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芈月传 >> 第二百七十章 莒姬死(1)

第二百七十章 莒姬死(1)

时间:2016/4/8 9:00:46  点击:1352 次
    数日后,城外长亭,桃花片片飘落。长亭内,地上铺了毯子,樗里疾与张仪对坐。

    樗里疾尽最后一次努力劝说:“张子真的要走吗?”

    张仪嘿嘿一笑:“我不走又能如何?”

    樗里疾急道:“若是为了乌获那三人封大将的事情,老夫可以劝大王收回成命。若是为了甘茂封相,老夫可以让出左相来请张子担任。”

    张仪看着樗里疾,摇摇头:“得了吧,你能劝他们收回多少成命?那个妇人到现在都还没有一丝身为秦国母后的意识,一心一意还当自己是楚人,忙着要将我送回楚国给楚国解恨,要把当初被我骗走的土地还给楚国,甚至在谋划着要把一个个楚女弄进宫来为妃……”

    樗里疾也有些无奈,艰难地说:“惠后的确是……可是,她说了不算,大王自有主见,从来也不曾真的听过她的话。”

    张仪冷笑:“那是因为惠后往左蠢,大王往右蠢,蠢得不在一块儿,所以各蠢各的。”听他说得这么肆无忌惮,樗里疾的脸色有些不好看,指着张仪手抖了抖,最终没有说话,只是长叹一声。张仪继续道:“我说错了吗?没错吧!我真觉得他出生的时候是不是忘记把脑子一起生出来了,居然拿几只人形牛马当大将,每天跟他们比赛举鼎。他每天看地图只会看一条线路,就是通往洛邑的那条路。他以为我不知道他想的是什么?他就想带一支人马,直奔洛邑,杀死周天子,然后把九鼎扛回来。他以为他是成汤,是周武王,只要攻王城,夺九鼎,就可以完成王图霸业?那是找死!这样的主公,不需要我张仪来侍奉,他也容不得我张仪为臣下。因为我站在那儿,只会显得他像个白痴,只有朝堂上没有我张仪,他才能继续得意。”

    樗里疾闭目长叹,老泪纵横:“先王啊,我对不起你。”

    张仪站起来,拍拍樗里疾的肩头:“对我张仪而言,天底下没有什么君权神授,君王如天。天底下坐在王座上的那几个人,在我张仪眼中,只有蠢货和非蠢货的区别。运气最好的,是能够遇上一个可以合作的对象。只可惜,这个人被你弄到了燕国。樗里子,我跟你说,你这个人还算聪明,只可惜脑子僵化,不懂得天底下的事,就是一盘生意,生意生意,就是要生生不息,才有意思。你就是死抱着自己怀中那堆主意不放手,结果失了生机,人也僵了,道理也僵了。如今的秦国,已经不是昔日的秦国,秦王荡倒行逆施,群臣离心,大祸就在眼前了。”

    樗里疾颤声道:“可是,你留下来,总能补救啊!”

    张仪道:“如果我留下来,才一定会后悔呢!道不同不相为谋,我只是替你觉得累。在将来的日子里,樗里子,对着一个刚愎自用又愚笨不堪的主君,有你的苦头吃。”

    张仪拍拍樗里疾的肩头,朝着夕阳的反方向扬长而去,风中传来他的歌声:“坎坎伐檀兮,置之河之干兮……”

    樗里疾看着天边,嘴唇颤动,喃喃道:“大祸就在眼前……”他看向天边夕阳,映得云团如同火烧一般,艳丽中带着一丝不祥,心头一股阴云升腾。

    芈姝见逐了张仪,忙写了信去楚国,又将近年来自己在后宫诸事都说了一番。楚威后接了信,悲喜交加,掩面呜咽。侍女珊瑚见状,忙安慰道:“威后,八公主在秦国已经成为母后,尊荣无比,威后当欢喜才是。”

    楚威后且喜且悲,叹道:“我固然是为姝高兴,却也为了我的姮而伤心。这些儿女中,我最担忧的便是姝,不承想她却一生尊荣,虽经波折,终究安坐母后之位,可我的姮、我的姮却……”说到这里,痛哭失声。

    珊瑚见状,也是心中酸楚。在芈姝书信未到之时,楚威后先接到了齐国的书信。她的长女芈姮昔年嫁齐宣王为继室,虽然也得了数年荣耀,并生下嫡子,只可惜,齐国早立太子,且太子田地为人暴戾忌刻,不能容人。芈姮虽有手段,然则终究时间太短,不及嫡子稍长,齐宣王便已经一命呜呼。田地继位,不但不曾尊芈姮为母后,反而将她软禁,对外只宣扬说:“芈夫人与先王情深意重,闭门谢客。”

