,道:“大约是我天资愚钝,至今我还不明白为什么仅仅凭一本‘惊心诀’便可以击败武帝祖诰。”

  “秦夫人”冷笑道:“要想击败他谈何容易?与登月摘星相差无几,这大约可以说是他自己击败自己吧,只不过我的‘惊心诀’在这其中起了穿针引线的作用!”

  范书静静地听着。

  “秦夫人”道:“你可知道他的最高绝学是什么?”

  范书道:“那不便是‘空寂大法’?”

  “秦夫人”点头道:“不错,他以玄绝天下的‘空寂大法’立于武林之巅有数十年,这一武学自然完全可以当得惊世骇俗四字,只是他大约不会想到有一天会有人不需出手,已使他的武学修为已降了一半!”

  范书奇道:“没有出手武学便下降一半?我更不明白了,老实说秦夫人当初让我依你之计而行时,心中极为忐忑不安,因为我知道我的武功根本不是武帝祖诰的对手。”

  “但你最终还是做了。”

  “不错,大约这是我的性格使然,我生性不喜做从无把握的事,但在必要的时候,我却能够不顾一切,冒极大的风险,便在于这么做的价值如何!”

  “秦夫人”道:“这一次显然是值得你这么做的,对不对?一来你可以制住被江湖人尊为神明一般的武帝祖诰,二来你可以助黑衣人一臂之力,让他代你灭了数名绝世高手,最后螳螂捕蝉,你这只黄雀却在其后。”

  范书笑了笑,道:“当时我觉得这是和自己的性命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我搜索夫人的计策,把惊心诀交给了武帝祖诰,假托向他求教,秦夫人料事如神,他果然被惊心诀所吸引,答应我二日之后再与我细说,二日后我再上青城山见他时,发现他心烦意乱,与我言谈,几次走神,我记起了你曾说过的话,当下将心一横,向他突然出手!”

  他的眼中闪过一种异样的眼神,仿佛仍暗自心惊不已。

  的确,无论是谁,无论是在什么情况下,向武帝祖诰出手都需要极大的勇气!

  顿了顿,范书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方继续道:“让我惊愕不已的是他的武功果然大不如前,若非如此,我焉有命在,最后虽然击败了他,但我的心实在紧张之极!”

  “秦夫人”却是平静得很,她淡淡地道:“祖诰大约做梦也没有想到区区一本惊心诀也可给他带来杀身大祸,惊心诀顾名思义,让人触目而惊心,费了我十年心血的东西又岂是可轻视的?祖诰自是以为武功盖世,不可能有他悟不透的武学心诀,所以见了这本特意为他而作的惊心诀后,一门心思要悟透惊心诀,而此惊心诀与他的‘空寂大法’那种‘了了常知,昭昭灵灵’之境恰好相克,他对武学的领悟力越高,惊心诀克制他的空寂大法得越多,后来你见他心麻意乱时,他的空寂大法已大失价值了。”

  范书其实早巳将此事猜出了大概,否则当日在青城山中他也不敢向武帝祖诰出手的,而今秦夫人再一次肯定了他心中的猜测!

  此时,他心中最大的疑问就是为什么她要置武帝祖诰于死地,又为什么偏偏选中自己,她能选中自己,岂不是说明她对他极为了解?

  这是让他一直对她心怀忌惮的地方,也正因为如此,他才对她如此恭敬有礼!

  他很想出手,但在这秦夫人面前,他自觉他的心机未必能够奏效!

  既然如此,倒不如不自作聪明的为好,以免自惹祸端,在范书看来,再高的武功都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

  “秦夫人”似乎能看透他的心思,她颇有意味地笑了笑,道:“你是不是很奇怪我为什么要置祖诰于死地?”

  范书哈哈一笑,道:“什么事都瞒不了秦夫人你。”

  “秦夫人”声音忽然变得冰凉如水,道:“不是我不放过他,而是他不放过我,如果不是他多事,我又怎么会在东海荒岛上一住就是十几年?”

  她的眼中有无限怨毒之气!

