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芈月传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商君墓(1)

第一百三十三章 商君墓(1)

时间:2016/3/18 7:51:59  点击:1263 次
    马车一路向东而行,轻车简从,不过州县,只用了两天的时间,便到了秦驿山。别处春光明媚,但秦驿山却仍是一片萧杀,荆棘处处生长,道路难行。

    此处已经无路,秦王驷下了马车,转而骑马而行,直至山上,马不可行,便下马步行上山,芈月一直默默地跟在他的后面。

    到了入山口,秦王驷微举手制止,缪监等便止步。

    缪监将一只提篮交给芈月,芈月接过,紧紧跟上秦王驷。

    但见秦王驷沉着脸,挥剑劈开荆棘,一步步走上山去,芈月提着提篮,跟着秦王驷顺着他开劈出来的路走上山去。到了半山处,但见一个小小的黄土包,土包附近杂草丛生,上面只插了一根木条,却没有写任何字。

    秦王驷走到墓前,弯腰拨去墓上的草根。芈月满心疑惑,却不敢作声,见状忙放下提篮,也跟着上前拨草,打扫墓前,不待秦王驷吩咐,便打开提篮将里面的祭品一一摆到墓前,再退到秦王驷后。

    她以为秦王驷这便开始祭奠了,不料他什么也没有说,只独自站在墓前,沉默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一阵阴风吹起,吹卷残叶。

    秦王驷方坐下来,执壶倒了三爵酒,一一洒在墓前。

    秦王驷忽然幽幽一叹:“商君之后,再无商君。寡人一直以为,犀首能做寡人的商君,没想到寡人却逼得他去了魏国。不能用之,不能杀之,却为敌所用之……商君,你当日离开魏国之时,可也怀着一腔恨意吗?”

    芈月听闻此言,大吃一惊。商君、商君,难道这小小土坟中葬着的,竟是那名动天下的商君卫鞅吗?可是,那墓中人若是商君,为何会葬在这荒郊野外的小小土堆中,甚至连个名字都没有,比一个庶人的坟墓犹为不如。可若不是商君,秦王又为何不顾迢迢路远,离京来祭他?他既然有心祭商君,为什么又会让这个坟墓如此凄凉?

    芈月心中无穷疑问,却不敢说出来,只静静站在一边,看着,听着。

    却听得秦王驷又道:“可寡人不惧。大秦自逆境而立国,寡人亦是逆尽人意,逆尽天下。商君,你为人偏执,行事极端,寡人一直认为,你会祸乱我大秦。列国变法,均不成功,可见变法是错的。君父当年是急功近利,妄赌国运,寡人身为太子,为大秦之计,必要劝之谏之阻之。为此,触怒君父,连累太傅受劓刑,太师受黔刑,实乃打在寡人的脸上,乃平生奇耻大辱也。寡人刻骨深恨,恨不得将尔碎尸万段,生啖尔肉。”他说到此处,语气淡淡地,可芈月却听得出来,他说这话的时候,那种恨意并没有消解,反而已经入了骨髓,无可化解。

    一阵急风吹得人衣袂狂乱,秋叶飞舞。芈月只觉得风中带着沙粒,刮得脸生生作疼,但她没有举袖去挡,也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只站在那儿,如同一个影子,此时此刻,她知道只有减弱自己的存在感,才是最正确的。

    秦王驷又缓缓地倒了两杯酒,一杯自饮,一杯洒在墓前。

    秦王饮下酒,忽然抬头狂笑,笑了半天,才渐渐停息。

    他站起来,拍了拍膝上的尘土,转头看向芈月:“你知道这墓中人是谁了吧?”

    芈月试探地问:“是商君?”

