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脱骨香 >> 第十八章 可怜的孩子他爸

第十八章 可怜的孩子他爸

时间:2016/1/24 22:48:22  点击:1261 次
    文档打开,那边又久久没有了反应,江小司再次打字询问。

    ——叶秒,还在么?

    音箱里传来幽咽的低泣声。

    ——原来,是我害了他,害了三个人,都是我的错,是我太任性了,从来都无法体谅他的心情。

    江小司心头也有几分黯然,她一开始厌恶杨彦厌恶的要死,可是知道他心头的矛盾挣扎后,倒有几分可怜起他来。人生最大的悲剧莫过于有着一颗不甘于平凡的心却只有着最平庸的能力。对于一个人男人来说,没有事业没有爱情没有梦想,光守着一个空壳一样的家庭行尸走肉的活了那么多年,杨彦其实是可悲的。

    他不是个好丈夫,在诱惑面前也没能把持住,但是至少还是有人性的。遇上叶秒是在劫难逃,就算没有叶秒也会有另一个人出现。就像他已经成了活死人,藤蔓依然想要向外伸展一样,他内心深处其实一直是想挣脱那样的生活和束缚的。

    追求自由,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天性。龙挽秋爱他,却从结婚开始,就只是把他当一株植物来养。她的爱,太可怜太执着又太自私,而叶秒,终归是个孩子,爱得太傻太天真了。他们三个其实都有错,但悲剧已经发生,一切都无补于事。只可惜了那几个跳楼者,好端端跟着陪了葬。

    ——另外还找到一幅杨彦画的画。

    江小司打开另外一个文件,画得是一个年轻的女子抱着婴儿坐在窗边,沐浴着阳光,笑容宛若圣母。

    叶秒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了起来。

    沈漠在一旁沉默不语,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在他看来,这三人都丝毫不值得同情。

    ——叶秒,杨彦已死,你就放下一切,投胎去吧。

    ——我想去找他,可是我出不来。

    江小司看着沈漠,沈漠从盒子里拿出一个掌心大的紫袍玉带石雕刻的纹章,对着网线上印了下去,提起来的时候,已将叶秒的魂魄硬生生拉出。

    “谢谢……”叶秒余愿已了,身影淡化到几不可见。

    “嗷嗷嗷!”突然地上传来一阵叫声,布丁一次次努力往上扑腾着,却只是虚空。

    “小白?”叶秒眼泪哗哗的流。

    “我会帮你照顾好它的。”

    叶秒点头,转瞬消失不见。

    “好了,这案子总算了结了。”江小司抱着布丁轻叹口气。

    “你现在没有任何危险,以后不用来了,一会把狗也给我带走。”沈漠下楼准备去上课。

    “什么?你不是答应帮我养着布丁了么?”江小司连忙追着他问道。

    沈漠顿了顿脚步,江小司最近似乎和他走得有些太近了,那些联系,必须斩断。

    “我什么时候答应了,只是暂时让你寄养一段时间,现在把狗带走,如果你爸不让你养,你就随便你养在哪个同学或者朋友家都可以,我相信你不会连个朋友和同学都没有。”

    “可是……”

    “没有可是。”

    他马上要赶去云南,这段时间都不在家,他是绝对不会放任这个丫头借口喂狗,在没有他监督的情况下,在他家里面上蹿下跳、和狗嬉戏打闹的,想想那些文物古籍他就心悬。

    沈漠咣的关上门,人往山下走去,把她和布丁晾在了门外。

    “以后不要再来了。”

    江小司呆站在门口,望着冷面教授绝尘而去,心头突然也涌起一阵仿佛被抛弃般的迷茫和无助,内心深处还有着深深的失落。

    难道就这样结束了?以后两人再没有一点瓜葛?

    明明昨天在墓里他们还共患难来着,现在说不见就不见了?

    真没有人情味!江小司心头默默骂着,抱着布丁慢慢出了T大,却又不敢回家不知道去哪。她知道如果她坚持的话,老爸还是会准她养这只狗狗的,以前每一次她只要一哭,他就会心软。可是她已经向他保证过无数次了,这次不想再说话不算话。

    还是先放李月依那吧,其实因为李月依最近自己也正为怀孕而头疼,她不太想去麻烦她。可是她除了那种肚子饿了,说不定就把布丁当午饭吃了的非人朋友,还真没几个正常点关系好到可以帮她一直代养狗狗的朋友。

    “不好意思啊,月依,布丁就拜托你照顾一段时间了。”

    “没关系,我很喜欢小动物的。”李月依拍拍布丁的头,“后天和邵冰见面,你打算怎么跟他说啊?他要是知道了,会不会很生气?”