    楚威后因数年不得芈姮音信,多方去信,却如石沉大海。派了细作打听,然则芈姮被软禁之后,宫中楚国细作被一网打尽,竟是打听不到消息了。直到数月之前,才得知讯息,却是芈姮已经病死。楚威后心痛如绞,更发了狠,令细作打听详情。芈姮已死,她的近侍亦被灭口,但终究有些粗使奴婢辗转别处。楚国细作打听了数月,终于打听得内情,却是祸起萧墙之内。

    原来芈姮昔年亦有三个庶妹从小一起长大,除六公主薏因病耽误之外,三公主菱、四公主荞便做了媵女随她出嫁。芈姮为楚威后长女,自幼便学得了母亲的手段,将几个庶妹挟制得服服帖帖。不料表面上的恭敬顺从,却未必见得内心的真正忠诚。四公主荞不知怎的,与那太子田地勾搭上,等齐宣王一死,便成了新王的夫人,一面挟制住了新王后愍嬴,一面借了田地的手,将芈姮幽禁。自此日夜凌辱,竟将芈姮活活折磨而死。

    楚威后听到此消息,捂着心口,痛得晕了过去。及至醒来,捶席凄厉长号,摧心断肠。她本以为,诸女中长女芈姮最得她的手段,远嫁他国,亦是最令她放心,以她的手段,不愁过不好。谁晓得竟遇上暴君毒女,生生被折磨而死。当下她恨得咬牙切齿,便要去寻芈荞的至亲,为芈姮报仇。但寻来寻去,芈荞之母早已于数年前去世,那也不过是个小族献女,竟是没有母族之人,也寻不到人来报仇。

    楚威后为了此事,日夜哀号,已经病了一场,将身边的侍从也迁怒打杀数人。因芈姮之事,更是对幼女芈姝担忧不已。且喜芈姝母女同心,想是知道她担忧,便来了书信。先说了自己诸事皆得意,又说了先王临终前的变乱,自己母子如何涉险过关,自己又是如何最终理解了母亲当年的手段和用意。更得意扬扬,将自己如何令芈茵对付芈月的事也一并说了。

    这一封长信,叫楚威后看得既是咬牙,又是悲泣,又是欢喜,最终放下帛书叹道:“姝总算是还能够教我放心的!”说着又是切齿诅咒:“这世间的贱妇贱种,皆是忘恩负义之辈,早知道她们要害了我的女儿,我当日便应该教她们都死在宫中才是,如何能放得她们出去祸害!”一想到此,便又诅又骂,没个休止。

    珊瑚服侍得她久了,知道她如今越老越不听人劝,却也是越活越精神,一骂起人来滔滔不绝,没有半个时辰是停不下来的,而且越劝越是止不住,只得顺着她骂,间中端些蜜汁教她润润口。

    正有一搭没一搭地劝着,却见寺人析匆匆进来,手上还托着一卷竹简。珊瑚一喜,正可找些事情来岔开楚威后的咒骂,忙道:“寺人析,你拿的是什么?”

    寺人析却面有苦相,本是缩在一边的,偏珊瑚心不在焉,不曾注意观察,将他叫了出来,只得呈上竹简,一句话也不敢多说。

    楚威后方停下骂声,见他如此,又骂了起来:“这是什么东西?你拿这个摆到我面前来,难道教我自己看吗?”

    寺人析只得跪下,禀道:“这是公子戎新立了战功,大王封他舒鲍之地,公子戎就封,请大王允他接莒夫人归封地……”他是深知楚威后性子的,不免越说越轻,越说越心虚。

    楚威后听到最后,却是听不清楚,她性子本就急躁,到老来越发没了耐心,当下直接就拿起竹简,砸到寺人析头上,骂道:“没进晡食吗?这般蚊子似的哼哼唧唧,说清楚些!”

    寺人析只得提高了声音,迅速道:“公子戎想接莒夫人归封地!”

    楚威后却是年迈记性差,已经有些记不清了,迷惘地问:“是哪个?”

    珊瑚与寺人析对望一眼,情知是瞒不过去的,珊瑚更有一重心事,眼见楚威后因为芈荞之事,已经打杀了数名近侍,若是不能教她转移了怒火,自己不免危险。寺人析亦怀着同样的心事,两人在楚威后身边做了这么多年的心腹,自然已经不是什么善良之人了。当下两人眼神一对,顿时多年默契油然而生,当下一唱一和把事情都说了:

    “威后,公子戎便是嫁到秦国的九公主亲弟。”

    “便是那个与咱们公主作对的小妇。”

    “如今被赶到燕国受苦的那个。”

    “莒夫人便是他们的养母,当年住在云梦台的那个。”


 

 
分享到:
2小狐狸艾多
1小狐狸艾多
2云朵鸟巢
1云朵鸟巢
2小小猴拾金子
1小小猴拾金子
2我要当怪兽
1我要当怪兽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