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唯识与中观 >> 第三十二集 且所执色 总有二种

第三十二集 且所执色 总有二种

时间:2015/9/18 8:53:09  点击:1508 次
  原文:且所执色。总有二种。一者有对。极微所成。二者无对。非极微成。彼有对色。定非实有。能成极微非实有故。谓诸极微若有质碍。应如瓶等是假非实。若无质碍。应如非色。如何可集成瓶衣等。又诸诸极微若有方分。必可分析。便非实有。若无方分。则如非色。云何和合承光发影。日轮才举照柱等时。东西两边光影各现。承光发影处既不同。所执极微定有方分。又若见触壁等物时。唯得此边。不得彼分。既和合物。即诸极微。故此极微必有方分。又诸极微。随所住处。必有上下四方差别。不尔。便无共和集义。或相涉入。应不成粗。由此极微定有方分。执有对色。即诸极微。若无方分。应无障隔。若尔。便非障碍有对。是故汝等所执极微。必有方分。有方分故。便可分析。定非实有。故有对色。实有不成。五识岂无所依缘色。虽非无色。而是识变。谓识生时。内因缘力。变似眼等色等相现。即以此相为所依缘。然眼等根。非现量得。以能发识。比知是有。此但功能。非外所造。外有对色理既不成。故应但是内识变现。发眼等识。名眼等根。此为所依。生眼等识。此眼等识。外所缘缘理非有故。决定应许自识所变。为所缘缘。谓能引生似自识者。汝执彼是此所缘缘。非但能生。勿因缘等亦名此识所缘缘故。眼等五识了色等时。但缘和合似彼相故。非和合相。异诸极微。有实自体。分析彼时。似彼相识。

  《俱舍论》与《集论》这两本经典,有关于小乘修持的,我们现在还保存的有,《大藏经》里就有,普通单独印出来的也有。那么现在他先介绍他们的观念:“且所执色,总有二种。”他们所认为物理世界这个物理作用,综合拢来归纳有两种,我们看原文:“一者有对,极微所成。”所谓有对就是有见、有对,眼睛肉眼看得见,跟心两个相对的作用叫做有对,就是相对的作用,拿肉眼可以看得见,所以叫有见有对。这个书上,我们的《成唯识论》把有见两个字省略下去,有对当然包括看得见。

  “一者有对。”综合起来他们的理论,第一点,认为看得见,相对的作用,“极微所成”。这个极微,是佛学当时引用他们的理论,我们经常引用它,所谓物质的元素,肉眼看见,迷迷糊糊地,有这样一个东西。那么如果扩充一点,大乘思想的极微啊,等于现在原子、电子这些理论,所以“一者有对,是极微所成”。

  “二者”呢,“无对”,无对就是无见、看不见,也不是我们肉眼可以相对的。“非极微成。”这个不属于物质的最初这个元素构成的。两种。

  总而言之,他们认为,心法以外的确有色法;所谓色法,的确有物理世界,物质的世界是存在的。那么他再归纳它:第一点,所谓看得见、摸得着、感觉得到,这个所谓物质世界、物质;第二点,他所归纳,等于我们现在的观念,看不见、也不相对、摸不到的,“非极微成”,不能说物理的;接近于抽象,很抽象的。

  不过有一点我们从这里开始要注意,佛经也好,任何古代中国、印度,一讲到物理的事情啊,到了现在是两千多年,照西方的计算,我们一千九百八十二年,这是欧洲人西方人计算的历史年代,是从耶稣降生算起,耶稣降生以前都还没有算。所以们我们现在经常喜欢用一千九百八十几年,把自己当祖宗的人啊,硬拉下来做孙子,这个不是味道!不晓得……我们中国人很奇怪,本来是祖父,愿意做人家的孙子,这很奇怪!这是顺便讲到的。

  我们晓得这些科学的观点在印度也好、中国也好,是两三千年前的科学观点。老实讲,包括《楞严经》同这一本,他的论辩里头对于物理科学,不完备,有缺陷,不够高明。但是我们年轻人不要忘记了一点,这是两三千年了;在两三千年以前,他们有这样的对物理科学的观念,那是非常非常的进步。至少,从我们今天开始倒转去数,两百年以前的人是不会相信的,怎么佛说的这个道理?可是我们现在呢,相信,看起来只觉得他的论辩的内容不够充分。实际上自然科学,物理声、光、电、化(声学、光学、电学、化学)四个分类,归纳起来,物理方面科学的进步超过两三千前太多了。所以这一段我们看的时候晓得他的不完备之处,同他这个了不起的地方。我们往往以现代人读古人的书,会笑古人;忘记了这几千年中间的变化,我们自己会忘记了,所以特别提出注意。

  现在他批评小乘的唯物观,道理在哪里?《成唯识论》始终认为心跟物,物理世界、物质的这一切东西,同精神世界这一切东西,是一体的,一体的两面。那么小乘的理论他不管物理世界,认为那个是真实有。所以小乘落于有边,三界也有,六道也有,一切皆有。那么,得道证果,硬是有道可得、有果可证。他落在偏空之果的偏差。

  那么现在他批评它的理论:“彼有对色,定非实有,能成极微。”他说他们的理论,像《俱舍论》同《集论》这两本佛经里头,包括了小乘的思想观念。他们认为我们眼睛肉眼看得见的物质世界的这些东西,有相对、有见有对的这些色(色法),就包括物质世界;“定非实有,能成极微。”他说一定并不是真实有存在的。

  那么能够构成了物质第一个元素,“非实有故,谓诸极微若有质碍,应如瓶等,是假非实。”为什么我们可以讲它是没有,空的呢?大乘的思想看物质世界的这一切东西,譬如茶杯、譬如这个扩音器、譬如这个墙壁,并不是说它没有,有哦;不过是假有、幻有,不是真实的存在。小乘的思想呢,认为是真实的承认。

  换一句话说,拿现代同近代的思想来讲,关于唯物的部分,小乘的思想只达到十九世纪那个阶段。十九世纪以前承认物质不灭,是物质不灭论。所以我们晓得南传佛教(就是东南亚一带小乘佛教)那个思想是有偏差的,很危险的。因为它很容易接近唯物论。这个大乘的思想呢,与现在最进步的自然科学的物理方面理论接近了。物质一定灭去,物质不灭论不存在的。所以现在的物理不承认物质不灭论,那是错误的,现在但是呢到达了能量互变这个阶段了,将来的科学如何进步?还不知道。不要把今天的科学作为定论,科学这个东西随时还在推进,今天的定律到明天也许整个地推翻了,不知道了。这是我们介绍一般的知识。