  范书心中转了好几个念头,方看似漫不经心地道:“世人皆知东海一个岛上有一门派自称素女门,门下弟子皆为女子,但却没有人知道素女门门主便是当年武帅秦傲的女儿!”

  “秦夫人”娇躯微微一震,复归平静,然后缓声道:“你很聪明,可有时候太聪明了反倒不是什么好事!”

  范书仿佛早已料到她会有如此反应,道:“好在我永远也不可能比秦夫人更聪明,更何况一个人若是太笨了,往往会临死了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死。”

  “秦夫人”的话便等于承认了她的确是东海素女门门主,同时也是武帅秦傲的女儿秦楼!

  武帅秦傲与武帝祖诰是生死之交,虽然武帝祖诰比武帅秦傲年长近二十岁,但他们的交往已远远超越了年龄、身份、地位的局限,只可惜武帅秦傲英年早逝,年仅五十便突然暴病而亡,痛失挚友的武帝祖诰心中寂寥之极,心灰意冷中,便隐于青城山巅,再少过问江湖中事。

  而武帅秦傲有一个女儿,名叫秦楼,有倾城之姿,后与当时被武林中人公认的最倜傥洒脱的非凡少年叶小双结成连理,两人婚配之事在江湖中传开后,不知有多少女子因为叶小双伤心,有多少少年因为秦楼黯然。

  世间唯有“情”字最难懂,人人皆暗中认定叶小双与秦楼这一对人儿可谓绝世伉俪,必定是恩爱白首,不料婚后三年,情海生变,秦楼突然发现叶小双竟与另一女子有染,而且已瞒了整整两年!

  秦楼乃武林中人人敬仰的武帅秦傲的惟一爱女,平日便视如掌上明珠,所以无形中便养成了她倔傲之性情,加上秦楼乃天资国色,如今竟被叶小双如此怠慢戏耍,自是狂怒难抑。

  终有一日,她追踪借故外出的叶小双,并成功地将正在偷情的叶小双逮了个正着。

  也许,用“成功”二字是极为不妥的,叶小双英俊倜傥之极,加上夫妻日久情深,秦楼对叶小双已是情深似海,所以她心中一直有一片希望,希望以前所察觉的只不过是一种错觉,而今一切都已昭然若揭时,满腔情意顿时全转化为恨意!

  秦傲被尊为武帅,其武学可想而知,与武帝祖诰亦难分伯仲,秦楼是其女儿,武功自然也是极高,大怒之下,她便冲入房内,将正浑然忘我的一对男女格杀于床上,叶小双虽是武林中人,但他的武功又如何能与秦傲的女儿秦楼相比,更何况秦楼出手时,他正沉浸于忘我之境!

  秦楼手刃二人后,眼见遍地溅洒了鲜血,这才清醒过来,她一路追踪叶小双,精神高度紧张,一心只想着如何不让叶小双察觉,又不追丢了叶小双,心念执着于此事上,根本没有留意到自己所走过的线路,也没有留意到自己不知不觉中已翻墙越屋,追踪叶小双闯入“万刀堂”中。

  清醒过来之后,她已发现被杀的女人极为年轻,亦是惊世容颜,而且从她弃于床下的衣物穿戴来看,显然她也是武林中人。

  倏地,她发现在女子的床头上悬着自己当初赠给叶小双的奇门神兵“离别钩”,“离别钩”乃她家传宝物,她将此物赠与叶小双,其中自是凝有满腔情意!

