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藏海花 >> 第三十四章 奇怪的变动

第三十四章 奇怪的变动

时间:2015/12/7 22:57:28  点击:1220 次
  胖子扛着喇嘛,我在前头带路,穿过漆黑的走廊,也不知道走了多少个院子,来到了有着小哥雕像的院子里。奇怪的是,一路上整个庙特别安静,一点人声都没有。

  难道之前的各种危机让大家都睡得格外香甜?

  胖子看到雕像的时候吓了一跳,差点一个飞踹过去。我拉住他,随便找了院子里一个屋子,就踹门进去。我们把喇嘛放倒在地,用手机照明摸了摸他身上,发现他身上什么都没有。

  “穷光蛋。”胖子骂道。

  “你不能干任何事情都好像在摸冥器一样。”我教育他道,“你也富了不止一回了,怎么每回都表现得自己好像下三滥的小贼一样。”

  “这叫谦虚,你懂吗?而且你下手那么黑,保不定已经死了,和冥器也没有什么两样。”

  我心里咯噔一下,心想千万不要,我可不想背上人命债。胖子这时继续说道:“这人的脸型像个汉人,该不是你三叔的仇家一直跟着你?”

  “你仇家才这么有魄力追到喜马拉雅山脚下。”我道,我有点脸盲,看不出人种区别,除了某些特别有特色的康巴族人。

  胖子用绳子把喇嘛捆上,摸了摸他的脉搏,就道:“看样子,等这家伙醒还得一些时间,我先去看看张家人和德国人的情况如何,你好好看着他。”

  他说着要走,被我抓住,他问我干吗,我就道:“我以前经常担任看管犯人的角色,但是每回都出事,我不干了。你看着他,我去看看他们的情况,而且我对这寺庙比你熟悉得多,你出去说不定天亮都会在这转悠。”

  胖子一想也是,说道:“那你自己当心点,别犯傻。”

  我心里嘀咕:放心,我又不是以前的我了,点了点头就出了门。

  一路潜行,我松了一口气,忽然觉得自己很牛逼啊,现在竟然可以让胖子守老营。恍惚之间之前无数守营地的日子全部浮上脑海,那种枯燥、无聊、担忧,满是无能为力和自己是废物的感觉,让我感慨万千。

  吴邪啊吴邪,你终于不是工兵了,你现在也可以当战斗种族来使用了。

  一路到了喇嘛们活动比较密集的地方,我开始小心起来,顺着各种建筑的阴影部分,一点一点地靠近,像忍者一样,潜回了之前张家人审讯我的地方。

  一看我就是一愣,之前灯火通明的地方,现在竟然一片漆黑,一点光也没有了,只有惨白月光下映出几丝斑驳的阴影。

  我靠,我心里就疑惑,心想怎么走得那么干净,难道都回去睡觉了,这批人的心也太宽了吧?又或者该不会刚才那些都是鬼,在唱鬼戏吧,不过这些鬼也够无聊的,来喜马拉雅山脚下折腾我干吗?

  在院子外犹豫了一会儿,觉得自己还是必须进去看看,否则无言面对胖子。我就这么回去了,胖子问我情况时我告诉他:啊,没事,他们都走了,我们也走吧。胖子非吐血不可。

  小心翼翼地爬进院子,好在雪都扫在了一边,我来到门口,看见门开着,里面的炭炉全都灭了。

  我进去摸了摸炭炉,发现温度还是有的,又抓了一把里面的炭,发现是用酥油茶浇灭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张家人在我们走后突然发难,制服了德国人?以张家人的身手,翻盘的概率非常大,但他们也没什么必要离开啊!而且,刚才我们一点枪声都没听见,按正常的逻辑,张家人忽然灭掉所有的灯光再发难,我相信他们存在这样的默契,但绝对没有必要灭掉炭炉。

  难道是德国人发难了?德国人如果要杀张家人,其实有一个非常好的先机,他们可以在暗中聚集,就算不能全部杀死,也能杀死很大一部分,然后四周的人用连射武器杀死剩余的,如果是这样,那这房间里可能是另外一番景象,可能所有的张家人,全被爆头,死在里面了。

  但空气中没有血腥味,我一点也闻不到。我一盏一盏地点燃油灯,重新照亮房间。没有人,没有子弹的痕迹,也没有血。

  他们真的走了?我心说,狗日的真不够义气。就在这时候,一股特别熟悉的感觉传了过来。

  我操,这难道是集体职业失踪事件,果然小哥你的坏习惯不是你的错,这是家族遗传病啊。问题是下次能别失踪得那么整齐嘛,乖乖很吓人的。

  想着,我跑出屋子,忽然意识到,刚才一路过来,我什么人都没有看到,整座庙就像死了一样。
 

 
分享到:
咏鹅
兔子新娘6
白雪公主
海的女儿
三才者 天地人 三光者 日月星 三纲者 君臣义 父子亲 夫妇顺10
项羽不敌刘邦输掉楚汉战争的启示
三片羽毛3
中国历史上“色”服两代君王的最强势女人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