  他这里讲,等于说小乘的思想承认物质不灭。现在这里反驳他,物质是灭的。“非实有故”,什么理由?“谓诸极微若有质碍,应如瓶等。”他说,小乘思想认为物质世界最后的形成,也就是最初的形成,是由物质那个东西叫极微;等于我们退回去几十年,或者是说八九十年以前,只晓得电子,到了电子;电子中间再分化,原子、核子这个阶段,这是后来的,这个等于极微。他说这个唯物的这个极微啊,“若有质碍”,有物质存在就有障碍,他说比方应该像瓶子、像这个茶杯一样;“是假非实。”这个茶杯是假的,不是真实。因为它是许多的元素加上人工、时间、种种的化学作用把它构成功。虽然存在在这里,它随时在毁坏,天然的环境也随时毁坏,而且总有一天由有归到没有,所以是假有。

  “若无质碍,应如非色,如何可集成瓶衣等。”假定你的理论认为,唯物原始最初的这个极微,不像一般物质,摸不着、看不见,无质、也无障碍,他说那等于不是物质的东西。

  好,我们知道,他现在论辩的是限制于三千年前,一切物质啊,感官上看得见、摸得着、感觉得到,物质到这里为止;没有进一步谈仪器的分析。“若无质碍,应如非色。”那么怎么样一个不是物理物质的东西,说集中拢来可以构成瓶子、或者做成衣服等等?这个是没有这个道理,不可能。——这是三千年前科学的观点。

  “又”,再提理由,“又诸极微若有方分,必可分析,便非实有。”他说,物质最开初的那个因子、这个极微,有没有方分?“方分”我们上次也提到过,有没有方向,东南西北空间的关系。不过在这个地方呢,他这个方分也不像空间,等于现在我们观念:“有没有定位”,固定的位置。这个“位”是表示空间的分。他说一切极微有没有方分?“必可分析”,你说物质这个东西可以一层一层分析,现在我们科学都在分析啦,分析到最后现在是原子、能量,这还是物理上分析出来的,必定可以分析的。那么分析到最后啊,应该是空的啊,“便非实有”。这个物质本身,最初那个因子、那个元素不会存在的,“便非实有”。他说应该是这个道理。

  “若无方分,则如非色,云何和合?”他说假使最初的那些构成物质世界的元素、那个极微,没有固定的定位,那么“则如非色”,它就不像物理世界一般物质一样,“云何和合?”怎么合得拢来?譬如说我们讲物质,面粉做成面包就是物质了,面粉是麦子里头做出来,做出来配上鸡蛋、配上水、配上其他的人工种种造作,才变成面包啊。“云何和合?”它怎么构得拢来呢?

  譬如,他举一个例子,现在讲到接近到科学方面的,但是我们不要忘记了,至少两千多年了,快到三千年的距离了。“承光发影,日轮才举,照柱等时,东西两边,光影各现。承光发影,处既不同,所执极微,定有方分。”

  他说譬如,我们眼睛看到一切物质东西,就靠这个光、太阳,夜里因为太阳光明下去了,所以我们人看不见。所以“承光”一来,有光就有影子,比方一个柱头在那里;“日轮才举”,太阳刚刚一上山;“照柱等时”,太阳的光照到这个柱头,那么很明白的,东面同西面两边,一边是光、一边是光的背影、影子,就现出来了。他用眼睛看到是物质的生变。“承光发影”,光一现出来,就看到了这个柱头。所谓承就是接受,由光明的透射放射过来,我们承受了这个光明,所以发出来光,有光的影子,所以照见物象,这个东西的影子。“处既不同”,方位的立场不相同,“所执(的)极微,定有方分。”他说用这个道理,证明你所认为最初物理这个极微、最初那个影子,一定有定位。他的文字就是那么讲。

  那么我们首先现在到手边看他这个论辩,一个观念、一句话,我们已经把它批了:不懂光学;这不懂光学原理,只讲现象界。那假使一个完全学物理的,倒也对啦,普通的拿肉眼看到,这个讲的是对;真正学科学进一步啊,就不是这一回事了。而且他只讲太阳光面的光,黑夜的光他就没有提到,黑色也是光影。至于说我们人的肉眼看不见,因为我们人的眼神经没有具备那个反应看黑光,就是没有具备红外光的神经色受,因此夜里我们看不见。别的动物很多夜里看得见,白天反而看不见。这个要彻底谈哪,到光学的范围。

  可是有一点,有一个原则,非常佩服这些前辈古人这些大菩萨们,他在几千年前表达的大原则上同现在科学还是对的。真拿彻底一个专门学物理学、学物理的分科,专门走到光学的范围,他最后辩的这个方分的问题——光有没有定位?他这个论辩对的,承认光非定位,也不受空间的限制,都可以透得过的,这一点可见佛法很高。因为他是两千多年以前,不能够拿我们现在的观念。这是讲这一点。

  第三条,他又论辩:“又,若见触壁等物时,唯得此边,不得彼分。既和合物,即诸极微,故此极微,必有方分。”

  他现在的论辩,固定、先建立你对方所论辩的要点,认为物质最初那个极微有定位的,他说你那个物质一定有定位、有固定的东西。他说比方,这一条论辩的举例,“见”,我们眼睛所看见的;“触”,身体所感受得到的这些物质;譬如我们这个东西在身上一碰,这个触,就接触到有个东西,这是物质的作用。“见触壁”,碰到墙壁的时候,我们看得见墙壁,看见了你身体碰上了墙壁就把你挡住了;“等物时”,在这个时候;“唯得此边”,我们看见也好,身体去碰也好,只是墙壁的这一边;“不得彼分”,墙壁的那一边我们没有办法看见,也没有办法感觉到。

  那么,这个墙壁是物质的这个极微构成,也可以说我们所构成墙壁是一颗一颗泥巴、灰尘、水泥,一粒一粒很细很细的;水泥再把它分析到最后,这个物质的空了,这个构成的极微。

  “既和合物,即诸极微,故此极微必有方分。”那么,这个墙壁是水泥、一颗一颗泥巴、一粒一粒水泥合拢来,因缘和合构成的。那这个极微,就是最初那个物质的极微、最小最小,“必有方分”,应该有定位的,应该有它的空间。这里这个方分不能用空间来看,如果用空间看,拿物理学来分析,哪怕我们这个头发根,本来我们人的头发中间都是空的,我们头发是空的哦,如果拿物理放大镜显微镜一看,哦,我们的头发很伟大,中间的空洞大概是几十辆十轮卡车都可以过去,因为看你放大镜放得多大,这个造物之妙!假使一个头发顶尖把它分析下来,极微。你说有方分,它中间当然有它的空间哪,任何一个固体的物质分析到最后都有空间的,空的。那么,他也是这样认定。这是第四条理由。

  “又诸极微,随所住处,必有上下四方差别。”注意啊,刚才所以我讲,我们把《成唯识论》这个里头“方分”,拿现在物理的观念,就是叫做定位,不能做空间看。如果解释成空间,错了。因为这里有一条有空间;有四方的方位。“又诸极微”,最小最小的东西;“随所住处”,它随便放在哪里,它一定有空间,四方上下、东南西北这个差别。这个就是上次我们提到的方分。

