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芈月传 >> 第三百二十九章 群狼伺(2)

第三百二十九章 群狼伺(2)

时间:2016/4/18 8:11:52  点击:823 次
    芈姝不信,忙叫太医令李醯前去诊断,不料太医令李醯去了,也说魏颐已经怀孕四个月,只因她素日身体健壮,所以并不曾察觉。他这话一出,众人方才相信,魏琰又恐阻止不住芈姝要立公子壮,索性煽动诸公子一起闹事,这才导致秦国诸公子争位的“季君之乱”。

    但李醯本是芈姝得用之人,又为何会为魏颐作假证?薜荔方才审问了魏颐身边之人,才得知真相。却是当日秦王荡举鼎受伤,被急送回营。周王室虽然一力怂恿秦王举鼎,也只是存着教训之心,不敢当真教秦王死在洛邑,惹来秦人仇恨之心,忙四处搜寻名医。恰好此时传说中誉满天下的神医扁鹊正在洛邑,周王室喜不自胜,忙请扁鹊前去诊治。

    李醯身为太医令,颇得宠信,秦王荡受伤后第一时间便是他为秦王荡包扎治疗。扁鹊来诊疗之时,他亦在一旁侍奉,不想扁鹊看了秦王荡的伤势,一张口就将原来的处置方法说了个一无是处,顺带还讥讽了秦王荡举鼎的愚蠢。秦王荡本就性子急,此刻又痛得死去活来,见扁鹊出言无礼,又有李醯在旁边进谗,当场大怒,将扁鹊赶了出去。及至半夜痛醒,又悔悟不迭,忙叫人去请扁鹊。李醯本是个贪图名利、心胸狭窄的小人,深恐扁鹊得秦王荡重用,便无他容身之地,忙叫人向扁鹊讨教了医治之法,之后秘密将扁鹊杀害,毁尸灭迹,只回报说扁鹊已经找不到了。

    他按扁鹊之法,再为秦王荡诊治,一时见好,不想次日夜里,伤情再度反复,此时却没有扁鹊可问了,秦王荡伤情转沉,挨不过一日,就此仙逝。

    李醯只道此事神不知鬼不觉,不想他身边有人已为魏琰所收买,等到了李醯为魏颐诊脉之时,魏琰便以此事要挟,吓得李醯魂飞魄散。他杀死扁鹊事小,可因此害秦王荡伤重不治,却是灭族之罪。因此顿时伏地,唯命是从。不但亲自作证魏颐确实怀孕,更助魏琰将公子壮诱骗出来抓走。

    芈月听毕,长叹一声:“若非他们母子皆是一般的刚愎自用,何至于有今日之下场。”想了想又问:“我想起来了,医挚当年似乎也是师从于扁鹊吧。”

    薜荔也想了想,忙回道:“是。”

    芈月便道:“问问李醯当日将扁鹊埋在哪里,若能找到他的遗体,便好生厚葬吧。”

    薜荔忙应了,又问道:“太后可要去看一看那……魏王后?”

    芈月点点头,当下便备了辇车,去了椒房殿魏颐的居处。

    此时魏颐自然不再住于正殿,而是移往孟昭氏当年所居的小院。她脸色苍白,盘坐在榻上,腹部平坦,旁边还放着一个小布包。

    薜荔呈上那小包,芈月捏了捏,感觉确是柔软又有弹性,也不打开,只问魏颐:“这里面是什么?”

    魏颐冷笑:“反过来的狐皮。”

    芈月放下布包,讽刺道:“是你那好姑母的主意吧,真是够大胆也够疯狂的!”

    魏颐看着那个布包,神情有些复杂难言,忽然道:“开始我并不愿意……可是装久了,我竟然有时候会有些恍惚,觉得我真的有个孩子似的……”说到这里,忽然有些神经质地笑了起来,“可有时候又觉得是一种折磨,每天都恨不得撕碎了它……”她笑着笑着,忽然间落下泪来,“呵呵,现在好了,总算是解脱了。”

    芈月看到魏颐那张本该年轻的脸上,却已经显出与她年纪不符的憔悴和沧桑来,忽然问道:“你今年多大?”

    魏颐一怔,不解其意,但还是回答道:“二十岁。”

    芈月轻叹一声:“可怜的孩子……你这一生,是毁在你姑母的手中啊!”

    魏颐抬头看她,平静地说:“好了,你现在可以杀死我了。”

    芈月诧异道:“我为什么要杀你?”

    不想魏颐却比她更吃惊:“我犯下假孕的大罪,你有什么理由饶过我?”

    芈月笑了:“你怀没怀荡的孩子,与我有什么关系?你骗的又不是我,不开心的可能是荡的母亲吧。不过我又有什么理由,代她来惩治你?”

    魏颐跌坐在地,一直以为必死无疑,为了尊严佯装出来的镇定这刻轰然崩塌,她颤抖着嘴唇确认:“你不杀我?”

