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琉璃般若花 >> 第五十章 望帝春心

第五十章 望帝春心

时间:2016/2/19 10:17:41  点击:1414 次
    落红满地暮云天,另一番离愁别怨。

    愁切切,恨绵绵。待要团圆,除非梦中见。

    ……

    虽然是大过年的,不过庄里也实在是太冷清了。大红色的灯笼夜色里凭添几分妖异。一庄子所有人包括丫鬟仆人全部都围坐在一个大理石的超级圆形八仙桌周围,也不过就寥寥十几个人。不过因为彼此关系都非常好,跟一家人似的,倒也其乐融融。

    各式的饭菜堆满了一桌子,跟满汉全席似的,一看就知道是何昔忙了很久的心血。飞花一个劲的对着饭菜流口水,可惜却还不能吃。

    “飞絮呢?”卢杨飞雪看等了那么久还不出来。温香和软玉都在一边低着头不说话。

    “飞花,去叫你二姐出来。”卢杨飞雪仍然一派的优雅和轻松的低头喝茶。

    飞花露出苦瓜脸,又得吃闭门羹了。可是这团圆饭,再怎么也得出来吃的啊。

    “我去吧。”何昔起身正要出去,却见飞絮一身绿衣悄无声息的飘了进来,行同鬼魅似的,也带进来好大一股寒气。大厅里的人不由得同时打了一个哆嗦。

    琉璃依依不舍的把目光从满桌子的菜上移到进来的人身上。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唉……老天真是不公平啊,兄妹三人都是绝色倾城。飞雪就不用说了吧,飞絮看她那身姿气质以前一定也漂亮的跟个仙女似的,飞花年纪虽然还小,但是也已经生的玲珑可爱,长大了一定是个大美人。唉……唉……苍天不公啊!

    大厅里的人见到她会来似乎都吃了一惊,席间气氛一下子降到了零下。没有人再敢说话,安静的跟什么似的。

    “哦!哦!人齐了!放鞭炮放鞭炮!准备吃饭吧!”琉璃大声的嚷嚷着,力图暖暖场,只恨没把家里的豪华音响扛来,放上几段震天的新年好!

    发现飞絮老是看着自己,琉璃很不客气的瞪了回去。她没有像飞雪一样用面具把脸全遮住,而是青纱浣面,露出美到了极至的一双眼睛来。琉璃本来心里还恼她昨日那样对何昔,对着那样深邃而忧伤的眼睛却又实在是气不起来。

    郁闷极了就死劲给身边的何昔夹菜。一边狼吞虎咽一边大声喧哗。虽然山庄里一向没有什么上下之别,但是怕只有琉璃总那么放肆吧。

    好不容易所有人聚在一起吃顿饭,但不知道为什么气氛总是有点奇怪。飞雪一脸的无所谓,飞花一脸的不知道,飞絮至始至终盯着琉璃看也不知道在看什么,今昔仍是包公脸,饭菜吃的极少,而何昔席间就从未抬起过头来过。

    吃完了饭琉璃在外面雪地里陪飞花放炮竹,看到飞雪站在雪里一袭白衫犹如谪仙也不知道想些什么。

    “公子你还没困啊?”

    “我在你眼中是不是除了睡觉之外就不会别的了?”

    “呵呵,还好还好。咱们这就算过完年了啊?古代过年好冷清哦!”

    “恩?”

    “我还以为山庄最起码会请个戏班子或者杂耍班子在这大闹个三天三夜,然后放一场大大的烟花啊!那么多钱干吗那么抠啊!”

    “你喜欢烟花?”

    “这个,我觉得应该没有哪个女孩子说不喜欢的吧?”

    “恩,好吧,下次一定放给你看。”

    “哈哈,那感情好,我还想看杂耍什么的,我看电视上演的可有趣着呢!”

    “都不知道你一天瞎咕隆些什么。”卢杨飞雪摇摇头,打个呵欠,手温柔的抚过琉璃的脸颊,倾身到她耳边说,“我困了,睡去了哦!新年快乐……”然后悠哉的走了。

    琉璃身上鸡皮疙瘩一阵战栗,然后很抓狂的手舞足蹈起来。

    气死她了!气死她了!因为她居然发现,卢杨飞雪手上的皮肤比她脸上的还要光滑细腻!有没有搞错啊!她可是龙血泡过的了啊!有没有天理啊!

