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芈月传 >> 第一百二十九章 翻云手(1)

第一百二十九章 翻云手(1)

时间:2016/3/17 21:46:12  点击:1309 次
    秦王驷这日心情并不好,无论是谁,遇到自己的重臣潜逃,宠妃通敌之事,心情都好不到哪儿去,连眼前的简牍也看不下去了。他百无聊赖地转头,看着本应该侍坐一旁收拾的芈月有些走神,便伸手在她眼前挥了挥手:“喂,喂!”

    芈月回过神来,脸一红,忙请罪道:“大王,妾身失仪了。”

    秦王驷问:“你在想什么想得如此入神,连寡人叫你都没听见。”

    芈月欲言又止:“没什么!”

    秦王驷见她如此,倒有些诧异,扬起一边的眉毛来:“有什么事,不能跟寡人明说?嗯?”

    芈月叹了一口气:“妾身刚才是在想,公孙衍居然能够在关卡森严的情况下离秦入魏,真不知道魏国的细作可怕到何等程度,令人细思恐极。”说到这里,看着秦王驷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妾身知道,这是自己在杞人忧天了。”

    秦王驷见她如此,搂过她温言安慰道:“你且放心,细作之事,不过是潜伏暗处接应,影响不了大局。”

    芈月欲言又止:“妾身不是担心自己……”

    秦王驷诧异:“那你在担心什么?”

    芈月叹道:“当日妾与王后入秦之时,王后在上庸城中了药物之毒,下毒之妙,实是实是少有的高明,至今想来,犹觉心寒。有道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说到这里,她欲言又止长叹一声:“妾身昨日去见王后,看到公子荡尚在襁褓之中,天真无知,不知怎么地,就起了忧心。”见秦王驷的脸沉了下去,芈月顿时不安起来:“大王,妾身说错了什么话吗?”

    秦王驷强笑了一笑,抚了抚她的头,道:“无妨,你没有说错,你说得很对。”

    芈月松了一口气,她知道,自己的意思,已经传达到秦王驷的耳中,只有让秦王驷也开始忧心公子荡年纪幼小恐遭不测,那就会对所有年长的公子产生警惕,而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这些公子们分封出去。

    名份早定,就能够成功的消弥许多人心的*。

    而只要诸公子分封出去,公子荡不是太子,也是太子了。

    秦王的太子,只能是芈姝的儿子,这是确定无疑地,否则任何其他人的儿子当上太子,对于诸芈来说,都是灭顶之灾。而此时亦是最好的时机,正是秦王驷对诸姬感观最坏的时候,等这段时间过去了,也许可能旧时的情谊反而会慢慢恢复。

    公子荡立为太子,下一轮的争宠,就将会在诸芈身上产生。芈姝有王位之位,有太子,心里安定,她也会将四个媵女一一提拨到一定的位置上,在后宫形成诸芈的势力,诸芈争宠开始以后,芈月就安全了。

    然而,次日薜荔告诉她,昨日秦王驷去椒房殿,提起有意分封诸公子之事,不料王后芈姝大发脾气,表示反对。

    芈月听到这个消息,从齿缝中冷冷地说出两个字来:“愚蠢。”

    是的,她都能够想象得到芈姝此刻的心理,她以为自己受的委屈还没有出够气,她受楚威后的影响太深,认为一个王后的权威,应该是让所有的姬妾跪倒在她的面前,战兢兢地等着她的吩咐、她的处置、她的发落。

    对,她是觉得对楚威后的手段不以为然,她认为她处置姬妾会比楚威后更仁慈,然而她们的思维方式,却是一模一样的,而这,却是所有强势的君王所最不喜欢的。

    大好机会,在此时此刻,远逐分封公子华,足以让魏夫人完全失去重新翻身的筹码。她没却非要实实在在,当面锣对面鼓地宣示自己要报复要出气,这是自弃优势。魏夫人虽然暂时失势,然而百足之虫、百死不僵,芈姝的智力并不足作为魏夫人的对手,若是当真破脸,依魏夫人的手段,恐怕会有无穷的后患。

    说,还是不说?

