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正邪天下 >> 第十一卷 第一章 刀魂残魔

第十一卷 第一章 刀魂残魔

时间:2016/2/27 12:51:39  点击:1097 次
  绝谷之底,正邪之争!

  几乎每一瞬间,场内的人都是走在生与死之间!

  战不多久,几个武功稍弱之人再也无法忍受身陷这种旷世战局中的可怕压力,便如同被飞速运转的车轮上甩出的泥巴一样,被“甩”了出去!

  每一个被“甩”之人的脸色都有些苍白,其中有一人竟忍不住弯腰大声地呕吐!

  他们在江湖中都是名家高手,但在绝心、月刀、风尘双子这些人面前,他们突然发现自己平时引以自豪的武功原来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此时此刻,他们已明白武学除了招式、内力的高低不同外,还存在着境界的不同!

  而这种境界的不同,才是质的不同,要想进入一个更高的境界,并不是靠勤勉与坚韧不拔就可以实现的。

  更重要的它靠的是灵性,靠的是心境的提高,以及取决于冥冥之中说不清道不明的因素!

  卓绝不凡的绝顶高手之惊世骇俗的武功深深地慑服了他们!

  这些人稍定心绪,然后默默地分散开来,在战圈之外形成一个更大的疏散包围圈。

  一声闷哼响起!

  是古乱发出的,他的脸部被对方横扫千军般的拳风扫中,顿时痛彻心脾,龇牙咧嘴。

  古治见自己兄弟受伤,不由大急!

  他的兵器是一支长约三尺的笔,笔尖也是由毛发制成。惊怒之下,笔形大炽,片刻间已悉数攻遍绝心上半身的各大要穴——他双脚已废,自然不需攻击——同时关切地道:“为兄揣时度势,可为痛哭者……可为流涕者……”

  本是关切之语,他却偏偏咬文嚼字,绕了一个大圈子,仍是未说出一句有用的话来!

  古乱哭笑不得地道:“无需痛哭,更无需流涕,我虽吃了一点亏,但他也没占多少便宜……啊哟……”

  说话问,他左手突然被绝心扣住!

  “放手!”冷叱声中,碎月刀便如一道划破夜空的月光般电闪而至,直切向绝心的右臂!

  若是绝心一心要废古乱的左手,只怕他的右手也保不住了!

  绝心冷哼一声,右臂突然发出奇异的“咔吧”之声,已以一种完全违背人体结构的方式陡然折向,不但避过了“碎月刀”的惊电一击,还以惊人之速,顺势拍击“碎月刀”后背!

  他的这一手太出人意料之外了,因为人的骨骼决定了只要正常之人,就不可能完成方才绝心所能完成的一系列动作!

  换而言之,如果要完成他这样的动作,就必须要把自己的手给折断!

  但事实上,绝心的手安然无恙,而避刀、击刀的动作流畅至极!

  古乱、古治大吃一惊!因为绝心的内家真力他们太清楚了,如此顺着“碎月刀”的去势一击,“碎月刀”必定会被击得脱手而飞!他们不知道绝心本就不能算是一个正常的人,连他的武功也是名为“逆天大法”。他的一切几乎都是违背世之常理的。而方才他能让自己的右手完成一个“不可能”的动作,与他被“地锁”困住三十七年是分不开的。

  被困于“地锁”的三十七年中,尽管因为“斩天魔”绝心能够自封内息、呼吸、脉搏,把自己身体的生命活动降到最低点,从而既帮助他消磨了漫长的岁月,也使他体内能量的消耗降至最低点,同时他能吸纳天地间的蚀气为已用,如此一来,他所需要的食物少得可怜。

  但对于一个身体完全不能移动的人来说,要想获得这少得可怜的食物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无法转身,最初他只能用自己的双手去捕捉身前出现的东西,诸如蝗虫、小山雀之类。

  后来,他慢慢地尝试去捕捉他身侧、身后的东西,他能够利用的只有他的双手,所以他便一次又一次地尝试用双手去完成本不可能完成的动作——做一个反关节的动作。

  因为他身具“逆天大法”这种逆天而行的武功心法,所以在无数次的尝试之后,他终于能够让自己的双手灵活自如地反向折动!。

  三十七年是一段极长的时间,如果用三十七年时间潜心去做一件事,创造奇迹便不无可能——何况,这个人是绝心?