    秦王驷点了点头。

    芈月诧异地问:“商君之墓如何在此?他不是当年被大王、被大王……”她说不下去了。当日商鞅死时,她尚在楚国,她所听到的消息是,商君谋逆,被五牛分尸,暴尸于市。

    “寡人继位以后,便将商鞅以谋逆之罪,五牛分尸,暴尸于市。”她正自这样想着,耳边便传来秦王驷冰冷的话语。

    “那……”那商君之墓,为何在此处?她只说了一个字,便住了口,有些话,不可问,不必问,当知道的时候,自然知道。

    “后来商鞅的门人悄悄收其残尸,准备带到卫国去,经此关卡被查获,于是弃尸而逃,当地守将就将其尸身草草葬于此处。”秦王驷淡淡地说。

    “大王这些年来,每年于这一日都会素服出宫,原来是来祭商君之墓?”芈月试探着问。

    秦王驷点头。

    “妾身不解,既然大王每年在商君祭日来此扫墓,为何还任由着墓地如此荒芜,又不立碑文?”芈月不解。

    秦王驷冷笑一声,站起来,一拍木条,木屑纷飞:“他是寡人亲定的谋逆大罪,分尸弃市乃是应当,怎配造墓立碑。”

    芈月看着他这一掌拍下之后,木条上多了一道细细的血痕,她来不及说什么,急忙拿起他的手。这种未经过打磨的木条上面有许多木刺,瞧他的样子,只顾发作,看样子必是没有注意到此。

    果然见他眉心微微一皱,芈月细看,果然他的掌心便有几根木刺直刺入肉中。好在身为妇人,针线之事乃是家常,她虽然锦衣玉食,日常袖中却也带着针线等物,当下忙取了银针,小心翼翼地为秦王挑出手心的木刺。

    秦王驷也不说话,任由她在那里忙碌,直到将掌中的木刺一一挑去,方轻叹一声:“你说,你不是个聪明人。其实,寡人也不是个聪明人。”他负手看着远方,远山连绵,一望无限,他嘿嘿冷笑:“聪明人会懂得趋吉避害,懂得自保,懂得隐忍,不会做对自己不利的事情……可是,世间要这些琉璃蛋似的聪明人何用呢?”他轻蔑地哼了一声,转回目光,看着商鞅之墓,长叹一声:“世间有一些苦难,却是必须直面以对,必须以身相抗,披荆斩棘,如此,才配屹立于天地之间。”

    如此,才配屹立于天地之间。

    芈月站在商鞅的墓边,想着这墓中人所激起的天地风云,看着那个杀了他又来祭拜他的人,说出这一句激荡人心的话,此刻她忽然觉得,过去以往的所有事,都不再重要。在这两个运筹天地的人身边,什么事,都微不足道。

    “夏禹、商汤、周武,无不是经历绝大的苦难才能成就大业。”好一会儿,芈月才能够开口说话,她想起她的父亲曾经跟她说过的故事:“我楚人先祖当年亦是筚路蓝缕,艰苦开创。”

    “寡人若是个聪明人,当日只消将不满压在心头,待寡人继位以后,自可为所欲为。”秦王驷抚着木条,想着当日之事,嘿嘿冷笑道:“当日,商君之法令秦国国政动荡,众人缄口皆不敢言。可寡人是太子、是储君,于家于国责无旁贷,所以宁可触怒君父也要上奏,不想却被那商君当成立威的靶子……”商鞅劓其太傅公子虔,黥其太师公孙贾:“这劓刑黥刑,是摆明了要施到寡人的脸上去,太傅太师虽然代寡人受了刑,可寡人也被流放,差点太子之位不保。商鞅还甚至派杀手追杀寡人……”

    芈月听到这里,不禁惊呼一声,她从来不曾听过这样的事,想到此事,不免心惊。

    秦王驷却看了芈月一眼,嘲笑道:“你觉得奇怪吗?列国推行新政,无不君王更易就人亡政息。寡人当日身为太子而反对新政,商鞅自然怕寡人继位新法不保,所以力劝君父废去寡人,甚至亲自派人追杀寡人……嘿,幸而寡人命大,寡人不死,就是他死了!”