    芈月看着魏颐,此刻的她才显出她这年纪的小姑娘应有的模样来,摇了摇头:“我不会为你是荡的妻子而杀你,也不会为你假装怀孕而杀你。除非又出现你真正该死的证据,否则的话,我不会杀你。”

    说罢,她转身离开,侍女们也跟着一拥而出。

    魏颐失神地跌坐在地,看着屋子里空荡荡一片,嘴唇颤动了两下,想说什么,最终什么也没说出来,只是失声痛哭。

    侍女清涟抱住她,哽咽道:“王后,王后,我们终于没事了,没事了。可怜的王后,您哭吧,哭吧……”

    惠后芈姝很快也得到了王后假孕的消息,随之而来的,还有一杯毒酒、三尺白绫!。

    当夜,一灯如豆,惠后芈姝自缢而死。

    次日,芈月召诸重臣于宣室殿议事,道:“王荡谥号未议,还请列位相商。”

    庸芮上前一步道:“臣以为,拟‘刺’或‘幽’为好。”

    樗里疾听闻此言,大怒:“庸大夫,你这话过了!”

    庸芮冷笑道:“如何过了?谥法曰‘愎狠遂过曰刺’,‘动祭乱常曰幽’,若不是先王刚愎自用,不肯纳谏,何来今日秦国之乱?他将重兵带去洛邑,结果自己身死兵败,导致诸公子内乱,外敌压境,宗庙不宁,说他一个动祭乱常,难道错了吗?”

    樗里疾叹了一口气,他自然知道庸芮因庸夫人之死,深恨惠后芈姝,将秦王荡也一并恨上,只得劝道:“庸大夫,我知道你的心情,可是隐君之过,不可非君,也是我们为人臣子者当遵守的本分。”

    庸芮反问:“那依王叔之见,当拟何谥?”

    樗里疾朝芈月拱手道:“以臣之见,当拟‘明’或者‘桓’。”

    庸芮冷冰冰地道:“王叔,‘照临四方曰明’,‘辟土兼国曰桓’,这是只见好处,不论缺失了?谥者行之迹也,行出于己,名生于人。以大行受大名,细行受细名,所得何谥,端看他自己生前如何行事。彰善瘅恶,为后世诫,议谥的时候,论的是千秋之心,若论君臣相对,这世上就只有美谥,那还要议谥号做什么?”

    樗里疾不与庸芮继续争辩,却转头看向芈月道:“不知太后有何拟?”

    芈月沉吟片刻,提笔在竹简上写了一个“武”字,转过来给樗里疾看道:“朕以为,当拟‘武’字为谥。”

    樗里疾脸色沉重,轻叹一声:“‘武’?”这“武”字的解释,却是太多了。

    芈月笑问:“怎么?”

    樗里疾知其意,叹道:“先惠文王乃取谥法中‘经纬天地曰文,爱民好与曰惠’之意。今取王荡谥号为‘武’,谥法云‘武’字有‘刚强直理曰武,威强敌德曰武,克定祸乱曰武,刑民克服曰武,夸志多穷曰武’,但不知,太后拟这个‘武’字,应在何意?”

    芈月道:“依你说,王荡毕生功业,应在何意?”

    樗里疾长叹一声。秦王荡在位四年多,未及建立功业,所谓威强敌德、克定祸乱,自然也是没有的;刚强有之,直理难当,以他洛邑举鼎身死、兵马陷没三晋,以致诸侯围境、邦国之乱,竟是直指“夸志多穷”四字了。支吾半晌,还是无奈道:“太后,王荡也曾开疆拓土,谥以‘夸志多穷曰武’,千秋盖棺论定,实是、实是过了……”

    芈月却道:“樗里疾知识渊博,当知何谓天子剑、诸侯剑、庶人剑?”

    樗里疾长叹一声,已明其意,不再说话。

    芈月便道:“天子之剑,以燕谿、石城为锋,齐岱为锷,晋卫为脊;周宋为镡,韩魏为夹;包以四夷,裹以四时,绕以渤海,带以恒山;制以五行,论以刑德;开以阴阳,持以春秋,行以秋冬。此剑,直之无前,举之无上,案之无下,运之无旁,上决浮云,下绝地纪。此剑一用,匡诸侯,天下服矣。此天子之剑也。”

    此论原出庄子,魏冉亦曾听过此节,当下接口道:“诸侯之剑,以知勇士为锋,以清廉士为锷,以贤良士为脊,以忠圣士为镡,以豪杰士为夹。此剑,直之亦无前,举之亦无上,案之亦无下,运之亦无旁;上法圆天以顺三光,下法方地以顺四时,中和民意以安四乡。此剑一用,如雷霆之震也,四封之内,无不宾服而听从君命者矣。此诸侯之剑也。”

 

 
分享到:
清朝格格照片
越南战争后美国性解放疯狂自拍照4
揭秘吓死秦始皇的神秘预言
古代日本没有太监是因为女人很大度
中国历史上的十个无名英雄
黄山寿《吴刚伐桂》(立轴、纸本)
13.所以你就自己过一辈子吧
羊3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