    一顿年夜饭匆匆的吃了又匆匆的散场,好无趣啊!虽然来到古代之后吧,没有网上,没有电视看也逐渐养成了早睡早起的好习惯。可是大过年的,好歹最起码也要小熬个夜啊!

    不行,找何昔聊天聊通宵去。

    走到他门前却见他一个人呆呆的站在荷塘边发呆。琉璃站在他身后躲风,露出个脑袋往荷塘里面看。

    “真是漂亮啊!虽然没有月亮,可是我总觉得那些荷花都在闪闪发光呢!”山庄里最显眼的就是这个方圆十几亩的荷塘了,长开不败。一朵朵白色的花骨朵通体透明,发出微微荧光。都已经是寒冬腊月了,湖面结了一层微微的薄冰,可是满池的花儿就这么幽幽绽放在冰上。美得如梦似幻。琉璃早已经对山庄里各种新奇事物见怪不怪了,只是心想着以后也要在家里面种那么一池子,实在是太养眼了。卢杨飞雪哪是除了睡觉之外就不会别的了啊,他还最会享受了,嘿嘿!

    何昔听了她的话笑了起来:“你见过冬天还开的荷花吗?”

    “没……”

    “呵呵,这哪是荷花啊,这叫剑莲,一般都生在极寒之地,气候越是寒冷开的越鲜艳。天暖了就凋谢了,然后才开始长叶子。可惜天气不够冷,不然,它应该是血红色的。天越冷红得越艳,花汁的药用也就越大。香气能让人耳目清明,而且可以净化空气。”

    “哦,这么多名堂啊!哈哈!……啊!看,最中间的一朵好象有点变红了呢!我去摘给你做药引!”

    说着便临空飞了过去,何昔只抓住了她飞扬的肩带。

    “哎,小心一点,很危险!”

    琉璃玩心大起的驻足在不足毫米的冰面上,轻轻把那朵最大的微微粉色的剑莲给摘了下来。转过头去对着何昔招手,却发现对面屋顶上竟站了一个人。绿衣飘飘,不是飞絮又是谁。一个走神,内力一泻,身子一重,冰面随之破裂,整个人就掉到池里去了。

    何昔大惊:“琉璃!”手忙脚乱不知道如何是才好,也不管自己根本不会游泳,便跳进了池里去。

    琉璃身上揣着辟尘珠,倒也丝毫不觉得水有多冷,只是慢慢往下沉着往下沉着,发现原来整个池塘下面并不是漆黑一片,反而有无数的细碎的光火。

    伸出手去慢慢揽了一团火在怀里,才发现,原来是剑莲。真是奇异的花啊,不光开在水面,也开在水下的。于是整个身体,好象处在银河的中央,周围都是点点的星光,美得天上人间。

    要是,就这样在这池低沉睡了那也真是不错啊,世界并不是一片漆黑。而血肉是不是会让这莲开得更加红艳呢?

    正想着突然觉得什么东西缠上了自己的腰,然后身子开始飞升了起来。周围的流光萤萤都变成了划过她眼帘的流星。飞出水面的那一刻,接触到冰冷的空气她开始剧烈的咳嗽和大口的呼吸。

    身子被抱在谁人的怀里,抬起头来,看见的却是卢杨飞雪冰冷的面具。

    转过头,却不解的看着飞絮怀抱着何昔飞快的进了房间关上了门去。还没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却只听得耳边一阵风,再一转神已到了卢杨飞雪房间里。

    飞快的被巨大的毛毯裹住,卢杨飞雪动作麻利的解开她的衣服带子。

    “啊!别脱我衣服!”琉璃羞得满面通红。不过还好遮住了看不到,而且卢杨飞雪轻巧的甚至没有碰到半点她的身体。辟尘珠随着湿透的衣服掉落,琉璃开始觉得冷,然后猛打哆嗦。

    头发微微有点结霜了。卢杨飞雪输了些内力给她她才稍微觉得暖一点点。可惜她大好的一身内力,却一定都不会运用。

    “还冷么?”从头到脚被包得严严实实的,琉璃睡在卢杨飞雪的超级温暖大床上舒服的跟什么似的。

    “冷,冷……”琉璃乐不思蜀的睡在上面,闻着被褥上面淡淡的清香,这才发现,原来公子里房间里和身上的香气是剑莲的味道啊。

    “我摘的莲花呢?”