    “生气还不是得让他知道,这事他要负很大一部分责任,毕竟是你们俩的孩子,以后该怎么办得你们俩商量着拿主意。”

    这教训是一定得给他的,但是轻重程度要看那个烧饼是什么态度。经过杨彦的事,江小司不再像之前那样气愤冲动了,自己只是局外人,不一定了解全部的内情,也没资格替他们二人做决定。现在关键的不是惩罚,而是解决问题。所以最重要的是冷静下来,好好商量一下,这个孩子怎么办。

    “要是他说打呢?”

    “不行!”江小司恶狠狠的挥拳。

    李月依叹气,那这还要商量什么,小司分明就已经决定了嘛,只是想要劝邵冰接受这个孩子。

    “不可能真生下来吧?我和邵冰都没能力养宝宝,父母知道会打死我们的。”

    “没事,你偷偷生了,我帮你养!”江小司信誓旦旦拍胸口,她猫啊狗啊怪兽啊,什么没养过,还怕一个小婴儿么!

    “你?你连狗狗都要放我这养!”李月依无奈摇头。

    江小司顿时泄了气,是啊,连狗都不能养,要是亲手把一个孩子抚养长大,她怕自己会舍不得离开,亲手把孩子变成僵尸,让他无法过正常人的生活。

    周日,一大清早又有人敲门。沈漠气冲冲的打开门,来的却不是江小司而是陈安元。

    “教授……”看着“冷漠”教授黑着的脸,陈安元结结巴巴半天说不出话来。

    “什么事?”

    “向雅他们打电话过来,说依照你的叮嘱,似乎蛊已经基本解开了,现在考古工作进行的很顺利,再过两个星期应该就会回来。说你如果这边有课抽不开身,就不用过去了,他们能搞定。”

    “我的叮嘱?”沈漠皱起眉头,自己叮嘱他们什么了,就只是一些延缓蛊术的古老方子,连自己都不能确定,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解开了?

    “好,你把机票退了,告诉他们半点都不能掉以轻心,有什么事马上和我联络。”

    陈安元点头:“教授你要出门么?”

    “一会去一下市博物院,有个农民挖到了个兽面纹甗,让过去鉴定一下。”

    “要我开车送你么?”

    “不用了,不远,我走着过去。”

    陈安元又偷偷往厨房和楼上张望了一眼,没看见那天的小女孩,连那只狗狗都不见了。

    沈漠去博物馆的路上很衰的又看见江小司了,她正站在广场花坛边。沈漠完全无视的继续往前走,却隐隐听见争吵声,回头一看,树荫遮挡处,还站着一个男生,十七八岁的样子,高高帅帅的,穿着很时尚。

    这就是她男朋友?

    想着脚步不自觉慢下来了,心头隐隐有怒火。

    “你怎么能够这么不负责任?孩子明明就是你的!”江小司涨红着脸,气急败坏的用手指着邵冰。

    邵冰不耐烦的看着她:“我怎么不负责任了?什么孩子不孩子的?你别在这里瞎说!”

    “你不要不承认!我只问你一句!你打算拿这个孩子怎么办?”

    “什么孩子?哪来的孩子?你到底在胡说什么?就算真有了孩子,我怎么知道孩子是谁的!”

    邵冰话刚说完,一个拳头就迎面打了过来,他只听见咔嚓一声,下巴脱臼了,鼻口来血,疼得他眼泪直流。

    江小司傻眼了,瞪着突然冲出来的沈漠,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却只见沈漠掉转头,怒气冲天的朝她咆哮。

    “你多大了?做事之前动点脑子好不好?竟然会喜欢上这种人渣?”
 

 
分享到:
揭秘《金瓶梅》中的少女如何玩手淫
十二门徒1
细数与武则天偷过情的那些男人
汉朝哪个太监既与皇帝交欢又跟宫女偷情
关于吴刚伐桂的传说,典籍文献中有很多记载,而各家说法不一。神话传说中月亮上有吴刚,因遭天帝惩罚到月宫砍伐桂树,其树随砍随合,以这种永无休止的劳动为对吴刚的惩罚。
李嘉诚的富人思维:你不改变这几点,永远都是穷人,穷人变富的10种思维!做到第六条的人都富了1 
1紫藤花下的一对兄弟
奶牛2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