    芈月忽然想到一个传说,小心翼翼地问:“有人猜测,大王实则深为欣赏商君,之所以杀商君不废其法,是为了保新法而不得已弃商鞅。”

    她一说出口,看到秦王驷的样子,便知道自己猜错了。

    “有趣,有趣,居然有如此猜测,哈哈哈……”秦王驷哈哈大笑起来,笑了好半日,才停下来,问:“你知道什么是君王?”

    “受命于天,是谓君王?”芈月小心地说。

    “不错,受命于天,岂受人制。”秦王驷点了点头,轻拍着木条道:“寡人要保商鞅,岂会保不了。可寡人不杀他,如何泄寡人心头之怒。天子之怒,伏尸千里,只让他五牛分尸,嘿,便宜他了!”

    这就是君王,君威不可犯。他可以因为你的才能而暂时容忍你,可是对于他权威的冒犯,却是任何功劳都抵销不了的。君王的心最宽大,但君王的心眼也是最小的,君恩宽广是手段,睚眦必报才是君王的本性。

    芈月不语。

    沉默片刻,秦王驷轻抚墓上木条,轻叹一声:“可杀了他以后,寡人又有些寂寞。挥斥方遒,群臣俯首,快意是快意了,却终有些意气难平。寡人有时候会来,跟他喝喝酒、说说话,有时候打赢一场胜仗,很想如果他还活着,寡人当如何取笑于他,看他当日何敢辱寡人说‘非人君之相’?有时候用着他的谋略,又很想起他于地下再问问,他当日是如何想到这一招的……”他叹息一声:“有些人活着你恨不得他死,可他死了又希望他还继续活着……”

    他坐下来,倒了酒,给墓上洒一杯,自饮一杯,絮絮叨叨地说着,说了很久的话,一直到带来的酒都饮尽了,他也喝得半醉,就这么倚在商鞅的墓前,睡着了。

    风起了,黄叶飞舞,芈月只觉得一阵寒意袭来。

    她看着秦王驷倚在商鞅墓前,醉意朦胧,有时候嘴里还喃喃地说着几句含糊不清的话。她不知道,这时候商鞅是否入了他的梦中,两人若是相见,是互相闲聊呢,还是仍然互相憎恨呢?

    对于秦王驷来说,他到底是希望商鞅活着,还是他死了?

    或许,他是希望他死了的吧,只有死人,才是让人凭吊的,让人怀念的,活着,只会让人想杀了他。

    她坐了下来,与秦王驷背对背地靠着,天冷了,这样可以互相取暖吧。她有些发愁,太阳已经西斜,如果秦王驷不早点醒来,她一个人可拖不了他这么大个的男人下山。若是不下山的话,天黑了,他们住哪儿,吃什么?

    她希望缪监足够聪明,会想到秦王驷喝醉了酒,如果这位大监过于机灵了,以为秦王驷不让他跟随上山,他就这么乖乖地呆在山下,那她可怎么办呢?

    她抬手看着自己的掌心,秦王驷杀了商鞅,又来祭奠他。那么,她有没有什么人,是她想杀了以后又会来怀念的?她摇摇头,她想杀的人,有楚王槐、有楚威后,可他们死了,她是不会有任何怀念的,她只会觉得杀得不够快。她怀念的人,有她的父亲、有她的母亲、有不幸惨死的魏美人,还有活着的莒姬、芈戎。

    黄歇呢,一想到黄歇,她的心就牵着疼,疼得厉害,她不能想,一想就觉得自己现在站在这儿都不应该,她应该在那天,就跟着黄歇一起去了。

    很奇怪,她想到那些死去的亲人,她觉得不能把黄歇放到这些人中,她不能想到黄歇的死,她知道黄歇死了,可她从来没有感觉到,黄歇是一个死去的人,她就是有一种感觉,黄歇会在很远很远的地方等她。总有一天,她会去到所有黄歇想去的地方,邯郸、大梁、临淄、蓟城,她觉得去了哪里,就能够找到黄歇。