  一个东西任何一摆,它本身如果不存在方位啊,但是我们人类的观点,我现在的手表摆在这里,认为是我的前面;可是在你们诸位看来,这个是在你们的前面。这个不同,立场不同。那么他现在讲这个理由,“不尔”,就是说假定不是这样;“便无共和集义”,那一切物质的东西就不是因缘合集而成。

  “或相涉入,应不成粗,由此极微定有方分。”他说,你如果认为每一个极微、物质的那个本因,互相干扰掺入,如果这样认为,“应不成粗。”应该不构成一个物质的现象。就是说,比方我们把这个墙壁,目前把它挖一块下来,如果经过分析再分析,它泥巴还是泥巴,水泥还是水泥,什么东西还是什么东西。虽然是那么凑拢来构成一个物质的墙壁,但是他不是互相侵入的,各有各的定位、本位,所以“应不成粗”。由此理由,这个极微定有方分,所以物质分到最后有方分。

  “执有对色,即诸极微,若无方分,应无障隔。”所以他说,认为《俱舍论》、《集论》里头,小乘的佛经的学理,认为一切有见(看得见),同我们看得见、五官觉受相对的这个物质的世界,本身它是存在的,物质世界另有存在。“即诸极微”,它本身就是极微所构成。假定你认为无定位,无空间,“若无方分,应无障隔。”那就没有障碍了。这个墙一打、水泥一打,就挡不住我们,我们人应该直接、不需要转弯,透过这个墙壁就可以过去。你们不要……有一个观念,如果真懂得了身通(神足通),五通里头得了身通的人,那是墙壁山河都没有障碍,那有另外一个道理,那可不能够纳入这一个普通的常理做理论的。“若无方分,应无障隔。”

  “若尔”,刚才这个古文的文字,上面讲“不尔”——不是这样;“若尔”——假定就是这样。这是古文,要知道。“若尔”,假定是这样,“便非障碍有对”喽!他说,那不能够叫做有对了,无障碍的东西前面是空的嘛。不过这一句话有问题,拿真正物理、大乘的佛学来讲,拿现在的物理学,我们眼睛看虚空,空就是跟眼色两个相对的,空也是个现象,这个虚空是个物理的,这个虚空不是……[录音中断]前面没有障碍叫做虚空;其实这个完全是光色。真正虚空无体相,看不见的。我们看的空是光,如此而已。

  “是故汝等所执极微,必有方分。有方分故,便可分析。”你们所坚执的物质最初这个极微,一定有定位或者有空间;有了定位与空间,这是个物质嘛,物质就可以分析,绝对可以分析。分析到原子,原子最后还可以分,分到最后譬如电子,电子分析到最后,电子空的;到了空,没有办法分析了,物理到这里停止了。那么现在物理正在追求如何空,这个空究竟是个谁造的呢?爱因斯坦所以到了晚年没得办法了,年纪也大了,追不下去了,所以爱因斯坦到了快要老了的时候,只好相信上帝,没有办法。这个空哪里来的?谁造出来的?那么,在科学本来要追求后面有没有个老板呢?正在追求,追到最后到了空了,没有看见老板,但是空总还有个东西造的啊!科学上最后没有办法,投降了——上帝。他们所信的上帝不是一般人所信的上帝,就是信一个天地间最后最后有个功能,这个力量之大,他能够造万有,也能够造空,这个是什么东西呢?又能够造出鸡来,又能够鸡会生鸡蛋,究竟鸡蛋先生、鸡先生?不知道。这个是上帝也解决不了的事。先生男的?先生女的?不晓得。科学家也在摸,宗教家也在摸,哲学家也在摸这个东西。就是这个道理。

  他说,“必有方分”,有方分固然便可分析,应该可以分析。分析到最后,“定非实有”,一定它是空的。“故有对色,实有不成。”所以你们认为眼睛看得见、手摸得着,可以相对的这个物理世界这一切物理,你认为物质是不灭的,理论不存在。推翻这个物质不灭的定律。

  好,那么进一层:“五识岂无所依缘色?虽非无色,而是识变。”进一步了。

  五识,我们晓得眼耳鼻舌身,这叫五识,这是《成唯识论》的本身又要来了,这叫前五识。它的工具就是眼睛、耳朵、鼻、舌、身(身体),这是工具,这是物质的、生理的。那么我们也承认,眼睛是眼细胞这些细胞组拢来,有蛋白质的细胞,玻璃体的、水晶体的,还有细胞***,神经细得不得了。当然现在你譬如眼科的开刀,那么细,这是科学的恩惠了,实在了不起。在古代,几十年前,老年人眼睛白内障看不见了就看不见了,没有办法。现在科学,眼球的开刀,眼瞳孔还可以开刀,瞳孔白内障闭塞了,就弄个管子捅进去,那个仪器之细啊,就把你的眼球那个瞳孔这么挑出来,四把刀、四个针,那个刀又小又细,细得极了,很细很细,硬是插进去,把你瞳孔还撑开,你说那个瞳孔有多大?要把你撑开在放大镜上看,深海隧道那么大,车子都可以通过。然后医生在这个瞳孔上赶快用刀,一刀下去,掉了以后,刀赶快一丢,第二把刀护士就要拿过来,一捅一捅;然后弄好把你放进去,又看见了。

  这是觉得科学的伟大,也可以看出来人的智慧真高,到这一步。将来可能还要进步,将来恐怕眼球都不要拿出来,不要开刀了,随便一动……。你说从前哪里发明一个照相机,叫做胃镜,把嘴巴通进去,一路下去,跟到走,一直照到肛门口,然后又退出来,一个照相机;里面胃哪一部分破了,照相机照相,那么小一个东西,螺丝壳一样那么吞进去,会照到肛门口。一百年以前的老头子还活到,你讲给他听,他一定说我们神经病,没有这回事,那怎么可能嘛!这就是科学的恩惠了,不能不服气。

  那么我们眼耳鼻舌身,这个都是机械的,“极微所成”,每个细胞构成,这是工具。它本身不能看东西哦,眼睛是个照相机,它本身不能“看”东西,它会照东西。这个话怎么讲呢?譬如我们眼睛瞪,一个人假使伤心到极点,你很伤心,或者是烦恼到极点,就是说你欠了一千万,明天想溜、不开溜,虽然……是个大问题,烦极了。要抓去坐牢,或者是怎么办?烦恼极了,所以晚上坐在那个地方看风景啊,什么风景也看不见了,愣住了。这个时候眼睛看见东西没有?如果有个人到你前面,你说你看见没有?那位年轻同学讲,你看见没有?看见了。这个看见是什么?眼识看见了;意识不管这个人。还是看见了,这个是眼识的作用,意识没有配合。假使一配合这个“看见”,忽然看到;这个时候什么时候看见?譬如我举一个例子,这个人欠了人一千万,不是台币哦,美钞,很严重。因为我们做大生意的,常常你们注意,跟大商人朋友坐在一起,他讲一千万,有时候你误解了,以为是台币——不是的,那是美钞啊!如果是今天要倒这一千万,明天我还不出来就倒,怎么办?坐在那里。有个人过来,你正在烦,看见,“见而不见”,以禅宗来讲,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见人不是人、见狗不是狗了,那个时候心里只有烦恼。其实你看见没有?眼识看见。因为意识没有加上,不知道是谁;只有个影子过来而已。对不对?对吧?