  目睹“离别钩”被挂在另一个女人的床前,秦楼心中刚刚萌生的少许悔意顿时烟消云散。

  她刚刚摘下离别钩,便听见外面响起了呼喝之声,纷纷沓沓的脚步声向这边疾然逼近,显然,这边的响动已惊动了他人。

  没等秦楼抽身而走,这间屋子已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破门而入的正是“万刀堂”堂主景龙师,他在几年前曾会过武帅秦傲,所以秦楼识得他。

  两人一照面,彼此都大吃一惊。

  被秦楼所杀的女子正是景龙师的爱女景绣,景龙师的妻子花容月貌,而他自己则是粗陋不堪,所以他对妻子是百般宠爱,可惜其妻只过了数年,便撒手而去,为他留下一个五岁的女儿景绣,从此景龙师便将对妻子的爱一古脑地转移到女儿身上,真个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抓在手里怕碎了,眼见女儿拔节似地出落成人,而且水灵俊美,酷似爱妻,亦越发地对景绣疼爱百般。

  也正因为如此,景绣虽是习武之人,却极少有与外界交流的机会,景龙师对她约束太多,可少女心情,又岂是能轻易约束得了?一个偶然的机会,她见到了倜傥不凡的叶小双,情窦初开的景绣根本挡不住叶小双的微微一笑!

  当情感冲垮理智之堤的时候,景绣便冒天下之大不韪,做出了本不该做的事。

  公允地说,在这件事当中,罪魁祸首应当是叶小双,叶小双已是有妻室的人,而且他理所当然地应该比景绣要成熟稳重些,他本应该理智地把握自己!

  所以从秦楼这儿看景绣之死是咎由自取,但事实上真正有罪的人是叶小双!

  也许,景绣甚至还不知道叶小双已有妻室,在她看来,她只是为自己的爱而付出一切而已!当然在这一点上,因为她已死,所以便成了一个永远的谜!

  “万刀堂”虽然不是名震天下的大帮派,但也不是好相与的,景龙师再笨,看到女儿的房中的情景,他也能够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只是他不明白自己对女儿约束得如此严,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最初的震惊之后,他立即醒过神来,女儿还未出嫁,却出了这等丑事,传扬出去,江湖中便再也不会有他景龙师立足的地方了。

  何况女儿的行为虽然让他痛心,但别人取了她的性命却也是他万万不能容忍的!

  心念闪过,他便注定今日要杀轰楼,一来为女儿报仇雪恨,二则可以借机让女儿的事成为一个永远的秘密。

  当下他故意不问秦楼为什么杀了他女儿,而劈头兴师问罪。

  当然,如果不是因为当时武帅已死,他也不会这么做,武帅已死,他便少了顾忌。

  秦楼本就满腔怒焰,虽然因发现自己所杀的女人竟是景龙师的女儿而吃惊不小,但对方一质问,她便再无愧疚之心,反唇相讥他养女不严!

  景龙师本就有除她之心,受她语言相辱,更是欲除之而后快,在他看来,虽然秦楼是武帅女儿,武功绝对不低,但与武帅本人却是不可同日而语的,何况这是在万刀堂里,而对方只是孤身一人而已!

  双方数言不合,立即交上了手。

  景龙师总之也没有想到一念之差,竟为他带来了灭门之灾!

  手持“离别钩”的秦楼的武功之高,远出乎他的意料,离别钩不愧是武林神兵,不出十招,景龙师的刀已脱手而飞。

  刀剑别离人人别离!

  在刀脱手而飞的同时,景龙师也倒下了。

  这时,因为外面的“万刀堂”弟子见里边情景,冲将进来,恰好看见秦楼诛杀景龙师的情景,众人惊怒之下,立即一齐攻上。

  但他们的武功不过是泛泛之辈,与武帅秦傲的女儿如何相比?

  秦楼遭此变故,既失去了丈夫,又失去了爱情,性情大改,但觉越杀越恨,越恨越杀,转眼之间,景绣的香闺已是尸首横七竖八,血腥之气四溢,恰似人间地狱!