    “你还惦记那个啊!”卢杨飞雪无奈的捡起地上蹂躏的不成模样的剑莲,“你喜欢的话,我每日摘给你就好了。三脚猫功夫,还每天在那飞来飞去……”

    哼,琉璃郁闷的嘟起嘴巴!好不容易来到古代学会飞了,不多飞一下怎么行。

    “我是看到飞絮吓了一跳,才不小心掉下去的。大晚上的,她待在人家屋顶上干什么啊!”

    “她每天晚上都守在何昔门外的,不知道的,恐怕只也何昔吧!”

    “哈?她暗恋他啊?”

    “这么八卦干什么?快睡觉,还冷不冷?要不要在热水里泡一泡。”

    “没关系,没关系,你快跟我说啊!飞絮和何昔怎么了?”

    “你喜欢何昔?”卢杨飞雪背过身开始脱衣服,外衣还是有点被琉璃身上的水沾湿了。

    琉璃蚕蛹一样包在被子里滚来滚去:“喜欢啊喜欢啊!山庄里我最喜欢何昔了,今昔总是板着脸不好亲近,飞花年纪还太小不能陪我聊天,软玉温香她们都太忙很难见到,而飞絮就更别说了……”

    卢杨飞雪转头望望她:“那我呢?”

    “哈哈,你啊,还好吧,虽然对我很好,可是我总是觉得你离我好远。总是戴着面具,我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也看不透你的悲喜。”

    卢杨飞雪往睡椅上随便这么一斜躺,风流万代的让琉璃连忙闭上眼睛,以免生出什么邪念来就这么大灰狼一样扑了上去。

    “飞絮喜欢何昔很久了,从很小的时候就喜欢。何昔一直负责照顾她。这些年来我没尽到什么兄长的责任,倒是何昔和她更为亲近一些。不过何昔因为以前自己出生低贱说什么都不肯接受她,觉得自己配不上她,只是一直把自己当作下人看待。后来飞絮一气之下就拿谪仙草把自己的脸给毁了。说自己反正这辈子也没人要了,非要何昔娶她。何昔内疚万分,可是仍然不肯答应,只是每日想办法治她的脸。因此两个人就闹得很僵,总是互相折磨。”

    “啊?天啦!原来飞絮的脸竟然是她自己毁的吗?身为一个女子那么漂亮的脸都舍得为了他毁掉,她到底有多爱何昔啊!那个木头居然都不接受!靠!怪不得飞絮虐他!活该!以后再也不帮他了!什么年代啊!居然还有这种上下等级观念,封建思想的残留啊!一定要好好给他做做思想工作,贯彻马克思主义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真是的!我明天就去教育他去!你都不说说他吗?还是连你都在乎这些东西?”

    “你不要逼他了,身边的每个人都在逼他,飞絮甚至还用自残身体来逼迫他,他其实才是心里最不好受的一个。”

    “他很讨厌飞絮么?还是他有其他喜欢的人了?所以不想勉强自己?他总是以仆人自称只是借口吧?”

    “世界上再也没有比何昔更爱飞絮的人了,想当初……唉……他为了飞絮是可以命都随时抛下的。他恨的只是自己,有些心里的关,怎么都过不去。他们的感情,外人是插不了半点手的。顺其自然吧……要知道世界上很多感情,永远只能是悲剧。太多人身上,都背负了太多沉重的东西了。”

    琉璃只能从卢杨飞雪语调中的苍凉去体会他有多悲伤,可是却又不太明白所以然。

    “可是我也是庄里的仆人啊,我就不觉得有什么低人一等的地方!你又不是周扒皮,虐待劳工!何昔何苦这样看轻自己呢!”

    卢杨飞雪停了半天才缓缓开口。

    “何昔被我父亲救到山庄来之前是宫中侍郎……皇帝最宠幸的禁脔……”

    天打雷劈!

    琉璃呆愣半晌。好半天都回不过神来!怎么会!怎么会!怎么会呢!

    一想到何昔曾经曾遭受过怎样的折磨,泪水就在眼眶外打转。

    “他不是觉得自己的身份配不上飞絮,是觉得自己的人配不上飞絮……”卢杨飞雪回忆起那时何昔被父亲带回来时满身的伤。这一晃,就是十多年了啊。

    好半天,琉璃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那,飞絮知道么?”