  假使,这个时候什么时间看见?结果看见这个影子了,哦呦刚好是债权人,他要来讨一千万,这你一定看见!因为意识马上配上,“这不得了,我坐在这里他都看到了,怎么办呢?”只好说对不起,到明天早晨八点钟我们再解决。也许夜里四点钟我就开溜了是吧?那就是只好哄他。这个是意识加上的。所以这个五根,眼睛、耳朵。

  譬如你烦起来坐在那里,有时候人讲话,你想别的事,听到没有?听到,那个是耳识的作用。你意识没有配上,不晓得这是什么声音。如果这个时候有人讲你好话一定听不到;假使有人骂你,你意识一定听到了,意识一配上:哎?你怎么骂我?我正在这里烦!是吧?这个人就是那么妙。

  所以眼耳鼻舌身,它五个功能本身有识的作用,就是心的精神一部分分出去。因此现在医学上,人刚刚断气以前,这个眼睛没有坏,将要断气未断气这个时候,温度还在的时候,把这个眼球拿下来保存,可以移植给人家,这一部分还可以活下去。但是有个道理哦,要它的本身的温度还到相当的时间。所以,暖、寿、识三位是一体的,这个意识没有死亡,他暖气还在。那么这个暖气不能看成暖气了,那你说我们这个死人,假使我死,把眼球捐给人家,医生把这个眼球当时就拿去就放冰库了,你说不是那个暖气冰掉了?不是,这个暖就是活力,生命的活的那个业力还存在,这一部分。好,我们这个前五识晓得了。

  所以前五识分别有单独的功能。千万注意哦,前五识要跟意识分开。

  譬如说,身体的身识在哪里呢?我们夜里走路,人同蝙蝠一样,蝙蝠不靠眼睛的,蝙蝠的眼睛是感觉,那个蝙蝠不管怎么飞,翅膀、它一身都有感觉,这里有东西,它自然就过去了。我们人也有啊,夜里走夜路,冷静一点前面有个东西挡住,也是有感觉的。不过人不大喜欢用感觉,所以夜里走路啊,不用眼睛就碰到东西了。因为人用眼睛用惯了,这身体是有感觉。身体的感觉的功能大概我们手一撑,四面都到这个程度。那么现在晓得了,用光学在欧美可以照出来,人的外圈就有光的。不过光有不同哦,坏人思想多一点、天天想整人害人,这个光照出来是黑的哦;得道的人那是紫光,或者黄光、好像白光,五颜六色。我们人坐在这里,现在的光学,我们坐在这里走后半个钟头、个把钟头,在这个空位子上一照,把你影子还是照出来。所以现在的科学已经进步到现在,很进步了。将来你人说不说谎话,在司法上问案,不需要别的了,只要光给你一照,你这一句话真的、假的,好人、坏人,大概就显现出来了。那么古人做官的靠看相,所以罪犯一进来,会看相的官坐在上面看了半天:“抬起头来~~~!”那就是要看相。看完了以后:嗯,这个家伙命中注定要犯罪的(一笑)。那么以后啊不是了,以后是靠这个光学了,不过我们现在还没有进步到这个程度。可是世界各国的这个科学的东西已经进步到这个程度。所以我们这里经常我说觉得很好玩,我们这里经常碰到人谈科学、科学,一听这个家伙决定不懂科学,冒充;科学进步到什么程度,连我都知道,他都不知道。尤其你们青年注意啊,我老头子那么落伍的人都知道,你们现代人科学常识不够,那不是把我牙齿笑掉了!那真是笑掉了你们。现在人应该具备这个常识。

  好,我们晓得五识身本身。那么以科学来来讲起呢,以现在观念,到今天为止,唯心思想与唯物思想,自然科学与哲学、佛法的道理,还是两个相对的立场。至少医学上认为,眼睛什么有个眼识?学医的人、学物理的,你叫我勉强相信,可以了,实际上不大信。他说这是神经的反应啊,细胞反应的作用,自然物理、生理叫做本能反应作用。只要没有冷却的东西,没有死亡;但是你告诉他暖寿识那是一体的,这个肉体没有冷却,细胞没有冷冻到。

  像大家年轻没有摸过,摸过真正的死人你才晓得,那个死人的冰才冰呢。人一死断了气,那个肉体不晓得怎么那么冰!摸一块冰块我们觉得冰,并不太难过,只觉得冰;摸到死人那个冰啊,比瓦斯那个冰还难受。你们碰到瓦斯的冰吧?瓦斯开了以后,碰到手上,那个是冰的哦,麻了,手都发麻了。那个死人的冰啊,比瓦斯的冰还难受。冷啊,那是完全冷却了。所以本能冷却了就没有反应;那就是反应。如果学科学的,非常顽固地相信唯物的理论,这个五识他还很不容易了解,很不容易懂。所以我经常告诉你们,学真正的佛法讲到唯识,那是佛法里头精华的精华,到了最高处了,要非常仔细。

  譬如一条蛇、一个蚯蚓,你把它一刀,很快的,要砍得快;一砍了以后,这个蚯蚓两头它都在动。你说这个时候它心啊,这个心在这一头还在那一头啊?一条毒蛇、很好的蛇,你刀剁得快,把它剁三节,它三节都在滚动。你说这个时候,它的生命住在哪一节上面?其实我们也一样,假使来得快,一刀把指头砍下来,这个指头那个细胞肉都还在跳啊,它生命还在啊。所以我上次跟你们提到过现代医学,有个人腿断了的,已经切断了,好多年了。可是他自己觉得腿断了那个地方也痛,好痛。结果没有办法,找一个医生,医生给他针灸,在好的腿的部分,给没有腿那一节,这个穴道相通的地方针灸;针灸完了,哎,现在那就不痛了。这是什么道理?这是真实的故事啊。所以你晓得这是生命的问题哦。你说人死了刚断了气,他有没有感觉?是有感觉的哦,绝对有感觉的哦。只是他那个时候意识当中要告诉我们的话,我们听不见。可是他大声在叫,声音大得很,太大的声音;所以鬼呀、灵魂,太大的声音,大音希声,我们这个耳识听不见的,其他鬼神都听得见。这个越讲越玄了啊![引磬响]