    有时候对于一个刚愎自用的人,去指正她的错误,就等于得罪她。而不说,则又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用她的愚蠢,将自己这一拨人的命运拉进泥坑里。

    芈月顿了顿足,暗叹一声,不管她多么不情愿,然而她们既然一起从楚国来到秦国,便是命运已经绑在了一起,同荣共辱,若是芈姝真的出了什么事,她们这些媵女,谁也无法独善其身。

    芈月走进椒房殿的时候,芈姝正拿着拨浪鼓逗着婴儿:“荡,与母亲笑一笑,笑一声。”

    婴儿却是有些暴燥,被芈姝逗得已经有些想哭了,再一逗,顿时哇哇大哭。

    正在此时芈月进来,刚想说话,却听得婴儿忽然大哭,但见芈姝手忙脚乱地哄着婴儿:“我儿不哭,不哭……”

    玳瑁见状忙接过婴儿,哄了好一会儿,才止住哭声。

    芈姝才转过头来愠怒地道:“妹妹,这等慌张,有什么要紧的事,要险些惊了我儿?”

    芈月见她迁怒,只得赔不是道:“是我鲁莽了,阿姊勿怪。”

    芈姝神情稍霁,方问:“何事?”

    芈月问:“听说大王有意分封诸公子,却被阿姊阻止,可有此事?”

    芈姝点头:“的确有此事,”说到这里,面容也有些扭曲了:“哼,也不晓得是谁给大王出的主意,想是让魏氏那个贱人想借此机会逃脱问罪吗,还想让她儿子受封,想也别想
仙路之险。她既有罪,她的儿子也休想得意。”

    芈月顿足:“阿姊,你真是坏我大事。”

    芈姝诧异:“怎么,这是你的建议不成?”

    芈月道:“阿姊不是说,要我想办法劝大王立公子荡为太子吗?可是以大王的脾气,就算是要将天下传给嫡子,也是要再三观察,细心培养以后才会确定。所以立太子之事,三五年之内都未必有结果。我知道阿姊担心年长的公子会影响到公子荡的地位,所以才建议大王将年长诸子分封出去,如此既可以名份早定,让他们失去争位的倚仗,也不会有朝臣支持他们,更让后宫的妃子们死心,少起风波。阿姊何以为一时意气,坏了大局。”

    芈姝听了,先是一喜,转而想到自己刚刚阻止了此时,她却是不肯认错之人,转念一想,便驳道:“既然后宫的妃子们有不轨之心,诸公子将来会生事,那我为何不能将他们控制在手心中。放他们出去,太便宜他们了。妹妹,你毕竟出身不一样,身为王后,除了要让人怀德,更要让人畏威。魏氏贱人想要我的命,她的儿子还想这么早就受封,没这么容易,我要拿她杀鸡儆猴,以警效尤。”

    芈月心中暗叹,很多时间,与芈姝无法继续交谈,一来是她的智慧无法跟得上自己的思路,二来哪怕她明知道自己做错了,但她头一个念头不是承认错误补救错误,而是为了自己的面子,也要先把你的意见给驳了。

    芈月张口想说,最终还是懒得再说。

    芈姝却自觉越说越是有理,反而指责芈月道:“说起来我还没有问你,要知道我才是王后,没有我的同意,你向大王进什么言?什么时候你可以瞒着我决定后宫的事了吗?”

    芈月看着芈姝,从失望归于平静和放弃,退后一步,缓缓行礼:“阿姊,我原以为,阿姊叫我想办法立公子荡为太子,我本也没有把握成功与否,未能与阿姊商议,是我的不是,日后这样的事我再也不敢了。”

    芈姝满意地点头:“我知道从前是我过于纵容你了,可如今后宫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日后你当如孟昭氏一样,小心做人,谨守本份,若是再出了什么事,我过于宽容你就不好处置别人了。”

    芈月应了一声是,心中却已经在神游天外了。所谓将来有事,必先向芈姝请示,其实对于她来说,或许更好,若是连芈姝都能够理解接受赞同的主意,基本上,就是一个是人都不会上当的主意而已。反正她地位已定,自有其他四个媵女讨好献媚,也许,自己是时候抽身了。

    芈姝得意洋洋地将芈月数落一番,说完了,看芈月脸色不好,也知道自己方才故意下了她的脸子,不过是心中嫉妒而已,自知理亏,转而后悔。她既是要占人上风,又不愿意别人腹诽于她,非要让别人口服也要心服才心。当下又换了脸色,拉起芈月的手转而缓和气氛:“唉,妹妹,我知道你也是出于好意,只是太过独断专行,未免不够懂事,如今说开了就没什么。”

    芈月只得应了一声是。

    芈姝又道:“如今都快晚春了,我闷在屋子里也快一年没出去了,不如陪我去花园逛逛,看还有什么花开着。”