    “不知道,何昔不让说,他说任何事任何人知道他都无所谓,只是,希望在飞絮面前留下最后一点尊严。可能,爱得越是深,就越是在乎吧……”

    “可是说不定飞絮也不在乎这些啊!”琉璃急道。

    “可是何昔自己在乎。不管飞絮是怎么想的,他都是没办法面对飞絮,面对那样的自己的。”

    琉璃悲哀又绝望的把头埋进毯子里,难道,就没有任何别的办法了吗?

    说来说去,这个世界上的情爱,最难过的一关,还是自己啊!连自己的心结都无法面对无法化解的话,又怎么能够齐心协力去面对世间纷繁的众多阻碍?

    想到罗玄又是一阵悲从中来:“为什么人总是无法忘记过去呢?为什么就没办法当作一切都没发生过?”

    卢杨飞雪不说话,世上哪有孟婆汤啊……

    “飞絮的脸怎么办?还有办法医治吗?”

    “谪仙草的毒放眼当世怕是只有神医罗玄能解了,只是他因天机图的事被黑白两道追杀现在生死下落不明,更何况……”最后一句话在卢杨飞雪嘴里消了音,只是听得他两声冷冷的轻笑,又是嘲讽,又是悲哀。

    琉璃身子一震,最怕听到的就是那个名字。她好想看口问问卢杨飞雪最近江湖里有没有罗玄的什么消息。他武功全部恢复而且更入化境,应该早已经在武林中翻起一层浪,而且受冤之事应该也已澄清才是啊!这些日子他都跑哪去了?莫非在天山还未下来,或者不问世事直接又回了哀牢山清修?

    琉璃心下大乱,想知道又怕知道。只是或许自己这一辈子,再也没有见他的机会了吧!

    不知不觉睡到大中午,都怪飞雪房间为了睡觉隔光效果太好。琉璃从没有睡过这么舒服的觉,打个呵欠正准备起身却发现自己没穿衣服。一看床边已经放好了一叠干净整洁的衣物,心下不由得有些感动。看看旁边躺椅上,卢杨飞雪还在庸懒的睡着,飞瀑般的长发泻了一地。琉璃可不敢保证他醒了没有会不会偷看,钻到被窝里把衣服穿好了这才偷偷摸摸的光着脚丫下床来。

    走到卢杨飞雪身前,单脚跪在华丽的地毯上望着他的面具发呆。

    一手轻轻的捧起地上的一缕长发,一边想着这样的面具后面到底藏着怎么样的一张脸呢!心下一直以来的好奇崩发出来。有些紧张又有些惧怕的慢慢颤抖的伸出手去。

    却在就要揭开的那一刹那被修长的手指握住,耳边传来飞雪的一丝轻笑。

    “怎么?想看我的脸么?”

    琉璃脸红起来,似乎被当场拿赃的小贼,却又强硬着头皮道:“就是啊!你给不给看?”

    卢杨飞雪笑了起来,手揪揪她红彤彤气鼓鼓的小脸:“给啊,为什么不给,又没什么见不得人的!”说着便欲摘下面具。

    “我数一,二,三,你准备好了没有?一……二……三……”

    “啊,等等,等等……”琉璃连忙把脸转到一边,“我不看了我不看了……”555,说实话,她还是不敢啊。没有心理准备,还是别看了的好。最近心脏本来就千疮百孔了,承受力比较弱,不要再增加它的负荷了。

    卢杨飞雪哈哈大笑起来,起身一把便把琉璃往房内拉去。

    “去哪啊?”

    “伺候我洗澡更衣啊……哈哈……”

    琉璃望着面前依着半面垂直千韧的山壁目瞪口呆,而脚下是天然的巨大温泉。

    靠,就知道这家伙会享受,卧房里面居然都还别有洞天,幸福不死他!非洲的儿童都还有很多吃不饱呢!一面心里喃喃的诅咒着,一面心花怒放的暗地里嚷嚷着,我也要泡我也要泡!

    555,只可惜她是丫鬟命,只能在一旁伺候着,端水递毛巾。挨千刀的封建主义!

    “傻愣着干吗?”卢杨飞雪庸懒的背对着琉璃站着,举起了双臂。

    琉璃这才反应过来跑上去替他宽衣解带。

    过了半天卢杨飞雪见她又没动静了,揶揄道:“你洗澡沐浴是穿着衣服的啊?继续脱!”

