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盗墓笔记 >> 第八章 猴子

第八章 猴子

时间:2015/11/3 18:01:12  点击:1370 次
  大号的猴王看着我,不停的裂开嘴巴,露出自己的白森森的獠牙,同时发出一种带有威胁性的声音,好象是在警告我们。

  我和老痒各自拿起一根顶端燃烧着的柴火,拼命舞动,将冲上来的猴子带退。有几只动作慢了一点,屁股就被我狠狠的烧了一下,疼得它尖叫着逃到很远的地方。

  但是同时,有几只特别机灵的猴子,正在偷偷的*近我们的行李。等我们看出苗头的时候,为时已晚。老痒还没有放入背包的几个放水袋被一只小猴子一把抓了过去。我一看暗叫糟糕,忙上去抢。可等我一走开,我的身后也窜出了一只猴子,想要来抢我的行李。

  幸运的是,我的行李十分沉重。它拖了几下,发现没有办法很顺利的拖走,只好作罢,转而把手伸进行李包中,想将里面的小件东西拿出来。

  我心里吃惊不已:这些猴子的行动非常熟练,这样子围攻人类,肯定不是第一次了,而且他们的目标明显就是想抢我们的行李,这简直和人类没有啥区别。我一直以为猴子就算再聪明也有个限度,现在看来,如果只算抢劫这一个职业,我们还不一定能比得过它们。

  我这里一分神,那只猴子已经从我的包里掏出一只盒子。我一看不得了,那是一包压缩饼干。也不管正在追的那只,冲回去,飞起一脚将那只猴子踢飞,然后捡起盒子,赶忙塞进包里。

  这个时候,突然眼前黄光一闪,那猴王已经跳将起来,一爪抓向我的脸。我看过猴子捕杀兔子,它们的爪子非常锋利,要是给抓到,我非破相不可。

  情急之下,我来不及侧身,只好抡起柴火棍去挡。那猴子一下子就在我手上爪出了一长长的血痕,我疼得一呲牙,柴火棍脱手掉了出去。

  猴王落地之后马上反扑过来,我来不及去捡柴火棍,只好匆忙间一脚踢了过去。谁知道它竟然一下子抱住我的腿,顺势就狠狠咬了我一口。

  这一下实在是厉害,我疼得几乎抓狂,一巴掌就拍了过去。它反应很快,一个翻身立即跳了开去。但是我比它更快,一把抓住了它的尾巴。

  猴子的尾巴非常重要,打斗中被抓住尾巴,等于被判了死刑。它一下子也慌了,发出一声嘶吼,不顾一切地朝我面门扑来。

  我心里杀心已起,一个侧身躲过它的最后一击,抡起它的尾巴就用力往地上一摔。我估计着,这只猴子最起码也有40多斤重,这一下虽然不致辞命,也足已把它摔得蒙了过去。可是那猴子却强壮的出奇,这一下虽然我自己感觉用了杀手,它却一点事情都没有,反而惨叫着还想再扑过来。我一下子有点不知所措,忙又用力一甩,将它狠狠地拍到一棵树上。这一次用力过大,手吃不住力气,它被我甩出去好几米,一下子跳了起来,爬到一棵树上。

  老痒惦记着被抢去的那几个袋子,还在追那几只刚才抢我们东西的猴子。那些猴子看猴王刚才吃了亏,哪会和他硬拼,一下子逃散,但是它们并不逃远,而且继续做着威胁的动作。他去追其中一只,另几只就跟在他后面,向他丢石头,搞得他非常郁闷。就这样东一下西一下,猴子一只没打着,他自己倒已经气喘嘘嘘了。

  我隐约看了觉得不妙,这几只野生猴子个子巨大,行动灵活,最麻烦的是它们一点也不怕人。我对付一只猴王已经非常吃力,要是有两只猴子同时攻击我,恐怕今天就有可能在这里吃大亏。而且猴子的记忆力很强,我们这一次莫明其妙地惹上这些猢狲,若不能彻底解决,恐怕以后不和安宁。

  老痒追了半天,筋疲力尽,喘着气跑回来说:“不……不行,这些猴子跑得太快了,我们别和它们一般见识了,还是走吧。那些丢了的东西,就当送给山神爷的见面礼好了。”

  我一想也实在没有办法,在老林里和猴子抢东西,我们实在没有胜算。万一时间耗下去,说不定还会有别的损失。而且,虽然丢了一些东西,但是都不是很关键,像冷光棒,我们用火把代替就可以了。

  于是我点点头对老痒说道:“你说的对,这里面不晓得有多深,一旦天黑下来,我们的路就更难走。不过,你小子他娘的得东西看好点,别在首了猢狲的道儿。”

  老痒想起刚才那事情,气就不打一处来,对我摆摆手说:“行了,你就别提了。这梁子算是结下了,老子要不是有急事情,怎么样也要把这只猴王的皮扒下来。”

  我们两个绑紧背包,大声呼喝着赶开猴群,继续往窄路里走去。那些猴子看我们走了,以为我们逃了,纷纷跳上两边的山壁撵了过来,一边撵还一边向我们发出嘲讽的声音。老痒回头大骂:“干你

  们娘的,你们这帮猢狲别得意,老子要是还有机会回来,把你们全逮回去吃了!”