  五识身这一段。大乘的佛法就是建立心物一元,而且彻底唯心。物理世界所谓三界、大千世界,这个三界,一切都是心识所变的,就是《华严经》上的话,“一切唯心,万法唯识。”所以研究唯识千万记住《华严经》佛所说的偈语:“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应观法界性,一切唯心造。”彻底唯心的。所以整个的宇宙,不过是我们心的体相反影所变出来的宇宙与万有,这个彻底唯心。唯识之理建立在这个上面。

  现在,我们回转来看《成唯识论》卷一,二十四页这个本文:“五识岂无所依缘色?虽非无色,而是识变。”还是这四句。我们现有的生命当中的五识身,五识这个身是抽象的代表;眼耳鼻舌身那个身是讲这个肉体。注意哟,这是所以叫你们特别注意中文、中国文字,也注意逻辑。譬如我们讲眼耳鼻舌身,这个“身”是指这个肉体;但是在佛经上说五识身这个身,这个“身”是变成抽象的名词了——“五识的本身”,这个意思懂吧?就是逻辑问题了。

  再说这个文字,眼耳鼻舌身这个身是名词,身体这个身。五识身是代名词,这五识的本身,它是个抽象的,假定给它一个本身。“五识岂无所依缘色?”我们这个五识,心意识在眼睛、耳朵、鼻子,这个时候,“岂无所依”,难道说没有依靠缘,就是抓住这个色,色就是代表物质、物理。我们举个例子,譬如拿眼睛来讲比较容易懂,我们这个眼睛这个肉体,眼球蛋白、琉璃体、眼神经等等,学医专门讲眼科的,分科那就很多了。那么眼神经同前脑、后脑、同脑神经都有关系。我们老了,眼睛老花了,没有年轻那么利落了,近视眼再变成远视眼了,老了;可是不戴老花的眼镜,看小字啊,矇矇然。这个衰老,是眼识老了?还是眼色老了?还是眼球神经这个老?我们眼识,眼睛里头这个意识、这个眼识、这个识,它并没有衰老,它只感觉到现在:哎哟,迷迷糊糊了。痛苦烦恼的是意识,眼识告诉了意识:现在我那个机器啊,用久了,它不大灵光、迷迷糊糊了,每一次如此。那么意识感觉到很痛苦了。衰老的信号。

  这个衰老是肉体的衰老,它意识没有衰老。所以人家骂人,哎呀你人老心不老!“哎?”我说:你怎么悟了道的啊?人本来人老心不老啊!人老了是肉体;他那个心还是……。所以人,我们晓得老年人老太太们到了七八十岁,像我们很了解,像我常常告诉朋友:你将就一点哦,老年人,返老还童,就同小孩子一样。你们年轻人要懂。你说那么大年纪不懂事——哎,因为他那么大年纪,返老还童,同小孩一样不懂事,所以你要将就一点。将就一点蛮快活的,我们也蛮舒服。你不要把他当老头子老太太,就是小孩子,这个小女孩子、老女孩子、老男孩子,就是这样,不过换个名词而已。此心不会老,识也不会老;老是外色。

  所以这个五识岂无所依缘色?他有个所依缘这个色。“虽非无色,而是识变”,所依缘色这个色就是这个物质,这个肉体,最后分析了,你把细胞分析最后,分析完了还不是空的啊?当然没有个最后一个什么东西了。他说这个肉体变成细胞、变成血球,我们说营养吃下去变,不是的,(是)识变,心识。你把最好的营养打给死人的身上,他心离开了这个肉体,那个营养他也不会吸收,心脏也不会活动的。所以一切是心识变的。

  好,下面讲:“谓识生时,内因缘力,变似眼等色等相现,即以此相为所依缘。”就是说,我们这个意识在投胎的时候,那么在死亡阶段,这个身体死了,另外一个生命没有拿到以前叫中有身,也叫中阴身。那么在学理上,十二因缘是无明缘行,这一点无明莫名其妙,自己做不了主,跟着一股业力的力量转,转到一个男的女的前面去了,最后这两个人我们改个名称叫他是爸爸、妈妈。碰到他们两个,然后加上自己这个识,所以十二因缘“无明缘行,行缘识”,莫名其妙。没有了道以前这个无明缘“行”动,这股力量始终在转动,推动这个识投生,变成胞胎。开始还不能叫胎儿,胞胎。开始的时候就是一个……我们在冰箱里放进冷冻库,把葡萄汁啊、或者柠檬啊,或者什么三样东西合进来,快要结拢来、还没有结拢来,跟鼻涕一样的,跟吐出来的口水、唾液一样,还没有结冻拢来;“识将生时”。如果只有精虫卵子的结合,他不会生出一个人来,不成胎儿;必须要这个识加进,三缘和合。有人问试管婴儿,我说当时当这个精虫卵子在试管里头一碰到的时候,这个识还是加进去了,还是三缘和合。这个三缘和合的原理,同人工生出一个人,它没有差别的。实际上在识的境界、中阴境界,看男女两个人身体也不过是两个试管而已,科学上的试管而已。

  “谓识生时”,这个识的本身心意识内在的因缘力,这一股力量,也叫它因缘力,也叫它是业力,受果报的,这个业力。也可以叫它是习气种子的力量,习气种性这个力量,内因缘。“变似眼等”,变出来的眼睛,所以能够看。这个眼睛,所以你看世界上人的眼睛,你看我们看宇宙万有这个之妙,真妙啊!大家都是一双眼睛,像中国人都是黑的,这个眼球、白的眼白兜拢来,都是这样,我们都一样;可是没有一个人一对眼睛的形态完全一模一样的,你看看,哎呀他那个工厂里头不晓得有多少模型啊,那么不同,奇怪!

  那么你说,其他的宗教说是上帝造的,我想想上帝那个……我有时候、年轻时候跟他们讲,这个上帝造人工厂里大概模型太多了,我说我的鼻子不好,嗯,当时我来得太匆忙,架子上随便抓一个一逗,没有选一下,随便把个眼睛这么一贴就跑出来了,选的没有对(一笑)。你说有些人生来就残疾了,我说你走得太匆忙,在门口跌了跤,破了你也不去换一个,就带出来了。如果那么一想,他这个老板——上帝也太忙了吧,管那么多,不可能的嘛。所以根据《圣经》说,上帝照他的形象来造人,那么那个生下来都瞎的,可见上帝也瞎的,上帝也跛子……哎,照他形象造的嘛!每一个人都是啊!《圣经》这个理论,到我们前面……