  她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冲出屋外,逢人便杀,誓要将与毁了自己幸福的女人有关的人杀个干干净净。

  在那一刻,谁也无法相信她会是名动天下武帅秦傲的女儿,谁也无法相信这便是平日美丽极端的秦楼。

  万刀堂的人先还奋力阻杀,但后来已被秦楼无边的恨念与杀气所震慑,加上她的武功又绝非他们所能抵挡的,故不久之后,残剩的人已四散而逃。

  但秦楼已杀得毫无理智,她以极快的速度追上欲逃生的人,然后出手便取其性命。

  有上百号人的“万刀堂”竟就这样在一夜之间永远地从江湖上消失了,只是秦楼并没能将所有人杀死,因为尚有一个景龙师的小弟子见势不妙,早早地躲入伙房的水缸中,侥幸留得一条性命。

  第二天,“万刀堂”惨遭灭门的消息迅速传开来,江湖震动,人们纷纷猜测其缘由时,万刀堂惟一的幸存者站了出来,指出了杀死万刀堂上百口人的是秦楼!

  初时几乎没有一个人相信这种说法,但之后人们却不得不信了。

  因为秦楼她自己也承认?。

  她是秦傲的女儿,而秦傲的傲然之气在江湖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秦楼将这种“傲”

  也继承下来,她对自己做下的事根本不会加以否认!

  但同时她也不愿说出其中原因,如当时说出原因,至少可以让他人对她萌生一些同情,明白她也有逼于无奈之处,但她又怎愿让天下人都知道她的男人叶小双与她人有苟且之事?

  江湖中人把她与叶小双这对人捧得太高,她不忍眼看着这种形象就此毁去,单单这一点,便足以看出她对叶小双的情意之深。

  她不愿说出原因,那么她所做下的事便是无法为武林正道所容忍的了,即便她的父亲是万人共仰的武帅也不能例外!

  秦楼顿时陷于一种极为困窘的处境中,武林正道已公开向她声讨,要她以死向“万刀堂”

  向天下人谢罪!

  这时候,武帝祖诰找到了秦楼。

  祖诰与秦傲是生死之交,他是眼看着秦楼长大的,对秦楼很了解,他不相信秦楼会无故杀人,而且一杀便是上百个人!

  秦楼此时已准备与众人拼个鱼死网破,她觉得世间已根本没有公道可言,她付出的真情遭到了叶小双的玩弄,而今她又要被世人诛杀!

  她越想越无法接受这一切,心中只剩一个念头:我没有错,我没有错!

  其实,倘若能让她静下心来,她未尝不能明白她有错,可当时的局势根本就没有让她静下心来的可能!

  武帝祖诰是她一直深深尊重的世伯,所以在见到祖诰时,她尚能略略平静下心情,并在祖诰的再三追问下,道出了真情。

  武帝祖诰心中暗自叹息,一番思索后,他让秦楼把真相告诉世人,否则她便必死无疑。

  这是秦楼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的建议!

  祖诰见劝说无用,为了保全故友女儿的性命,他不得不去做与他平生信条不符的事,他要将秦楼送到一个不会被世人发现的地方去,这样一来,无论是对武林正道,还是对九泉之下的故友,都有了一个交代,只是这无形之中便等于是利用世人对他的信任欺骗了世人。

  秦楼却并不领这份情,她觉得这样做虽然可以保全性命,却等于是承认了错在她身上!

  祖诰无奈之下,出手制住了秦楼,然后将秦楼悄悄地送到东海的一个荒岛上,他雇附近的渔民为她筑了屋子,最后又找了个忠实可靠的人,让他每过几日给岛上送米粮、衣物、柴、油之类物品,祖诰担心秦楼会借机逃走,所以他选中的小岛离附近的岛屿都相隔甚远,而且因为附近多礁石,渔船根本无法靠近,必须要游上半里多水路才能到达可以行船的海面,送粮的人也是每次把船泊在离岛有半里远的地方,然后把装米粮的密封的箱子放在水面上,让它飘着,木箱子的一端有个扣环,环上系着一根极长的绳子,这人便带着这根绳子游到岛上,然后把绳子的另一端系在崖石上,随后告之秦楼,让秦楼利用绳子把米粮油盐牵到岛上来——




 

 
分享到:
3两只小松鼠
2两只小松鼠
1两只小松鼠
2鲸和小鱼
1鲸和小鱼
2毛尔冬的烦恼
1毛尔冬的烦恼
2小刺猬找微笑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