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琉璃般若花 >> 第三十四章 齐陵城下

第三十四章 齐陵城下

时间:2016/2/16 14:26:45  点击:1285 次
    碧天边挂魄飞腾,银河外斗柄回东,畅好是更长漏水。

    梅花三弄,访危楼十二帘笼。

    数声孤雁哀,几点昏鸦噪。

    桂花随雨落,梧叶带霜凋。

    园苑萧条,零落了芙蓉萼,见一个玉胡蝶体态娇。

    描不成雅淡风流,画不就轻盈瘦小。

    ……

    离天山快马还有十多天路程,可是照他们这赶车的速度,起码还得有一个多月才能到,再加上中途要是再出些变故,速度更慢了。还有两个月便到八月十五了,故而四人急急上路。北冥天要去东海给娃娃找一味药草,辅助治疗,可眼睛刚医好,半个月之内还不能拆绷带,故而先跟着罗玄行一路,到绷带拆了再分道扬镳。

    琉璃谣望着一眼望不到头的行程,心中嘀咕着,怎么跟西游取经一样。玄哥哥是唐三藏,天哥哥是孙悟空,娃娃是沙和尚,那她就是猪八戒啦!挖哈哈!

    娃娃依然是怕她怕的要死,可是一路上最有趣的便是娃娃了,琉璃怎么舍得不玩?

    罗玄身体虚弱,每日清心打坐。十天之后他们到达齐陵城,决定先停留几天,等北冥天拆了绷带再走。

    进城之后,罗玄突然向北冥天道:“前面路过天神庙的时候停一下,我去拜祭一个朋友。”

    于是之后他们四人在天神庙前下了车,庙前荒草一片,早就断了香火,几人都在琉璃手下易了装容。娃娃这才知道那日的轻佻公子便是琉璃,看她似笑非笑的望着自己,看起来真的很淫荡,于是躲得更远了。

    小手一直牵着北冥天,慢慢的往前走着,绕过障碍物。琉璃在身后望着他们的背影,觉得好温馨啊,要是也可以这样正大光明的牵着玄哥哥的手就好了。要不……她也把自己的眼睛弄得失明一段时间?

    正是黄昏,夕阳悲壮又苍凉的把余辉洒向大地。罗玄缓慢而沉重的步入后堂,到处都是断壁残垣,一座孤坟孤零零的躺在那里,连块墓碑都没有。不过,坟上荒草倒像是有人时常清理的样子。

    罗玄也不说话,抚着坟头长叹一口气。树上不时传来两声鸦啼,本来琉璃好奇的想凑上头去问问罗玄里面埋的是谁,可是看周围环境实在是太过悲凉又不好破坏气氛。只好也呆呆的站在那里,拼命让自己看起来不要一副总那么开心的样子,以溶入周遭悲哀的大背景之中。

    可是偏偏有人非要打破这片肃杀与宁静,“乒乓”轻脆的一声响,琉璃翻翻白眼,得意的把头

    朝向娃娃:“哈哈,这次可不是我把盘子摔碎的哦!”

    却见罗玄身形一滞,出神的望向门口。

    琉璃转头,只见一白衣女子立在门口,青丝飞舞,衣袂飘飘,满面惊诧,手持玉箫,面前是一壶摔碎的成酿,仿佛仙人谪落凡尘般,看得琉璃不由痴了。心下暗道:原来古代不光多帅哥,还多美女!

    “飘飘……”罗玄似是没想到在这看到她。

    那女子听到他声音,惊疑不定的脸瞬间布满了狂喜,泪水霎时就涌出了泪框:

    “罗大哥!”飞快的跑过来一头埋进罗玄怀里。

    “啊……”琉璃大骇,糟了,原来跑那么漂亮个女孩子出来是跟她抢玄哥哥来了,这可怎么办!论容貌论身资,自己可是半点胜算都没有啊!

    “飘飘,近来可好?”罗玄一脸温柔和蔼的笑。琉璃醋坛子翻啊翻啊的,玄哥哥从来都没有这么温柔的对她笑过。特别是最近,基本上连话都不怎么跟她说了。每天都独自一个人在那练功练功,打坐打坐。

    “罗大哥,真的是你……你的脸……”那女子又惊又喜,泪水不停的往下掉着。

    “最近遇了些麻烦,所以易装而行比较方便。”一边说一边不着痕迹的把她推离自己怀里。

    “我听说了,我和娘都担心你担心的不得了!”

    “没事的,放心。”

    “那你们现在……”她望了望周围的其他三人,“是要到哪里去?”

    “天山,路经此地而已,顺便……来拜祭一下你的父亲。”罗玄满心的沉重,对于飘飘,他一直抱有很深的愧疚,当年,如果楚仁不是为了救自己便不会死了,也不会丢下他们孤儿寡母相依为命。

    飘飘连忙抓住他的手:“你是不是打算就这么悄悄的来悄悄的走,不去看我和娘了?”

    “对不起,罗大哥现在是俗事缠身,不想给你们添太多麻烦。”

    那女子望着罗玄泫然欲泣,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连琉璃看了都不由得心软,唉,居然有人比娃娃还能哭的!

    “跟我回去吧罗大哥,在我那落脚比较方便。反正你们也要找住处的。我娘她总记挂着你,最近又老是头疼脑热的,你就当去探望一下她可好?”

    琉璃直瞪着她握住罗玄的那只手心里讪讪的骂着:真狡猾,都那么说了,玄哥哥岂能说不好?

    果然罗玄推之不过只好答应了。

    “这几位可都是罗大哥的朋友?在下楚飘飘。”楚飘飘向他们倾城一笑。

    琉璃心里嫉妒的嘀咕着,娃娃一向怕生,天哥哥眼睛看不见,哼,笑得再好看也没用,

    “在下月无名,这个是娃娃。”北冥天一手牵着娃娃一边点头向楚飘飘示意。他早已经抛弃不用以前的名字,随口胡乱起了一个。楚飘飘见他眼睛上还缠着纱布,猜他可能是罗玄的病人什么的。

    然后转身望向琉璃:“这位公子是……”

    “我叫琉璃,琉璃的琉琉璃的璃。这位姐姐你叫我小琉小璃或者琉璃都可以!”琉璃虽然戴着琉璃哨,但不加内力,用本来的声音,飞快的顺口溜一样的飞快说了出来。然后假装很有风度笑望着她。哼哼,正式接受你的挑战!

    楚飘飘吓了一跳,原来是个女孩子啊!

    罗玄无可奈何扬起嘴角:“今天能碰到你还真是巧。”

    “我反正闲来无事,几乎每天都会来拜祭一下爹爹,提一壶他最爱喝的烧酒,在这和他说说话。”楚飘飘知道自己在这也是隐隐约约心里有着等待。她知道罗玄一般除了每年爹爹祭日会来拜祭,探望看她和娘之外,只要是有事经过这附近,一定都会来看看的。

    “难为你了,这么孝顺……”罗玄心里越发的沉重负疚起来。

    “呵呵,诸位别站在这里了,咱们回去吧!娘看到你们来了一定很高兴,今天让我多弄几个小菜招待你们。”

    四人朝庙外走去,空留下一地余辉,满院酒香。
 

 
分享到:
小白兔5
荞麦
史上最愚昧的皇帝:指鹿为马而亡国
揭秘谁是《水浒传》中的功夫之王
鳄鱼与小鹿的故事1
酷派董事长郭德英不一样的创业冒险1
生命无常,何必放不下2
揭秘中国历史上武功最强的人是谁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