    一阵冷风吹来,她打了个哆嗦,正想裹紧自己身上的衣服,却听得一个声音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芈月一抬,看到的是秦王驷那双冷清的眼睛,很奇怪,他一点也不像刚才喝醉过了的样子,芈月忙扶住他,两人一起站起,一边回答道:“妾身不知道,不过,我们应该赶紧下山了。”

    秦王驷抬头看了看天色,点了点头:“走吧。”

    说着便往山下走去,芈月忙收拾了提篮,跟着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山下走。

    幸而秦驿山不高,下山的路又不似上山时一路要披荆斩棘的,所以下来得很快。饶是如此,到达山下时,天也已经黑了。

    当下,便在山下安营扎寨,直至次日方上路继续前行。

    这番回行,便走得从容了,次日甚至两人一齐纵马而驰,走到一处村庄处,秦王驷忽然停下。

    芈月纵马上前问道:“大王何事停下?”

    秦王驷马鞭指着远处,神情中带着怀念:“前面那处……”

    芈月好奇地看向远处,问道:“怎么?”

    秦王驷忽然翻身下马,道:“寡人想走一走。”

    众人皆翻身下马,秦王驷独自在前面走着,缪监等人要跟上,他却道:“你们不必跟着了,免得惊扰乡人。”说罢,独自前行着。

    芈月正踌躇着要不要跟上前去,却见缪监猛使眼色,要她跟上。

    她自是知道,因为缪监被阻止跟上,便要让她跟上,免得大王身边无人。她虽然也有些担心自己跟上,会不会拂了秦王之意,但最终还是大着胆子跟上去了。

    秦王驷走了一段路,眼见将近村口,但见村口一间小小棚屋,一个青衣老妇人在卖着浆水。

    秦王驷站住了,没有继续走,只是看着那间棚屋,眼中露出又怀念、又伤感的神情来。

    见着他半天不动,芈月鼓起勇气问:“大王,您曾来过这里?”

    秦王驷摇了摇头:“不曾。”

    “那您……”芈月欲言又止,她实在想不出,他不曾来过这个地方,那为何对着一个卖浆水的棚子,露出这样怀念的神情?

    “寡人……”秦王驷的神情带着一丝回忆和游离:“寡人曾经到过这样的一个村庄,村口,也有这么一个卖浆水的棚子,也有这么一个青衣妇人……”

    但是,她并不是这么一个老妇人,那时候,她还很年轻。

    秦王驷的神情,似回到了很久远的过去:“寡人当年被流放的时候,走过了许多地方。寡人曾经居深山筑野居饮山泉食生果;也曾经在边荒小城与狄戎野战;也曾在田里与农奴们一起劳作;也曾在市井里与庶民们一起斗殴;在酒肆中与游士们一起辨论……不过记得最深的是那次在荒山野林中迷失,差点没饿死,走了十几天终于走出来,见到的就是这样一个小村庄,村口就是这么一个卖浆水的棚子……”

    也是同样质朴的小村庄,几处农舍和粮仓,衣着简陋的农夫在田里劳作,村尾一个铁匠在打铁,村口一个卖浆水的小娘子……

    他倒在地上,濒临死亡,然后他看到阳光里,走出来一个仙子似的女人,她救起了他,给他喝了浆水,那种酸酸甜甜的感觉,他一生一世也忘不了。

    他在那个村庄里住了十几天,慢慢养好了伤……

    芈月幽幽问:“那个小娘子长得好看吗?”

 

 
分享到:
六个仆人3
一只美容的狐狸1
14世纪欧洲妇女肉体解放过程揭秘1
非洲部落美女为何必须赤裸上身1
乡愁 余光中2
园丁和主人
武则天与薛仁贵不为人知的一段历史
兔子新娘4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