  所以我年轻也进教堂,为了追究这个生命真谛也去祷告。听了半天听了,问题很多多。然后也问那些法师们、牧师神父:信就得救。我说我不是不信哎,绝对信;但是你把我弄得更信一点讲给我听听。“这个你慢慢研究”。好了,慢慢研究,等我慢慢研究,等我研究完了以后再来教你们啊……呵,这个不通嘛!所以研究完了,碰到佛法只好低头了。“无主宰”,不是一个老板做主,是自己的心识变的。这个里头我们投降了,嘿!这个厉害!“内因缘力”,自己眼睛变。那我们现在怎么看得到?哎,看得到啊,当我生你的气的时候看到你来,那个内在变了,那个眼神都变了,看到你……那一双眼睛就是鬼眼魔眼就来了。那希望对你好,拍马屁的时候,“嘿嘿!”那个眼睛都笑得向上翘了。内识变了,他外形的色就变了。

  所以我说你们学佛的,不要那个死相好不好,既然学佛,天天学弥勒菩萨,没有学佛先学笑嘛,对人多和气。可是大家内识……可见你脸型没有变成那么喜相,慈、悲、喜、舍,那个喜相都没有变出来,你的内识没有在转变,你修个什么行耶!那叫做修苦行,一脸苦相。一学佛,“阿弥陀佛”,一脸苦相。面带菜色,一脸苦相,这就叫做修行人(一笑)。实在不对!你看那个菩萨,你看那个弥勒佛,那多自然哪,那真是慈悲喜舍!所以多跟菩萨学。一天脸不要绷得紧,跟到菩萨那个自然的。一看,一脸,哎哟,一看到就叫“哎哟”了,那就对了。(众笑。)这就是内识生。

  所以自己本身,我长得矮、长得高、长得胖、长得瘦,白、黑,一切都是这股业力带来,内因缘力变,演变出来;“似眼等”,这个不是我们真正的眼睛哦,现在我们这个肉体叫做眼睛;“变似眼等”,不是的哦。我们真的内识它本身有雷达、电视的功能,可以照见三千大千世界。所以真得了定的人,这个眼睛不起作用了;那一定中,三千大千世界的事自然看见。不是这个眼睛哦!心意识自然有这个眼。所以《金刚经》有佛眼、慧眼、法眼、天眼、肉眼,这个肉眼是变出来的,心意识演变出来。注意这个似,相似眼等。所以我们不要搞错了,认为这个眼就是我们的眼睛,完全错了。因此你们学佛打坐念佛的人,最错了的,一边打坐一边眼睛看到一点影子,还在那里看,“嚯,眼通!眼通!”啊,那真是已经迷糊了,更加上迷糊,所以叫做糊涂克土、糊里糊涂,这就很糟糕!这个眼识眼睛都是假的,你还在这里看什么?赶快回转来找你的内在。所以有同学们专门在那里玩这些,他已经到了神通的隔壁了——那个神经病院的挂号去了。所以千万不能再玩下去啊,玩下去马上挂第一号。所以你读佛经读懂了你就把理明断了,你就会做功夫了。所以我们这个识生是内因缘变似眼等,因此色等相现。譬如你入定了,真正入定了,一切六根意识不动了,一念不生时;这个时候,所谓内外一片光明。但是你着相了就糟了,就走入邪道,不走向一片光明。这个色等的相,它自然呈现,心意识呈现。

  比如我一个老乡,近代的净土宗的大师印光法师的弟子,他的少爷在这里银行当过经理的,出家了。在我们那里世家,两三百年以来的世家。印光法师那个文钞上很多信是写给他父亲的。他告诉我他父亲最近在大陆上,九十多岁,有个人给他讲,他念佛一生,弘法一生,最后过世的时候,把澡洗了讲经,很多人听经,盘着腿讲经,讲完了,“再见!”走了。一走了以后,那个整个的房间屋子都是香,檀香,不晓得哪里来,好几天不散。当然,阿弥陀佛接引。但是呢,也是他心识所变,自然的。

  像学净土光念佛,念了过后,像我在昆明碰到一位朋友,念佛的。我到昆明的时候,已经距离他死一个月了。结果他的太太带我进他的房间进他的房子,整个是香味,还是檀香味。已经有一个月了,香气不散,那都是真实的。你像我这个学佛啊不像一般人迷信,我还要检查检查,你有没有烧了檀香啊?有没有香水?整个看完了,实证没有。你想我们这个头脑啊,不是人的头脑,多坏啊!非要弄个清楚不可,参个透。算不定你打一点香水,放在什么秘密地方,你说你念佛放香,我要检查检查看——没有啊!真实的啊!都是内识心所变似,所以色等的相现。所以以心念的坚固,变现出来物理的作用,心物是一元的。

  “即以此相,为所依缘。”跟着心念坚固变出来这个相,这个相构成了,就变成我们的眼睛、我们的手,变成我们的相貌。我们这一生活着,以这个为所依缘。这个就是我们在所依缘——我见,这个我见是身见。那么你说怎么看出来?看得出来。哪里看出来?你回去照照镜子就看出来了。任何一个人看镜子,越看,东看西看,看了半天还是我最漂亮,还是喜欢我,对不对?你在镜子里看自己,然后觉得他实在比我漂亮,我最好变成他——那这个人差不多精神分裂了,或者是得了道了。否则的话一个人长成怎么样,开始有一点讨厌自己,怎么长成这个样子啊?鼻子又大了一点,耳朵又小了一点,好像哪里……不过越看越看,还是我长得好,我还是这个吧!就会爱自己。“即以此相为所依缘”,就是得了一千多度的眼睛看不见了,还是觉得自己这个眼睛好。当然现在有人跟你换一个眼睛能够看清楚一点吧,勉勉强强总算答应了。所以啊,都是自己心力,这股业力形成的。

  “然眼等根,非现量得。以能发识,比知是有。此但功能,非外所造。”但是,“眼等根”,佛经讲根,就是我们现在讲的生理的机能,这个眼睛、眼球、眼珠子,这一对眼睛,这个叫根。并非是现量境。这个注意啊,尤其我们本院的同学,给你们讲过《八识规矩颂》,《八识规矩颂》你们研究研究看,讲讲看,前五识是不是现量?是现量。这里怎么样讲?“眼等根非现量得。”今天不问你们,当着外来许多大士菩萨们,不问,我等于出了题目考试你们,你们自己回去翻书想想看。答得出来可以举手,你不答就是我指导你答出来。如果没有举手,全体打零分。注意!你看不是矛盾吗?你们研究唯识的注意啊,唯识告诉你,前五“识”都是现量境,并不是讲前五“根”是现量境哦。这个没有错哦,叫你读书留意啊,前五根是机能哦。所以前五识性境是现量境,对不对?前五根,“根”不是哦,根是识所变,阿赖耶识所变现出来的,相似相啊。所以今天讲到这里,你看你们问我再考不再考?我要补考,我这个题目一出,你完了,又完了。不过有营养了,考不出来得营养,因为吃了鸭蛋了、鸡蛋,是不是?(一笑)。