  那群猴子看到他大叫,撵得更起劲了,特别是那猴王,摆出胜利者的姿态,一直跟得很近,想趁我不注意再扑上来。老痒看着就火了,捡起地上的石头扔在那只猴王鼻梁上。这一下打的颇重,真把

  那只猴王打得几乎从峭壁上摔下来。

  没想到的是,那些猴子恼羞成怒,纷纷捡起底墒的东西丢过来。很快我脑袋上连中几下石头和泥块,只好用手护住头狂跑起来。心里直叹气,今天算是丢脸丢到家了,幸好没别人看到,不然我只能一头撞死挽回颜面。

  我们一路狂奔,跑了足有半支烟的工夫才停下来。我一看,我们已经完全进入到这条夹子沟,上面的“一根天”已经变成“一条天”。因为两块山壁之间的距离更窄了,两边崖顶就有一种要压下来

  的感觉,让人看着背脊发寒,恨不得马上走出这里。

  再往前走,这种感觉更甚。以这种趋势,如果不是事先打听过,我必然以为这最里面,两座山是合在一起的。

  我想起那老向导说过的话,就问老痒:“对了,上次那老头子有没有和你说过这夹子沟里的阴兵到底是什么东西?那个传说,是干什么年代开始有的?”

  老痒说道:“阴兵就是阴间的兵呗。你以为他们那种老人家,能说出什么有建设性的东西来。我看他们也都听上一辈的人说,反正代代都这么传。这种传说,每个地方都有不同的版本,至于什么时

  候开始的,早就无法考证了。”

  我说道:“那他有没有说离现在最近的事情,是在什么时候?”

  老痒笑道:“那我可没问这么多。老吴,你该不是给他吓到了吧。你放心,别看这些个人都说的信誓旦旦,真见过阴兵的,一个人也没有。我看也就是个以讹传讹的事情。”

  我心里不以为然,说道:“那你可不能这么说。这深山老林子里,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说不定就不巧给我们遇上了。你给我打醒十二分的精神,一有不妙啥也别管,往回跑就是了。”

  阴兵的传说我听过不少,也有不少无聊的人给过推测,比较有名就是云南的惊马槽。传说是南蛮王孟获找人挖的,这地方现在还在,一到雷雨季节,就会传出兵器交击的撕杀声。另一个就是唐山大地震

  的时候,更加玄呼。听说是有很多看到一长列马车队,载着十万头颅从唐山出来,正遇上进城救灾的解放军运输队,而后云云我也不记得了。

  老痒还和我说了一些其他的事情。这条路自从70年代后期就很少有人走过,却一棵杂草也不长,好象天天被马匹践踏一样。前几年还有人想在这里建一个景点,但是只要施工队一来,这里就开始下大雨。每次都是这样,搞得那几个领导一点办法也没有,只好作罢。

  我们继续深入,逐渐走得有点麻木。这山缝也不知道有多长,越往里面光线就越暗,温度也降了下来,感觉阴森森的,有种非常明显的不吉利的感觉。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后面的猴子也没有跟着我们了,一下子整个山缝里就安静的有点可怕,只剩下风吹过的呼啸声和另外一些说不出名堂的古怪声音。这种感觉,让我们都非常的不舒服。

  我和老痒想出一个办法,一个人说一个脑筋急转弯,这样可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不被这山缝里诡异的气氛所影响。虽然如此,我的心里还是感觉到非常的不安,而且随着我们的越来越深入,这种不安就越来越明显。我甚至有几次都感觉到,我们头上的那一线天,随时可能消失,我们会被望远困在漆黑一片的大山内部。

  我胡思乱想着,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忽然,走在我前面的老痒停了下来。我一时反应不及,撞在了他的背上,这一下撞得挺厉害。我有点窝火问他:“怎么回事情?说停就停,也不言语一声。”

  他转过头来,脸色惨白,嘴巴抖了半天,竟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我看他这样子,心里就叫不好。这小子也算是见过世面的,看他这动静,恐怕又是碰到什么东西了。忙一拍他的背,帮他把那口气接上来。

  他缓过气来,一把抓住我,结巴着说道:“老吴,前……前面……好象有只手……”

  听他这么一说,我愣了一愣,心说什么手,忙探头过去看。

  这个时候,我心里甚至做好了看到一只漂浮在空中的鬼手的心理准备,但是我看了第一眼的时候,却并没有发现那手在什么地方。

  我一下子还以为这小子又耍我,正想发作,突然我看见了那只所谓的手。一下子我吓的头皮一麻,脑子嗡的一声,几乎咬到自己的舌头。
 

 
分享到:
绝句(2)·迟日江山丽 (唐)杜甫
火柴大王刘鸿生的冒险创业故事2
1黑池塘的秘密
飞箱
印度人吃饭为什么要用手抓4
25岁创办途牛旅游网的于敦德1
爱因斯坦
揭秘中国皇帝最成功的一段跨国恋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