  只是,恐怕他永远也想不到正是这一招可谓奇迹的手法,加速了他的覆亡!

  绝心的右掌闪电般拍向“碎月刀”的刀背!

  再锋利的刀,它的刀背也是不锋利的,而绝心的手又不是普通的手,它可以一拳打垮一间房子!

  所以,看起来“碎月刀”似乎注定要从司狐手中脱手而飞了。

  当然,也可能是被生生震断!

  绝心的速度太快,而司狐本是力贯刀身,疾削而出,因救人心切,刀的去势又快又猛,乍失目标后,仓促之间不可能赶在绝心的右手击上她的刀身之前变招!

  刀掌相接!

  “卟”地一声!

  是利刃切开肌肤的声音!其中违夹杂了“咯咯”之声,那是刀刃与骨骼之间的磨擦声!

  血雾弥漫!

  血腥之气一下子笼罩开来!

  惊骇之后,众人骇然发现竟是绝心的右掌已被削掉了大半!因为他内力深厚无匹,真力一时收聚一处,冲激而出,所以虽然他体内的血液很少,伤口处流出来的血也不多,但却被内力冲散成血雾状,飘荡开来,显得更为惊心动魄!

  所有的人都愣住了,包括绝心,包括司狐!

  连司狐自己也不明白为何会有如此不可思议的变故发生!

  而绝心之惊愕,是因为他无法相信自己所感觉到、遭遇到的一切!

  他的右手在即将与对方的刀相接触的一刹那,他突然发现“碎月刀”的刀身泛起一种如雾般的银色光芒!

  也就在这时,他感觉到了肌肤被划开时的那种冰凉!

  但并不痛——是不是因为兵刃太锋利?

  可此时他的手尚未接触到刀背!

  之后,他便看到了自己的大半只手掌跌落!

  然后是血雾弥漫开来——随之而来的才是断腕之痛!

  但极度的震惊使他有一种恍然如置身梦境的感觉,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包括由右手传递至全身的剧痛!

  “碎月刀”乃千古神兵,附有九州山川之灵气及皓月之精华,在刀身即将受到威胁时,刀魄便会被激发——绝心又怎会想到断他手腕的是“碎月刀”的刀魂?

  风尘双子、月刀司狐与绝心几乎是同时从无边的震愕中清醒过来!但双方的心情却是迥然不同!

  绝心双腿已废,如今,右手复又受损,这无疑是将他逼向绝路!

  怪啸如泣!

  啸声中包含了无边的怨毒恨意,让人不忍多听!

  绝心的蓬乱长发如同燃烧的火焰般冲天飞扬!他那满脸的污垢仍是掩不住他的狰狞、扭曲的表情!

  此时的他,俨然便是一个刚刚从地狱中爬将出来的邪恶之魔!

  众人无不心中一凛!心知绝心必将有最后一搏!无疑,他的最后一搏,将是极其可怕的!

  绝谷中的空气忽然变得有些浑浊不堪了,每一个人的心情都变得有些沉闷!

  这正是绝心不惜损耗自身的精元,将“逆天大法”催运至极致,引天地间浑浊之气为己所用!

  他的身躯发出了一种古怪的细密的脆响声,眼中精光暴闪,如同两把杀机涌动的利剑,让人不愿与之相对!

  “斩天魔”绝心浑身上下变得充满了一种说不出的邪魔之气!

  一声暴喝!

  暴喝声便如无数可以穿刺一切的“声剑”,轰然撞击着众人的心魄!

  守候在外圈的人顿时只觉胸间气短,真力被无形之物冲激得有些涣散!不由都骇然色变!

  其中一名跟随庞予的清风楼弟子只觉胸口如被重锤一击,一口逆血翻涌上来,只觉喉头一甜,“哇”地喷出一大口热血!

  而敏儿亦是难以承受,满目金星闪烁,大惊之下,已跌坐于地,忙以内家真力护住心脉,少顷方渐渐恢复!

  暴喝声中,绝心已冲天而起!

  而风尘双子与月刀司狐三人却凝神不动!因为他们明白三人若是随之而上,其动作必有快慢缓急。如此一来,定会给绝心以凌空各个击破的机会!

  他们心知绝心这一击必是惊天动地,胜负便在此一举!

  所以,他们要觑准绝心不能立足于地上的弱点,这是击败他的关键所在!

  三大绝世高手在凝神静待绝心下落之时!