  眼等根,这是讲眼耳鼻舌身这个根,“非现量得”,不是心识的现量。

  不过呢,我们眼耳鼻舌身意,没有这一个根、没有这个肉体的机能,前五识的作用发不出来。所以心识的作用,必依傍到另外的一半,另外的物的作用。所以中国的《易经》“阴阳和合而道生”,等于说心是阳面的,这个物质身体就是阴面;阴阳合拢来,一物、一心(精神)两个合拢来起作用。不然,单有一个都是死的东西,都不能起作用的。所以空与有、有与空这个中间。

  所以说,再讲一道,千万大家注意原文,不然你觉得听过了我会记住,都是空话,自己欺骗自己的话,记不住的。一边听一边看,要深思、要进去了,才慢慢有用处的,还慢慢才有用处。

  所以说,“眼等根,非现量得。以能发识,比知是有。”那么这个时候,我们透过眼睛透过耳朵,才晓得心识有前五识的作用,这个作用了解了以后;不是证得哦,是比量知道的,不是现量知道,还是推理来的。现量知道前五识啊,那除非真正定中发了神通了,你了解了前五识了。前五识,真的眼通、耳通这个神通,不靠这个眼根哦,他本身就知道哦。所以我们靠这个根而发的,说这个人有眼通,所以你们大家有许多同学们说:哎呀,那个地方有有神通的人,我去看。看完了回来,他们给我报告,我说不要讲,我都知道。然后一定报告,我告诉你这个眼睛这样看、这样看,对不对?那些人的脸都变了,对不对?我说那是鬼啊,你们怎么搞这些呢!真有神通的人,他气象就不同,他用不着闭眉闭眼的,他就看到了,看到了他也不会给你讲。还要看一看,“嗯!嗯!啊!……嗯!嗯!啊!……”,那是噱头,上海话:生意经。这些道理都是比量而知,推理来的。

  “此但功能,非外所造。”不管眼根,或者眼耳鼻舌身的五根,或者眼耳鼻舌身识的五识,或者唯心唯物,都是一个心体,乃至八识阿赖耶识所变的功能。所以我们科学上现在中国文化用功能两个字,(是从)佛学里头拿出来用的,玄奘法师翻译的时候早就创造了这个名词,现在科学上的“功能”就是这里来的。“此但功能,非外所造。”外就是外物,不是物理物质的作用,也不是生理的作用。那么批驳了,批驳哪一段呢?

  注意啊,研究佛学到了这些顶点的地方,你们一听都会忘记,这里批驳小乘学派的,认为离心以外另有物理世界的自然存在,所谓有见、有对这一段。他说,“外有对色,理既不成,故应但是内识变现,发眼等识,名眼等根。”所以你认为,譬如父母生我们的身体,假使承认这个理论的话,这个身体生下来了,这个灵魂应该等到出了娘胎以后来装进去、钻进去。现在有些研究灵魂学、生来死去,外国也认为这样。有些人生下来,在胎儿里头没有带出来,有一点点进入了;等到一出娘胎的时候,这个灵魂好像灌香肠一样才进来,进来等到这里封了顶了,总算跑不了了,就封在里面了。这是一派的说法;佛家道家过去也有。但是千千万万例子中偶然有这么一个例子,有的。那么有,其实是两个生命,当他怀胎那个生命一出娘胎的时候,一离开、脐带一剪断的时候,那个生命已经死亡了,另外一个生命加入了,撞进来,偶然有这个道理。等于你的房子刚刚修好,修好了以后来不及住、出了事情了,最后总算有个穷人有了机会,正好这里有个空房子,他搬进来了,这算他的了。变乱的时代这些事情特别多,这个生命啊……

  所以啊,他这里讲,这个身体这些生命外面有见有对的事,那么上面一批理由把他驳了,不成立。“但是内识变现。”我们这个肉体,当我们进入娘胎的时候,这个生命变得壮、不壮,变成男的、变成女的,黑的白的、胖的瘦的,都是前生业力唯识种子带来的,是内识的变现,不是完全遗传。父母的遗传因子是因缘里头的增上缘而已;它本身的种性是亲因缘。

  这么瘦小又矮、糟老头子一个,个人种性因缘不同。所以讲,“各有前因莫羡人”。生命、一切人生的遭遇,这个因果的道理。古人的对子很好的:“欲除烦恼须无我”,达到无我的境界,人生没有烦恼。“各有前因莫羡人”,人生生来的遭遇各有它的(前因)。环境何以变成如此啊?是你自己的因果,种子的因缘带来现行的因果;现行又加上坏脾气坏心理,加重增上缘加起来,报应非常明显的。所以说内识的变现,“发眼等识”。

  “欲除烦恼须无我”,怎么样得人生没有烦恼?你要修到无我了,真正没有烦恼。“各有前因莫羡人”,每一个人一切的遭遇都有前因后果。这个前因后果是上帝给你吗?是命运给你吗?不是的。命运一切等等,(是)内识的变现。所以“发眼等识”,发出来这个眼睛。

  譬如聪明人,他同样是这一对眼睛,有人这个眼睛,譬如读书聪明的人一目十行,这么一篇书十行,他一下就下来;那不是快读啊,他清清楚楚读过去,都记得了。那个笨人在那里,“由-此-极-微”,记不得,等一下再来。同样是眼睛、同样是脑子,他的业力果报不同,内识变现。所以同样是眼睛、同样是眼识,它发出来的功能作用、聪明与不聪明有这样的差别。聪明还不算数,到了慧眼的境界,这么一晃,看都没有看,已经知道了,那才到了慧眼,已经不用这个眼根了,但是还带一点关系;这么一晃就已经知道了。你以为,“哎,老师啊,你看都没有看。”我当然没有慧眼,我有老眼昏花,不过有时候眼睛用惯了,你给我,晃一下,知道了,不用再晃了,快说吧,不要浪费时间。“老师啊,你还没有看。”我还同你一样一个字一个字指着来看,我还有时间啊?那个棺材盖子在那里招手了,那不行啊!(一笑)

  “内识变现,发眼等识。”这个,名“眼等”,眼耳鼻舌身哦,叫眼等根,生理的机能。“此为所依,生眼等识,此眼等识,外所缘缘,理非有故。”批驳小乘的见解,小乘学派的理论。哎,你不要说小乘那么差——不哦!小乘证果都得罗汉果哦。只是他的见地没有透进另外一层而已哦。见到了空,没有见到妙有,所以落于偏空之果。他对于佛学的见解,因此把心物分开了,变成二元论了。所以依佛法的观点你研究西方哲学,柏拉图或者他的老师苏格拉底等等哲学家,都不过还在小乘到中乘的境界哦。所以有人说康德的哲学啊,同于唯识、比唯识还好,那是外行话,也不懂唯识。康德哲学那一套理论最高就是婆罗门教的所谓“梵天存在论”,就是认为有一个东西,这个东西是一元的,谓之“道”、谓之什么,是这个境界。所以要了解西洋哲学,把印度哲学先弄弄通吧。那么至于把佛法弄通了,更重要了。可是要几十年功力哟,要好好读书啊。不过不一定,像我们啊,二十几岁已经把这些搞清楚了,也没有花几十年。不过前生不要加上哦,加上前生那就多了,再加上前生不晓得加到多少去,这个不能算,这叫做成本会计,不能用的;只能够拿今生。