    可怜我们琉璃强忍着鼻血,闭着眼睛,站在卢杨飞雪身后把他浑身上下最后一件衣服给扒拉了下来。

    然后听到那个美人入水激起浪花的声音,终于忍不住转过身去大口的呼吸,然后扯了两个小棉布把两边正流血的鼻孔堵住。

    卢杨飞雪悠闲的靠在那里啼笑皆非,用不用那么夸张啊,捉弄她还真是有趣!

    “我记得你昨天掉池塘里去了吧!也过来洗洗!”正说着不知道从哪里飞出一条看不见的线把琉璃卷了起来,琉璃只觉得两脚腾空,然后就脑袋朝下的栽进了温泉里。

    “啊!救命!”扑腾两下,发现水深不过一米。站稳了好不容易冒出头来,头发往后面用力一甩。抹一把脸上的水,看见的就是卢杨飞雪依然戴着面具的脸,还有……雪白的香肩。

    “我这辈子是不是和水有仇啊!你啊!杀人是要偿命的!你不要以为自己有钱,我是你家丫鬟仆人,你就可以随便把我杀了找个地方埋了,这样伤天害理是会有报应滴……”

    叨唠半天却见卢杨飞雪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的脸似乎在想些什么,心下有点虚了声音也小了起来。突然湿淋淋的自己就这么突然被一只赤裸的臂膀圈进怀里,害得琉璃差点没死于心脏麻痹。

    “你小心哦!不要看到我的脸,如果有天看到了!就注定你这辈子只能是我的了!”卢杨飞雪戏谑的笑着说。

    琉璃脸刷的就红成熟透的虾米,干吗又捉弄她啊!她不就刚刚闭着的眼开了条小缝,看到了他漂亮的裸背么……也用不着就要她负责一辈子吧!

    飞也似的落荒而逃……

    刚换了衣服又得换一身,他以为她洗衣服有洗衣机都不用累的是吧?而且她本来就没带什么行李在身上,当丫鬟的衣服也不多,大冬天的衣服干起来多慢啊!还得用火烤,一不小心烧个洞谁赔啊!琉璃一边往何昔房里走一边在那喃喃的抱怨着,进了何昔房里,却发现他还是在那看书,一看见琉璃激动的一蹦而起。

    “你没事了吧?昨天有没有冻坏了,有没有感冒,要不要我去煎点药给你!”见她精神饱满屁颠屁颠的跑了来,就知道她没什么事了,心下松了一口气。

    “我没事我没事!飞絮呢?”一进门就到处找。

    “她怎么会在我这里。”何昔坐下去继续看书。

    “哎呀,别看了,书都拿倒了!老实交代你们昨晚都干什么了?”

    何昔当然不会说飞絮抱着他替他暖了一晚上,一大早起来却发现人不见了。只能支支吾吾含混过关。

    琉璃也没说啥,只是狠狠的一把抱住他:“放心!何昔!今后我会一直保护你的!哪怕死都不会再让你受半点的伤害!”

    搞得何昔莫名其妙的,她少给他闯祸惹事他就已经很放心了哦!却不知道这是琉璃一生中最郑重的承诺。

    就这样,平静而安定的生活在卢杨山庄持续了整整三个多月,琉璃对飞絮也不再那么抱有敌意了,只是尽量千方百计旁敲侧击的做何昔的思想教育工作。偶尔会被今昔使唤来使唤去,常常也会被飞雪捉弄得哭笑不得。

    偶尔练习易容术把飞花化得一会儿蔡依琳的脸,一会滨崎步的脸,一会儿李英爱的脸,一会儿赫本的脸。她还尝试过范冰冰的眼睛,宋丹丹的鼻子,芙蓉姐姐的眉毛,朱莉亚罗伯茨的嘴,另外再加上艾薇尔的烟熏妆。最后以无尘进来大喊一声有鬼啊跑出去为结果。

    但是总体来说日子过得还算开心。周围的人也都对她很好。

    直到某日飞雪心血来潮,说是要去游杭州。她用尽全力想要去遗忘,并且重新构造起来的世界,终于坍塌成了一片废墟。

    原来说忘记,除非你到了忘记了自己根本要忘记的是什么的那一步,否则一切,都只能是自欺欺人。
 

 
分享到:
名伶谢阿蛮与杨贵妃到底是什么关系
潜能大师一节课教会点石成金的方法1
秦始皇修筑长城的真实目的
没钱你就别花,想花你就去挣1
木兰辞11
刘备牺牲老婆小孩感动老百姓
揭秘《聊斋志异》手稿为什么只剩半部
朝鲜前领导人为何禁止女性穿裤子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