  绝心凌空斗折,破空而落!

  隐隐有风雷声自数丈高空传来!

  绝心长吸了一口气,全身血液、真元在瞬息间全部集中于他那几乎已枯竭的心上!

  本已枯缩如铁球般的心脏受到血液、真元的巨大刺激,顿时雄壮无比,成了一颗硕大的邪恶之心!

  以“逆天大法”为契机,飘扬于空中的浑沌污浊之气以惊人之速向这颗邪恶之心迅速聚拢,并为这颗邪恶之心所用!

  顿时,以绝心的身体为中心,形成了一个无形的邪毒气场,随着绝心的射落,凌厉无匹地当头罩下!

  风尘双子、月刀司狐骇然发现一团充满邪异杀机的庞大黑影,自数丈高空凌厉压下!

  绝心已如一个欲摧毁一切的杀神!

  三大绝世高手齐齐变色!他们没想到绝心竟能聚气而发!

  地面上的枯枝碎石四向飞射!

  不敢怠慢,三大绝世高手已将各自的内力提运至极致,当头迎上!

  谁也无法看清在双方接近的一刹那之风云变幻,那一切已不是肉眼所能分辨得出来了。

  谁也无法描述三大绝世高手与七十年前便名震天下的世外高手这震撼天地的一击之威力!

  以至于事后人们在提及这空前绝后的一战时,都只能以感觉来描述!

  在一瞬间,在场诸人的感觉便如同经历了一次盘古年月里的开天辟地!

  轰然相击之后,方圆十丈之内所有的树木全被折断!

  敏儿及其他几个武功稍弱的人如被狂风卷扫,身不由己地倒跌数步!

  当一切都过去时,场中四人各有变化!

  古乱双膝已没入岩石之中;古治手抚胸口,表情古怪至极;绝心的一头乱发已荡然无存;月刀司狐的刀斜斜指地,刀尖上有鲜血在滴落!

  这无疑是绝心的血!但月刀司狐的脸色却已煞白如纸!

  绝心体内的血本就远远少于常人,但在出困之前,他已将全身血液几乎全部集中在心脏处,所以,“碎月刀”穿过他的心脏时,他所受的损伤极大!

  然后,众人便见古乱双膝突然一软,已顿坐于地!

  他的双腿已完全废了!不但骨骼碎裂,而且经脉也已被那凌厉无匹的劲力震裂!

  众人也终于看清伤了古治的竟是绝心的乱发!

  绝心孤注一掷,为了伤敌,竟以内家真力将自己的头发逼射出去,千万毛发如同千万尖锐暗器射向古治——古治根本不曾料到绝心会有这么一手,便吃了大亏!

  此时,射中他的头发至少有二千根!因为伤口太小,所以鲜血从伤口渗出,便如一粒粒的小红珠!从表面上看,他的伤口似乎无关紧要,而事实上这些毛发有不少已射中他的内脏,只不过伤口太小,鲜血只能淤积于他的胸腔内罢了。

  三人中受伤最重的其实是月刀司狐,她能够站着已是奇迹!而她之所以强撑着不倒,是因为她要在心理上给“斩天魔”绝心以巨大的压力!

  绝心胸口中了一刀后,没有立即毙命,这又是一种奇迹!他虽然未死,但却已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真力与生命力都在慢慢消失!

  绝心清楚地知道,他已是必死无疑!

  但他不肯倒下!

  为恶是他近百年来生命中惟一的最高目标,即使是面临死亡时,他也念念不忘这一点!

  月刀司狐终于倒下了。

  她在绝心的身上留下了致命的一刀,无疑,她所承受的攻击也最为可怕!绝心已将浑浊邪毒之气全部逼入她的体内,她的精元心魄已严重受损!

  缓缓后倒之时,她喷出了一口污血!

  敏儿大惊失色,不顾一切地向月刀司狐奔去!

  垂死的毒蛇仍是可怕的!

  蒙悦很清楚这一点,眼见敏儿奔向司狐,赶紧弃了牧野静风,疾掠向敏儿那边,以免敏儿遭到绝心的毒手!

  就在此刻,只见顿坐于地上的绝心用他仅剩的左手在地上一按,已飞身而起!

  他要凭借最后的力量,完成最后一件事!

  蒙悦先是一惊,随后又是大惑!

  因为绝心并非攻向敏儿,而是掠向牧野静风!绝心激发了体内所有的潜能,动作仍是奇快无比!