  “此为所依。”所以变了眼睛以后,我们现在生出来这个头脑,有人头脑笨,有人眼睛有色盲,有人什么……这是前生种性带来的果报。因此这一生,有人头脑好、有人头脑坏,身体好、身体坏,眼睛好、耳朵坏等等,就是变成你的业力、心识所依了;因此变成现在的眼识等等前五识作用。

  “此眼等识”,那么小乘认为现在的眼耳鼻舌身前五识是外缘,不是内缘。外什么缘?所缘缘。我们也讲过因缘有四种,种子变现行,现行熏种子,亲因缘,叫做因缘,就是亲因缘,一颗种子一样。因缘,譬如我们自己投生的灵魂,我们照中国人讲话,这个识、识身投生是亲因缘,种性变现行;父母的遗传,家庭教育、社会教育、时代教育等——增上缘。所缘缘,由现在我们这个现行再造业,造未来因缘。还有等无间缘,过去生的因果带到现在来受报,现在的所行所为,待他生来世的因果,就是等、平等、等流,等就是等流的意思,像海洋的水一样平行地流动,等流;无间,没有间断性,所以三世因果没有间断,等无间缘。这叫四缘,合拢来就是因缘,整个的因缘。

  那么我们本身带来的这个生命,由增上缘所得以后,这一生又造业,把过去的种性如果不加以修正过来,脾气大的越来越大,心也坏得越来越坏,好的越来越好恐怕很少;染缘易就,好的难,恶缘易染。所以佛法有两句话:染缘易就,坏的习惯容易学成功;学好的太难了,所以叫“染缘易就,道业难成。”向好的路上走,非常难!所以我们改进习惯学好的,很难很难,就是“染缘易就,道业难成”。你看一块布,染上颜色很容易;把有颜色的布漂白回到本来的白就困难得很了,有时候根本漂不白。等你快要白了,这个布也没有了,那还是没有漂白。所以道业难成。这一个东西就是所缘缘。总合起来这三种就是疏因缘,只有种性变现行这个是亲因缘。

  现在讲到“外所缘缘”这个名词,我重提,其实我们本院同学们大家研究佛学久了的,我们本会的这些同仁同学们应该都记得,不要再记不得了。假使再记不来,就是抱字下面一个歉了,太抱歉了,这不行。

  所以,他批驳小乘的理论,他说眼根是所依啊,这些功能是所依,不是能依啊。能(功能)是识啊。“此为所依,生眼等识。此眼等识,外所缘缘。”他说你们认为这个样子,学理建立在这里;“理非有故”,不合理。不过这一段我们还是要保留,下一次再讲。下一次还是重提这一段开始,就是“此为所依,生眼等识”这里,因为现在连下去不能中断,中断了观念连不上,所以只好我们早五分钟,等下一次。[引磬响]

  卷一,二十四页,讲小乘的有关《俱舍论》、《集论》方面的见地上执着的问题。那么现在二十四页最后一行,“为所缘缘,谓能引生似自识者。”他们的见解,认为我们的前五识,例如(举例子),认为眼睛耳朵等等,是外界的所缘缘作用。“谓”他们讲,能够引生(外界引出来,引发)自己内在的分别的作用;“似自识者”,好像自己所生出来的功能。

  他下面讲,“汝执彼是此所缘缘,非但能生,勿因缘等,亦名此识所缘缘故。”他说你们坚执认为,“彼是此所缘缘”,这一切的作用,是因缘里头所缘缘的关系;不但能够生出来心意识的分别作用,例如一切因缘等;所以你们归纳起来,都是此识的所缘缘的作用。现在举例子:

  “眼等五识,了色等时,但缘和合似彼相故,非和合相,异诸极微,有实自体。分析彼时,似彼相识,定不生故。”譬如说眼等前五识,包括眼睛、耳朵,眼耳鼻舌身,身体的感觉。“了色等时”,眼睛看到外面一切的色相,心里头就很明了,这是什么东西,或者是墙壁,或者是山、是水。“但缘和合”,这个是因缘和合拢来。换句话,眼睛能够看,外面没有这个缘,看不到东西,只看到空。没有山没有水,我们没有看到。你说我意识里头有,那是第六意识的想象,这是讲实际的。“眼等五识”。

  “了色等时,但缘和合。”那么我们所看到的这一切山啊、水啊、人啊,一切的东西,“似彼相故”,不是真实的。譬如我们现在看到人,或者你们诸位看到前面的扩音器,是这个样子,并不认为你所看到的就是真实。“似彼相故”,好像是那么一个现象。

  那么严格拿现在的科学观点的论调也是一样,角度不同,每个人坐的方位、角度不同,所看到这个东西的这个相(现象)也是两样。加上我们自己这个眼睛,有视力好的、有色盲的、有近视的、有老花的,同样是看这个东西,眼识所了解的,都觉得自己看到,每个人并不一样。所以看到的一切的现象啊,四个字:“似彼相故”,好像是真的一样。

  “非和合相,异诸极微。”看到这些东西,也是眼睛眼根同外面光色、空间等等。所以眼睛看东西有九个条件,我们学过《八识规矩颂》,你们都听过了。必须要空间、有距离、有光色、有眼睛等等,一切等等因缘凑合才看到。像耳朵听声音,只有八个因素了,一路一路少下来。鼻子闻香味等等,只有七个因素了。所谓《八识规矩颂》讲过的,“九缘八七好相邻”,那么一样一样凑合拢来,这是和合相。这个因缘凑合拢,眼睛才能看东西。譬如有光色、有物象,但是我们眼睛坏了,这个主要的缘去掉一个,那么我们看不见外面东西的色相。当然你眼睛,还有这个眼识,意识上的眼识还能看吗?是能看的。不像我们有眼睛的人看到的色相。一个没有眼睛的人看到前面,黑洞洞的,或者白茫茫的一片,他只看到这个;色相的分别不了解了,和合不拢来。他说,所以眼睛看东西,不是一切和合拢的话,光是一个所缘缘,“异诸极微”,它同物质的最初那个极微的本身两样。

  “有实自体,分析彼时,似彼相识。”……

  (本卷结束。2008年8月4日雨辰听录。玉树临风2011-10-12三校完)
 

 
分享到:
三国时那些功高震主者的不同结局
武则为何要亲手干掉美貌外甥女
西游记中的女儿国国王
我就这样孤独地生活着2
1我在幼儿园玩独木桥呢,好好玩哦
三字经
像这般骑着驴子行走的日子,对清朝后宫的女子来说,少之又少。
五千人挑一个:揭秘大明朝海选皇后内幕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