    芈月心中暗叹,居人之下,她不讲理的时候你要受着,她要示好的时候你也必须要接着,当下笑了笑,表示自己并不介意,便领受了芈姝这份“好意”。

    当下在宫婢簇拥下,两人出了椒房殿,转过廊道,漫步园中。

    但见花至荼蘼,果然是已近晚春了。

    芈姝有意缓和气氛,高声大笑,处处指点,芈月淡淡地偶尔附和,心中只想草草混过这一场,便回自己的蕙院去。

    不想一转头,却见花园另一头,魏夫人面容惨淡,带着鹊巢走过来,见了芈姝等人,似乎想到了什么,疾步走到芈姝面前,强撑着笑脸行礼:“妾身参见王后。”

    芈姝心情正好,见了魏夫人,顿时败了兴致,皱眉喝道:“魏氏,你待罪之身,居然还敢出来?”

    魏夫人微笑着,看似一脸谦卑,但眉稍眼角,却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诡异和险恶,笑容虽然温和,声音也有一丝尖利:“听说王后赏花,妾身特来侍候。”

    芈姝甩脸子道:“用不着。”

    芈月看着这个样子的魏夫人,心中却是觉得有些不安,魏夫人如今看似落魄,但似乎透着一股更加难缠气息。她反正已经落到底了,再多一件事,也是无妨,但她若存了狠心,要做出什么事情来拉着芈姝垫背,却是不妙,当下拉了拉芈姝道:“阿姊,不要理会于她,我们走吧。”

    不想芈姝听了此言,反而甩开芈月的手,朝着魏夫人冷笑一声:“魏夫人,我看你还是安份地呆在你自己宫里为好。做人还是要有些自知之明为好,你看这花开得这么娇嫩,你在花前一站,岂不更显得人老色衰,自找难堪……”

    魏夫人脸上显出受辱的神情,却还是勉强笑着:“王后,妾身来只是为了子华分封的事……”

    芈月心中诧异,芈姝已经拒绝分封,此时魏夫人来,难道是为了相求芈姝高抬贵手。无论如何,这是缘木求鱼的事,以魏夫人的心高气傲与能力手段,绝对不至于此时跑来自取其辱。她方要开口劝芈姝,便听得芈姝已经趾高气扬地道:“你死了这条心吧,我活着你儿子就休想分封出去,你做了这么多的坏事,别以为能逃脱惩罚。”

    芈月方欲开口:“阿姊……”

    就见魏夫人忽然扑通一声跪下,拉住芈姝的裙边,哭泣哀求:“王后,妾身求您……”

    她的叫声十分之高,芈月暗道不好,魏夫人显见这是困兽之斗,见自己无法翻身,便要故意跑来受王后之辱,然后激怒王后,再让王后作出不智的行为来,便可以将王后“不慈”的行为铁板钉钉了。

    一个人掉进坑里,如果无法爬出去,那就把另一个站在上面的人,也拖进坑里,大家就又在同一个层面了。

    芈月上前一步,想要劝说,话到嘴边,她忽然就不想张口了,说了,又能如何?芈姝不相信她,她就白说了;芈姝相信她,她又招芈姝之忌恨。以魏夫人的心性,她既然准备以这个方法自污污人,以芈姝的头脑,每一刻都会有掉坑的可能,她提醒得一次,又能够提醒得多少次。

    既然劝说无用,她决定袖手旁观,再看结果如何。

    宫中诡云秘雨,芈姝的路,终究要自己走,她能够劝得几次,阻得几次?

    她为了黄歇报仇而入宫,为了入宫而与芈姝达成帮助她的协议,为了救魏冉而委身秦王,为了委身秦王已经破坏了与芈姝的协议。

    如今,魏夫人已经落败,那么自己所要做的,就是找到她落败的原因,然后再让她永不得翻身,完成对黄歇的心愿。

    至于芈姝与魏夫人斗气,谁胜谁负,又与自己何干呢?

    但见芈姝怒冲冲地一扯裙子,用力甩开魏夫人的拉扯,道:“你这贱婢,我是不会放过你的,你休以为这般作模作样,我便会放过你……”

    却见魏夫人脸色惨白,似要晕过去,她身后跟着的侍女连忙上前一步想扶住魏夫人。

 

 
分享到:
关于跑鞋和跑者的不屈不挠的耐克创业故事3
嬴秦氏 始兼并 传二世 楚汉争65
经既明 方读子 撮其要 记其事53
李世民和魏征
12.好不容易碰上对眼的,又是个衣冠禽兽
羊3
孝庄皇后清算老相好多尔衮的隐情
皇帝崇祯临死前的疯狂举动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