  牧野静风在蒙悦脱身后,本欲借机在庞予、悲天神尼身上讨得便宜,没想到在这个时候,绝心还会向他攻来,不由又惊又怒!

  难道他还想对付牧野静风?他难道不知道事实上他与牧野静风已是同一阵线上的人了?

  牧野静风转念极快,他隐隐觉得绝心一定另有目的!莫非?——双方在迅速地接近着!

  以绝心此时的伤势,已根本承受不了牧野静风的全力一击!

  但牧野静风却是迟迟不发!

  果然,在牧野静风决定要出手的一刹那,绝心喝道:“接我内力!”

  牧野静风本是蓄势待发,乍闻此声,反应极快,右手倏出,已扣住了绝心的左手,冲天而起!

  惊人变故让其他人目瞪口呆,不明就里!

  身在空中,牧野静风扣着绝心的左手手腕,而绝心的左手手掌低于牧野静风的“玉堂穴”!

  绝心的功力源源输入牧野静风的体内!

  牧野静风狂喜不已!他在绝心开口前便已有了这种猜测——也许,这是两颗邪恶之心之间的心有灵犀——现在果然得到了证实!

  而他的右手之所以扣着对方的左手手腕,那是为了万一对方突然发难,他可以迅速扣住对方的脉门!

  他明白绝心有这种看似不可思议之举动的原因:绝心已是必死无疑,但他雄霸江湖之心永远不死,所以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他只有别无选择地将剩余的五六成功力转移到牧野静风体内,而牧野静风已学过他的“逆天大法”之武功心诀,也算他实际上的半个徒弟,而且他感觉到牧野静风与他一样的无情无义,极具野心,他把自己的功力传给他,将来所派的用场必称绝心之心!

  唯有绝心,才会有这种不可思议的想法!

  唯有遭了暗算后的牧野静风才能在间不容发之际领悟他的想法,并且相信了他的说法!

  而在旁人眼中,他们的举止却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两人终于飘然而落!

  牧野静风一松手,绝心便如同失去生命的落叶般坠落!

  牧野静风根本未因对方将功力传给他而生出一丝一毫的怜悯之心,就任凭绝心砰然落地!

  在落地之前,众人似乎听到了绝心的轻笑声——可每个人都认定是自己听错了,此时的绝心怎么可能笑得出来?

  落地之后,一代枭雄“斩天魔”绝心已是一具尸体!

  绝谷内顿时静了下来,只有两支火把燃烧的“哔剥”之声!

  绝心从出现到真正地死亡都是那么的惊心动魄!以致当他现在无声无息地躺在地上时,众人都觉得有些难以置信!

  庞予诸人不由暗暗松了一口气。

  虽然风尘双子、月刀司狐都受了伤,但总而言之,他们的力量应在牧野静风之上!

  而此时蒙悦正以自己的内家真力护住月刀司狐的心脉!——

 

 

 
分享到:
14 拾葚异器    蔡顺,    汉代汝南(今属河南)人,少年丧父,事母甚孝。当时正值王莽之乱,又遇饥荒,柴米昂贵,只得拾桑葚母子充饥。一天,巧遇赤眉军,义军士兵厉声问道:“为什么把红色的桑葚和黑色的桑葚分开装在两个篓子里?”蔡顺回答说:“黑色的桑葚供老母食用,红色的桑葚留给自己吃。” 赤眉军怜悯他的孝心,送给他三斗白米,一头牛,带回去供奉他的母亲,以示敬意
03 啮指痛心    曾参, 字子舆,春秋时期鲁国人,孔子的得意弟子,世称“曾子”,以孝著称。少年时家贫,常入山打柴。一天,家里来了客人,母亲不知所措,就用牙咬自己的手指。曾参忽然觉得心疼,知道母亲在呼唤自己,便背着柴迅速返回家中,跪问缘故。母亲说:“有客人忽然到来,我咬手指盼你回来。”曾参于是接见客人,以礼相待。曾参学识渊博,曾提出“吾日三省吾身”(《论语·学而》)的修养方法,相传他著述有《大学》、《孝经》等儒家经典,后世儒家尊他为“宗圣”。
弟子规
小白兔5
多伊和他的女儿们的事
揭秘古代哪些妓女无需陪客人上床
《红楼梦》哪个丫环把当二奶做为终身奋斗目标
成长的源头是努力1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